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名人与荤话、荤事及其它]
李咏胜文集
·第六章 黑云压城:牟其中腹背受敌
·第七章 英雄末路:牟其中无力回天
·第八章 病急乱投医:牟其中误入融资与信用证圈套
·第九章 当代“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第十章 坚持与抗争:南德人还在阵地上
·第十一章 迟来的良知与正义
·第十二章 高尚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第十三章 社会浮躁病忧思录
·第十四章 近看牟其中:神还是人?
·第十五章 钢铁是自已炼成的
·第十六章 牟其中的“司芬喀斯”之谜
·后 记 牟其中其人其案启示录:大国之梦在民主与法制进程中诞生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一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二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三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四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五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六
·
·李咏胜文集第5集:大型中国文化艺术片;电视唐诗三百首
·中国唐诗与世界文化(编剧者序言)
·第一部 唐代十大诗人诗
·第二部 初唐诗
·第三部 盛中唐诗
·第四部 晚唐诗
·第五部 边塞诗
·第六部 咏王昭君诗
·传承中国优秀文化的希望在我们共同的努力之中(编剧者后记)
·李咏胜文集第6集:狗眼看现实
·第一章:长夜的歌哭
·关于“和谐”一语的第二个15个是与不是
·人说的话与说的人话与不是人说的话
·性问题的社会变迁
·反腐败也是硬道理
·中国能否闯过腐败这一关?
·从中国人的某些见面语言看社会的变迁
·闲坐说“黄”字
·蓦然回首“十七年”
·虱子与鲁迅笔下的“夏三虫”谁可爱些?
·由小卒步步“将军”而忽然想到
·中国二十世纪最痛的是哪块肉?
·答某晚报记者问
·答某网友问
·戏看国内的某些艺术大家
·棒喝《百家讲坛》
·戏说麻将加裸体的中华文明精粹
·再为宋祖英明星委员的提案唱“赞歌”
·牟其中其人其事揭秘二、三、四
·牟其中和南德运筹东山再起
·谁是今天最“可爱”的人?
·由许霆案遥看中国社会的法制化进程
·另眼细看顾雏军案中的“注册资金罪”
·“夹江打假案” 回眸与反思
·第二章:5.12大地震忧思录
·“逃跑门事件”和“捐款门事件”的理性反思
·话说地震中出现的两个自贡名人
·且向都江堰市光亚学校卿校长敬一礼
·少年英雄不能等于民族精神
·不能因一个“范跑跑”而忘记了众多的“官跑跑”
·道德与美德的审美标准和尺度
·且看“蔡画画”画的是艺术作品还是作秀作品?
·且看四川电视台在地震中的新闻作为
·抗震救灾掩盖下的黑暗社会现实
·魂断中国哭墙
·狗日的地震
·爱的瞬间
·昨夜又惊魂
·第三章:狗眼看人世
·笑看韩寒打虎
·支持韩寒解散中国作协的几大理由
·韩寒与当月女红作家赵凝谁更无知?
·读者打阎崇严,好似王胡打阿Q
·“掌掴事件”的警示:“一家讲坛”是以暴易暴的根源
·“三鹿恶之花”为何能够四面八方地开 ?
·三鹿能否为自己喊声冤?
·诺贝尔奖与中国人的“诺贝尔奖病”
·如何才能惩治这些危害社会公众利益的人民公敌?
·范冰冰呀,本是一朵出于污泥而被染的花
·政府官员和影视明星们纷纷变换国籍为什么?
·台湾前总统陈水扁锒铛入狱给中国人的启示
·杨佳“语录”引起的试错思考
·私营企业破产后,工人的失业问题政府怎能不管?
·痛说那个难忘的1986
·戏说改革30年中那个难忘的1987年
·话说那个风雨欲来的1988年
·对海南省检察院“送法下乡”的另类思考
·再说对海南省检察院“送法下乡”的另类思考
·“给个活法?”——“范跑跑”为什么不这样说?
·“范跑跑”在泛道德审判下往哪里“跑”?
·2008年终感言:国有难,民有责乎?
·2009的中国风会向哪一个反向吹?
·“纪念”是否是过去式或死了的意思?
·紫太阳陨落四周年记略
·中国民营企业何时才能走出旧体制的雷区?
·听奥巴马演讲:美国没有不强大的理由
·追寻中国首善陈光标的价值和意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名人与荤话、荤事及其它

   名人与荤话、荤事及其它
   
   我虽不是名人圈子中人,但由于自幼爱读名人书、名人传的缘故,因而对许多名人的奇闻轶事,尤其是他们笔下的荤话、荤事还是知道不少的。有时想起,觉得它们很有趣,折射出了人性的多面性和复杂性。但有时想起,又觉得它们很无聊,反映出了人性中难以克服和战胜的兽性。而当理智的时候想起,反又觉得自己毕竟太渺小,没有勇气和胆量像名人哪么率真由性,言自己所言、所见、所想——比如李白、比如柳永、比如唐寅等等。
   
   话说到此,荤话、荤事究竟是什么呢?

   我想不妨这样一言以蔽之:
   所谓荤话,就是哪些与男女之中有关的趣话。
   所谓荤中,就是哪些与男女之事有关的趣事。
   由此而言中国的文学史,其实就是一部与男女关系难分难解的人性史。
   
   茹举几例为证:
   明未冯梦龙的话本《醒世三言》曾有一篇叫做“苏小妹三难新郎”。故事云:秦少游因苏东坡破题解难,当夜方才进了洞房。不料次日早上,苏小妹路遇一寺院老和尚。老和尚因慕其二人之名,戏谑道:“昨夜如何?”不料昨夜刚成人妇的苏小妹,竟然不愠不怒,笑而答道:“昨夜之事我会写在寺院的大钟之内,你傍晚去看便知”。傍晚未到,老和尚出于好奇,便来到了大钟之下,心情激动且又颤颤惊惊地把头伸进了大钟之内,睁眼一看,只见上面写着:“不过如此”四个大字。老和尚不解,心中怒道:“真没意思。”但当他钻出钟外,缓步走下寺院拾级,方才如梦初醒,忍不住大骂道:“上当了,这厮真是个恶妇、荡妇!”
   此其一。
   
   明人兰陵笑笑生的《金瓶梅》,曾留有这样一段笔墨:西门庆豪夺潘金莲后,又再继娶了李瓶儿为妾,并和婢女春梅等不断发生淫乱关系。于是引起潘金莲的忌妒和怨恨。一日午后饮茶,潘金莲怒责西门庆道:“真不象话,一个杯子里怎么放了这么多碟子!”不料西门庆听后反而责诉她道:“什么不象话,你看这个茶壶配有多少个杯子?”顿时把潘金莲怔住了,日后再不敢管束他的放浪之事。
   此其二。
   
   清人曹雪芹的名著《红楼梦》,其中第二十八回《蒋王函情赠茜香罗 薛宝钗羞笼红麝串》说,贾宝玉、薛蟠、蒋玉函、云儿等人在冯紫英家饮酒作乐。席间,贾宝玉提出以“悲”、“愁”、“喜”、“ 乐”四字为行酒令,并要说出“女儿”二字来。其中薛蟠所行之令,可谓是一个卓绝的荤话。全文如下:
   薛蟠道:“我可要说了:女儿悲——”说了半日,不见说下的。冯紫英笑道:“悲什么?快说!”薛蟠顿时急的眼睛铃铛一般,便说道:“女儿悲——”又咳嗽了两声,方说道:“女儿悲,嫁了个男人是乌龟。”众人听了都大笑起来。薛蟠道:“笑什么?难道我说的不是?一个女儿嫁了个汉子,要做忘八,怎么不伤心呢?”众人笑的弯着腰说道:“你说的是,快说底下的吧”。薛蟠瞪了瞪眼,又说道:“女儿愁——”说了这句又不言语了。众人道:“怎么愁?”薛蟠道:“绣房钻出个大马猴。”众人哈哈大笑道:“该罚!该罚!先还可恕,这句更不通了。”说着,便要斟酒。宝玉道:“押韵就好。”薛蟠道:“令官都准了,你们闹什么!”众人听说,方罢了。
   云儿笑道:“下两句越发难说了,我替你说罢。”薛蟠道:“胡说,当真我就没好的了?听我说罢。女儿喜——洞房花烛朝慵起。”众人听了,都咤异道:“这句何其太雅?”薛蟠道:“女儿乐,一根鸡巴往里戳。”众人听了,都回头说道:“该死,该死!快唱了罢。”
   此其三。
   
   晚清人吴研人的《笑林广记》有一名篇叫做“偷儿买杏”。故事戏说一官人夜间与夫人房事,官人嫌弃夫人“房间”太大,欲将两物一并置入其中。不料此时,恰巧有两个偷儿挖墙进入家中行窃。一偷儿进洞,听夫人道:“进来了一个,还有一个没进来”。于是大惑,慌忙让同伙进来壮胆。不料夫人叫道:“哎呀,两个都进来了!”两偷儿听到此言,顿时吓得拔腿就跑,以为自己被主人发现了。第二天下午,两偷儿不服气,想到昨夜作案场了解一下实情,便各挑着一担杏子沿街叫卖。但叫到昨夜行窃之处时,又恰逢该官人偕夫人出门。夫人见卖杏者,连忙示意想买。待夫人抓起两个杏子时,她竟然笑向官人道:“你看看这两个像不像昨夜那两个?”谁知此戏言竟把两个偷儿吓坏了,急忙丢下杏担逃之夭夭。
   
   此外,虽然鲁迅生前是以冷竣、严酷的形象和犀利、辛辣的笔墨挺立于世的。但据《新文学史料》记载,他也曾说过一句著名的荤话。鲁迅在某大学演讲,当他走下讲台,十几个男女学生便簇拥上去请他的答疑解惑。当一女生问及:“请问先生当今社会,青年人的幸福在哪里?”不料鲁迅手握烟斗,沉思良久之后竟笑而答道:“依我看来,它要么在基督的圣经里,要么在骑士的马背上,要么在女人的肚皮上。”他的这一解答,顿时弄得女生们面露羞色,只好悻悻离去。
   以上是古代名人的著名荤话、荤事,虽说看起来庸俗不雅,但细细想来又觉得它们毕竟还俗中有趣,多少道出了一些人性的真实。并不象当今到处泛滥的“裸体语言”、“厕所文化”“酒席荤话”、“网上荤事”那么只言无趣之事,而不言有趣的东西。
   
   当代名人的荤话、荤事我知之甚少。其原因或许是现代和当代名人都变成了高雅、圣洁之人,不再笔出男女之事了,只不过对贾平凹那部被作秀为当代《红楼梦》的《废都》还是拜读过的。其中言及一个荤话、荤事,我以为足可同古人相媲美。
   故事是这样的:一医院受命为报名参军的青年检查身体。其中一老护士正检查时,突然有电话找她,老护士只好让小护士代为检查。下班时候,老护士摘去口罩,对小护士感叹道:“现在的年轻人真不像话,竟连‘鸡鸡’都纹了字:‘一流’。”不料小护士听了笑而答道:“大姐,你老了,只能看到上集,而看不到全集。他的全集是‘一江春水向东流’。”
   
   再之后,我所能看到的近现代、当代名人的荤话、荤事几乎没有了,或者说是他们已经走向了高尚,不可能再言及和参与那些人性难言之事了。但有一个例外是著名美女作家池莉,她曾公开对人言:“有了快感你就喊!”听其喊声,我为之感动。因为她的喊声,无论怎样“荤”,还是反映出了女性祈盼与男性平等的呼声。再之后看她的作品,凡与荤话、荤事无关的均忘记了,仅记得她那句对男人的精典描述:
   ——男人最好的形象就是一把倒立的拖把而已!
   
   总而言之,名人也是人,并不是不谙人事,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超人。因而对他们所说的荤话、荤事,或许从侧而来看更能窥见其人性中的善恶两极,也就更容易去抑制它趋恶的一面,而激发它趋善的一面。进而不至被某些虚假的谎言和伪善腐蚀了感觉,不自觉地成为那种人性泯灭的伪道士和伪君子。
   
    1983.6.21
(2010/12/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