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也谈”我没有敌人“]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三)
·透视中国(十四)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五)
·透视中国(十六)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终)
·地狱逃生记(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四)
·拈花上周微
·拈花一周微 (2015年1月19日)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2015年2月9日星期一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八)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九)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一)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二)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三)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四)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八)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九)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五)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六)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七)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完结)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一)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三)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四)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五)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六)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七)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八)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一)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二)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13)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四)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沧桑-晓剑著(一)
·沧桑-晓剑著(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也谈”我没有敌人“

   现在谈起刘晓波的文字或者政治观点,最有名的莫过于“我没有敌人”了。而海外民运人士“围剿”刘晓波最下力气的地方,也是这里。据说逼到刘太太刘霞删改了一部分文字,以避免被围攻太甚。果然如此吗?我没有细研究,没有保存新版旧版的,再来一个校对。有那必要吗?我要是刘太太,我就不这么做。为什么刘晓波先生不可以有自己的政治观点?为什么要刘先生迎合他人呢?假如这是刘先生最成熟的政治观点,那更不应该随意修改,可以辩论,甚至可以论战,但不应该迎合,这是非常不严肃的。而在刘先生身陷囹圄的时候,尤其不该如此。
   
   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明智的政治观点,非常正确,也是当今民主人士应该接受的观点。因为除此以外,民运根本再没有可实行的观点了。果真如此吗?就是如此,待我细细论来。其实以我个人而论,或者从我个人感情出发,这是非常难以接受的观点。我可以说与中共有国仇家恨,而我的文章对中共的批判抨击得最激烈的。但是这不妨碍我真正的政治观点,其实是改良,促进中共进行改革,而不是暴力革命。因为暴力革命其实已经不可行,甚至连爆发的可能性都已经没有了。僵硬地保持希冀中国国内发生武装起义,然后推翻中共,再把民运人士请回来当国的人,实际上是白日做梦,极端地不明智的。
   
   我们回头看看中国的历史,上三代太久远不谈,楚汉相争实际上是战国的延续,南北朝、两宋都是亡于被侵略,跟现在相较是比喻不伦。纯粹看因内乱而导致最后国家灭亡的,从西汉的绿林好汉,到西汉的黄巾之乱,再到黄巢、朱元彰、李自成,都有一个共通点。就是当时都发生了大饥荒,大饥荒导致饥民,饥民变成流民,流民成为流寇。流寇最后被最大的势力吞并,从而灭国,大抵是这样。就是说,当大面积的大数量的国人实在没办法过下去的时候,才会有大面积的内乱从而导致大战争从而导致灭国。基本上和平时期或者说相对和平时期,是不会无缘无故产生叛乱最后城头变换大王旗的。

   
   可以说中共很幸运,到了现代社会,再发生大饥荒、大量饥民流寇乃至灭国的情况,已经完全不可能出现了。因为现代农业技术的发展,使粮食产量高速增长。农药、化肥、基因技术、种子技术,使发生大饥荒的几率小到完全可以忽略的程度。而由于交通、通讯技术的发达,即便中国出现了大饥荒,中共完全可以从国外购买粮食,或者国际救援。其实粮食早就形成了全球范围的物质流动,自己就会从价格低的地方流向价格高的地方,从而获利。没有大饥荒就没有饥民、流民、流寇,国家内乱也就没有了基础。
   
   但凡有一口饭吃,哪个中国人愿意上山落草为寇的?即便是五六十年代发生的绝大的大饥荒,死人无算,建政不过十多年的中共也成功地欺瞒了国民数十年,保证了政权的安定。乃至到今天,不知道这段历史真相的国民绝对数量远远超过了解的人。而当今中国不要说流寇,连土匪都找不到一窝。为什么呢?因为军事技术的发展,剿灭土匪跟玩一样。记得车臣游击队的首领巴萨耶夫吗?当年他不过是打了几分钟卫星电话,马上一颗精确制导的导弹飞过来把他杀了。记得美国打伊拉克的电视转播吗?那些大兵根本就不跟你硬拼。躲在暗处把敌人的坐标报到总部,然后一颗精确制导导弹马上从海湾飞过来把敌人都干掉了。
   
   你还能指望暴力革命吗?你连重上井岗山的机会都没有。假如你真的有那么牛,带一票人马上去了,只要有一、两个特务看到你了,然后把你的坐标一报告,你就彻底消失了。更不要说还有什么装甲技术、信息技术、火炮技术、飞行技术、空降技术、航海技术。即便是美国那种开放到四处漏风的国家,基地组织在九一一以后再也没有办法在美国本土组织一次成功的恐怖行动。充其量是在伊拉克阿富汗搞一些无关痛痒的自杀式炸弹袭击,即便那样死的绝大多数也是本地人,美军英军伤亡能有多大?在军队警察把守得死死的中国,那就更没有机会了。当然,在索马里可能仍然存在暴力革命的机会,难道我们希望我们的国家变成索马里吗?
   
   所以,光有仇恨有什么用?能改变这个国家吗?光敌视中共又能怎么样?能把胡锦涛恨死吗?能把江泽民恨死吗?不可能的,暴力革命已经完全失去了可行性。所以,刘晓波先生是睿智的,以中共为敌并不能使中国的民主事业有所裨益。我们不能不承认,未来的中国的民主事业只可能在中共内部发展,或者说中国内部通过非暴力革命来进行,除此别无他路。
   
   我们能指望的是什么?是民主制度的生命力和吸引力,因为民主政制的优越性先进性显而易见,更加廉洁、更加公平、更加合理、更加人性化、更加文明。而当今治理中国的政党实际上早已经不是共产党了,他只是一个名称仍然存留而实质早就霉变了的一个政治组织。而当今中国的社会制度哪里还有社会主义制度的影子呢?实际上只是独裁专制与民主自由的对抗而已。
   
   中共到了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手上,实际上已经完成了一次自我政变。他们成功地将共产党变成了一个腐朽不堪、糜烂透顶的,但实际上又是强大无比的政治组织。这种政变还在继续,并且会继续下去,谁能够肯定地说他不会变得更加文明更加民主呢?当年二战后的去殖民化革命,假如没有西方国家的主动退却,是无法迅速完成的。而美国的黑人人权运动,假如没有美国政权的自我改变,同样无法完成。国家、社会、社会制度本身都有一个自我完善的功能,相信中国这样一个具备顽强生命力的存在了五千年的国家,也会自我完善下去。独裁和专制,绝对不是未来的世界潮流,中国也概莫能外。
(2010/12/1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