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胡锦涛传(十二)]
拈花时评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一)
·共产党企图让女杨佳被神经病
·文摘并评论:抗议持续高涨 中共被迫逮捕杭州飙车人胡斌
·文摘并评论:女杨佳被立案“故意杀人” 网民愤怒:准备战斗
·文摘并评论:中央军委通告泄密:军中腐败严重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二)
·地震疯人院-512地震纪实(三)
·文摘并评论:取扣车时“兴奋死”? 吴川警方抢尸千人抗议
·地震疯人院-512地震纪实(四)
·文摘并评论:邓玉娇最新:律师哭了:他们丧尽天良!灭绝人性!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五)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六)
·文摘并评论:原来习近平的博士学位是假的?
·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七)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八)
·公布北川中学垮塌主教学楼施工图始末—访成都志愿者王笑冬
·文摘并评论:迟到的控告书:邓玉娇原律师揭密
·文摘并评论:两千网友正在向野三关进发
·文摘并评论:停药14天,逼疯邓玉娇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九)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十)
·文摘并评论:独家重大内幕!陷害玉娇 中共实施已全面展开!
·文摘并评论-惊天黑幕:邓玉娇母为何不得不与当局一起演戏
·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和平革命的胜利,网民创造了历史
·文摘并评论:香港專上學聯為紀念六四二十周年發起六十四小時絕食(图)
·文摘并评论六四将至:现在的北京已经空前紧张
·文摘并评论:六四屠城 美国密件曝光 长安街凌晨两度大杀戮
·我的六四-二十周年纪念日
·文摘并评论:不忘不弃20年 港15万众烛光悼六四
·关于做好“64”敏感期维护校园稳定工作的通知
·文摘并评论:65军士兵开口 六四如何杀进天安门
·中国大陆人民养着全世界最昂贵的政党(上)
·中国大陆人民养着全世界最昂贵的政党(下)
·文摘并评论:许宗衡的买官卖官之道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三)
·文摘并评论:新官场现形记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四)
·文摘并评论:央视的收视率由1998年的40%下跌至目前的5.6%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五)
·诗钞:咏宋女将军(配照片)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六)
·绿帽子软件可能会对网络民主事业造成重大打击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七)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八)
·文摘并评论:邓玉娇案16日早开庭 网友法院前打横幅被抓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九)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
·文摘并评论:邓玉娇仍然没有自由-屠夫与邓母的对话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一)
·何清涟:中国大陆已进入社会反抗高峰期
·妥协?心虚?还是局面失控?文摘并评论:石首事件平息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二)
·文摘并评论:惊骇内幕:邓玉娇最新消息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三)
·文摘并评论:石首死亡厨师家属可能获赔30万
·文摘并评论:石首死亡厨师家属可能获赔30万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四)
·颠覆国家暴政是天赋公民的权力,文摘并评论:刘晓波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政府想一举消灭国产PC?文摘并评论:狠批谷歌证明“绿坝”有用?厂商预装5270万套
·毛主席语录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五)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六)
·文摘并评论:邓玉娇开博客 外界质疑当局再造假
·文摘并评论:中国大型抗暴越演越烈 专家认定中共不行了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七)
·不寒而栗!文摘并评论:网友爆料-上海13层楼倒塌的内幕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八)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九)
·中共特务组织大观,文摘并评论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一)
·文摘并评论:中共的“白马”困境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二)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三)
·文摘并评论:惊爆内幕-中国“毒香烟”几亿人受害,高级领导都抽特供烟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四)
·文摘并评论:近万维吾尔人抗议韶关事件 中共军队开枪镇压
·文摘并评论:内部消息首次曝光 中共战略绝密 / 国安
·也谈中共的所谓“民族政策”
·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有感于维族事件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五)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六)
·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2——有感于连续发生的公共事件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七)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八)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九)
·文摘并评论:中国网民突破三亿 新一轮网络博弈将开始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最终篇)
·文摘并评论:落成仅七年的津晋高速道桥坍塌致六死亡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
·何清涟:新疆维汉冲突的祸根何在?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
·文摘并评论:周永康政法系40位高官公共情妇—王菲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
·文摘并评论:中国反核污染环保人士孙小弟遭劳教处分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4)
·文摘并评论:爷爷说玉娇在武汉精神病院 医院否认 网友担心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5)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锦涛传(十二)

第七章 火箭第二次起飞(1992年)
   
   
     从权力游戏看,是出乎意料的晋升;从代际交替看,是合乎逻辑的飞跃。
   

   
   93:改革号再次启动
   
   
     ●苏联变色,国际博弈棋盘上风云会如何变幻?从马克思、列宁以降的无产阶级的国家、政权、政党学说通通破产,中国本来就怎么也难以自圆其说的“四项基本原则”遇到根本性挑战;随之而来中国与前苏联帐下诸国、与东欧“城头变幻大王旗”的新政权关系会怎么变化?这种变化给中国国内政治、经济、文化带来什么影响?
   
     秋去冬来,转眼间,胡锦涛过了他四十九岁生日,一九九二年来临了。
   
     元月七日,晨光熹微,寒风料峭。一列没有标记、带有八节绿色车厢的列车从北京火车站开出,直下南方:武昌、深圳、珠海和广州。八十七岁的退休老人邓小平在照例去上海过春节之前,要走访经济发展如火如荼的南方。邓小平上一次到广州还是一九八四年,正当他推动的经济体制改革走向高潮之际。事过八年,他评论说:“我现在甚至不认识这个地方了。”
   
     前一年,红色庞然大物苏联解体,对于本来就“各吹各的号、各走各的道”的 “社会主义阵营”不啻一场超级地震。但是,让世人困惑不解的是,与一九五六年匈牙利事件促使中国急剧转向极权,一九六八年“布拉格之春”使中国更加摆足反修防修姿势那两次截然不同,这一次,眼看着苏联、东欧的共产党政权如同多米诺骨牌稀里哗啦接连倒下,中南海却镇静得若无其事,纹丝不动。
   
     这应该归功于邓小平关于要沉着冷静地看待国际格局大动荡的意见,在中共中央领导层占了上风,主导了一九九一年十一月下旬举行的十三届八中全会。苏联的正式解体,是中共这次全会之后的一个月,即这一年十二月下旬,俄罗斯等十一国首脑在哈萨克首都阿拉木图宣布的,但是解体的进程,可以以同年的“八一九事件” 的流产政变作为开端。八月二十四日,戈尔巴乔夫辞去苏共中央总书记之职,建议苏共中央“自行解散”;同日,民选的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宣布俄境内共产党停止活动;八月二十九日,苏联最高苏维埃非常会议通过决议:“暂时中止苏联共产党在苏联全境的活动”……
   
     到中共这次全会举行之时,正是苏联政局瞬息万变,急转直下之际。巨变来得太突然,让参加这次全会的所有人都不由得手心捏了一把汗:苏联变色,国际博弈棋盘上风云会如何变幻?从马克思、列宁以降的无产阶级的国家、政权、政党学说通通破产,中国本来就怎么也难以自圆其说的“四项基本原则”(“四个坚持”)更遇到根本性挑战;还有随之而来的中国与前苏联帐下诸国、与东欧“城头变幻大王旗”的新政权关系会怎么变化,这种变化给中国国内政治、经济、文化带来什么影响……这已经够让人伤透脑筋了,而对这些党政大员来说,最迫切、最现实的问号是:自己的地位和前途将会增添多少复杂的变数?
   
     在当时,中央委员们当然还来不及细细深想,他们上京开会,从各个部门、各个省市来到中国政治信息的枢纽,更多地是忙着打探消息。
   
     对北方那个前超级大国的崩溃在即,中共这次全会故作镇定,正式文件中只字不提。尽管会上传达了邓小平等元老关于对国际形势应把握的原则立场,也把中央对苏联、东欧骤变“实质”的分析判断和初步预测,尽量向这些权大责重的中央委员、候补委员们吹风交底,给他们吃几颗定心丸……但是会议公布出来的议程,却是审议通过《关于进一步加强农业和农村工作的决定》和《关于召开中国共产党第十四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决议》。只在全会公报中,弦外有音地重申经济发展高于一切的决策。
   
     与中共当局关系密切的香港《镜报》后来评论道:邓小平又一次成功地使企图改变基本路线的党内保守势力的努力化为泡影。
   
     事过十年之后再来看,应该说,比起毛泽东在一九五六年和一九六八年的浪漫激情害惨了中国和中国人民,邓小平这次所设定的现实主义原则对策,使中国和中国人民大大得益了。
   
     中央全会公报可以不谈,但是“苏东波”的冲击是无法闭眼不看的现实。北京的人们相信,中国一九九二年的政治气候可能变暖,改革开放气氛将再次解冻。这一预言不久就应验了,而且,远远超出了人们的预料。
   
     邓小平在深圳、蛇口和珠海十天发表的训诫,旨在掀起新一轮的经济改革和发展的浪潮,这实际上既是要重新接续上因为“八九6.4”而中断了两年多的改革进程,也是对“苏东波”变局提出一个更带根本意义的回应方案。虽然他边走边讲,边看边讲,讲的似乎很即兴、很零碎、很带“摸著石头过河”的偶然色彩:应该在深圳和上海建立股票市场,经济特区应该继续享有特殊政策,广东到二○一○年应该争取加入“亚洲四小龙”的行列;他还再次断言:中国应该警惕右,但我们主要应该防左……但邓小平一再反覆强调的东西表明,他内心的思路是有基本成套的雏形的。
   
     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石破天惊,重新启动了中国改革开放的沉重车轮。
   
     邓小平的专列驶离北京站以前,江泽民便得知这位元老的南行计划。当时正在上海和江苏视察的江泽民,和邓小平的随行人员密切保持联系,随时掌握情况,同时,及时按照邓小平的口径来校正自己的调子。一月十八日邓小平在武昌讲了反对过多的会议和典礼,两天后,江泽民便在江苏鹦鹉学舌,告诉当地官员说,必须坚决削减不必要的会议,减少多馀的日常公共集会。江泽民还责成书记处准备一份有关减少国家领导人出席会议的文件,集中精力制定和实施新的经济政策……
   
   
   94:江泽民担心阵前换将
   
   
     ●按照加拿大学者兼记者杜林所著第一部英文江泽民传记《悬崖上的虎》中的描述,邓小平南巡,并非冲着江泽民来的,相反,却是帮助江泽民反击左派保守主义势力的
   
     江泽民不能不高度密切地关注海外媒体和评论家的猜测联想。海外舆论一方面指出,邓小平这次南巡之举,富有戏剧性地模仿了毛泽东:一九七一年毛泽东打算搞掉林彪时,就是“视察大江南北”,发表一系列讲话,“打草惊蛇”,“赶蛇出洞”。他们议论说,“南巡”看来成了中共领袖进行政治较量和权力争锋的出奇制胜的杀手锏;另一方面,海外媒体和评论家更多地联想的是,整整五年前,邓小平在即将召开中共十三大那一年的元月份,突然罢黜了亲自选定的胡耀邦;一九九二年,恰恰又是中共要举行五年一度的党代会的年头,莫非老邓又要故伎重演,在党代会前走马换将?
   
     两种猜测联想,对江泽民都不是好兆头。
   
     然而,按照加拿大学者兼记者杜林所著第一部英文江泽民传记《悬崖上的虎》中的描述,邓小平南巡,并非冲著江泽民来的,相反,却是帮助江泽民反击左派保守主义势力的:“九二年邓小平向保守主义发出最后一击,加速了江泽民掌控整体局势的过程,使各方都感到出乎意料。”
   
     邓小平的矛头所向和确切动机,目前尚无材料加以确认。笔者相信,至少,邓小平对江泽民并没有“撤换”的念头——将亲自选定的“天塌下来能顶着的长子”撤换,已经有过两次了,事不过三,他已经不是撤换胡耀邦时的八十三岁,也不是撤换赵紫阳时的八十五岁,而是快八十八岁了——哪里还有精力再去考察、甄别、培养、叮咛一个新的“核心”?
   
     不过,从他视察首都钢铁公司时,要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等人带话给党中央负责人来看,他对中共第三代领导人在开放搞活的道路上谨小慎微、蜗行牛步,确实相当不满。他要给执政的这批领导人加压——如果说,江泽民是“悬崖上的虎”(他属虎),邓小平就要“敲山震虎”——而并不是如杜林所说,目的是为了帮助江泽民巩固掌控。
   
     江泽民在一九九二年三月初主持召开政治局会议。在会议开始,号召学习领会邓小平讲话时,他作了自我批评,这也可作为他认识到自己是邓小平锋芒所向之一的佐证。《镜报》说:“他承认在抓住时机推动改革和开放方面缺乏敏感性,反对左倾也不够坚决。”
   
     五月底,江泽民给政治局写信,要求同事们进一步加深领会和坚决贯彻邓小平的讲话。整个一九九二年,他在大会小会、一个又一个讲话中,不厌其烦地重申邓小平的旨意。无疑,江泽民要化被动为主动。
   
   
   95:改革声浪中再次露面
   
   
     ●邓小平在南巡中说:中央领导已经在位几年,可以再执政十年后退休。杜林对此解释说:“这就给了江泽民一份权力通行证,可以统治中国一直到二○○二年党的十六大。”
   
     这固然不错,但是不能忽视,邓小平这句话实际上隐含了第二层意思:现在的中央领导也不是可以“万岁”的,既然十年后要退休,那么现在就要培养“接班人”——江泽民当权还只有两年多,还未将总书记的座席坐热,远远谈不上权力稳固,邓小平的眼睛却盯住了让他十年之后“退休”,不能不说行将就木的邓小平实在是深谋远虑:在十四大举行前夕,已经筹划十五大——届时江泽民也过了古稀之年,在政坛上“上有老,下有小”,也该考虑“无产阶级事业后继有人”了。
   
     邓小平抵达深圳没几天,香港媒体便登了报。江泽民一月底回到北京时,邓小平南巡刚刚结束,已经被称作“春天的故事”,在中国成为公开的秘密。可是处在党内左派控制下的新华社,直到南巡四十天之后,三月十一日才报导这一消息。
   
     中共内部文件早就逐级传达邓小平南巡讲话这一改革新福音。因病在家休息的胡锦涛,也听到了这一传达。
   
     邓小平一言既出,中国大陆沉闷空气被打破,从上到下忙不迭地传出了“改革”之声。中国经济突破了三年徘徊,突飞猛进,九一年时经济增长率已经超过李鹏制定的百分之六的保守目标,九二年三月底在第七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上,这一目标被修改为百分之六点五,但上半年刚过,中国经济学家已经预测,当年的经济增长率可达到两位数字——而最后公布的数字令每一个人感到意外:经济增长率达到百分之十三,外国投资上涨了百分之六十六,高达一百九十亿美元。
   
     好久未曾露面的胡锦涛,终于重新露面了。
   
     三月份,在北京一年一度的人大会议上,西藏代表团举行讨论时,“驻藏大臣”胡锦涛来参加并发了言,媒体立即作了报导。胡锦涛倡议“加快改革”,声称“反对西藏独立势力取得进展,已为进一步改革创造了条件”。说是赶浪头也好,说是发自肺腑也好,总而言之,胡锦涛在这一波加快改革的声浪中,总算不是完全无声无息。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