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第五章:向右看与向前看]
李咏胜文集
·奇人奇书李咏胜
·巴蜀文坛的两本书和两个人
·唐诗的立体演绎
·文坛奇人李咏胜
·
·第八章:四川普通普通话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一)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二)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三)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四)
·四川民间俚语拾珠(之五)
·
·李咏胜文集第7集 乱象中国记事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推倒东方柏林墻——写在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写给东方自由女神林希翎的墓志铭
·黑 暗 的 魔 力
·请记住这些日子和这些事——写在刘晓波受审判之日
·失火的欧罗巴(外一首)
·与莫之许等人关于魏明伦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六
·
·系在春天眉梢上的黄丝带(外一首)
·带罪的歌谣(组诗)
·无诗时代的诗(诗歌)
·历史有时就是这样——卡廷森林大屠杀70周年感怀(诗歌)
·迟来的忏悔——写在中国圣女林昭坟墓前的自白书
·刀丛小诗
·挪威吹来温暖的风(诗•外一首)
·裸 奔 时 代 的 诗
·历史 就这样准备着
·给明天浇水 请别用泪滴(外二首)
·是时候了(外一首)——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祭
·远看央视“今日说法”《一个女人的7本日记》
·希望 就这样升起(外一首)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外一首)
·狱 外 诗 简(二首)
·辛 卯 杂 诗 之 一(三首)
·李咏胜文集第8集《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
·2
·《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东方维纳斯第二部》节选之二
·《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节选之三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二首)
·大话小说之一
·大话小说之二
·大话小说之三
·李咏胜文集第9集《书山故人渺 学海无归路》
· 关于社会转型动力机制问题探微——兼与王天成先生商榷
·关于改革转型呼声式微的成因探微
· 习近平反腐面对的“政治生态环境”
· 习近平反腐的致命软肋——权力和利益性反腐
·中国之子遥祭
·习近平反腐的来龙去脉——一石激起高层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五章:向右看与向前看

   《中国通史》另读
   
   不了解中国的刑罚,就不能算是了解了中国。而了解了中国的刑罚而不做奴隶的人,过去少,今日更少。
    ——这是我近日重读《中国通史》后的所思所想。
   中国古代有五刑:

    伐,即砍头;
    扑、墨,即在脸上刺记号;
    劓,即用刀割鼻子;
    宫,即阉割生殖器;
    刖,即砍去脚;
   
   由于有这五刑做基础,以致后来的刑罚无一不是一种比一种残酷和毒辣。
   遭受这些酷刑的有名人物是:
   孙膑被割了漆盖骨(髌刑);
   商鞅、荆轲被五马分尸(车裂);
   司马迁被最早割了生殖器(腐刑);
   颜果被割去舌头(私刑);
   刘谨、石达开被剐了三千七百五十七刀(凌迟刑);
   景清被剥皮(私刑);
   铁铉被油炸(烹刑);
   袁崇焕被剁成了排骨(碟刑);
   朱华奎被装在竹笼沉入长江喂鱼(沉渊刑);
   朱高煦被烧烤成鸡鸭(炮烙刑);
   黄敬夫、蔡彦文、叶德新被挖出五脏六腑(抽肠刑);
   贞妃被宰成了“人猪”(私刑)。
   
   至于人们所熟知的“鞭尸”,“挖祖坟”,等等不是刑罚却又曾经有过的故事,均不足为据。
   这就不难见出,中国古代的刑罚是以人为兽的刑罚,而这些以人为兽的刑罚在世界各民族中是罕见而少有的。
   于是,我想如果鲁迅笔下的阿Q还活着,并且又觉悟了的话,他一定会说:
   “我们先前 ——比你坏多啦!你算是什么东西!”
(2010/12/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