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中国通史》另读]
李咏胜文集
·
·李咏胜文集第三集 黑太阳(诗选)
·诗与人的双重挽歌
·第一辑:春韵
·秋风
·秋恋
·秋讯
·秋菊
·小荷花
·劲松图——致胡平60岁生日
·忘记
·我赤脚踏进故乡的小河
·我是雨云
·我找寻着一个支点
·我呀 ,是一根快乐的拨火棍
·左脚进行曲
·庐山别恋
·龙和人的夜话
·题鲁讯像
·就这样
·第二辑:东方维纳斯
·致雷雨(二首)
·碰撞
·我和自己
·东方维纳斯
·识图
·阅览室断章
·一字诗
·跨过彩虹
·东方维纳斯
·月亮和太阳
·跨栏
·急诊
·晨钓
·贺年片
·机关小像 (二题)
·公园题照
·寄五月
·长江上(外一首)
·路标
·第三辑:田野里的风
·山里的老人
·山里的女人
·山 里 的 孩 子
·三川半
·黑皮肤的太阳
·农风(二首)
·教师写意(三首)
·校园印象
·我们家的小太阳
·除夕拾趣
·滇西风情
·值夜班的电工姑娘
·第四辑:心网
·为您题照
·她走进我的明眸
·残破的圆月
·假若我是一首小诗
·
·给X
·倾 斜
·瞎想
·落井下情
·断歌
·给“二 十”
·断歌
·随感录
·雪球
·晚来的遐想
·太阳与星星
·答你
·第五辑:黑太阳
·当死之诗(七章)
·另类情感(二章)
·古今恋挽歌
·大厦
·诗人恋
·强敌颂
·写给自己的诗
·异样人生
·第六辑 纯纯的坏诗情
·心灵的墙(五章)
·祭祖三部曲
·纯洁的坏诗情(二章)
·无题抒情诗(五章)
·猴戏
·新都吟
·猫•鼠 趣
·死诗
·蛋糕情
·白纸之难
·洁白的礼拜
·我和早霞的诞生
·窗祭
·雕塑畅想曲
·春风,土地的热梦(外二章)
·第八辑:无诗时代的诗
·狗日的地震
·爱的瞬间
·魂断中国哭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通史》另读

   《中国通史》另读
   
   不了解中国的刑罚,就不能算是了解了中国。而了解了中国的刑罚而不做奴隶的人,过去少,今日更少。
    ——这是我近日重读《中国通史》后的所思所想。
   中国古代有五刑:

    伐,即砍头;
    扑、墨,即在脸上刺记号;
    劓,即用刀割鼻子;
    宫,即阉割生殖器;
    刖,即砍去脚;
   
   由于有这五刑做基础,以致后来的刑罚无一不是一种比一种残酷和毒辣。
   遭受这些酷刑的有名人物是:
   孙膑被割了漆盖骨(髌刑);
   商鞅、荆轲被五马分尸(车裂);
   司马迁被最早割了生殖器(腐刑);
   颜果被割去舌头(私刑);
   刘谨、石达开被剐了三千七百五十七刀(凌迟刑);
   景清被剥皮(私刑);
   铁铉被油炸(烹刑);
   袁崇焕被剁成了排骨(碟刑);
   朱华奎被装在竹笼沉入长江喂鱼(沉渊刑);
   朱高煦被烧烤成鸡鸭(炮烙刑);
   黄敬夫、蔡彦文、叶德新被挖出五脏六腑(抽肠刑);
   贞妃被宰成了“人猪”(私刑)。
   
   至于人们所熟知的“鞭尸”,“挖祖坟”,等等不是刑罚却又曾经有过的故事,均不足为据。
   这就不难见出,中国古代的刑罚是以人为兽的刑罚,而这些以人为兽的刑罚在世界各民族中是罕见而少有的。
   于是,我想如果鲁迅笔下的阿Q还活着,并且又觉悟了的话,他一定会说:
   “我们先前 ——比你坏多啦!你算是什么东西!”
   
(2010/12/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