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无产无畏者将改变中国]
姜维平文集
·薄熙来的亮点
·不是余罪是遗恨
·榨干血泪,名利双收 《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吴英死于官员内斗与酷法?
·祖国母亲的呼唤
·刘少奇的女儿流得什麽泪
·薄熙来拉拢军队,意图政变
·李庄案,新华社为何失声?
·李庄案显示,围观改变中国
·不要仅仅为李庄哭泣
·新华社迟来的“哀”?
·李源潮下重庆,薄熙来要回京?
·薄熙来忘了李庄?
·薄熙来和“瑜伽女”
·中共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诚实的错误——《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许宗衡受贿金额“缩水”是“死缓”的前奏?
·范止安印象
·侯德健唤醒了“六四”的记忆
·中国的母亲节
·艾未未能判刑吗?
·停唱红歌,救救母亲
·温家宝去意已决?
·平反“六四”,习近平的历史使命
·能不杀的不要杀
·6月11日:薄熙来“逼宫”
·李庄出狱,薄熙来如何应对?
·薄熙来的红书与汪洋的幸福书
·农妇走好,天堂里没有骗子
·《文汇报》的表叔时代——文汇报内幕之十二
·薄熙来践踏宪法又一铁证
·薄熙来逼宫失败
·遣返赖昌星有助于中国反腐
·薄熙来故伎重演
·归与不归
·薄熙来与闻世震
·艾未未听到了两个声音
·廖亦武被拒出境之我见
·死亡之吻,撼动人心
·死亡换取的城建太沉重
·胡锦涛打败了薄熙来
·重庆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
·张云枫的另一面——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十三
·李俊与李庄,都使薄熙来受伤
·赖昌星案件的启示
·薄熙来管住王立军了吗?
·薄熙来占据了“道德高地”?
·薄熙来为什么公开抢劫李俊?
·遗忘了孩子就没有了未来
·新闻界的李庄继续坐牢
·贪官判刑后都赞成新闻自由?
·冉云飞获释与北岛还乡
·大连万人抗议,要求清算薄熙来
·我很想成为江南/姜维平声明
·中共应从善如流把大连定为政治改革特区
·证词:薄熙来的“共同富裕”
·望着林顿远去的身影
·大连又火上浇油?
·王立军造假的真实目的
·贪官爱当性奴
·薄熙来吃蛋糕与分蛋糕
·911给世界留下了什么?
·唐军处理大连PX官民双赢
·曹天问政,意义何在?
·薄熙来赶考不合格
·陈伟华痛斥薄熙来是叛徒?
·中国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
·温家宝绝地反击,薄熙来另起炉灶
·邓恳救不了薄熙来
·孙中山成了一杆旗
·胡锦涛没来,胡锦星代劳?
·重庆沃尔玛事件的两面性
·薄熙来鼓吹的“大下访”是真的?
·薄熙来利用罗淙钓鱼
·赵长青说,李俊不是黑老大
·汪洋能斗过薄熙来?
·薄熙来的哀鸣
·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
·薄熙来吹捧李岚清为了啥?
·罗豪才帮助薄熙来擦皮鞋
·薄熙来拢络“网络水军”
·汪洋大胆地往前走
·北大投靠薄熙来?
·校车,警车与跑车
·薄熙来打黑,株连九族
·薄熙来是不是大汉奸?
·黄奇帆的谎言与薄熙来的厚脸皮
·中加政客的“二人转”
·日本官员为什么看重薄熙来?
·今日《红岩》谁来写?
·薄熙来枉法追诉的又一例证
·李庄申诉,意义重大
·徐鸣调动说明了什么?
·薄熙来搞“追逃”,意欲何为?
·“乌坎事件”照亮了中国未来的道路
·张永祥与李修武
·3·19枪击案是一个阴谋?
·薄熙来为什么要杀死王紫绮?
·两面派的孔雀开屏
·薄熙来打黑,抢钱买官
·薄熙来破坏法治的新动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无产无畏者将改变中国

    如何有效地帮助低收入的社会群体,不仅是中国政府面临的急需解决的难题,而且是先富起来的部分国民义不容辞的社会责任,但由于政治体制瓶颈的局限和文化传统,宗教信仰等方面的因素,中国的两极分化已形成了很大的鸿沟,似乎富人还没有认识到关系个人财富和安全的这一问题的重要性,贫者更贫,富者更富,正在把社会推向激烈动荡的危险边缘,近期的中央政治局没有回避这方面的矛盾,但也没有使人看到切实有效的措施,作为一个独立的评论人士,为此深感忧虑和激愤。
   
   据《青年时报》披露,12月1日下午4点30分,浙江省温州市交警支队一大队民警,在鹿城路三桥地段例行检查时,发现3辆无牌证电瓶三轮车在非法营运。交警带领“协警”上前查处。报道中描述说,一个三轮车夫一脚踹向旁边的协警,发动车子想逃跑。协警“伸手去拉他,结果他的头撞了一下,身上开始流血”。随后,这名三轮车车夫躺在地上,要求交警归还其车辆。
    于是,这起震惊海内外的群体性事件就发生了。报道说,下午5:30左右,鹿城区黄龙派出所接到报警后赶到现场,这时,一名三轮车夫通过对讲机,呼叫来数十名三轮车夫“助阵”。围观的群众也越来越多,最后多达上千人,鹿城路周边路段发生交通拥堵。鹿城区警方调集周边派出所及防暴警等赶到现场维持秩序,直到当晚7点30分,周边交通秩序才恢复正常。
   

   我想,到底是谁先动手的?当地媒体肯定以警方的冠冕唐皇的说辞为准,但既便退一步,完全相信官方的说法,依然可以看出破绽:什麽叫“交警带领协警”?交警有权查验三轮车主的身份和车证,但“协警”是个什麽东西?谁给了他权利?想必如果抵赖不过去,将来好把打人的责任推到没有正式编制的“协警”身上,交警可以嫁祸于人。从这里就看出了问题的实质,即公权力对无产者的压迫。他们都有一个全国一样的执法违法程序:警察动辄打人骂人,打伤或打死人之前,都准备好了替死鬼!因此,暴力执法在前,暴力抗法在后。
   
   假如民警按章文明执法,说理劝告,就绝对不需要什麽“协警”,就不会冲突和流血,也就没有“交警带领协警”执法的故事。我不相信,作为弱势群体即无产者的三轮车主无照经营,先打了民警,还敢坐在警车上示威抗议?他心里如果没有愤懑和委屈,没有以死抗争的决心,就不敢出现在这样悲壮的生活画面里?!由媒体的谎言,我断定是交警或协警,先殴打了三轮车主,车主忍无可忍,予以自卫还击,才引发了这起无产者的抗暴事件。
   
   其实,类似群体事件已充满了报章,加上那些隐瞒不报的,大事化小的,多的不胜枚举,我2000年以前,在薄熙来当政时的大连,就见识了数十起,薄熙来重用大连巡警支队政委彭某毅,搞了一个大连综合治理办公室,他当主任,经常带领一批黑社会分子在大连火车站前,对那些三轮摩托车主进行“专政”,其手段与上述的情况类似,仿佛全国一盘棋,他们都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我认为,这是中国的政治体制造成的,即掌权的统治者已成了权贵资本家的代表,只留下一个“人民民主专政”的空壳,政府考虑一切问题不会以穷人为本,而三轮车主则是货真价实的“无产者”,他们“无产”到了连生存权都彻底丧失,生命权受到侵犯和威胁的地步,一方面政府可以冷酷地封堵他们的生活来源,使他们的家人喝西北风,另一方面可以随时驱逐,殴打和拘留他们,还不时反咬一口,枉法追诉,车主的全部身家性命都集三轮车于一辆,其惨况历史少见,他们仅靠微薄收入养家糊口,饥寒交迫,一无所有,但也不能打动警察的心!
   
   别看小小的中国警察,大都是腰缠万贯的有产者,11月12日,山西省洪洞县被人用狗链勒死的民警王健雄,韩惠芳夫妇就是例证。这些脑满肠肥,养尊处优的民警,已经堕落到了像政府高官配备秘书一样的地步,还得有几个垫背的“协警”相伴!由此可见,两极分化和恶化已经到了多麽可怕的程度。整个社会成了巨大的火药桶,加柴最多的人就是警察!
   
   如果政府换个思维角度,为穷人考虑一下,就会情况不同:那些流汗又流血的三轮车主,如果有比拉人力车更好的工作,他们会这样起早贪黑,辛苦养家吗?谁不是上有老,下有小,孩子上学,大人工作,吃饭,穿衣,生老病死,寒来暑往,他们挣扎在社会的最底层,多麽不容易啊!政府是干什麽的?包括警察在内的政府公务员,应当千方百计地创造就业机会,给他们安排适当的足以维持温饱的工作,如果不能,就没有任何理由和借口驱赶他们!如果发生冲突,政府应当承担全部的责任,岂有它哉?然而,实在不幸,中国现有的政治体制没有了这种制约官员的动力。
   
   正因为无产者的人微言轻,悲惨无望,他们才发生了一些可喜的变化。据报道,无牌无证三轮车夫目前呈现出了三大趋势:第一,三轮车夫一般以老乡为纽带,形成团体。他们相互协助,信息共享。有的甚至拼凑成立“基金会”{其实就是独立工会的萌芽},如果有人的车被查,基金会拿出钱给他再买一辆。 第二,他们有自己的“谍报组织”,每个三轮车夫定期缴纳一定的信息费。三轮车夫都配备了对讲机,“谍报员”负责在交警队门口放哨跟踪,一有风声,便通过对讲机向三轮车夫通风报信。第三,几次“暴力抗法”以及产生“蝴蝶效应”。例如,今年6月,温州市区六虹桥路,在查扣一辆无牌无证电动三轮车的过程中,执勤警车被众多三轮车夫掀翻。警车玻璃被砸。。。。。。这说明中国政改的滞后已使社会矛盾,达到了类似秦末陈胜吴广揭竿而起的严重地步,只要一有风吹草动,立即星火燎原。
   
   以上国内媒体由体制决定,在披露此事后,又不得不做出这样分析:发生多次暴力抗法的问题出在哪?不在于三轮车主和交警,也不在于农民工在不在城市,而在于社会问题上。今天这件事聚集上千人,政府出动防暴警察,明天围观上万人是不是要动用军队?问题根本在于人心。“民心工程”不是喊出来的!。。。。。。我认为,他讲对了一半,这起事件错责全在警察,与三轮车夫无关,如果政府官员是老百姓一人一票海选出来的,其领导下的警察就会顺应民意,保护他们谋生而不是相反,大家都有了足以温饱的工作和社会福利,就绝对不会出现以上的流血事件。所以,常看《国内动态清样》的温家宝说,不改革死路一条!
   
   该报道还说,整治人力三轮车,温州市政府的方法治标不治本,每次整治后又会迎来新一轮的报复性反弹。对于无证无牌三轮车的管理,温州交警部门很“无奈”:去年,温州市区交警查扣了近5万辆,而整个市区的交警只有600多人。读到这里,人们似乎又要坠入警察治国的恶性循环之中,我们切不可接受这种慢性自杀的结论。
   
   中国的问题由此事件可窥一斑,但其绝非温州之独有,当一个小城的市长和书记动辄贪腐千万,当一个县的小警察能在美国养起三个大学生,“无产者”的路在哪里啊?他们怎能不拉三轮车,三轮车主怎能安生,安生不成怎能不和政府警察拼命?!正如网民所言:“这世道谁敢暴力抗法?除非活不下去了”?另一个网友回复道:“当弱势不再弱势的时候, 当流氓无产者杀所谓的土豪的时候,这个国家政权离灭亡也就不远了。”
   
   是的,“无产者”不仅人数众多,而且一定是“无畏”的,“无产无畏者”将改变中国!
   
   2010年12月4日,即被捕10周年纪念日,写于多伦多。
   
   自由亚洲电台12月6日首发
(2010/12/0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