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你知道吗〗(31):儒教是怎么来的?]
匣子说话
·GT:奥巴马当选连任——马克思主义回光返照
·GT:何来“民主转型”?
·GT:中华民族的浩劫与悲哀
·GT:反美——毛魔的既定目标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兴灭继绝
· GT:香港——来龙去脉
·GT:“中华民族复兴”——“复”什么“兴”?
· GT:丢掉幻想 准备战斗
· GT:这里根本不存在所谓“体制性腐败”与否的问题
·GT:请不要专门针对毛共匪党而大谈特谈其“腐败”问题
·GT:毛共匪党“红色政权”何啻“非法”也!
·GT:人魔不两立
·GT:“党性”者——魔性也
·GT:“改革”者——悖论也
· GT:中国民运的根本问题究竟在哪儿?
·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为其“改革”自圆其说
· GT:万劫不复的现代亡国奴
·GT:究竟何谓“中国模式”?
·GT:傻逼鲍彤——别做梦了!
·GT:当下中国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GT:此乃史无前例的民主革命
·GT:安理会只拍苍蝇 不打老虎
· GT:男儿乎?魔儿乎?
· GT:今之中国大陆无国家
· GT:中国特色——专制主义源远流长
· GT:无赖子习近平愚不可及
· GT:托克维尔困境——马牛风耳
· GT:无赖子习近平乃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忠实信徒
·GT:养虎遗患乎?狼狈为奸乎?
·GT:中国大陆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 GT:好一堆文字垃圾 好一个悖论泥潭
· GT:马克思主义即反人性主义
· GT:香港——中国民主革命前哨阵地
· GT:魔教与宗教——没有对话的余地
· GT:专制等于腐败 专政甚于专制
· GT:中国人不适合人类?
·GT:古今第一大卖国奸宄毛泽东
· GT:又是一个红色阿Q
·GT:这里没有“公民”
· GT:这里没有“第一夫人”
· GT:“公民”与“政治犯”
·GT:这里没有了灵魂
· GT:“强国梦”与“解放梦”
· GT:瞧!——好一副无赖子习近平的自画像
· GT:“这怎么不是血呢?”
· GT:这是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身份证中暗装芯片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毛共匪帮面临全面崩溃
·GT:毛共不是玩意儿——是匪帮
· GT:邓魔与毛魔——并无二致
· GT:《李慎之的检讨书》——违心主义洗脑文化的结晶
·GT:“基督教”与“民主主义”不可以也不可能成为“拉郎配”
· GT:当下不要“爱国”——要“救国”
·GT:余杰投机基督教,什么坏事都可以做了!
·GT:毛氏文革目标究竟何在?
· GT:毛邓江胡习:一丘之貉,良可哀也!
· GT:究竟何谓“恐怖主义”
·GT:自由不是没有代价的!——美国精神是伟大的!
·GT:讨马讨毛讨共还须讨习
·GT:马克思主义究竟算啥子玩意儿呀?
·GT:在共产魔教主义专制统治下,维护与发展宗教信仰自由,意义特别巨大
·GT:东江水寒鸭亦知!
·GT:这里没有法律,也不需要律师!
·GT:肃清共产魔障 联合国责无旁贷
·GT:魔窟时代行事准则
·GT:此乃覆盆之冤也!此乃覆巢之厄也!
·GT:必须将“毛共”与“中共”切割开来
·GT:给宋庆龄盖棺论定
·GT:毛尸不埋,红祸未已;魔障不除,世无宁日!
·GT:价值观领域的世界大战
· GT:这里只有魔律
·GT:有关“党性与人性”的问题
·GT:中国人不属于人类而只是另类?
·GT:这是一个革命的陷阱或曰“黑洞”
·GT:黑匣子主义檄文
·无尊严,毋宁死!——马加爵案的昭示
·GT:为何“天安门”成了“地狱门”
·GT:请别忙宣布“世界自由日”!
·GT:瞧!——普京还在狡辩
·GT:曼德拉乃马克思主义机会主义者也
· GT:曼德拉现象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这里本来就是军国主义体制也
·GT:侯欣——一个难能可贵的明白人
·GT:蒋介石的确了不起!
·GT:应该而且必须“认清毛共”
·GT:联合国应该首先追究红色中国反人类罪
·GT:马英九必须悬崖勒马!
· GT:普京!——魔海无边 回头是岸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GT:大陆中国魔权触目惊心!
·GT:李洪林仍在悖论之泥潭中挣扎
·GT:瞧!——红色中国的亡国奴们真个是狗彘不如也
·GT:为鲍彤增添第“六奇”
· GT:“二二八”VS“六四”
· GT:此乃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也!
· GT:美国对毛共的幻想
·GT:奚啻谎言而已矣!
·GT:马克思的《资本论》乃共产魔经也
· GT:《21世纪资本论》究竟算什么玩意儿?
·GT:究竟谁是恐怖主义?
·GT:人魔不两立——乌克兰是又一个例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你知道吗〗(31):儒教是怎么来的?

儒教,或曰儒学,或曰儒术,大致产生于两千五百多年前华夏社会由“奴隶主专制主义”向“君主专制主义”或曰“皇权专制主义”过渡的历史时期;换言之,中原大地由“群雄竞起,中原逐鹿”之“诸侯割据”向“六合同风,九州共贡”之“国家形成”——用现在的套话即“大国崛起”——的历史阶段。


而这里所谓的“国家”,乃是独裁专制主义国家,即原来意义上的国家,实质上还是由封建宗法主义制度直接演化而来的,君王或曰君主(即专制独裁者)则是与家长、族长、酋长、诸侯等独裁专制主义者一脉相承的,只不过形式上大了一点而已。在独裁专制主义者即君主或君王的观念里,并非“天下为公,主权在民”,而是“天下为家,主权在朕”,以至“国”与“家”浑然一体,“君”与“父”混为一谈,搞的是家天下,“国”便是他的“家”,“家”也就是他的“国”,所以干脆合起来号称“国家”也。也就是说,古汉语中“国家”这个概念,这个名词,或许就是这么来的吧。并且仅从字面看,古文字“国”意即用长长的篱笆或万里长城围起来的一片疆域即江山,“家”则意即屋子里面养着一群猪猡即奴隶什么的。反正,君王乃称孤道寡即孤家寡人一个亦即目中无“人”,处九五之位,“朕即国家”,他既是这一国之君又是这一家之主,其下全都是他的子民(或曰国民、臣民、奴隶、猪猡什么的),他说的话既是家规又是国法(或曰王法),“君要臣死,不得不死;父要子亡,不得不亡”,他对国民即子民实行家长制统治是合情合理又合法的,乃至将你杀了,那是“赐死”,你还非得感激“皇恩浩荡”不可的。亦如毛时代毛魔将你杀了,用枪子儿让你“脑袋开花”,那叫“治病救人”,你临死时还非得呼喊“毛XX万岁”不可的。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社会的发展、幅员的扩大和人口的增加等,这种独裁专制主义政体悖情悖理又悖法的腐朽、落后、反动本质越来越彰显,单凭那一套封建宗法主义观念也越来越难圆其说,越来越难以维系,甚至危机四伏,战乱纷纷,那“鸟位”你争我夺,成则为王,败则为寇,孔丘那所谓“春秋无义战”之结论,或许就是由此而来的嘛。于是乎,独裁专制主义者才又不得不乞灵于神权,千方百计地与神灵拉关系,把自己说成是“天之骄子”,“真龙天子”,“君权神授”,“口含天宪”等等,让独裁专制者及独裁专制主义制度裹上神权的外衣,神圣不可侵犯,违者死罪死罪,以唬子民。亦如现如今共产魔教专制主义者马克思之流干脆自外于人类,干脆自我妖魔化,则更加可以唬人,亦即更加可怖矣。


与此同时,自然也免不了一些个附膻逐腥趋炎奉势的文人术士三教九流之徒纷纷出而为其帮闲帮凶涂脂抹粉献计献策,且各执一论,各成一家,竟至中国历史上的春秋战国时代就已经出现了所谓“诸子百家”及“百家争鸣”的局面,著名的如儒家、法家、道家、墨家、名家、兵家、阴阳家、纵横家等,而争论的焦点则集中在儒家与法家之间。儒家本着“性善论”而主张“德治”和“仁政”,反对一味以刑杀治国,“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论语•为政》);法家则基于“性恶论”而强调“法治”和“苛政”(或曰“暴政”),认为没有“自善之民”,主张仗势用术,以严刑峻法治国。可谓针锋相对,难分难解也。但其实,儒家学派与法家学派并无本质的不同。比如说,他们立论的基础即所依据的人性论无论是“性善论”还是“性恶论”则都是伪概念伪命题伪理论,都是先验主义和形而上学的,并人为地、硬性地、强制地、恶意地将社会人群分成“上智”和“下愚”,“劳心者”和“劳力者”,“治人者”和“治于人者”,或曰“食人者”和“食于人者”两部分,大搞其“惟上智与下愚不移”,亦如现如今毛氏共产魔教主义者依据其“阶级论”而人为地、硬性地、强制地、恶意地将社会人群分成“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人民内部”和“人民外部”,“党内”和“党外”,大搞其“内外有别”,都具有反人性、反人类、反科学的性质;他们的出发点和立足点则都是非常荒唐地要在一个无法无天的独裁专制主义政治体制框架内推行其所谓的“德治”或“法治”,而所维护的又正是无法无天的专制独裁者与专制独裁制度,并不是维护人民的个人自由与民主政治,什么“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克己复礼为仁”,“惟上智与下愚不移”,“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无父无君,非人也”,“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治人者食人,治于人者食于人”,等等,“但那都是为了治民众者,即权势者设想的方法,为民众本身的,一点也没有。”(鲁迅语),亦即根本无一丝一毫民主、人权、自由、平等、博爱等观念可言。因此,他们所谓的“法”是“非法法”,他们所谓的“德”是“伪道德”,他们所谓的“治世之道”无非就是以他们的“非法法”及“伪道德”来辅佐上智、劳心、治人且食人的专制独裁者更有效地治民、愚民、齐民、牧民、律民,以使下愚者、劳力者乖乖地治于人且食于人。所以,无论儒家学说还是法家学说,都同样很受专制独裁者的欢迎,只是有的偏重于法(如秦始皇),有的偏爱于儒(如汉武帝),而大多数则是“外儒内法”,“阳儒阴法”,“儒表法里”,“儒法并用”的。总之是,“外儒内法”,“阳儒阴法”,“儒表法里”,“儒法并用”构成了中国专制主义的意识形态,贯穿于中国两千多年的“政教礼俗”之中。


不过,尽管如此,也尽管自秦始皇奋六世之余烈,振长策而御宇内,吞二周而亡诸侯,履至尊而制六合,废封建而立郡县,执敲扑而鞭笞天下,确立了大一统的专制皇权体制以来,“两千年之政皆秦政也”(谭嗣同语)。并且,毛魔祸东也说过“百代皆行秦政制”,他还自诩为“马克思+秦始皇”呢!


但是,儒家与法家两相比较,儒家似乎更具有欺骗性,也更能起到“蒙汗药”或“迷魂汤”之作用。由于儒家学派创始人孔丘那以“三纲五常”为核心的伦理说教大都还是援引传统上约定俗成的伦理常识,而他为了为其所用,只是加以总结概括提升了一下,使之理论化系统化且功利化了,变成了“纲常名教”,终至于变成了吹鼓手孔老二晋升士大夫成为司寇的“敲门砖”。此乃皆因其“祖述尧舜,宪章(效法)文武”,崇“礼乐”,尚“仁义”,重“亲亲尊尊之恩”,行“忠恕”、“中庸”之道,奉“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以及“君要臣死,不得不死;父要子亡,不得不亡”即所谓“亲亲、尊尊、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之序等,颇具蛊惑力或曰感召力,更容易被认同,被接受,因此也更受专制独裁者的欢迎,故而有所谓“半部《论语》治天下”的说法,故而有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做法,故而儒学变成了“儒术”即“权谋术”,儒术终于成了“儒教”,而儒教又成了“经典”,孔老二孔丘成了“孔夫子”,孔夫子则成了“万世师表”,丧家的、独裁专制主义者的乏走狗竟然成了“大成至圣先师文宣王”,故而以儒教为中心的专制主义文化成了历代专制独裁主义统治者最重要的文化工具,统治中国达两千多年之久,影响深远,流毒极广,危害也更大;乃至于鲁迅先生从“中国”这本历史书中读出“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乃至于“这人肉的筵宴现在还排着,有许多人还想一直排下去”;乃至于时至今日,没毛之毛共匪帮即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统治集团为了苟延残喘和垂死挣扎,也才不得不还要大兴“尊孔读经热”,还在“感悟《论语》”,甚至还有人在海内外大办特办其“孔子学院”,上演《孔子》戏等,妄图让这种以儒教为中心的传统专制主义国际化且永恒化。总之,若硬是要说中国有什么“中国特色”的话,那么,它就是这种以儒教为中心的传统专制主义,它就是这种吃人的专制主义文化。


古往今来,独裁专制主义恶魔为了吃人,其拿手好戏和惯用伎俩便是诛心之术。因为人乃高级动物,不比一般动物那么方便吃,如吃家畜家禽似的。人与动物虽然具有相同的本质属性,即私性或曰私力,但人的私力发展水平最高,发展方向也最突出、最特殊。所以,独裁专制主义者为了便于吃人,非多花些心计,多费些周折,多用些暴力不可的,不过大的经络还是差不多的。那就是,先利用、压制、扭曲及奴役其天下人的私力或曰私性,再将他们控制起来或圈养起来,然后,生杀予夺,悉听尊便。但也正是人最突出的一个不同点就是私力更强,尤其是大脑特别发达,不仅能思维、有思想,而且能表达、有语言,所以能反抗、有行动,此乃一切独裁专制主义者最感头疼的地方,甚或还是独裁专制主义者不可逾越的障碍。故此,可以反过来说,人的私力则是独裁专制主义者的心头之患与真正克星。那么,对于独裁专制主义者而言,凡坚守私心的人都是可恶的人,也就是有罪的人,这样的人是不那么容易为独裁专制主义者所治、所杀、所吃,甚或反过来还会自觉地与独裁专制主义者争私利、争人权、争自由、争民主、争平等,高呼着“不自由,毋宁死”、“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等口号与独裁专制主义者拼命,直至将专制制度推翻,把专制主义彻底埋葬。


也正是有鉴于此,历朝历代的独裁专制主义者为了维持其专制政权,在大事进行武力镇压、血腥屠杀、豪夺巧取的同时,无不绞尽脑汁、苦心孤诣地在欺骗、蒙蔽、愚弄、麻痹、压抑、扭曲、蹂躏、摧残、戕害与诛戮民众的私心上大作其文章,大搞其诛心之术;而某些依附独裁专制主义者而且道学气十足的“御用文人”、“道德家”、“思想家”或“精神领袖”等附膻逐腥趋炎奉势的文人术士三教九流之徒——亦如现如今的余秋雨、于 丹、余樟法之流——则纷纷出而为其帮闲帮凶涂脂抹粉献计献策,亦步亦趋地予以帮忙或帮凶,不遗余力地广为批发与推销他们精心设计、特别制造的“蒙汗药”与“迷魂汤”,以麻痹、蹂躏、摧残、戕害与诛戮人心,诸如:什么“性善论”、“性恶论”,什么“原罪说”,什么“劣根性”,什么“克己复礼”,什么“存天理,灭人欲”,什么“安贫乐道,清心寡欲”,等等,流毒所及,草木凋谢零落,臣民丧魂失魄。甚而至于连那有“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和革命家”之称,又有“民族魂”之喻,且对以儒教为中心的中国传统专制主义文化一向多有非议或大加鞑伐,并公然宣称“我的确时时解剖别人,然而更多的是更无情面地解剖我自己”的鲁迅先生竟也未能全然幸免于毒,居然在撰文时将他自己的那颗原本不丑不美、不恶不善、不坏不好、不大不小而恰如其分之私心,描述为“皮袍下面藏着的‘小’”,而后又被毛氏共产独裁专制主义者们广为传布,收入中学语文课本,影响很坏。那么,被独裁专制主义者的诛心之术毒得迷迷瞪瞪、浑浑噩噩的普罗大众,则就更可想而知了:他们的那颗私心多半不会掩饰,也无处藏匿,只能一任独裁专制主义者欺骗、蒙蔽、愚弄、麻痹、压抑、扭曲、蹂躏、摧残、戕害与诛戮,而成为伤痕累累、血迹斑斑的“灰心”、“冷心”、“死心”、“歪心”、“邪心”甚或“魔心”,没有了自己的灵魂,因而也就不是乖乖地做那“治于人者”且“食于人者”,便是巧妙地做那“治人者”且“食人者”的帮闲与帮凶,别无选择。亦如现如今大陆中国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统治体制下的所谓“入党热潮”及“考公务员热潮”,不也就是这么来的嘛。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