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劼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李劼文集]->[悲悯与仇恨:美中人文图景对照]
李劼文集
·论韦小宝形象和江泽民时代
·胡锦涛的崇祯路
·
·商周之交和百年激变
·历史的祭奠--“六四”案的文化透视
·“六四”致命伤:独立知识分子群体的缺席
·1989年的道德批判和权益诉求
·
·《从曾国藩到毛泽东》绪论一: 语言文化和历史
·绪论二:中国晚近历史上的语言神话和话语英雄
·胡适的语言革命和林纾的逆流姿态
·王国维自沉的文化芬芳
·曾国藩事功的无言意味
·章太炎革命的顽童品性
·作为一种命运和一个故事的中国晚近历史
·北大的标新立异和清华的抱残守阙
·陈独秀革命的悲剧特征
·孙中山革命的喜剧性质
·作为唐·吉诃德的鲁迅和作为哈姆雷特的周作人
·毛泽东革命及其语言神话和抗日话语
·中国晚近历史上的话语英雄
·
·孙中山上断改良之路、下启国共之祸
·国共相残蒋汪有别,民国人文先秦风貌
·抗日赌局斯大林做庄,爱国话语共产党获利
·毛泽东复辟家天下,以文革告终--六十年中国之一
·邓小平重建党天下 以六四血祭
·作为历史标记的五四和作为五四的历史
·新文化运动的两大领袖:陈独秀和胡适之
·鲁迅:通向毛泽东的桥梁
·马克思主义和伟人政治——二十世纪中国文化人的精神光谱(1)
·胡适的整理国故和古史辨派——二十世纪中国文化人的精神光谱(2)
·文艺复兴和新文化运动
·章太炎和梁启超
·革命愤青的鲁迅批判和鲁迅的左转
·梁济、辜鸿铭和林琴南
·熊十力和梁漱溟
·平实的钱穆和台湾新儒家宣言
·新月派诸子的自由风貌
·南有施蛰存,北有钱钟书
·林昭的昭示和顾准的求索
·美学审视下的高尔泰,朱光潜和李泽厚
·王国维、陈寅恪的文艺复兴意味
·今朝酒醒何处?
·中国当代思想界的真实图景
·
·希特勒和他的行为艺术
·乔治•奥维尔和切•格瓦拉
·
·把酒论今古
·答独立笔会问
·《商周春秋》代后记:一个思想者的自言自语
·子虚乌有的思想者俱乐部宣言
·论第三空间—兼论从双向同构到“三生万物”
·山顶立和海底行
·重建精神家园,走向普世写作--《美国阅读》海外版前言
·言论自由和自由言论――在《独立笔会》走向公民写作讨论会上的演讲
·《金刚经》的无言意蕴
·伯夷叔齐是昨天出走的
·清华简的另类读解
·追溯河图洛书,还原华夏人文景观
·二十年后如愿,重写中国历史
·
·查建英的“八十年代”派对
·杜维明的文化投机:儒家的晚期病症
·夏志清的黑白思维和情绪著史
·从王朔的背后看王朔
·《如焉》触动了什么和触犯了什么?
·山一般朴實的書香之門--讀王圣思《辛笛傳》
·
·张艺谋电影和流氓美学批判
·张艺谋的电影美学起义
·王家卫的艺术困境
·李安在《色·戒》中的盲点和失败
·《无极》:日暮途穷的陈凯歌
·清末民初的历史缅怀--综评大陆兴邦电视剧
·血色,并不浪漫--评大陆电视连续剧《血色浪漫》
·《大国崛起》的文明崇拜和图强心态
·《阿凡达》的出俗媚俗及中国效应
·盘点中、日武侠片的美学品味
·斯皮尔伯格和他热爱的四部经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悲悯与仇恨:美中人文图景对照)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当今中国最迫切的问题,并非人民币面临升值,而是当局如何向全体中国人包括官员自身在内,提供足够的安全感。在仇恨中建立起来的政权,已经在仇恨中摇摇欲坠。无论是对于民众还是对于朝廷来说,宽容和怜悯,都已变得空前重要,有如久旱的甘霖。仇恨已经制造到尽头,而怜悯却迟迟不至。于是,在杨佳遇难之后,有人尝试了一次寻求宽容与和平的努力:《零八宪章》。
   
   无论就《零八宪章》的内容和措词而言,还是就其出台的政局背景而言,全都温和、理性,并且无一字无来历无出处。宪章的主要内容,几乎全都是执政党当年在野时向当政者提出过的。倘若说有什么和平演变意图,那么应该说既是在给中国民众找到一条通向民主政制的通途,也是在向坐在火山口的当政者提供一个全身而退的体面台阶,从而不必悄悄地把财产子女送到海外东躲西藏。尤其是选择在杨佳遇难后出台,更不乏从此杜绝一再出现杨佳可能的善意。面对如此温和的一份宪章,就算是慈禧太后再世,也会掂量掂量个中三昧。须知,当年慈禧太后为何中止变法,并非变法有违家规,而是:他们要变法,为什么不来找我?仿佛是汲取了变法没有找对人的教训,《零八宪章》的起草者和组织者,不再胡乱寻找光绪,而是公开呈示给全体活着的慈禧们。为了不让朝廷抓到把柄,组织者还特意将签署者限制在国内的各界人士当中,不让海外的极端情绪“污染”宪章。殊不知,饶是如此谨慎,最终还是化解不了当局之于和平演变的仇恨和恐惧。
   
   向来只会仇恨、不知悲悯的红朝当局,只懂得暴力,只相信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没有千军万马,只凭一纸宪章,就想改朝换代?当朝者想不通。一如当年邓小平所言,这江山是用千百万人头换来的。打江山和抢银行是一样的。没有一个强盗会交出抢得的钞票,同样道理,怎么可能让一个凭借暴力、杀了千百万同胞才坐了江山的红色朝廷,心甘情愿地交出权杖?要不是王朝末日,没准又是一场腥风血雨的反右风暴。好在今上再心仪金氏无赖,毕竟不再是毛、邓式的铁腕,而只是崇祯式的弱主。弱主的特点不仅在于怯懦,而且更在于弱智。今上只知道拿千百万张人民币去填塞金氏王朝的无底洞,不懂得从中抽几张出来,开个《零八宪章》的研讨会。中国知识分子,就像中国老百姓一样,是很容易摆平的。弄个宪章发布一下,不就是想说说话,通通气么?一个研讨会,说话,暢气,全都解决了。就像几年前应付谢韬老先生发表的一篇论民主社会主义文章,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更不用说,这份宪章对于淡化杨佳效应来说,简直是一帖最有效的解药。
   
   岂料,崇祯当局惊慌失措,抓二放一,遍地喝茶。说是独裁,有贼心无贼胆;说是软弱,又极其专横。事至如此,也还并非无解。抓人想必是怕事闹大。抓过之后,依然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把人家关了一年,找个借口放掉拉倒,息事宁人。既然是只求控制局面,就不必重刑伺候。猴子已经不吭声了,杀鸡杀给谁看?不会是杀给老虎看吧?就算学不了毛泽东,但也不能向金正日看齐。竟然会判人家十一年!结果换得了一个诺贝尔和平奖。十一年刑期,震惊全中国。诺贝尔和平奖一宣布,见笑全世界。居然还带着重金,一本正经地出访法国。这边厢前脚刚离开,那边厢,法国当局马上就宣布出席和平奖的颁奖仪式。
   
   新世纪十年的中国人文图景,可以简单概括为:两把虚火,一个大奖。两把虚火分别是奥运虚火,世博虚火,一个大奖则是诺贝尔和平奖。该奖将那两把虚火营造的大国崛起谎言,击得粉碎。假如今上有点幽默感的话,应该对铁栅栏后面的诺奖得主说:你小子得奖是朕成全的,现在随朕一起领奖去。回来后,你继续坐牢,朕继续坐龙庭。但问题是,今上有没有这样的幽默感?
   
   应该不会有。所以中国人只能继续活在仇恨里。一个没有悲悯的朝代,一个没有悲悯的国家,一族没有悲悯的民众,其末世的图景很可能是:千万个杨佳,冲进官府,后面跟着更多的李逵和武松,更后面则是陈胜吴广。也许还有北面那个小流氓的趁火打劫,扔过来一颗用人民币制造的原子弹。
   
   2010年12月4日星期六于纽约寓所
   
   首发《自由写作》
(悲悯与仇恨:美中人文图景对照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2010/12/2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