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诺奖祝贺还是批评?]
藏人主张
·谁农奴化了西藏?
流亡藏人总理(司政)大选步入政党竞争
·流亡藏人的民主选举
·司政参选人李科先重申西藏独立立场
·近距离观察2016年流亡西藏民主大选
·西藏国民大会党支持李科先参选2016年司政
·与藏族选民书
·自由与复国
·达赖喇嘛将会在何处转世?
·年轻藏人向往西藏独立
·司政候选人阿措·路克坚向流亡美国藏人发表演说
·
东赛对话录
·西藏流亡议会议长嘎玛群沛访谈录
·噶玛巴伍金赤列多吉仁波切访谈录
·香萨仁波切访谈录
·西藏著名作家唯色女士访谈录
·西藏著名歌星加羊吉女士访谈录
·访西藏著名医学专家波毛措教授
·中国维权律师答东赛
·留德博士谈藏汉交流
·國際藏學界致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的請願書
·
东赛记语
·怀念名誉校长
·祝贺雨星女士的藏网问世!
·紧急声明
·藏人作家声援东土耳其斯坦示威抗议事件的声明
·祝福读者新年快乐
·《自由圣火》网站公告
·西藏总理就职演说
·《国际自由行动联盟》宪章(草案)
·班禅喇嘛转世灵童搜寻委员会负责人夏札仁波切据传已去世
·藏人答网民对达赖喇嘛的提问
·蔣忠泉, 藏漢同胞永遠銘記你!
·蒙族异议女作家获国际人权组织奖项
·
·
台湾大国魂
·《台灣大國魂》
· 台灣建國
· 許歷農現象是威權政治的回潮
· 許信良現象意味著什麽
· 台灣的困惑
·世界將怎樣對待台灣
· 詩的神韻和生命如詩的台灣人
·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 英雄不謙卑,璀璨台灣魂
·台灣呼喚“國家正名革命”
·時窮節乃現,台灣大國魂
西藏当代史提纲
·“达赖喇嘛有关中印边境评论惹争议”之我见
·简阅西藏(旧文重放)
·侵略与引诱时期
·同床异梦时期
·独吞与争独时期
·接触与摸底时期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上)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中)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下之一)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下之二)
·接触与迈入无进展时期
·无结束的结语
·七万言书之引子
·七万言书之关于平叛和民主改革
·七万言书之农牧生活及统战
·七万言书之民主集中和专政
·七万言书之关于宗教
·七万言书之关于民族
·七万言书之多种问题
·七万言书之其它藏区
·七万言书之关于民族权利
·“大西藏”面对“小中国”
·文革中的大昭寺
·西藏 “紅成”事件
·藏中签订不平等的“17条协议”58周年
·盘点历史上的中藏关系
·西藏作家印南宣講西藏獨立事實
·从国际法角度透视西藏归属问题
·中国:西藏难民
·邓小平帝国的边疆政策
·刺刀直指拉萨
·关于西藏问题和台湾问题
·藏,美,中三方最新动态
·卓玛嘉,唯色,亚森等荣获获海尔曼人权奖
·桑东首相答中共教授
·西藏流亡政府公布增設选举主管和下届大选日期
·揭开達賴喇嘛出走事件謎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诺奖祝贺还是批评?

   川歌:诺贝尔和平奖:祝贺还是批评?
   (首发稿)
   
   
   文章摘要: 作为一个深切关心中国前路的作家,我衷心希望追求中国自由民主的人们能够最大可能地集结起来,团结引领中国人走向民主自由的新天地。在这一堪称伟大的历史性进步的队列之中,所有人都应当集结在“民主自由”的旗帜下前进。在追求民主自由的人们之中出现相互攻击(非正常批评),人身诋毁,不具足够宽容的互损,那是对自由民主事业极为不利的。

   
   
   作者 : 川歌,
   
   
   發表時間:12/5/2010 《自由聖火》
   
   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颁给了中国的政论作家刘晓波先生。刘获奖后引起了多方反应。首先是中国官方强烈反对,多方封杀消息与批判刘。中国官方批判刘的观点主要是“西方阴谋论”、与刘晓波“触犯中国法律论”。在西方国家及世界其它大多数国家,普遍对刘获奖表示欢迎。最有意思的是中国政治的反对派阵营对刘的获奖也出现了不同的反应。一类是所谓的“拥刘派”对刘获奖表示衷心喜悦,深受鼓舞。另一类即对刘获奖发出异议之声。发出异议之声的似乎主要是“激烈民主派”或说“彻底革命派”。茫茫世界,千头万绪,诸多议论,纷纷扬扬。我呢?无门无派,一个纯粹的自由人。也想在此发出我的声音,不论这声音多么微弱,但愿这声音,能为这世界上的一部分人听到,并且能起一点点作用。
   
   首先,我想向刘晓波先生表示诚挚的祝贺,祝贺他荣膺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我认为,此项荣誉属于晓波先生个人,也属于中国的自由民主事业。晓波先生长期以来在思想文化领域勤于工作,著有大量极有价值的思想文化作品,其作品对于刷新中国人陈腐的思想观点极有裨益。作为一个重量极的思想理论家,晓波先生在中国走向民主自由的历史性进程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由此,晓波先生荣获诺贝尔和平奖应是名至实归。尽管对刘获奖一些人士持有异议,我个人认为,诺贝尔和平奖的颁奖部门将此项世界性的大奖颁给晓波先生是合适的,有充分理由的。一般说来,诺贝尔和平奖既是对获奖者个人此前业绩的认可,也是对获奖者所从事的事业的一种鼓励。诺贝尔和平奖颁给中国的著名持不同政见者、自由事业重要的思想理论家刘晓波先生,这意味着自由世界对中国社会走向的鼓励与支持。我不认为,刘获奖对中国的自由民主事业有什么不利之处。如果是中国的左派理论家何新之类的人获奖,那倒是一件令人深感奇怪之事(何也绝无可能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至于其它的中国著名异议人士获奖,那倒是很有可能。如高智晟、郭泉等。
   
   其次,我想对那些批评刘先生的人士说几句不同的“意见”。我知道,这些批评刘先生的人士都很值得人们尊敬,比如卓越的政治活动家伍凡先生,真正伟大的文学家袁红冰先生等等。你们对刘的批评自然不无道理。人都是有缺憾的,刘自然并不例外。刘的思想理论之中也不无可商榷可批评之处,刘的“政治行为”也有一些“不妥之处”,但是,从中国走向自由的历史性征程中,刘显然是一个重要的主要起正向作用的人。对于这样的人,从自由事业的“大局”出发,人们似乎应当对之予以更多的支持与鼓励。我始终认为,在当今中国,凡是有利于自由民主事业向前推进的事情,凡是有利于自由民主事业向前推进的人,都应当得到支持与鼓励。诚然,中国走向民主的方式应是多样化的,是人们在多样化之中的选择。无论是激进革命派,还是温和变革派,只要能对自由民主大业起到推动作用,那就都是好的,应受鼓励与支持的。在大多数的中国知识分子对刘获奖深受鼓舞之际,在刘本人仍然为坚守非民主体制的中共当局囚禁之际。用向诺奖颁奖部门致信的方式向世界表明对刘诺奖持有异议与批评态度可能是不妥的行为。或许此举有使“激进派”显得孤立之虞。作为一个深切关心中国前路的作家,我衷心希望追求中国自由民主的人们能够最大可能地集结起来,团结引领中国人走向民主自由的新天地。在这一堪称伟大的历史性进步的队列之中,所有人都应当集结在“民主自由”的旗帜下前进。在追求民主自由的人们之中出现相互攻击(非正常批评),人身诋毁,不具足够宽容的互损,那是对自由民主事业极为不利的。既然,有基本同一的价值观,既然都想在中国这个专制横虐太久的国家实现现代的民主宪政体制,为什么不能在同一的前提下更多一点合作?更多一些相助?在并无私利可图的民主自由事业中,同仁们的相互理解与帮助是太重要了。刘晓波的“六四忏悔”。“没有敌人说”等其实应是可以理解的言论与行为。没有谁是完美无缺的人。在特定的环境中,在特定的语境里,人们的言说极有可能发生偏差,我们应当看其言论的主要部分。刘的几乎所有著作都无一不是对专制体制的猛烈批判。刘认为他没有敌人,固然我也不能同意他的这一说法。自已已经被人严重伤害了,已经身陷囹圄,却还在为对手讲话,却还在谅解对手,这自然有些可笑,但是从另一视角来看,这未必不是一种伟大的宽容精神的体现。任凭别人作恶,我自谅解之。这样的精神境界颇有“勿以暴力抗恶”的意思。我们应当尊重刘的个人选择。鉴于刘巨大的个人影响,或许刘的“没有敌人说”会对中国的自由事业有一定的负面影响,比如如果一味地强调没有敌人的不反抗,那么,丧失了自卫权的人民在暴政面前的悲惨命运是可想而知的。这当然需要在实际的社会活动中予以矫正。但是,我个人仍然认为,对此种观点还是必须抱有理解的态度。人各有志,不必勉强。
   
   最后,我想向中共当局说几句不得不说的话,我自以为,这些话对于我们的国家、我们当代生活的人们以及我们的子孙后代,甚至对当权者自身都有益处。我想说的是,继续再坚守一统天下的腐朽邪恶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为代表的意识形态是绝对不行了。继续顽固地不进行政治体制的变革不行了,继续不将人民应有的权利给予人们不行了,不立即开始现代宪政变革,不在中国确立现代民主宪政体制不行了,不立即解除报禁、网禁、党禁,不给予人民言论自由不行了。寻求进步与顽固保守就在于是否能明智地顺应历史潮流。听一听网络上所表达的民意吧,看一看世界各先进文明的国家是怎么做的吧。难道中国要做世界上最后一个民主国家?最后一个专制国家?最后一个政治上道义上孤立的国家?任何形式的专制主义、极权主义都是行不通的。历史经验与教训表明,不能积极顺应时势变化,不能听取社会上主流民意的呼唤,不能将人民本应拥有的权利还给人民,最后的结局总不会好。强权政治只能逞强于一时,绝不可能永远强大蛮横下去。释放所有政治犯,立即进行政治改革,实施中华民族的大团结大和解,这是中国社会走向真正光明前路的前提,这是任何负责的政治家都应当考虑的事情。作为一个作家,我深为我自已的国家,我们这个有着五千年之上持续不断的文明史的古国的命运担忧。我不希望眼前的情形继续下去。与其依恃着强大的军警暴力维持稳定以致冲突四起,还不如主动启动政改平息矛盾皆大欢喜。与其任由官吏腐败、贫富巨大差距造成社会动乱,还不如从制度上治理着手,进行合理正义的社会利益调整,与其用强力压制不同意见,不如开放言论,畅通言路,使社会真正和谐。与其将大量经费用于无用的维稳,不如将金钱用于社会的福利保障事业以帮助贫民,福泽全体。醒醒吧,中国人,你们真是在昏睡之中,不知道他国人民是如何地生活?你们本应与他们有一样自由幸福的生活呵!
   川歌
   2010年11月26日于南京
(2010/12/0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