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江棋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江棋生文集]->[承诺,不是用来忽悠人的]
江棋生文集
·附录: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
·三、遣送处纪事:两小段节录语
·引 子
·正眼瞧人遇禁令
·私立规矩知多少
·愚人节的真故事
·悚然惊心这一幕
·辛巳清明见亲人
·水深火热吉尼斯
·人不公道我公道
·黎明鸡叫更扒皮
·劳我筋骨又何妨
·长假风情不能昧
·依然故我遣送处
·尾 声
·四、狱中书札:两小段节录语
·写在前面的话----关于《狱中书札》
· 关于希望在国内自然科学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的申请
·春 华 秋 实
·历史将记住这一幕
·给司法部长张福森的一封信
·给儿子的一封信
·给母亲的一封信
·给狱政科长的一封信
·一生说真话——我的保证书
·附记: 出狱纪实
·五、文 选:两小段节录语
·重要的是奠定民主社会的基石——六四5周年感言
·一部分人先自由起来
·中国需要更深刻的思想解放
·在全美学自联2003年度自由精神奖颁奖典礼上的答词(中、英文本)
·我所亲历的八九民运片断
·写在六四15周年前夕
·也说邓小平
·附录一:捍卫汉语世界中人存在的尊严 傅 国 涌
·附录二: 在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2001年度杰出民主人士奖颁奖典礼上的致词 童 屹
·附录三:江棋生何罪之有! 王 丹
·中国有人公开挑战杨振宁诺奖成果
·江棋生本人简介
·我的一点人生感悟
·江棋生:有人第二次冒用我的邮箱对外发电子邮件
·江棋生本人简介(英文)
· 说真话的自由
·一个持不同政见者的思考
·台湾政治转型意义试析
·台湾选举制度及大陆选举制度变革刍议
·也论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
·《和平宪章》之我见
·在清明节的光天化日之下
·诉诸公民意识 争取首要人权
·欲 与 王 山 对 话
·让我们尊重逻辑
·为不稳定性正名
·建 设 性 断 想
·从陈希同下台说起
·中国社会正在自我解放
·一封给友人的信
·拒绝谎言:灵魂的生存权
· 我看一国两制与中国统一
·天怒有余 民魂不足
·致联合国人权工作小组的公开信
·江棋生访谈录
·善待中国的母亲河——长江
·公民运动:通往自由之路
·五四前夕读报随想
·就科索沃问题我说三个不
·江泽民的新衣
·聊 说 十 六 大
·神州之大缘何容不下一个鲁迅?
·我的心路历程(一)
·我的心路历程(二)
·我的心路历程(三)
·我的心路历程(四)
·一幅老照片
·给何频、高文谦先生的信
·公民意识、公民行动与中性互动
·呼唤良知 打破沉默
·人权、特权与分权
·蒋医生,我在等你的电话
·悲情悼紫阳
·一次迟到的吊唁
·从官方拒不批毛说开去
·给伯恩斯坦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和台湾同胞说个事
·怀念耀邦 拥抱自由
·痛悼宾雁先生
·猴年马月搞普选
·汲取文革教训 不容践踏人权
·人自重 人重之
·就林牧先生猝然逝世发出的唁电
·林老与三份历史性文件
·与林牧、马晓明和汤致平在大雁塔下的合影
·大雁塔见证了一段难忘的经历
·岁末读书随想
·为邬书林一辩
·再评温家宝的《同文学艺术家谈心》
·法国记者并没有误解温家宝
·一个老三届人的春日感怀
·拒绝遗忘:我与六四抗暴者的二三事
·回首,为了重新出发
·关注六四抗暴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承诺,不是用来忽悠人的

   
   江棋生
   
   
    2006年6月,我在《我将公开挑战所谓“宇称不守恒”》一文中,宣布自己发现“左右对称原理在弱相互作用下依然成立”,并给出了自己的承诺:我会“较快地以可行和可加信赖的方式将自己的发现公示天下。”2010年2月28日,我在《百度一下,出来了什么》一文中重申自己的承诺,并给出了明确的时限:“我在2010年中的主要使命,不是以事实为依据、以普世价值为准绳‘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而是要正式发布我的物理学论文,力图颠覆物理学中空间反演理论和时间反演理论两座原有大厦,重建新的大厦。”

    事实上,自2006年6月以来,我曾多次寻求在国内外科学期刊上发表我的物理学论文。由于此种努力一一受挫于软钉子,我最终在2010年9月,将自己的10篇论文发布于官方的“国家科技图书文献中心”网站;10月,又发布另外2篇;11月,发布了最后3篇。至此,我兑现了自己的承诺,以可行和可加信赖的方式将自己的发现正式公诸于世。不用说,我在挑战世界级物理学大师、以谦卑的推理完成15篇论文的过程中,有刻骨铭心的万般艰辛,有探幽窥秘的妙不可言,有峰回路转的巅峰体验……所有这些,眼下都先不必说;论文的对错,也自然有待精神矍铄的李政道先生和杨振宁先生及世界科学共同体的研判。如今,我只想踏实、宽慰、心安地说一句:我是说话算数的。
    与许许多多国人一样,我把说话算数视为起码的做人准则之一。古人云:言之所以为言者,信也。言而无信,何以为言?对此,我深以为然:古今中外,承诺,都不应用来被吟唱,更不应用来忽悠人,而应用来被兑现。
    与许许多多国人一样,我也愿以自己信守承诺的践行,来和那些言而无信之徒作一个明显的区割。
    2004年3月,“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被放进宪法序言之中。我把这看作是一个承诺,而且应是庄严得无可比拟的一个承诺。然而,在6年又9个月之后的今天,就在刚刚过去的那个冬至日,在北京西六环外的天山陵园中,不朽的逝者刘宾雁先生墓前所立的,却是一块无字碑。逝者生前自己拟定的墓志铭竟被生生和谐掉,不准出现在他的墓碑上。阳光、朔风、青松和翠柏所见证的,是死者享有自己墓志铭的权利被剥夺!生者实现死者遗愿的权利被剥夺!人们不禁要问:在公开说了“尊重和保障人权”之后,当局怎么还好意思干出这样的事来?难道是宾雁先生的墓志铭大大出格,因而需要“例外处理”不成?那么,就让我们看看连标点符号在内共30个字的墓志铭吧:
   
    长眠于此的这个中国人,曾做了他应该做的事,说了他应该说的话。
   
    30个字,至为素朴;稍有弦外之音,绝无意识形态;更与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相差十万八千里。然而,当局居然连这30个字都要加以囚禁,这就不是什么有没有出现心灵悸动的问题,也不是什么有没有气量、大度不大度的问题,而是只能有一个合理的解释,那就是,当局将“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宪法,主要不是用来加以兑现的,而是用来忽悠人的。所以,他们干得出这样的事,干了也不觉得有丝毫的脸红。
    说实话,这种近乎不知廉耻的言而无信,让我十分瞧不起。类似地,食言而肥的朝鲜金正日政权,也是鄙人十分瞧不起的。这个政权多次“承诺”只搞和平利用核能研究,决不搞核武器,实际上没有一次是说话算数的。这个政权多次“承诺”要放弃核武器研制以实现半岛无核化,实际上没有一次不是忽悠人的。所幸的是,韩国上下已经既识破金氏之忽悠,亦不惧金氏之恫吓,朝鲜半岛问题真正破局的那一天,为期不远了。
    接下来,我想顺便谈谈温家宝这个说话不算数的人,或客气一点,是说了以后算不了数的人。吴国光先生在12月4日的长篇答问中说:“因为我研究政治学,从概念上觉得温家宝谈政治体制改革有3个特点,第一个就是空洞,第二个就是高调,第三个是没有实质性的内容。”我十分认同吴国光先生的观察。今年以来,温家宝多次提推进邓记政治体制改革,但每次所言都是三无产品:无实质性内容,无路线图,无时间表。这种三无政改,姑且排除温本来就想光说不练,就算他的确是真心想要去做,实际上也是根本无法做的。今年9月23日,温家宝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一位节目主持人采访时,再次作出听起来颇为庄严的温氏承诺:
   
    尽管社会上存在各种各样的议论,尽管存在各种各样的阻挠,我仍然要坚定不移地在我的能力范围内,贯彻我的理念,加快政治改革的步伐。
    我想用两个词来表达我的决心:风雨无阻,至死方休。
   
    面对这种“承诺”,我无法认真看待。情怀悲壮,决心不小,然政改分明连步伐都没有,如何给力?怎么个加快法?!说至死方休,远了,也太矫情;到卸职为止还有两年多,我看他已然休矣。
    我愿意再一次坦率直言,我早就认为温家宝提邓记政改,有自欺欺人的重大嫌疑。有些人心存慈悲,那不批温、不理温也就罢了。还去“智慧地”挺温,还肉麻地直夸温家宝是中国人民的大英雄,是当代中国的真男子。这,叫我说什么好呢?
    为人不可无信,承诺不是忽悠。孔子曰:“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我真诚地建议,世界各地的孔子学院2011年开出的第一堂课,应当以孔夫子“听其言而观其行”之普世教诲,来给中国当局、朝鲜金氏政权和温家宝先生打打分。
   2010年12月28日 于
   北京家中
   
   (自由亚洲电台12月28日播出)
   

此文于2010年12月28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