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并非多余的话(后记)]
李咏胜文集
·
·李咏胜文集第5集:大型中国文化艺术片;电视唐诗三百首
·中国唐诗与世界文化(编剧者序言)
·第一部 唐代十大诗人诗
·第二部 初唐诗
·第三部 盛中唐诗
·第四部 晚唐诗
·第五部 边塞诗
·第六部 咏王昭君诗
·传承中国优秀文化的希望在我们共同的努力之中(编剧者后记)
·李咏胜文集第6集:狗眼看现实
·第一章:长夜的歌哭
·关于“和谐”一语的第二个15个是与不是
·人说的话与说的人话与不是人说的话
·性问题的社会变迁
·反腐败也是硬道理
·中国能否闯过腐败这一关?
·从中国人的某些见面语言看社会的变迁
·闲坐说“黄”字
·蓦然回首“十七年”
·虱子与鲁迅笔下的“夏三虫”谁可爱些?
·由小卒步步“将军”而忽然想到
·中国二十世纪最痛的是哪块肉?
·答某晚报记者问
·答某网友问
·戏看国内的某些艺术大家
·棒喝《百家讲坛》
·戏说麻将加裸体的中华文明精粹
·再为宋祖英明星委员的提案唱“赞歌”
·牟其中其人其事揭秘二、三、四
·牟其中和南德运筹东山再起
·谁是今天最“可爱”的人?
·由许霆案遥看中国社会的法制化进程
·另眼细看顾雏军案中的“注册资金罪”
·“夹江打假案” 回眸与反思
·第二章:5.12大地震忧思录
·“逃跑门事件”和“捐款门事件”的理性反思
·话说地震中出现的两个自贡名人
·且向都江堰市光亚学校卿校长敬一礼
·少年英雄不能等于民族精神
·不能因一个“范跑跑”而忘记了众多的“官跑跑”
·道德与美德的审美标准和尺度
·且看“蔡画画”画的是艺术作品还是作秀作品?
·且看四川电视台在地震中的新闻作为
·抗震救灾掩盖下的黑暗社会现实
·魂断中国哭墙
·狗日的地震
·爱的瞬间
·昨夜又惊魂
·第三章:狗眼看人世
·笑看韩寒打虎
·支持韩寒解散中国作协的几大理由
·韩寒与当月女红作家赵凝谁更无知?
·读者打阎崇严,好似王胡打阿Q
·“掌掴事件”的警示:“一家讲坛”是以暴易暴的根源
·“三鹿恶之花”为何能够四面八方地开 ?
·三鹿能否为自己喊声冤?
·诺贝尔奖与中国人的“诺贝尔奖病”
·如何才能惩治这些危害社会公众利益的人民公敌?
·范冰冰呀,本是一朵出于污泥而被染的花
·政府官员和影视明星们纷纷变换国籍为什么?
·台湾前总统陈水扁锒铛入狱给中国人的启示
·杨佳“语录”引起的试错思考
·私营企业破产后,工人的失业问题政府怎能不管?
·痛说那个难忘的1986
·戏说改革30年中那个难忘的1987年
·话说那个风雨欲来的1988年
·对海南省检察院“送法下乡”的另类思考
·再说对海南省检察院“送法下乡”的另类思考
·“给个活法?”——“范跑跑”为什么不这样说?
·“范跑跑”在泛道德审判下往哪里“跑”?
·2008年终感言:国有难,民有责乎?
·2009的中国风会向哪一个反向吹?
·“纪念”是否是过去式或死了的意思?
·紫太阳陨落四周年记略
·中国民营企业何时才能走出旧体制的雷区?
·听奥巴马演讲:美国没有不强大的理由
·追寻中国首善陈光标的价值和意义
·企业家再无耻,也不能践踏孩子的纯真
·多难兴邦与《08宪章》
·寻找公民意识觉醒后的“国家”在哪里?
·直面“文怀沙事件”:李辉的文革遗风不可长!
·再直面“文怀沙事件”:知识界何时才能走出非理性的误区?
·警惕“左愤”误国:——《中国不高兴》的狭隘民族主义批判
·毛泽东也是“农民工”?
·从“孙东东事件”看北大精神的沦亡
·谭作人案忧思录:无罪之罪又重演
·请看当代“人民公敌”谭作人
·第四章:黄草无风自动
·献给比尔盖茨的英雄交响曲
·野花分外香——流亡诗人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拾英
·会思考的画——品评著名漫画家康笑宇的读书漫画
·石破天惊成天河——当代诗坛宿将石天河略记
·踏花归来马蹄香——著名作家李锐自贡寻根印象记
·桃李无言自成诗
·新闻理想还在燃烧
·自狭窄至宽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并非多余的话(后记)

   并非多余的话(后记)
   
   今年川南的秋老虎,异常的威与猛。当我强忍着它的淫威与暴虐,静心将尘封多年的“遗腹子”——《负数人生》、《东方维纳斯》两本书的残稿,一一整理、润饰,准备交给当代著名出版家贺雄飞先生集结出版时,窗外已不时有秋叶飘过,预示着一个充满憧憬的金秋,正缓缓向我走来。面对此情此景,不禁使我想起了自己二十我前发表过的一首小诗《秋讯》:
   感谢酷热
   感谢冰雹

   我扔下了一地的枯枝与败叶
   我身上,虽遍布着创痕
   但我每一根紧张的神经
   都坠满了累累硕果
   我终于骄傲地发现
   ——我成熟了。
   
   于是,我走向世界
   带着霞光
   挤进迷惘的心田
   带着春风
   吹绿干枯的梦境
   去点缀
   美的生活
   去进行
   新的春播……
   
   然而客观地反观自己,我其实只是一个普通人。我生于1953年,至今入世已有50年之久。这即是说,在这不算短的50年之中,象我这样普通的人,中国至少已走过去二、三十亿之众了。这其中不知有多少无论知识、还是智慧都高出我数倍、甚至数十倍的人。而我之所以能够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向这片生我养我的土地奉献出了一个秋收的信息。或者说,是以别一种方式,向世界表达出了我对新生活、新文明的向往和爱意。究其原因极其简单,只因我普通,所以才丰富而深刻。
   我生于西南的边陲城市攀枝花,祖辈都是地道的农民,我的父母更是连斗大的汉字也认不出几萝筐的人。因而从DNA看,我本是属于那种先天与知识和文化没有血缘关系的一类人。所幸的是,由于我自幼便养成了爱读书、好交友的习性,因而在那个几乎没有书可读的荒唐岁月里,还能通过各种朋友借阅到许多古今中外的好书。由此之故,才有幸同许多比我年长,且又博学和睿智的人成了良师益友。其中,复旦大学新闻系毕业的作家和诗人丁厚生、西南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的诗人和教授李舸、北京大学哲学系研究生毕业的学者胡平,均是我青少年时代知识上和精神上的导师和引路人。而这无疑是比我所受到的教育,包括大学教育更受用一生的东西。
   至今,虽然丁厚生先生已英年早逝,李舸先生已学有所成,胡平先生已成了海外著名游子,但他们在我年轻时,对我诉诸的那些关于真理和正义、自由和民主及其爱与善的启蒙教育和影响,却是我至今仍铭心永记,不敢忘却的。故而,我才会在后来的人生历程中,不管遇到什么逆难或变故,都能够始终处于一种对社会和人生有感想发、有话想说、有事想做、有梦想圆的向上心态之中,而不至于象许多我熟知的聪明人那样,还未达到郁达夫所说的“中国人过了四十岁都该死”的年限,便已学会、学精了一套低飞的本领,而对社会和人生失去了方向和感觉。
   这无疑是我应首先向他们致谢的。
   
   其次,由于我在这两本书中所反思和批判的价值指向,都多少触及到了中国文化的一些“敏感部位”,或揭到了中国文化人的一些“老底”和“伤疤”,因而有必要说几句并非多余的话。
   在我看来,中国文化说到底,主要是由它的文化人创造的。至于这个文化本身究竟有多少灿烂和优秀之处,其实并不重要。而重要的是,当我们反思中国历史时,尤其是中国文化史时,一个巨大的历史黑洞迫使着我们不得不“睁了眼看”:
   中国几千年来的历史,真的正如鲁迅先生所洞见的那么,是一部“瞒和骗”的历史。而中国文化作为这个历史的一个重要组成部份,自然也就脱不了这个互为因果的连带关系。或者反过来说,也许正是中国文化中有着这种太多的“瞒和骗”因素,因而使得中国历史总是跳不出血和泪的因果循环,始终抹不去灾难深重的斑斑印迹。由此不难推想,既然中国文化尚且如此,那么作为它的主要创造者的文化人,难道又脱得了这个关系么?
   所以,当我们站在新世纪的高度来反思中国文化时,不能不抱着比五四一代人更客观、冷静的态度,对它的文化人进行更理性、更深入的认识和批判。
   而这,其实也就是我写这两本书的主要追求和目的。
   因为我觉得中国的历史之所以会那么黑暗,中国的现代化进程之所以会如此步履维艰,其深层原因是中国文化和它的文化人所具有的糟粕性和劣根性参与了因袭滞后的合谋。因此,中国要真正迈入现代化国家的行列,必须首先致力于改造中国文化人的国民性。同时,也唯有使中国文化人的国民性得到了根本改造,也才会有一个充满民族生机的新文化茁壮成长起来,进而把整个国家和民族推向前去。
   
   故而,我们不得不把审视的目光投向中国的文化人。这里,特把赛妮亚先生关于文化人的理论阐释发挥一下,或许更能切中其弊。即他把文化人大致分为两类,一类为反动的,一类为正动的。而据我的理解,所谓反动的,就是指那种利用自己的知识和智慧去为现存制度、现存意识、现存文化“帮忙”和“帮闲”的文化人。或者,是指那种利用自己的知识和智慧在现存制度、现存意识、现存文化之中,拼命窃取功名利禄的文化人。而所谓正动的文化人,则是指那种企图利用自己的知识和智慧去打破旧制度、旧意识、旧文化的桎梏和壁垒,并竭尽全力去革新和改变它们的文化人。若换用俄国思想家舍斯托夫的话说,就是指那种“用带血的头颅去撞击现实理性的阐门”的人。或者再进一步说,它就是指那种始终坚持着对真理和正义的追求,并高扬着理想主义的旗帜,企图用自己的知识和智慧去开启人的心灵和智慧,把社会和时代推向前去的人。
   对此,倘用这个标准和尺度来审视中国的文化人,结论便有些令人尴尬了。因为中国文化自晚清往上溯,直至中国文化的第一个黄金时代——春秋战国时期,它实际所具有的大多是第一种人。而自晚清晚往下溯,第二种人直到五四新文化运动,才开始产生和涌现出来,并出现了以严复、康有为、谭嗣同、陈天华、梁启超、孙中山、蔡元培、鲁迅、胡适为杰出代表的一大批正动的文化人。但可惜这种好态势,又很快被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硝烟炮火给无情打散。所剩无几的种子和火苗,最后却又被文化大革命这一历史浩劫给摧残了。改革、开放以后的中国,由于世界各种文化思潮的不断涌来,因而第二种人表面上是成几何级数般的增多了,甚至可以说是蔚成了人才济济、十步芳草的正动发展态势。然而,当我们透过这一外表的繁荣表象,便又难免会悲观起来。究其原因则在于这些可称为正动的文化人,他们其实尽心竭力所做所为的,并没有真正给我们带来多少把社会和时代推向前去的启示,或创造出多少新文化的进步因子。这就不难见出中国的文化人,中间包括那些已经走向正动的文化人和那些优秀的文化人在内,在他们的潜意识深处仍顽固地残留第一种人的特征和本质。故而,我们当此之时应该做和必须做的事,也许只有这样一个明智的选择:那就是唯有不遗余力地批判和改造中国文化人身上尚残存着的反动情结及其病态人格,才能使中国的现代化进程找到新文化和新文明的强大支撑和后援。
   可以说以上这些浅见,正是我在这两本书中所试图探求的。其目的仅在于抛砖引玉,以就教于老师和智者而已。
   
   最后,关于这两本书能够成为今天这个象书的样子,有两个人是不能不提及的。一是著名剧作家魏明伦先生。记得我们88年相识时,他便一再鼓励我要多读、多写。而当他看到我写出的《东方维纳斯》刍稿时(当时名为《骂娘集》,仅有几十则),便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而后他调到省城,又经常出入国内外,可仍不忘时时关心和过问。故而激励着我无论处在什么境遇下,还能够坚持写下去。二是贺雄飞先生。记得我第一次萌生向他求教的冲动,是几年前的事了。那时,由于我刚读过由他主编的《黑马文丛》、《知识分子文存》、《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思想散文精品丛书》、《名报名刊精品书系》,内心顿时被书中那些闪光而迷人的东西点得亮亮的。激动之下,便将两本书的部分残稿寄给了他。可料想不到的是,他不仅亲笔回了一封让我倍受鼓舞的信,还赠给我几本他刚编辑出版的书。平心而言,我之所以能有勇气把这两本书整理出来,他无疑也是“助燃剂”之一。虽然我们至今尚未谋面,不知彼此是个什么样子,但我总觉得与他早就“知己知彼”了。我相信有朝一日我们相逢时,彼此想说的话一定是“不要说,不要问,一切尽在不言中……”
   此外,在这两本书成书的十多年中,妻许川、女儿李薇曦均给予了许多学理上和生活上的帮助与支持,借此聊以谢意。
   
    李 咏 胜
    二○○三年九月八日
   

此文于2010年12月28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