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见证者]
井蛙文集
·悬梁上吊
·老加利的情人
·纪念凡高
·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
·印藏边界
古老的卓仓部落
·乌兰巴托的行人
·爱的纪念
·荒岛之恋
·守夜人
·你好,忧伤
·柳濑蓝调
·致恋人
·自杀的猎人
·枳橘日记
·阿富汗斯坦
·一个人的秘密
·十月遗书
·另一个世界
·致风中的你
·发烧的灵魂
·达兰萨拉
·相遇
·一个人的交响
·冬祭
·天国的阶梯
·岁暮怀想杨天水
·老玉米手套
凡高最后一片麦田
·二十二街麻布店
·堪萨斯男人
·阿姆斯特丹旅馆
·饥饿的房屋
·金色的吻别
·忧郁,只是忧郁
·献给恶人的玫瑰
·对一棵树的惩罚
·对月亮的压迫
·流动的印度
·枪声里的少男
·病人
·原始森林
·忧郁的德国
·乌鸦的情歌
·相爱
·我的乞丐恋人
· 离开最后一片麦田
·阿门
·地狱之歌
·点头微笑
·圣塔巴巴拉的国旗
·石头的灵魂
·死去的情人
·溺水前的纳西瑟斯
·我的遗像
·一次纪念
·荷兰木头
·捆绑的百合
·遗弃
永恒的奥弗
·天堂自画像
·乌鸦饥饿的色彩
·阿尔的罪人
·哀歌
·想念爱尔兰人
·别哭,孩子
·离别二十厘米
·为纳西瑟斯祈祷
·坟墓
·杀死诗人的人
·预言
·玫瑰之歌
·高更的椅子
·终结之诗
·献给石头
·末世者的钟响
·在我老去之前满头白发
·尼尔的椅子
·上吊的早晨
·那个戴帽子的人走了
·燃烧的罂粟
·最后的秋天
·魔鬼的鸟巢
·黄花辞组诗
·空苹果的夏天
·两个人的挽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见证者

   《见证者》 井蛙
   
   题记:
    痴老
    僵老

    屁股肥胖的俄罗斯
   
    她
    就是
    没有十字架
    ――《十二位》勃洛克
   
   
   此诗献给狱中归来的杜导宾
   
   1.
   
   时间就这样绕着荒谬的言论走向荒漠
   我手中有鲜花香槟
   
   还有一张橘红色喜庆的卡片
   
   我在单行道上遇见一个陌生黑人
   他跟踪我
   
   十分钟后我厌恶所有的人影
   
   可我还有话说很多话没说完
   没有观众的窗口亮着黑人的雪白牙齿
   
   一切都来得太晚了
   你没带给我什么就在那天被强行带走
   
   我听见你走后有人谈论你
   十二朵粉红玫瑰与一些满天星割伤了诗人的指甲
   
   都离开了还有什么聆听者会回到会场
   他们都在餐桌上挨饿
   
   2.
   
   她在怀疑我
   在焦渴中怀疑当年脱下你衣服的人
   
   你的皮带还有那些可以遮羞的树叶都去了哪里
   
   我在书桌的斜对角上看到蜘蛛网和蜘蛛在做梦
   但丁在流亡的途中流亡的途中只有但丁一人
   
   悲伤地度过自己的时间
   那么多黑夜还没真正来临
   
   白天就潦草结束了
   
   3.
   
   我说我会送你礼物
   十二朵粉色玫瑰加上炭笔画下的素描
   
   你的画像在我书房里盛开的春天
   你的嘴唇变小了
   
   越来越小
   
   看不见线条的一切轮廓都在隐约中越走越远
   没有太阳
   
   很久就没遇上太阳
   我还给你破旧的衣服黑色的纽扣
   
   天空是灰的
   模糊的树梢远方一只鸟永远不飞
   
   4.
   
   我没什么秘密要向一个女人宣布
   她的国家装饰了满满的一个镜子里的水上城市
   
   时间绕着她与另一个男人的床沿走
   她 在找一条可以遇见好人的领带
   
   她真的在找一条可以遇见好人的领带
   挂在树上的距离远方很近的一只鸟会回来
   
   就在今天中午
   明天她就可以睡个好觉了
   
   我甚至不感到玫瑰的花香离开你的邻居很久
   你的脚步像贼
   
   跨过去
   快点跨过去跨过了就是自由
   
   5.
   
   漫天的星星都下雪了
   
   6.
   
   就在昨天下午六点
   下雪了
   
   她和她的威尼斯都浸没在十二朵凋谢的玫瑰里
   
   她浪漫坏了
   她的蜘蛛网破了她的男人识穿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你出狱了吧
   该有人上街吹吹喇叭让蒲公英那样的雪白飞起来
   
   木柱上的十字架红了吧
   
   鸟的羽毛该换上别的颜色
   
   雪天的绿色越来越绿
   
   7.
   
   很健壮的一个人
   瘦了
   
   受苦了
   
   苦了很多年你伟大的祖国就在她的屁股上
   她活了这么长时间
   
   时间还在行走中抖动着十字架上的尸体
   
   都凝聚成马俐的水墨了
   她还像那只没有线条的鸟呆在树枝上不动
   没有颜色的鸟
   什么都没有
   
   没有的监狱
   
   像上帝没有窗口
   2010-12-12
   CHINA HILL
   

此文于2010年12月12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