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我的故事]
拈花时评
·1949年至1976年间中国知识分子及其它阶层自杀现象之剖析
·1949年至1976年间中国知识分子及其它阶层自杀现象之剖析(2)
·拈花一周微
·49年至76年间自杀现象之剖析-终
·红朝末政-隐山(1)
·拈花一周微
·红朝末政-隐山(2)
·红朝末政-隐山(3)
·红朝末政-隐山(4)
·红朝末政-隐山(5)
·红朝末政-隐山(6)
·拈花一周微
·红朝末政-隐山(7)
·红朝末政-隐山(7)
·红朝末政-隐山(终)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1)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3)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4)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5)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6)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7)
·能发文吗?试试。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8)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6)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4)
·拈花受骗记-揭露诈骗新模式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9)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1)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7)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8)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9)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1)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3)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6)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7)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0)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4)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故事

   三年半前,我被通知参加一个欧洲公司中国区的COO (chief operation officer, 首席运营官,相当于副总裁)的职位的面试。老板是一个欧洲人,我们聊了三个多小时,聊得非常愉快。我们两工资奖金都全部谈好了,这时候他的秘书叫他听一通他们国家的领事的电话。回来以后他告诉我,领事要求他不要请我,并告诉他这是当地政府的意愿。他本来不必听从领事的意见,但是领事馆是他最大的客户,所以他不得不遵从。然后他非常惊奇地问我做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对付我。我只能苦笑,难道我告诉他仅仅是因为几个博客和一些言论?
   
   三年前,我被通知参加一个非常著名的国内某上市公司的全国物流总监的职位的面试。在他们的广州总店,我通过视频与该公司负责人事的董事聊了一个多小时。同样非常愉快,到最后同样我们谈好了工资待遇,甚至还有赴北京的的生活安排,因为总公司在北京。这时候视频通讯中断了十多分钟,董事叫我回家等消息,我明白又是那话儿来了。因为视频中显示的董事是非常有决断的人,而且很明显她绝对有权力当场决定。于是这件事情就没有任何下文了。
   
   同样的情况发生了好几次,分别是深圳一家控股三间上市公司的供应链总监职位,一家江苏珠宝公司的物流总监职位等等。很明显,当局要掐断我的一切经济来源,从而使我屈服。

   
   几年前,我又收到一家“东莞公司”的电话通知,去见一份物流总监的职位。奇怪的是放下电话后我习惯性地搜索我的求职记录,想搜索一下该公司的信息的时候,却怎么也打不开我的帐户。当时我也没在意,就直接去了。下车以后,我被抢走了我的学位证书,我的手提电脑,和我新买的电话。然后再与该公司联系的时候,就再也联系不上了。我只好一个人空手走回了车站,然后自己坐车回来了。我知道,还是那话儿的动作,这是在恐吓我。我回家后,将这件事情写到了我的博客上,奇怪的是从头到尾我都完全没有任何害怕的感觉。
   
   过了一段时间,一个淫雨霏霏的夜晚,我下楼下的一台净水机打水。在我塞进硬币开始接水的时候。我感觉有什么东西在顶我的腰部,我非常奇怪地转身一看,原来是一台车在用尾部在顶我。很明显这是故意的,因为净水机放置在一个死角,正常情况下汽车根本没有必要开到这个地方来。而且他顶我腰部的力量很适中,让我能感觉到,却肯定不会伤害我,这应该是一个很专业的做类似事情的人。我毫不犹豫地给予痛斥,而他只是高叫要我当心一点,然后就把车开走了。我很明白,这是故意地给我一个警告。
   
   大约三年前,我在一家网吧遭到了两个人的偷袭,而且是明显排练好的套路,两个人一左一右地对我进行袭击。造成的伤害不大,其目标很明显,就是要警告我停笔。我还是没有害怕的感觉,我也不知道原因是为什么。我只是勉强地挣开肿胀的眼睛,一字一字地敲下了这段经过。
   
   所有的一切警告对我来说毫无意义,因为我从来没有感觉到害怕过,但是经济封锁是绝对有作用的。四年半了,我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已经接近弹尽粮绝的地步了。于是我想到了我的读者朋友,我的数十个博客的点击已经过了千万,而且每天以近万的速度增长,我收到无数朋友的邮件。我想到了向喜欢我的文章的朋友寻求援助。
   
   我的帐号是:3602841501034044366*
   开户行:中国工商银行广州兴华支行
   开户名:张广红。
   电话:13640258735(最好是短信联络,因为一般陌生电话我都不会接)
   邮箱地址:[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长期在线)
   
   我没有任何意愿,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勉强任何人。所以,冷嘲热讽就免了吧,我开博四年多,接触过的五毛成千上万了,从来没有任何人能影响我的思想行为。也可以提供帐户人名作为我以后归还的根据,因为我不应该缺钱的。我是MBA,十多年前我已经是一家财富五百大企业的物流经理了,现在我应该是年薪过百万的金领了。我不相信我最后会被击倒,否则我早出国了,当然另外的原因是舍不得我儿子。
   
   另外我从不同渠道取得了北京各大中直机关包括最高法、人大等等机关的上万个电子邮箱地址,有希望得到的可以购买,千元千个。为了保证有效性,我会发一千五百个。假如需求数字不同,具体价格请通过邮件洽谈。可以提供具体指定部门的邮箱采集,价格另议。假如你有事情想直接与北京中直机关直接沟通,我想这绝对是一个很好的方法。
(2010/12/0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