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名人与荤话、荤事及其它]
李咏胜文集
· 李咏胜文集第1集: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
·李咏胜《东方维纳斯》序言 魏明伦
·第一章 险恶社会
·第二章 直面人生
·第三章 小思想大智慧
·第四章 小我中的大我
·第五章 东方维纳斯
·第六章 爱的家园
·第七章 不艺术的艺术
·第八章 非政治的政治
·第九章 小思想与大思想
·第十章 太道德的和不道德的
·第十一章 别了,我们
·第十二章 无望中的守望
·第十三章 理性的诞生
·第十四章 第一版中被删除的李咏胜随笔语录
·我大于零 (作者后记)
·李咏胜文集第2集:小我中的大我
·穿行在地狱与天堂之间
·瞧,李咏胜这个人
·第一章:我和我们
·代曹雪芹自嘲
·读 鲁 迅
·我和我们
·人生的赠礼
·动物哲学
·良 心 买 卖 学
·“偷” 书 记
·爱 之 债
·诗 化 人 生
·天生我财为我用
·四十而大惑
·龙 椅
·男人无德便是才
·第二章 难得聪明
·落花流水葬文人
·响鼓必须重槌打
·反 抗 缅 怀
·人 生 的 风 景
·难 得 聪 明
·书与我的爱与恨
·道渴而求不死
·回 到 鲁 迅
·硕果的痛苦
·名 字 的 启 示
·第三章 想入非非
·朋 友 与 希 望
·吃名人与吃自己
·再 吃 名 人
·想入非非
·身份证感言
·负数人生
·死则为圣论
·清官意识杂说
·撒 谎 的 大 人
·大海的味道
·妈妈,把我生回去
·第四章:呓语集
·中国文化一面观
·国 画 之 一
·假冒《魔鬼辞典》几则
·中国人堕落之时
·人文精神何处寻?
·艺 术 家 何 以 伟 大
·《中国通史》另读
·另 一 种 英 雄
·《离骚》之害
·盗火者刘小枫
·资本主义精神与中国
·就怕你不骂娘
·玩文与玩人
·第五章:向右看与向前看
·中国皇帝的新衣
·仇商国不富
·永远的居里夫人
·艺术的支点
·“三” 的 遗 恨
·大写的罗素
·日本人的优秀之处
·日本人的新丑陋
·小于钱的作家和艺术家
·高尚的小偷
·西方的乌鸦又叫了
·贪污、苛政何时休?
·“百年中国”读后感
·记诗偶得
·知耻辱者永不耻辱
·第六章:行路难,君安在
·周氏兄弟的同志之处
·齐白石的名与节
·别了,米兰•昆德拉
·可畏也,来者
·沉默的和不该沉默的
·钱理群泛论
·朱学勤泛论
·反现代化的现代化
·俄罗斯的曙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名人与荤话、荤事及其它

   名人与荤话、荤事及其它
   
   我虽不是名人圈子中人,但由于自幼爱读名人书、名人传的缘故,因而对许多名人的奇闻轶事,尤其是他们笔下的荤话、荤事还是知道不少的。有时想起,觉得它们很有趣,折射出了人性的多面性和复杂性。但有时想起,又觉得它们很无聊,反映出了人性中难以克服和战胜的兽性。而当理智的时候想起,反又觉得自己毕竟太渺小,没有勇气和胆量像名人哪么率真由性,言自己所言、所见、所想——比如李白、比如柳永、比如唐寅等等。
   
   话说到此,荤话、荤事究竟是什么呢?

   我想不妨这样一言以蔽之:
   所谓荤话,就是哪些与男女之中有关的趣话。
   所谓荤中,就是哪些与男女之事有关的趣事。
   由此而言中国的文学史,其实就是一部与男女关系难分难解的人性史。
   
   茹举几例为证:
   明未冯梦龙的话本《醒世三言》曾有一篇叫做“苏小妹三难新郎”。故事云:秦少游因苏东坡破题解难,当夜方才进了洞房。不料次日早上,苏小妹路遇一寺院老和尚。老和尚因慕其二人之名,戏谑道:“昨夜如何?”不料昨夜刚成人妇的苏小妹,竟然不愠不怒,笑而答道:“昨夜之事我会写在寺院的大钟之内,你傍晚去看便知”。傍晚未到,老和尚出于好奇,便来到了大钟之下,心情激动且又颤颤惊惊地把头伸进了大钟之内,睁眼一看,只见上面写着:“不过如此”四个大字。老和尚不解,心中怒道:“真没意思。”但当他钻出钟外,缓步走下寺院拾级,方才如梦初醒,忍不住大骂道:“上当了,这厮真是个恶妇、荡妇!”
   此其一。
   
   明人兰陵笑笑生的《金瓶梅》,曾留有这样一段笔墨:西门庆豪夺潘金莲后,又再继娶了李瓶儿为妾,并和婢女春梅等不断发生淫乱关系。于是引起潘金莲的忌妒和怨恨。一日午后饮茶,潘金莲怒责西门庆道:“真不象话,一个杯子里怎么放了这么多碟子!”不料西门庆听后反而责诉她道:“什么不象话,你看这个茶壶配有多少个杯子?”顿时把潘金莲怔住了,日后再不敢管束他的放浪之事。
   此其二。
   
   清人曹雪芹的名著《红楼梦》,其中第二十八回《蒋王函情赠茜香罗 薛宝钗羞笼红麝串》说,贾宝玉、薛蟠、蒋玉函、云儿等人在冯紫英家饮酒作乐。席间,贾宝玉提出以“悲”、“愁”、“喜”、“ 乐”四字为行酒令,并要说出“女儿”二字来。其中薛蟠所行之令,可谓是一个卓绝的荤话。全文如下:
   薛蟠道:“我可要说了:女儿悲——”说了半日,不见说下的。冯紫英笑道:“悲什么?快说!”薛蟠顿时急的眼睛铃铛一般,便说道:“女儿悲——”又咳嗽了两声,方说道:“女儿悲,嫁了个男人是乌龟。”众人听了都大笑起来。薛蟠道:“笑什么?难道我说的不是?一个女儿嫁了个汉子,要做忘八,怎么不伤心呢?”众人笑的弯着腰说道:“你说的是,快说底下的吧”。薛蟠瞪了瞪眼,又说道:“女儿愁——”说了这句又不言语了。众人道:“怎么愁?”薛蟠道:“绣房钻出个大马猴。”众人哈哈大笑道:“该罚!该罚!先还可恕,这句更不通了。”说着,便要斟酒。宝玉道:“押韵就好。”薛蟠道:“令官都准了,你们闹什么!”众人听说,方罢了。
   云儿笑道:“下两句越发难说了,我替你说罢。”薛蟠道:“胡说,当真我就没好的了?听我说罢。女儿喜——洞房花烛朝慵起。”众人听了,都咤异道:“这句何其太雅?”薛蟠道:“女儿乐,一根鸡巴往里戳。”众人听了,都回头说道:“该死,该死!快唱了罢。”
   此其三。
   
   晚清人吴研人的《笑林广记》有一名篇叫做“偷儿买杏”。故事戏说一官人夜间与夫人房事,官人嫌弃夫人“房间”太大,欲将两物一并置入其中。不料此时,恰巧有两个偷儿挖墙进入家中行窃。一偷儿进洞,听夫人道:“进来了一个,还有一个没进来”。于是大惑,慌忙让同伙进来壮胆。不料夫人叫道:“哎呀,两个都进来了!”两偷儿听到此言,顿时吓得拔腿就跑,以为自己被主人发现了。第二天下午,两偷儿不服气,想到昨夜作案场了解一下实情,便各挑着一担杏子沿街叫卖。但叫到昨夜行窃之处时,又恰逢该官人偕夫人出门。夫人见卖杏者,连忙示意想买。待夫人抓起两个杏子时,她竟然笑向官人道:“你看看这两个像不像昨夜那两个?”谁知此戏言竟把两个偷儿吓坏了,急忙丢下杏担逃之夭夭。
   
   此外,虽然鲁迅生前是以冷竣、严酷的形象和犀利、辛辣的笔墨挺立于世的。但据《新文学史料》记载,他也曾说过一句著名的荤话。鲁迅在某大学演讲,当他走下讲台,十几个男女学生便簇拥上去请他的答疑解惑。当一女生问及:“请问先生当今社会,青年人的幸福在哪里?”不料鲁迅手握烟斗,沉思良久之后竟笑而答道:“依我看来,它要么在基督的圣经里,要么在骑士的马背上,要么在女人的肚皮上。”他的这一解答,顿时弄得女生们面露羞色,只好悻悻离去。
   以上是古代名人的著名荤话、荤事,虽说看起来庸俗不雅,但细细想来又觉得它们毕竟还俗中有趣,多少道出了一些人性的真实。并不象当今到处泛滥的“裸体语言”、“厕所文化”“酒席荤话”、“网上荤事”那么只言无趣之事,而不言有趣的东西。
   
   当代名人的荤话、荤事我知之甚少。其原因或许是现代和当代名人都变成了高雅、圣洁之人,不再笔出男女之事了,只不过对贾平凹那部被作秀为当代《红楼梦》的《废都》还是拜读过的。其中言及一个荤话、荤事,我以为足可同古人相媲美。
   故事是这样的:一医院受命为报名参军的青年检查身体。其中一老护士正检查时,突然有电话找她,老护士只好让小护士代为检查。下班时候,老护士摘去口罩,对小护士感叹道:“现在的年轻人真不像话,竟连‘鸡鸡’都纹了字:‘一流’。”不料小护士听了笑而答道:“大姐,你老了,只能看到上集,而看不到全集。他的全集是‘一江春水向东流’。”
   
   再之后,我所能看到的近现代、当代名人的荤话、荤事几乎没有了,或者说是他们已经走向了高尚,不可能再言及和参与那些人性难言之事了。但有一个例外是著名美女作家池莉,她曾公开对人言:“有了快感你就喊!”听其喊声,我为之感动。因为她的喊声,无论怎样“荤”,还是反映出了女性祈盼与男性平等的呼声。再之后看她的作品,凡与荤话、荤事无关的均忘记了,仅记得她那句对男人的精典描述:
   ——男人最好的形象就是一把倒立的拖把而已!
   
   总而言之,名人也是人,并不是不谙人事,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超人。因而对他们所说的荤话、荤事,或许从侧而来看更能窥见其人性中的善恶两极,也就更容易去抑制它趋恶的一面,而激发它趋善的一面。进而不至被某些虚假的谎言和伪善腐蚀了感觉,不自觉地成为那种人性泯灭的伪道士和伪君子。
   
    1983.6.21
(2010/12/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