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高薪养廉乎?养贪乎?]
拈花时评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四)
·拈花上周微
·拈花一周微 (2015年1月19日)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2015年2月9日星期一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八)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九)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一)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二)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三)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四)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八)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九)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五)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六)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七)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完结)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一)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三)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四)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五)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六)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七)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一)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二)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13)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四)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沧桑-晓剑著(一)
·沧桑-晓剑著(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三)
·沧桑-晓剑著(四)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五)
·沧桑-晓剑著(六)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七)
·沧桑-晓剑著(八)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九)
·沧桑-晓剑著(十)
·拈花一周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高薪养廉乎?养贪乎?

   所谓“高薪养廉”这个话题,本朝开始出现论点是在八十年代,我是在那个时候在媒体上开始看到这个观点的。其原理非常简单,就是说公务员的薪金太低,影响他们保持对国家政权的忠诚和对自身的道德要求。那个时候邓式改革开始时间不长,经济上刚刚开始双轨制,也就是私有经济体出现时间不长,导致当时出现所谓“脑体倒挂”的现象。一个士多店的小老板,收入远远超过公务员(当时还没有这个名称)、教师甚至教授等等“脑力劳动者”。
   
   于是当时开始出现灰色收入的说法。什么是灰色收入?说白了就是乱收费,其实是黑色收入,不过是学者提出来的时候,害怕过于尖锐而加以修饰的生造词汇。比如说你要结婚,别的地方拍的结婚照办事处不许用。一定要由他们自己来拍,两块钱收你二十,这十八块发下去,就是“灰色收入”了。交警罚款一百,提成二十,这二十块也是灰色收入。更有甚者,我的一个当过水兵的朋友告诉我一个故事,据说他们司令找邓小平要钱。说要实现“军事现代化”,一定要有资金保障啊,没钱怎么实现“现代化”?邓小平说我口袋里面没有钱,你们自己不会去找啊?
   
   军队要找钱还不容易?只要不管军纪,抢钱谁不会?于是就开着军舰走私。海关敢抓吗?缉私艇敢打军舰?别说,还真碰上了,军舰全副武装地冲,缉私艇看到那大炮,吓得屁都不敢放,直接就过去了。香烟、汽车、其他奢侈品就这么进去了,听说还有空军开着运输机走私的。高级官员和官员的儿女们就倒卖批文,一分批文发出来,什么都不用做直接卖掉,钱来得更快更容易。整个军队、政府、党开始公司化,黑社会化。

   不过在胡耀邦、赵紫阳主政,诸老垂帘的时代,官场风气至少感觉上还是比江、胡时代要好很多。至少没有公开拿纳税收入直接给公务员大幅度加薪,所以名义上的高薪养贪现象还没有出现。真正拿政府财政款大幅度给公务员加薪是朱熔基,是在江泽民时代了。后来的温家宝连续加码,公务员成了高收入阶层。八、九十年代,人们向往的是进外资公司,二十世纪开始,公务员成了最热门的行业。
   
   高薪终于实现了,养了廉吗?答案太明显了,江胡时代的吏治,很有可能是中国有史以来非战争时期最坏的。高有高贪,低有低贿。整个政府政党腐臭熏天,糜烂透顶。政府收入达到国民生产总值的三分之一,社会福利全世界最低,还不如一些贫穷的非洲国家,整个国家都是乌烟瘴气的。那么,为什么高薪没能养廉呢?高薪却养了贪呢?
   
   据说中国的高薪养廉的经验是从新加坡吸取的,而新加坡政府养成了全世界最廉洁的政府,而中国却养成了最腐败的呢?因为新加坡采用的是大棒加胡萝卜政策,说到底他们的廉洁不是靠养来的,而是监督制约来的。而中国用了胡萝卜,却屏弃了大棒。新加坡严格意义上说不是一个独裁专制体制,他们是一党独大,而不是一党独裁。他们是没有党浸报禁的,他们有反对党有议会,有选举,却没有新闻检察制度。政府权力是受监督制约的,受新闻监督的,也是透明化的。
   
   中国吸取了高薪部分,却没有接受监督制约和透明化部分。在中国,共产党是至高无上的,共产党是领导一切的,所以共产党不能受任何机构的监督制约。中国的新闻媒体机构基本上都是共产党自己办的,稀有的私有机构都是要接受共产党的新闻检察的。共产党决定他们能说什么,能报道什么,不能报道什么,那么谈何监督?人大是共产党的,政协是共产党的,政府是共产党的,法院是共产党的,检察院也是共产党的,纪委是共产党的,军队是共产党的,警察是共产党的。
   
   所以共产党有共产党贪,人大有人大贪,政协有政协贪,政府有政府贪,法院有法院贪,检察院有检查院贪,纪委有纪委贪,军队有军队贪,警察有警察贪。诺大之中国,找不到一个干净的机构,连政府门前的石狮子都不是干净的。
   
   高薪怎么可能培养出廉正呢?以一个科级官员为例,你能给他多少工资呢?一万元一个月?现在肯定不到这个水平。假如他是有实权的,一单权钱可以得十万?二十万?一个月多少?五十万?至少财政是无法承担的。处级呢?局级呢?现在贪官往往随便都是千万级、上亿级的。所以,高薪是不可能养出廉正来的,只有同时加大他守法的收益,同时增加他违法的成本,再减少他手上的权力,把他放在阳光下曝晒。这样才可能产生廉洁。至于绩效考核,那是另外一个范畴的事宜,廉洁是基本要求。做公务员,成绩是第二位的,廉洁是起码的要求。
   
   因为权力是罪恶的,拥有权力的人都有牟利、求租的动机,必须消除这样的动机,才是廉政的根本。共产党员绝对不是特殊材料做成的,他们也不过都是常人而已。任何时候,共产党员都不曾表现出特别的道德力量,共产主义信仰更加不是维护人性中正面的力量,何况当今共产党有谁还保持有共产主义信仰?胡锦涛?他可能头一个就没有。

此文于2010年12月29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