[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人 生 的 风 景]
李咏胜文集
·秋风
·秋恋
·秋讯
·秋菊
·小荷花
·劲松图——致胡平60岁生日
·忘记
·我赤脚踏进故乡的小河
·我是雨云
·我找寻着一个支点
·我呀 ,是一根快乐的拨火棍
·左脚进行曲
·庐山别恋
·龙和人的夜话
·题鲁讯像
·就这样
·第二辑:东方维纳斯
·致雷雨(二首)
·碰撞
·我和自己
·东方维纳斯
·识图
·阅览室断章
·一字诗
·跨过彩虹
·东方维纳斯
·月亮和太阳
·跨栏
·急诊
·晨钓
·贺年片
·机关小像 (二题)
·公园题照
·寄五月
·长江上(外一首)
·路标
·第三辑:田野里的风
·山里的老人
·山里的女人
·山 里 的 孩 子
·三川半
·黑皮肤的太阳
·农风(二首)
·教师写意(三首)
·校园印象
·我们家的小太阳
·除夕拾趣
·滇西风情
·值夜班的电工姑娘
·第四辑:心网
·为您题照
·她走进我的明眸
·残破的圆月
·假若我是一首小诗
·
·给X
·倾 斜
·瞎想
·落井下情
·断歌
·给“二 十”
·断歌
·随感录
·雪球
·晚来的遐想
·太阳与星星
·答你
·第五辑:黑太阳
·当死之诗(七章)
·另类情感(二章)
·古今恋挽歌
·大厦
·诗人恋
·强敌颂
·写给自己的诗
·异样人生
·第六辑 纯纯的坏诗情
·心灵的墙(五章)
·祭祖三部曲
·纯洁的坏诗情(二章)
·无题抒情诗(五章)
·猴戏
·新都吟
·猫•鼠 趣
·死诗
·蛋糕情
·白纸之难
·洁白的礼拜
·我和早霞的诞生
·窗祭
·雕塑畅想曲
·春风,土地的热梦(外二章)
·第八辑:无诗时代的诗
·狗日的地震
·爱的瞬间
·魂断中国哭墙
·昨夜又惊魂
·自由的距离
·欲哭无泪 2008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拒绝就是反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 生 的 风 景

   人 生 的 风 景
   
   很久这前就想借这个话题作炭火,找一二个心间同样有冷感的朋友,搞一次精神上的互相取暖,可惜身边却没有。
   不想昨日在旧书市买到一本发黄的《读书》杂志,有幸在其中找到了杰出的一个。
   这个朋友是个极有个性的画家。

   他在那个荒唐得势,斯文扫地的年代里,被流放到一个边远荒凉的北方小镇,囚禁在一间四面特意不留窗口的小角楼内接受灵魂改造,让他成天见不到一缕外面的阳光,呼吸不到一丝清新的空气。可想而知,这种让人暗无天日可计数的非人折磨,对一个以自由为生命的画家,该是一个多么沉重的生命不能承受之轻呀!
   可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却在这间铁屋子中,不仅生活得很自由,很充实,还在其中创作出了许多后来被人们称为绝作的作品。
   他在那个比牢狱更没有人道和人权的绝境中,是何以为自己创造自由,求得精神解放和人格升华的呢?
   
   说来既简单又极不简单。
   其实他当时所能做的,只不过是充分利用了那些供他用作灵魂改造的纸和墨,在那些本应有窗口,有阳光,有空气的地方,画了几幅美丽的风景画,从而把身陷囹圄的他,重新与外面的广阔世界紧密联系了起来。随后便日夜沉浸在这一他自造的风景之下,默默地画着他自己的画,直到被迫离开那个小角楼时,方才放下了手中的画笔。
   读完这个关于他的故事,我最先想到的还是鲁迅先生所说的“哀与怨”,既为他和他那一代人被暴虐被蹂躏的苦难灵魂,也为他和他那一代人还有着如此不争不怒的悲剧性格。但愈掩卷沉思,便愈省悟到其中有许多我所寻找的东西,足以驱逐我心中的寒意。原来他所做的,其实也正是我所写的。这中间若有不同的话,便是他燃起的炭火是墨画的画图,而我燃起的炭火则是墨写的文字。
   人生的风景为何总是那么难于找寻和拥有,原因并不是生活本身缺少画意诗情,而是人本身太容易被外在的风景物化了。以致每当我们夜晚静下心来回首当日经过的琐事时,便很难找到一个早晚心境(情绪)大致相同的自己。
   
   人为什么会如此变异无常呢?
   答案无疑还是风景。因为人虽说不是风景,但却是风景中的动物,他既时时美化着风景,又时时被风景美化着;他既可能是风景的主人,又可能是风景的仆人和奴隶。而这其中,唯一决定自己是风景的主人,还是风景的仆人和奴隶的,自然还是每个生活在各种具体风景中的人自己。故而现实生活中,唯有那种无论置身何种人生际遇,都能自如地褪去生活的外壳,去径直抵达人生精神寓所的人,才可能信步超越于它之外,使自己始终成为外在风景的主人。若问及这种人的与众不同之处,其实也正在于他有着那种能够时时自造人生风景,又能够时时跳出自造人生风景的悟性和能力。其它的人,由于先天便缺乏这种素质,而后天又极少或没有用心去培育过它,因而也就极易时时被外在的风景征服和左右,使自己成了一个心中没有任何风景可看的人。
   
   由此可见人生的有无价值和意义,在很大程度上是取决于人对待风景的态度。
   当我想到这些,再联想到我的那个画家朋友时,我发现自己在许多方面比他还是后进了一大步:
   他在自造人生风景时,又创造着风景;
   我在寻找人生风景时,还在寻找着创造。
   如此看来,我似乎又到了一个只有改革自我,才是真进步的新时期。
(2010/12/2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