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为何益多揭露胡温意图?]
藏人主张
藏人诗抄
·桑秀吉:央金玛【藏人诗抄(一)】
·假活佛
·古钟【藏人诗抄(一)】
·最後的阿措家族
自我解剖
·藏区十大骗子
·
·
·
藏东玉树地震
·玉樹,我魂牽夢縈的家鄉
·藏东玉树地震引发的思考
·玉树震后救灾 空气有点紧张
·疗伤,从玉树开始
·地震後,藏人不信任中國的援助
·当代西藏名家联名哀悼玉树地震
·同胞啊,请祥和地离开!
·玉树地震 中共恐惧信仰感召力
·中共军队“救灾”真相
·玉树灾区僧人朝拜哀悼地震遇难同胞的一天
·东赛谈学懂事件和救灾去向
·香萨仁波切的呼吁书
·國際記者聯盟要求釋放西藏作家學
·逮捕扎加是自绝于藏民族
·学懂(东)親屬收到中共逮捕通知
·
从第三视角看西藏问题
·艾略特·史伯嶺:自治?請三思!
·“西藏问题”和两种自治
·独立:西藏人民的梦想
·“梵蒂冈模式解决西藏问题”与统战部回应
·四条新闻能否说明西藏近况?
·论西藏独立再访西姆拉
·西藏问题包括环境问题
·《金色的圣山》电影剧本出炉
·阿沛.阿旺晉美的悲劇
·中国人是否比西方人更了解西藏
·统战学者看西藏问题
·西藏流亡民主挑戰中國
·俄學者出書見證西藏獨立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公告
·加专家呼吁各国联手规范网络行为
·俄羅斯願調解中國與西藏之間
·草原遭鼠害危及黃河生態
·外媒熱議中國在西藏大修水利
·達蘭薩拉,進行中的故事
·西藏流亡社會的新力量
·美印结为战略伙伴使中国难堪?
·舟曲县洪水泥石流灾害原因初探
·流亡名家论西藏自治
·西藏青年的力量
·维基解密西藏问题在美中交往中的砝码
·雪域天路
·北明《藏土出中国》读后感
纪念零八抗争二周年
·众论西藏著名学者学懂(东)被拘捕
·零八抗争—记念我远去的兄弟姐妹们
·記甘南州城南派出所毆打藏人
·达赖接受和承认的东西及时地文件化
·西藏境内外的决心探讨会
·西藏无处不在的恐惧
·嘎玛桑珠爱人的博客日记
·中共對藏統治徹底特務化
·西藏一杰出青年终生监禁案引关注
·《人民日报》藏文版欲覆盖藏区
·藏传佛教寺院不受境外干涉
·
藏中交流
·藏中交流一瞥
·西藏將是我筆下永遠的體裁
·達賴喇嘛與華人學者交流觀點
·中國流亡人士致函達賴喇嘛
·达赖喇嘛会北美各界华人的讲话
·中国民间研究揭密西藏危机真相
·达萨和北京互相指责谈判诚意
·达赖喇嘛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
·从达赖喇嘛“窜访”说起
·《寻找共同点》—国际藏汉讨论会
·贡噶扎西谈“国际藏汉会议”
·藏中专家在国际藏汉会议
·民运健将知多少?—兼评藏汉对话
·参加藏汉会议的高兴和悲哀
·对比为何西人支持西藏的视角
·藏人代表在“中共60年悼念”集会上的发言
·“中美应在西藏问题上建沟通交流机制”
·北京向西藏实施“大外宣”
·西藏问题是藏汉两族之责
·未來藏中會談已無讓步餘地
·達賴喇嘛特使談中藏對話
·青海“循化事件”始末
·藏人向你告诉西藏的地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何益多揭露胡温意图?

东赛按语:
   
   益多新作所谓“达赖要驱赶多少汉人”,至少透露了一些胡温意图内幕:
   
   1,胡锦涛作为一名杀藏人起家的中共领导人,现在遇到内外交困时期,又想起来了制造民族仇恨和仇杀藏人来达到扭转困境的奇招。去年的兔子窝里是否今年也兔子沉睡?不见得。

   
   2,胡温不接受达赖喇嘛代表递交的《为全体藏民族实现名符其实的自治的建议》,又透过益多说什么“2008年11月,达赖抛出后来被他们称为‘中间道路’标准版本的《为全体藏民族实现名符其实的自治的建议》”。这个意思是我们不接受你的建议,同时,默认此建议已定性为“中间道路”标准版本,但是,请不要忘记任何建议没有付诸行动之前不是标准,只是建议。当然,建议付诸行动并达到预期结果之后,才是标准又是版本。
   
   3,益多拿“汉宣帝神爵初年,赵充国率兵平定西羌”的传说,达赖喇嘛认定为“赵氏后裔”,又拿不准加了个“祁姓”,其实,明眼人看来意图非常明显,应用“以毒攻毒”的计谋,干脆拿达赖喇嘛身世来想达到所谓“西藏自古以来中国的一部分”假设成为事实,但是,益多反了致命的错误。
   
   第一,最起码的历史常识不足,现今西宁地区有性“祁”,“白”,“马”,“钱”,“龙”等的藏人,而且,每一个姓名有被翻译为中文的来历和背景,因此,青海安全局里都出了“白格丹”,“祁易德”等藏汉合一的名子。他们自称为藏族,而且,觉得正宗的藏人后裔,因为,假如他们与外人(主要指汉人)结婚,就进不了家族的坟墓。
   第二,假如达赖喇嘛赵氏后裔的假设成立的话,真正体现了藏传佛教无国界的伟大胸怀,更为高兴的是今后十五亿中国人只听赵氏而不听胡温开启了理论与现实之门。这对中国民主化具有深远而决定性的影响。
   
   不过,名为“益多”的这帮写手的今后遭遇难测,因为,吃“反分裂饭”过了头,撑死的可能性很大。写手华子也这样撑死的。天机泄露对胡温造成了安度晚年而“交换”的本都给得失了。
   
   ————
   附录:
   
   达赖要驱赶多少汉人
   
   发布时间:2010-12-03 09:19:00  来源:中国西藏网   作者:益多
   
   为何益多揭露胡温意图?

   
   
   (本图摘自1990年初版、2005年第二十次印刷的《达赖喇嘛自传——流亡中的自在》。图中把中国新疆称为“东土耳其斯坦”、东北地区称为“满州”,连同西藏、内蒙古等均从中国划分出去,列为“西藏的邻国”。)
   
   
   自“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十四世达赖喇嘛2008年策动拉萨“3·14”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破坏北京奥运会火炬境外传递等一系列活动遭到惨败后,忽然脸孔一变,大讲起“藏汉友好”来。所到之处,“不能培养恨中国人的心”、“加强汉人与藏人间的相互理解”时时挂在嘴上,责令手下到处拉人入伙建立“藏汉友好协会”,并亲自出马同汉人搞网上“对话”,俨然一副藏汉“共主”的嘴脸。达赖真的改变了他几十年来对中国各民族的仇视态度了吗?
   
     驱赶汉人是“中间道路”固有内容
   
     达赖的“中间道路”包括两条核心内容,一是“大藏区”,就是要把中国所有有藏族居住的地方搞成一个行政区划;二是“高度自治”,就是在“大藏区”内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宗教等一切均由他们这些人管,中央不得过问。只有傻瓜才看不出来,这实际上就是“西藏独立”。达赖在提出“中间道路”之初,就一并作了把除藏族以外的其他民族统统驱赶出去的规划。1987年9月,达赖在华盛顿对美国国会人权小组演讲的“西藏五点和平计划”中公开提出,要将“整个西藏,包括东部的康和安多地区在内”变为“和平区”、“缓冲区”,“西藏人这个人种若要求生存,一定要使人口转移停止,并使移民入藏的汉人回到中国”(For the Tibetans to survive as a people,it is imperative that the population transfer is stopped and Chinese settlers return to China)。对于这种赤裸裸的民族清洗主张,达赖此后从来也没有更改过。2008年11月,达赖抛出后来被他们称为“中间道路”标准版本的《为全体藏民族实现名符其实的自治的建议》,其中相关表述为,未来“自治机关”享有“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地区的人民在西藏居留,定居,工作或其他经济活动自主制定相关法规的权力是极为重要的”。毫无疑问,这一“权力”中就包含驱赶汉人的权力。为了防止有人误解,2009年8月2日,达赖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对这一条作了注解:“西藏实现自治以后,如果汉人多于藏人的话,那我们就没有办法接受这个状况”,这再一次表明,他驱赶汉人的决心是永远不会改变的。
   
     那么,如果一时驱赶不完怎么办?达赖集团也早就安排停当。2008年10月27日,“首席噶伦”桑东在印度达兰萨拉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未来“居住在西藏自治区的非藏人不享有自治权,因为他们不是少数民族,自治权仅限于当地的少数民族”,“少数民族自治区的所有官员和雇员都应该由少数民族担任。”这里就说得比较完整了,第一、对汉人实行驱赶,第二、如果一时驱赶不尽,就把他们打成社会的二等人,不允许他们享有与藏人同等的权力。
   
     如果说达赖、桑东比较有“文化”,说话还多少有几分“含蓄”,那么他们的手下可就直言相告了。法国记者董尼德《西藏生与死》(苏瑛宪译)一书中,记录了达赖的弟弟丹增曲加以及其他人的诸多言论。丹增曲加在接受采访时赤裸裸地称:“我们先求自治,然后再把中国人赶走!就像马科斯被赶出菲律宾一样,就像英国人被赶出印度一样!……自治将是个起步。”他更宣称:“非常难以想象中国人会洒脱地自己离去,除非是我们使用这个(他用右手比了比扣扳机的手势)……我们必须要制造流血事件……我想中国人只听得懂暴力的语言。他们不是说枪杆子里出政权吗?很好,我们就在这上面较量较量吧!”达赖集团“西藏青年大会”秘书长扎西南杰说:“如果我们杀了中国人,没有人可以指责我们是恐怖分子,因为没有一个在西藏的中国人是无辜的……我们使用恐怖手段,所有对抗中国人的手段都是正当的!”
   
     达赖自1959年逃亡印度以来,挑拨汉藏民族关系、煽动民族仇恨一直是其欺骗、聚拢国外藏人的重要手段,也是在国内藏区制造暴力犯罪的思想“武器”。在达赖集团仇恨教育中长大的丹增尊珠在《加米 我们想象的中国人》一文中写道:“在流亡剧院的舞台上,我们从没有看到除了军人以外的任何一个中国人,……野蛮、残忍的军人,不是某一个人,而是中国人的群体形象。”在2008年“3·14”事件中,暴徒高喊的口号就是“吃糌粑的起来”,“打汉人去”,半天打死、烧死无辜群众18人,而达赖却对媒体表示:“我不能叫他们停下来,这是人民的行动。”
   
     历史上,帝国主义势力和西藏上层分裂势力多次为达到“西藏独立”的目的而制造“驱汉事件”。1949年西藏地方分裂势力在英帝国主义分子的唆使下,动用武力强制驱逐国民党政府驻藏机构人员和“在藏的一切汉人”。今天达赖驱赶汉人的政治主张和行动,也是帝国主义破坏中华民族团结、分裂中国图谋的继续。
   
     人们自然会注意到,在达赖的所有有关表述中,都只讲汉、藏两个民族,仿佛青藏高原上不存在其他民族。实际上,每个中国中学生都知道,青藏高原特别是其边缘地带,自古以来就生活着藏、汉、门巴、珞巴、羌、回、满、蒙古、哈萨克、东乡、保安、裕固、撒拉、彝、傈僳、白、纳西、怒、维吾尔等十几个民族,历史上这里就是中国各民族频繁迁徙交往的大舞台,是各民族共同生活的家园。以整体被纳入“大藏区”版图的达赖老家青海为例,在吐蕃王朝时期藏族迁居青海之前,就有羌、汉、鲜卑等民族居住,元朝起蒙古、回等民族又相继迁居至此,新中国成立以前这里已经是多民族交错居住、密不可分。新中国成立后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诸如“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等名称就反映了这里各民族共同居住的状态。达赖视这些民族如乌有,实际是把他们统统列入“汉族”,都在驱赶、残害之列。在达赖的“高度自治”下,同样是没有这些民族生存空间的。
   
     这样看来,至少达赖对藏族还是仁慈、关怀的。其实不然,达赖集团对广大热爱祖国、致力于民族团结和社会主义新西藏建设的藏族人,更加恨之入骨,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达赖的“智囊”、在其“安全部”任研究员的李科先(LUKAR SHAM,青海人)2008年10月贡献给达赖一份“西藏独立新十五条意见”,其中宣称,不仅“中国的所有党政军干部要离开西藏,在这些党政军里工作的藏族公务员也不可能保留原职”,“不能为了几十万藏汉职工的饭碗,牺牲两个民族的长远利益。”藏青会头头格桑次仁曾经对着镜头大叫:如果能回到西藏,要把那些与汉人合作的藏人统统抓起来,挖掉他们的眼睛。
   
     有多少人将因“中间道路”失去家园
   
     达赖驱赶汉族和其他各民族的“政纲”,将涉及多少人?据达赖自己1987年9月向美国国会报告,至少有750万汉人应当驱赶“回到中国”。笔者特意替达赖做了一项细致而重要的基础性工作,即对“大藏区”范围内民族人口分布进行计算,以免人们辜负了达赖的“好意”与“慈悲”。按照达赖集团在《为全体藏民族实现名符其实的自治的建议》中的表述,“现今被中华人民共和国赋予自治地位的所有藏族地区,需要纳入统一的自治管理范围内”,这就包括了新中国成立后设立的西藏自治区和青海、四川、甘肃、云南下属的10个藏族或藏族与其他民族联合的自治州,2个藏族自治县。根据以上地方提供的数据,上述地区总人口约797万,其中藏族人口约556万,其他民族241万,也就是说,仅在这个地域范围内,达赖就要驱赶241万人,约占这些地区人口总数的30%。
   
     然而这显然远远不能满足达赖的胃口。笔者将达赖公布的“大藏区”地图(见附图)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进行了对比,发现这个地图中“大藏区”远远超出了上述民族区域自治地方的范围。这个印在“达赖自传”扉页、悬挂在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大厅里的“西藏国”地图,其范围北至新疆南部、河西走廊,东至甘肃中部和四川中部,南至云南中部,囊括了整个青海省、半个四川省、半个甘肃省、四分之一个云南省以及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的南部,面积在250万平方公里以上,超过中国国土面积的四分之一。这个范围已经深入了汉族和其他民族居住密集地区,并包括20多个其他民族自治地方。笔者大致统计,在这个范围内人口约3100万,其中汉族和其他民族人口约2500万。也就是说,达赖一旦“高度自治”,这片土地上80%以上的人口,共2500万人要被驱离家园,青藏高原及其周边地区将上演一场民族清洗、民族仇杀的空前惨剧,世界上一些国家发生过的国家分裂、生灵涂炭的悲剧将在中国重演。由此观之,达赖真不愧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