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江西宜黄打击报复邹引娇1(图)]
江中学子
·小老头(29)
·小老头(30)
·小老头(31)
·小老头(32)
·小老头(33)
·小老头(34)
·小老头(35)
·小老头(36)
·小老头(37)
·小老头(38)
·胖老头(40)
·胖老头(41)
·胖老头(42)
·胖老头(43)
·胖老头(44)
·胖老头(45)
·胖老头(46)
·胖老头(47)
中共青壮年线人A、B、C、D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线人A(一)(图)
·线人A(二)
·线人A(三)
·线人A(四)
·线人A(五)
·线人A(六)
·线人A(7)
·线人“瘦子”(8)
·线人“瘦子”(9)
·线人“瘦子”(10)
·线人“瘦子”(11)
·线人“瘦子”(12)
·线人“钓鱼者”(14)(图)
·线人B(15)(图)
·线人B(16)
·线人B(17)
·线人B(18)
·线人B(19)
·线人B(20)
·线人B(21)
·线人B(22)
·线人B(23)
·线人B(24)
·线人B(25)
·线人B(26)
·线人B(27)
·中共线人C(28)
·线人C(29)
·线人C(30)
·线人C(31)
·线人C(32)
·线人C(33)
·线人C(34)
·线人C(35)
·线人C(36)
·线人C(37)
·线人C(38)
·线人C(39)
·线人D(40)
·线人D(41)
·线人D(42)
·线人D(43)
·线人D(44)
·线人D(45)
·线人D(46)
·线人D(47)
·线人D(48)
·线人D(49)
·线人A、D(50)
·线人A(51)(图)
·线人A(52)(图)
·线人A(53)(图)
·中共线人A(54)(图)
·中共线人A、B、D(55)(图)
·(图)黑社会威逼农民签字1
·(图)暴打维权代表2
·贫困县2公里河道架6桥(图)
·(图)江西宜黄县官员信口开河混淆视听/一
·(图)混淆/二
·(图)混淆/三
·(图)官员霸占我谋生店铺
·江西宜黄县官员拟出黑协议
·(图文)江西宜黄县官员走访邹引娇母子
·(图)黑社会+死亡恐吓=“和谐信访”?
·(图)涨水!中共线人混在人群中
·(图)洪灾!中共线人仍监控邹引娇母子
★江西宜黄“910”强拆逼迫三人自焚★
·江西宜黄强拆致3人自焚副县长和警察叉腰阻救人(图)
·江西宜黄“910”强拆逼迫三人自焚(图)
·燃烧的真相:今天不拆,明天怎么死都不知道
·《宜黄钟声》四万本书被销毁(图)
★线人罗汉张某(县公安局交警大队的协警)的弟、弟媳租住在邹引娇母子房屋右侧邻居艾氏的家里
·中共线人张氏兄弟1(图)
·张氏兄弟2
·张氏兄弟3
·张氏兄弟4
·张氏兄弟5
·张氏兄弟6
·张氏兄弟7
·张氏兄弟8
·张氏兄弟9
·张氏兄弟1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江西宜黄打击报复邹引娇1(图)

    自从我母子俩赴京上访和在海外网站发表文章后,江西宜黄县官员对我俩的监控和打击报复就接踵而至,形式多种多样,现介绍以下几种:

一、 跟踪监控 威胁恐吓

    在我家周围收买、安插线人,进行严密监控。监控的主要目的是:防止我俩赴省赴京上访,恐吓其他访民;掌握我俩的人际交往,防止我俩把其他访民的材料发到海外网站上去。这伙线人大多住在我家周围,最近的就住在隔壁(杂货店老板吴氏夫妻)。这份“工作”很轻松,想干的人趋之若鹜,须找关系走后门才行,负责安排这项“工作”的官员油水颇丰。我家周围已遍布耳目,这伙线人领着政府发的“监控工资”天天在此赌博,故意拍桌子大声喧哗赌至深夜,甚至通宵,县公安局却“视而不见”。这伙线人不但跟踪监控及恐吓威胁我俩,而且受当局指使天天在我家门口寻找拍摄点、大声辱骂(如婊生的、×歹子等),蓄意寻衅滋事。

二、 捏造事实 混淆视听

    母亲87年自愿自费响应计生,留下后遗症,长期吃药,家中一贫如洗。91年婆母涂大女病逝,无钱安葬,向当地政府申请救助无果后,母亲以婆母房屋做抵押向信用合作社高息贷款500元(留有票据)。此贷款数年后母亲连本带利归还了800元。人流出现问题后未得药费和任何补偿金,当地某些官员竟将这500元贷款说是人流后给母亲的补偿金,故意混淆是非蒙蔽上级。08年奥运期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县政府看到了当地官员整理的黑材料的一部分,黑材料中捏造说“(李志强)认为只要去天安门非正常上访十次,问题就会得到处理”。实际上,我根本没说过这样的话,相反,我母子俩多次向有关官员声明:“只要给我们处理,我们哪儿也不去。”09年7月15日自由亚洲电台《调查报道》记者白帆打电话采访调查了我与复旦大学附属五官科医院的医疗纠纷,宜黄县原县委书记谢祖鹏、原县委副书记王小林在接受采访时讲的话有多处与事实不符,我拿出相关证据资料予以驳斥澄清。原县委副书记王小林09年2月17日给出了处理方案,但之后一再反复,明明是当地官员出尔反尔故意刁难,某些官员却别有用心地捏造说:“政府安排他去医院上班,他不去,故意要跟政府作对。”……现在,我俩写的文章在网上公开发表,当地官员将其打印下来,仔细“研究”。而当地官员整理汇报上级的黑材料却严格保密,因而我俩不能有针对性地对其捏造歪曲之处进行驳斥。

三、 暗设圈套 阴谋灭口

    我俩上访维权后,宜黄县多位官员先后恐吓我母子俩会被灭口:“

   你母子俩这样上访会被人弄死”、“把你俩关进黑监狱尝尝滋味”、“叫人拿麻布袋把你装了扔河里去”……09年两会期间的一天夜晚,几名凤冈镇人民政府监控人员坐在我家门前的监控车内“值班”。不久又开来一辆面包车,停在监控车附近。这几名监控人员随即走下车进入面包车内,与车内人员密谈十多分钟后走出来,面包车调头离开。这几名监控人员随后叫我俩开门,说要用车带我俩去“兜风”,被我俩拒绝后,又说要进屋“聊天”。我俩说有事明天再谈,没开门。第二天监控人员却没来“聊天”。09年7月7日,亲戚唐××受当局指使打电话给我俩,叫我俩帮她去县城郊区坟山燃香烧纸钱祭祀消灾,被我俩拒绝。烈日炎炎的酷夏中午,马路上也行人稀少,当局欲将我俩骗去荒无人烟、杂草灌木丛生的坟山,用意何在?事后,我俩多次追问唐××受何人指使,但她始终不回答。

   
江西宜黄打击报复邹引娇1(图)

   
江西宜黄打击报复邹引娇1(图)

四、 制造事端 借刀杀人

   
江西宜黄打击报复邹引娇1(图)

   
江西宜黄打击报复邹引娇1(图)

    07年12月我俩第一次赴天安门喊冤被带回宜黄后,当局唆使县建设局自来水厂职工将我家的一块菜地(位于县自来水厂山坡下城龙段马路旁)上种的菜刨掉霸占。之后,不断有线人怂恿我俩去跟霸占菜地的自来水厂职工争斗索要赔偿要回菜地。08年奥运期间,凤冈镇人民政府监控人员先后两次以带我俩一同去吃午饭为由,开监控车特意绕大弯走城龙段马路让我俩“参观”被霸占的菜地。我家在宜黄县黄陂镇(离县城68里)邓家留有几间祖传的老屋(一直有人租住),老屋旁边还有菜地和一块被拆去房屋后剩下的宅基地。09年凤冈镇人民政府原政法书记姜敏调任宜黄县黄陂镇长后,先后有袁××、袁××儿子、李××、张××、邹××等多次上门告诉我俩,我家位于黄陂镇邓家的宅基地和菜地被邻居霸占。2010年10月31日袁××(黄陂镇人)受人指使再次上门对我俩说,他愿花几万元钱将我家老屋、宅基地和菜地全部买下来,前提是我俩现在必须去黄陂镇与霸占者理论要求对方腾出霸占的宅基地和菜地。我俩说:“我俩在办其它重要的事,以后会通过诉讼解决这一争端。”袁××听了悻悻离去。2010年12月7日亲戚邹××(县供电局职工,在黄陂镇变电站上班)也受人指使上门来告诉我俩:“现在外面很多人都在议论,说你们到哪里去了,怎么宅基地和菜地被人占了也不敢去管,太没用了。”我俩回答:“我俩以后会通过诉讼解决这一争端,这是宜黄县官员的激将法和借刀杀人计。”

   
江西宜黄打击报复邹引娇1(图)

(菜地图片介绍:1999年家中谋生店面被宜黄县官员拆毁炒卖地皮后,我全家利用空闲时间,用锄头、铁锹、簸箕等工具,历时几个月,在现自来水厂山坡下城龙段马路旁整出一块面积330平方米的菜地。菜地是我家经济来源之一。2004年5月菜地被县建设局自来水厂征用,仅得款300元。家人提出补偿过低,相关工作人员说:“如果你们认为补偿太低,我请示相关领导后,才能答复你们。”但后来未得答复。自来水厂竣工后,剩余的几十平方米菜地依旧归我家使用,多年来未与任何单位和个人有纠纷。2007年12月我俩第一次赴天安门喊冤被带回宜黄后,当局唆使县建设局自来水厂职工将我家菜地上种的菜刨掉霸占。之后,不断有线人怂恿我俩去跟霸占菜地的自来水厂职工争斗索要赔偿要回菜地。2008年奥运期间,凤冈镇人民政府监控人员先后两次以带我俩一同去吃午饭为由,开监控车特意绕大弯走城龙段马路让我俩“参观”被霸占的菜地。)


此文于2011年02月0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