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兴我儒家,还我中华---关于彻底去马列化的呼吁(修正版)]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鸣天下之四十九:国之宝
·枭鸣天下之五十四:险恶江湖我独行--扫荡民运第二招
·枭鸣天下之四十四:潘岳算什么东西!
·枭鸣天下之五十九:究竟谁在捣鬼?--质疑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
·枭鸣天下之六十二:不识好歹的香港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七:当代诗雄熊东遨
·枭鸣天下之二十三:古今变法辨
·枭鸣天下之六十八:雅量漫谈---`给有兴趣搞政治者上一课
·破戒草之二十一:爱国主义反思
·枭鸣天下之七十: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兼答票友
·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枭鸣天下之七十三:谁劫持了希望,谁劫持了中国?
·枭鸣天下之七一:耻辱啊中国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九:说英雄谁是英雄
·枭鸣天下之八十二: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枭鸣天下之七十六:以施罗德为镜
·枭鸣天下之八十六:是谁“炒红”了东海一枭?
·枭鸣天下之八十八: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枭鸣天下之八十九:幸福的奴隶
·枭鸣天下之八十五:谎言之国
·枭鸣天下之九十一:古代的高薪养廉政策
·枭鸣天下之七十八:要追就追心上人,要说就说心中话
·枭鸣天下之九十四:特权剥削几时休
·枭鸣天下之九十五:谁教公仆成公害?
·枭鸣天下之九十六:道德何辜?革命无罪
·枭鸣天下之九O:女人与政治
·枭鸣天下之九十九:血染的历史
【诗】
·鹰之歌
·东海一枭词一束
·网友酬唱集(之三)
·老枭的诗
·赠网友(并序)
·天涯追日(诗四首)
·在命运之上(组诗)
·逍遥 等诗歌
·放歌
·一曲两弹(组诗)
·重建诗的尊严
·伪诗三种----关于当代诗词的思考之二
·辞宴告白 (诗)
·师友酬唱集之二
·笑忆
·心灵的锋刃(诗二首)
【一枭网评】
·移居杭州寄呈海内外师友
·反腐秀 ---写给中纪委
·嬉皮笑脸答芦奸
·又到莫谈国事时
·答客问之一
·答客问之二
·自我小结兼推销----罢网告白之三
·欲凭媒介觅知音
·民主不是飞来峰---复陈亦兄
·围城
·专家一开口,老枭就发笑
·从摩罗说起 报复坏郭靖
·从伊沙说起
·驾驶员和乘客
·诗石对话乐无俦
·清谈与清议------驳谈古《闲话清谈客》
·不锈钢老鼠之歌
·肉食何人为国谋
·随想录之一:男人、女人、性
·噩耗传来心欲碎,老成谢去泪难禁----痛悼陈政老
·人生大美是沧桑----陈政老酬唱诗萃
·求同存异,精诚团结
·奴隶与奴才
·东海一枭答客问之四
·我与妃子的故事
·党老爷巧言惑世,吴大人空话蒙人
·中国乌鸦一般黑
·朝三暮四耍群狙
·防民若贼为哪般?——谁剥夺了我们的知情权
·雅量漫谈
·留不得,留得也应无益——与胡锦涛先生谈心之二
·从来家贼最难防——与胡锦涛总书记谈心之三
·抓纲治国
·桃花影落飞神剑
·魏京生,好样的!
·爬虫张海迪
·飞花摘叶出重围
·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依旧人民是贱民
·谁教公仆成公害?
·“通天巨骗”我先知
·上界神仙之乐
·“秀”满中华假大空
·不与穷人交朋友
·不与官人交朋友
·给胡锦涛的两记耳光!
·不与富人交朋友
·巧言令色必有鬼
·猪狗般的幸福
·多保留一个"无赖国家"的好处
·自杀的民族
·宜将剩勇追穷寇
·堕落的联合国
·男人之哭
·无耻的科奴
·新闻改革为先导──关于政治改革的建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兴我儒家,还我中华---关于彻底去马列化的呼吁(修正版)

兴我儒家,还我中华---关于彻底去马列化的呼吁(修正版)一、这不是我的中华这不是我的中华!

   这个国家,权力是黑箱操作出来的,财富是官商勾结出来的,官员多是贪污腐败的,文人多是陌生和反对本土文化的,知识分子多是附庸特权帮闲帮忙的,学者、思想和各种产品多是假冒伪劣的。

   这个国家,权力至上,利益至上,利己至上,贫富极端悬殊,社会极端不公、官民极端“矛盾”,文化极端贫困,人心极端败坏,礼义廉耻被消灭了,仁义道德被批倒批臭了,各种价值观颠倒了----这才是千古浩劫啊,思想的浩劫,文化的浩劫,道德良知的浩劫啊。

   这个国家,没有民主,没有自由,没有人权,没有平等,没有信仰,没有人的尊严,官不官民不民师不师生不生父不父子不子男不男女不女,一切都非正常化了,尤其是政治,变成了人世间最为龌龊的东西。

   这个国家,“好人无好报”几乎已经成为普遍现象和一种定律。不仅在道德领域,这个国家的绝大多数领域都是逆淘汰的,劣币驱除良币,虚假驱除真诚,丑陋驱除美丽,邪恶驱除善良,愚昧淘汰智慧,黑暗驱除光明。

   政治系统的逆淘汰是最严重最可怕的。“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尚之风必偃”,政治逆淘汰必然导致各行各业和全社会的逆淘汰。当今中国就是如此,各行各业社会各界,越是“成功人士”越不仁不义无礼无信越不是“东西”。奥巴马说:缺乏自由的繁荣是另一种形式的贫困。东海曰:缺乏尊严的成功富贵是另一种形式的失败和下贱! 在一个逆淘汰的国家,大多数人变坏是必然的。一般人谁会心甘情愿被淘汰呢,一般人又怎会认同孔子“邦无道,富而且贵耻也”的教导呢。大多数人只要能够“富而且贵”,哪管邦有道无道,哪管自己可不可耻?

   于是,不论是当年政治挂帅还是现在经济挂帅,“马家”中国的人整体上都是自古以来最丑陋恶劣的。特权集团固然奸诈野蛮无所不为,弱势群体也普遍坑蒙拐骗毫无羞耻、为非作歹习以为常----君不见,那些制造各种假冒伪劣产品的、那些把仇恨权贵报复社会的刀子伸向儿童学生的,不都是弱者吗?弱者受辱,拔刀向更弱者,此之谓也。如果有机会成为“强者”,弱者会比现有的强势集团更坏。

   这个社会没有崩溃,却已经溃败了,腐烂了,上上下下烂成一团。

   二、没言论自由有文字狱孟德斯鸠说过:“有两种坏现象:一种是人民不遵守法律;另一种是法律本身使人民变坏;后一种祸害是无可救药的。” 这个国家的不少法律,就属于“使人民变坏”的恶法。

   美国的《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杂志网站上,最近有一篇文章,题目是《10条最糟糕的中国法律》,其中第一条就是《刑法》第一百零五条。这一条剥夺了《宪法》第35条关于公民有言论自由的规定,给政府压制异议、迫害异己提供了“法律保障”,导致许多异议分子被以煽动罪和颠覆罪起诉。

   且不论其它法律多么不良,怎样为专制主义张目、为特权阶级服务,也不论制度多么落后、特权多么猖獗、苛政多么猛于虎,就凭没言论自由而有文字狱这一点,这个国家就不是我的中国。

   春秋时期礼崩乐坏,孔子被人讥为丧家狗,但是孔子毕竟还可以自由地周游列国和自由讲学自由发言自由宣扬正学和真理。这一自由对于现代中国知识分子已属奢侈品,它已被“四项基本原则”和“煽动”、“颠覆”之类恶法以及各种统一思想、导向舆论的“清规戒律”剥夺了。

   中国的异议人士往往都被《国家安全法》第四条第一款“阴谋颠覆政府,分裂国家,推翻社会主义制度”或第三款“窃取、刺探、收买、非法提供国家秘密”而起诉。

   中国是网络警察最多、对互联网的审查超严密的国家。《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国务院292号令)规定,禁止网站发布含有九种内容的信息,如“扰乱社会秩序,破坏社会稳定的”信息云云,这类模糊的条款,为剥夺民众的言论自由大开了方便之门,任何异于当局、不利于特权利益的言论,都可以冠以“扰乱社会秩序,破坏社会稳定”之名的。

   在保障公民言论、出版自由方面,不仅与民主国家背道而驰,比起胡耀邦赵紫阳执政的时代亦大踏步倒退。防民之口甚于防贼。当局对任何有异于特权阶级、不利于特权利益的思想言论都充满恐惧极力防范,以致到了极其过敏的地步。

   象东海文章,传统媒体上固然寸步难行,在网络上也是五关六将;在网络上,不仅受到当局的堵截,而且受到某些自由派的封禁。几年来,众多基本不涉及政治的谈儒论道的文章,在新浪博客和凯迪、天涯乃至某些儒家论坛,也都莫名其妙的遭到大量删除。

   这个国家早已被绑架劫持、被全面侵略、被深度奴役、被鸠占鹊巢似的“马占儒巢”了。在这个国家,我是一个亡国奴,所有的儒者乃至所有的中国人都是亡国奴-----不,甚至比亡国奴还不如。回归前的香港澳门这些殖民地的民众所享有的各种基本权利保障,是号称“主人”的大陆人民望尘莫及的。

   三、中华亡于马列毛中华亡于何时?众说纷纭。或认为亡于秦汉。夏、商、周才是真正的中国,秦汉以来则是强盗、罪犯、蛮夷和恶人在统治,名为中国,实非中国;或以为,“崖山之后已无中国”,中国亡于宋末;或以为,明朝仍属正统,清朝则为异族,中国亡于明末。

   以上所说各有其理,但标准都定的太高。标准再这么高上去的话,不仅汉唐宋明都不算儒家文明,夏商末世出了夏桀商汤周的后期是春秋战国,也可以说很不“中华”的。

   东海以为,汉唐宋明无疑都属于中华正统,元清差一些,但尊儒,也算偏统。民国是君主时代和民主时代的过度时期,不尊儒,但也不完全背离儒家原则,勉强算偏统吧。唯毛共这个极端反儒家、反中华的政权,则连偏统都谈不上的。

   马列入主中国之前,中国曾亡于秦始皇,亡得尚不彻底,直到亡于马列,才是自古以来最为完全彻底的亡国。或者说,中国亡于元亡于清是亡国,亡于马克思主义则属于亡天下:文化尽亡,文明尽亡,仁义充塞,率兽食人。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马列之国,与共和无关,与中国人民无关,与中华更无关。真正的儒者、真正的中国人都应该以马列主义为耻。

   10月21日南方周末报道,有当年的红卫兵向在文革中被打的老师道歉。这是应该的,但我以为,当年的红卫兵更应该向儒家和孔子道歉。孔子是儒家大宗师,可以说是中华民族的文化之祖、文明之祖。如果说殴打老师是“欺师”,摧残儒家掘毁孔墓就是“灭祖”。

   其实,当年的红卫兵与他们所欺之师所灭之祖一样都是受害者,把一个个普普通通的青少年“害”成红卫兵的“东西”才是罪魁祸首,才更应该道歉。众所周知,把一个个普普通通的青少年“害”成红卫兵的“东西”,是毛共政权及其意识形态马列主义,而大革文化慧命的文革是一次空前惨烈的反儒反华行动。

   儒家是中华文化的主统和中华文明的核心,儒家与中华是一分为二、二合为一的,同体共生密不可分。反儒就是反华。古今反华分子,以秦始皇、洪秀全和毛氏为最,其中毛氏又是最中之最。毛氏以马克思加秦始皇自诩,推崇和赞美洪秀全的太平天国,可谓“同恶相吸”。

   四、根本之错、罪恶之魁法家、拜上帝教、马列主义三家“教义”皆属反道德、反文明、反社会、反人类的邪知邪见,又各有特色:拜上帝教粗陋不堪思想水平最低,法家富国强兵短期功效颇佳,“马家”体系则最为博大、理论最为“圆满”(颇能自圆其说)、理想最为远大、革命精神最为强烈,故最具有“科学性、”煽动性、迷惑性、欺骗性和危害性,让人不知不觉地上当受骗,从而向其输诚,作其帮手、为之奉献牺牲。

   马列主义对仇恨、斗争、革命、暴力、专政的推崇嗜好埋伏在《共产党宣言》等经典里,其对物质对利益的“尊重”(物质主义、利益主义)和对人性对生命的轻蔑,埋伏在唯物主义的骨子里。总之,马列主义反道德、反人道、反真理的反动性根深蒂固。

   或许,由于种种原因,在某些时阶段和时候----比如“在野”的时候,尚未成气候的时候,马列毛主义或有可能造就暂时的、局部的、表层的、相对的“好社会”,如当年的延安和现在的重庆,给人以某种希望。

   殊不知那是没有义理和制度根基的暂时性现象,完全靠不住的,却很容易让短视的普通民众乃至一般知识分子上当。不由得想起苏洵《六国论》中的话:“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那种貌似崇高、似是而非的共产主义理想和道德,甚至还会让一些豪杰人物迷惑倾倒而为之鼓呼为之奋斗。这是智慧和文化有所不足所致---比起一般人物来,豪杰肯定优秀得多,肯定具有相当的智慧文化水平,只是其水平还不足以让他拥有“择法之眼”。薄熙来在重庆的一系列举措令人耳目一新,但他重举马家主义毛氏思想,恐怕主要原因就在于未能洞察其根本性的错误、潜在性的邪恶。

   马克思主义作为一种学说当然并非一无是处,但由于基本原则、核心思想的错误及政治手段的暴力,一旦付诸于政治实践,以之为指导思想,迟早一定会毒性大发,发为党主专制----比君主专制恶劣万倍的政体。

   另复须知,马列斯毛的思想固然有所不同,但根本路径和内在逻辑一脉相承,遇到合适的土壤,马克思主义很容易“发展”成为列宁、斯大林、毛泽东之类主义。

   关于马克思主义的错误,东海已有《异端论》、《错在了根本,错放了地方》、《马克思的无知》、《马克思主义批判》、《马克思谬论》、《高举仁本大旗,回归中华正统》、《马家把人变成鬼,儒家把鬼变成人》、《假的比真的好,终究不是好东西》、《欢迎附庸孔孟,警惕假冒儒家---兼批判马克思主义》、《良知严重不明者---剥去马克思主义者的外衣》等等二十多篇文章予以揭露和批判,兹不详论。

   “马家”思想不仅理论上错误严重,其实践中的邪恶更是已为大半个世纪以来大半个地球无数血淋淋的事实所充分证明。君不见,各国的“马家”政权都是该国极坏、最坏的政权,都对自己人民犯下了大量骇人听闻的罪行,都是人类社会的毒瘤,无一例外,实乃“罄南山之竹,书罪未穷,决东海之波,流恶难尽”。

   尤其是毛共政权,对中华文化和中华民族的蹂躏、对人类的尊严和良知毁害的程度,是尊崇法家的秦家皇朝和拜上帝的太平天国、是古今中外任何专制政权、邪教组织以及各种恐怖主义极端主义法西斯主义都望尘莫及的。殷鉴不远啊。寻根溯源,马克思主义是最大的罪魁祸首。

   五、史无前例的怪胎毛共,堪称是本土有史以来最流氓、最冷酷、最凶恶残暴又巧言令色的一股反华势力,一个完全反道德、反常识、反文化、反文明、反人性、反人道、反人类的政治怪胎,其反动的程度,绝对空前,也当绝后。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