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从返本开新说起---初论儒家的宗教性]
东海一枭(余樟法)
·伊朗的政体
·差等和平等
·圣贤君子不敢那样解脱
·今日微言(反孔崇马,双重恶双重不幸)
·马帮教育的两大特色
·关于私有财产,儒马观点迥异
·王船山对杂家的严厉批判
·存在的就是合理的
·信步而行都在道上(组诗)
·检验真理的三大标准
·《论语点睛》:有功不居真厚德
·绝无反圣的君子,绝无批儒的儒家
·两个不明历史真相的伪问题
·净土就在我所在的地方(组诗)
·大圣人的德用和神通
·今日微言(改邪归正、弃马归儒是马党唯一的出路!)
·今日微言(尽人事而听天命,致良知以爱中华)
·中华赤子,民族忠臣
·陈寅恪的浅陋
·关于杂家
·《论语点睛》:祝鮀之佞和宋朝之美
·今日微言(第一等文字,绝对性真诚)
·今日微言(第一等文字,绝对性真诚)
·文天祥当然是中华民族英雄
·以盲导盲,何以觉人?--霍韬晦先生致韦政通先生书函点评
·今日微言(正议是爱国的最高形式)
·马门杂家张申府
·今日微言(若是王道政府,必将大开义战)
·一个儒家眼里的特朗普(微言集)
·鲁迅批判(微言集)
·《论语点睛》:走路就要走大路
·进化论的不足和对它的误解
·今日微言(顺儒者兴,尊儒者昌,反儒者亡)
·新十恶不赦
·今日微言(感谢特朗普总统为中国人民狠狠地出了一口恶气)
·预测:金朝灭亡为期不远
·今日微言(儒化是中国最好的出路,中共唯一的出路)
·今日微言(希望金氏改恶从善,深愿自己判断失误)
·大一统与通三统简析
·《论语点睛》之:罔之生也幸而免
·进化论的不足和对它的误解
·进化论、进步论与历史螺旋上升论
·请勿苟誉梁漱溟
·陶扬鸿上书请罢马列,尊孔孟(附东海荐语)
·儒学不是人文主义
·事师之原则
·儒家天本位就是仁本位
·该批就批,该赞就赞
·一元与多元
·马师非师
·今日微言(厉,害了我的国)
·萧瑶诗词选
·今日微言(天下第一大恶帮)
·逢君之恶、辟君之恶和逢君之善
·今日微言(反华祸汉三大机构,古往今来最劣一族)
·今日微言(拜魔最容易被魔鬼欺辱,帮凶最容易被凶手危害)
·正确对待美国
·树立正确的美国观
·《论语点睛》之:为学的三个层次
·“乐行忧违”释
·今日微言(邪恶之徒的三大共同点)
·莫元明:《药神》(东海附言)
·野蛮焉能胜文明
·今日微言(谁是中国的朋友,谁是人民的敌人)
·报告公安部,提醒党中央
·只有改旗易帜,才能救民救国
·今日微言(我方如石,一切恶人恶势力仿佛鸡蛋)
·仁心经
·今日微言(大变在即,即在眼前一两年)
·禁恶贵在絶源
·张务农先生一言四错
·今日微言(要将个人崇拜与圣贤崇拜、圣王崇拜区别开来)
·再驳张务农先生
·给萧三匝先生记两大过
·君子知几如有神
·关于《当江湖术士纷纷成为“乡贤”》微言七则
·关于君子和君子群(微言集)
·给旧雨新朋和儒学爱好者的一封公开信
·最好和唯一,不是一回事---儒家的一元化和多元化之一
·今日微言(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
·关于假疫苗(微言七则)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
·今日微言(不仅要一查到底,更应该一查到顶)
·今日微言(建议第一条:请为民众言论自由提供制度保障)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二)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三)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三)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四)
·穷理尽性无止境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批判
·今日微言(事无不可对人言,言无不可让人看)
·关于自由
·神道佛道天道人道
·关于汉唐宋元明清和民国的品质和性质
·两种极权两种暴政
·从假疫苗说起:手援和道援
·罔民之术何高明
·今日微言(不敢说,不敢说,非常不敢说)
·九条建议救吾民
·怎样对待坏人倡儒
·关于江西“殡葬改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返本开新说起---初论儒家的宗教性

从返本开新说起---初论儒家的宗教性

   一、返本开新儒家守经达权。经是大经大法,是对原则性的保守和坚持;权是权巧方便,是对灵活性变通性的许可。儒家仁宅义路,以仁义为基本原则和最高原则。义者宜也, 通权达变,合宜适宜,是义德最重要的涵义,也是儒家的根本性的道德规范。

   儒家是原则性和变通性、保守性和开放性兼具的学说,“大本确立”而充满活力。返本,既是回归仁义、中庸、诚信、经权、良知诸原则也。故返本可以开新:返内圣之本开外王之新,返心性之本开政治之新,返孔孟之本开时代之新,返道统之本开文明之新。

   返道德之本可以开制度之新。道德在政治上必然体现为政治的道德和道德的政治;制度上合乎时宜与时俱进,正是政治道德的必然要求。所谓“礼以义起”,所谓“礼,时为大”。内在的良知与外在的良制良法良政,相辅相成。

   董仲舒返本,开出了汉朝制度之新。汉朝的制度建设不仅当时无以伦比,其许多设置和框架一直为后世历代王朝所沿用,直到明朝及清朝中期,在世界范围内仍然颇为先进。清末康有为、谭嗣同返本,也差一点开出了宪政制度之新。

   返道统之本可以开文化学术之新。程朱阳明返本,开出了宋明理学之新(王阳明心学也可纳入理学范畴)。孔孟之学内圣外王无漏,形上形下全面,但在内圣和形上层面、即“性与天道”层面略而不详,宋明理学于此有所发展和细化:程朱的天理,侧重于天;阳明的良知,侧重于人。

   儒家的每一次开新,也就是一次自我更新。儒家开新、更新的目的,不是为了标新立异,而是“迫于”自爱爱人、自立立人、自达达人的道德需要,“迫于”格致诚正修齐治平的理想----道德理想与政治理想----追求。所以在开新的时候,如果有现成的、适合自己用的好东西,当然不妨采取拿来主义,拿来为我所用。

   康有为谭嗣同在建设儒家宪政的时候,就参考和汲取了西方的制度要素。同样,东海的大良知学即仁本主义体系,在外王学上,参照了自由主义的精华,在内圣学上,则吸收了佛道两家的精髓。

   越是返本,越能开新,只有返本才能更好地开新,只有返本所开出来的新,才是不偏不倚、大中至正的新。反过来,不能返本,焉能开新?一百多年来,我们不愿返本,甚至自毁孔孟、自绝根本,结果如何呢?在思想上,异端外道歪理邪说纷起;在政治上,不仅开不出民主自由的新路,反而误入了一条殃民祸国的邪路。

   二、这个东西返孔孟之本,就是返人之本性(性体)和天之本体(道体)。说到底,性体与道体,即良知与天理,指的都是“同一个东西”。就宇宙而言谓之“天道”、“天理”,就生命而言谓之“性”,就人身而言谓之良知。

   “这个东西”即是孔孟之道核心的核心。孔孟之道的正确度真理性之所以特别高,归根结底,就在于对“这个东西”理解特别深刻、信仰他们特别坚定、践行特别到位、证悟特别圆满。

   儒家的宗教性或宗教精神亦蕴藏于此。因为,“这个东西”不是逻辑思维和到目前为止的科学可以把握和证明的。它带有超逻辑、超科学以及超感官,超知识,超理性的特征,一句话:超意识境界。

   人类识心的一切,包括意识、理智、科学以及各种知识,都是它生生不息而发展演化出来的产物,对此母体的把握,有赖于“反求诸己”,有赖于“智的直觉”的帮助。儒家的宗教性主要体现在这个地方。

   注意,超不是反,超意识境界并不反知识理性逻辑科学,不违反科学常识科学精神。相反,理性、逻辑、知识、科学等都有助于对它的理解和认证,所谓下学上达是也。“智的直觉”也是建立在各种正知正见之基础上的。

   说“这个东西”是超意识境界,也属方便之言。因为本性本体是形而上,无境无界,非境非界,没有境界可言,语言文字表达出来的,终究有限。道及高处,超绝言诠,道及形而上,语言文字的局限性就大了。道可道非常道,此之谓也。东海有句诗:天无可问常常问,道本难言絮絮言,说的就是这方面的无奈。

   三、“零”的奥妙生命小宇宙,宇宙大生命。宇宙生命是一个巨大的系统,无边无际,无界无涯,其大无外。这个其大无外的系统的本体是“其小无内”的,也可以说,宇宙起源于其小无内的“零”。这个“零”,无形无迹无声无臭,是“真空”和“极虚”(故佛教证之为“空”,道家以之为“虚”)。万有的存在、一切的现象,都是从这个“零”中“生”出来的,都以这个“零”为依据。

   这个“零”,并非真的一无所有。相反,这个“零”是拥有宇宙万物的信息,孟子“万物皆备于我”要从这个意义上理解。它不是心不是物、不是天不是人、不是乾不是坤,却兼备着心物、天人、乾坤的信息,所以是心物一元、天人一元、乾坤一元、阴阳一元的。这个“零”,就是宇宙的起源,宇宙的本体。一阴一阳之谓道,这个道,就是道体,它非阴非阳,超乎阴阳,阴阳统合为一。

   从现象层面看,先有宇宙和物质,然后才有生命。地球上的生命是在地球历史的早期,在特殊的环境条件下,由非生命物质经历长期化学进化过程而产生的。这一过程是伴随着宇宙进化过程进行的。生命起源是一个自然历史时间,是整个宇宙演化的一部分。

   唯物主义据此认为,物质是第一性的。其实这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生命出现之前,宇宙本体(道体)之中本就蕴藏着生命的信息,本体“开”出宇宙万物之后,生命的信息就深入和普遍于宇宙万物。一旦条件成熟,生命信息就会显化为生命现象。

   任何现象,必有原因,唯物论是违背因果律的,唯心论也一样。儒家以心物一元论兼容唯心与唯物两“论”并纠其偏误。道体性体,非心非物、超越心物而又兼具心与物双重性质,或曰信息,那是一种特殊的“心”。佛教“万法唯识、三界唯心”的心,差堪仿佛。

   四、生命起源关于生命起源,有创世说(神创论)、新创世说、自然发生说(自生论)、生物发生说(生源论)、宇宙发生说(宇生论)、化学进化说(新自生论)等几种假说。迄今为止,其余假说或不科学,难以成立,或不能解释地球上及宇宙间最初的生命是怎样产生的,都失去了它们的生命力。现在,只有“化学进化说”为多数科学家接受。

   科学家们是这样描述生命起源的:在40亿年前的地球上,由无机分子合成的有机小分子,它聚集在热泉口,或者火山口附近的热水中,通过聚合反应,形成了生物的大分子,这些大分子进行自我复制,自我选择,进而通过分子的自我组织,并自我复制和变异,从而形成核酸和活性蛋白质,同时分隔结构同步产生,最后在基因的控制下的代谢反应,为基因的复制和蛋白质的合成提供能量,这样一个由生物膜包裹着的具有能自我复制的原始细胞,就在地球上产生了。

   有人打过这么一个比喻:这些无机物好像一个垃圾堆里面什么都有,塑料、塑料瓶子、铁,废弃金属、油,而生命,一个单细胞,就像一辆精美的奔驰车,在一阵台风过后,这些垃圾组装成了一个奔驰车。因此,从无机物到有机物,到有机化合物到有机生命体的演化,是多么地艰难并具有很多偶然性。  

   但偶然性中有必然在。要组装成奔驰车,不能没有塑料、塑料瓶子、铁,废弃金属、油等等“要素”。否则,无论如何、无论怎样的巧手高手也组装不出一个奔驰车来,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是也。

   或曰:“人是来自动物但精神的形成确实是进化论未必能解释的,现在国际也很流行突变一说。”

   确实,人类生命的形成,至少有六次大突变。生命起源的过程无论怎么样,有三个过程跑不了:一是从无机物到有机小分子, 二是有机小分子到有机大分子,三是这些生物的大分子演化到原始单细胞的生命。这三个过程,可以说是三次突变。从单细胞生命到复杂生命再到动物再到人,又是三大突变。

   但要知道,这些突变都是建立在渐变基础上的。生命的形成后于宇宙,精神的形成又迟于生命,都有个进化的过程,但是生命和精神在“现”而为“象”之前,它们的信息早已“潜在”着了,潜在于道体之中,潜在于万物之内。

   作个比喻那就很容易明白了。道体为种子,树干为宇宙,树枝为万物,花朵为肉体生命,芳香为精神现象,那么,种子虽不是树干树枝花朵芳香,但蕴含着、潜藏着树干花朵芳香树枝信息。

   对宇宙与生命起源有了这个基本的了解和认识,于儒家的很多问题就不难理解了。比如为什么尽心尽性就可以知天?为什么“万物皆备于我”?为什么“天地万物一体之仁”?万物一体、天人合一如何可能?为什么人之本心、生命本性即是宇宙本体?等等难题,无不迎刃而解。

   孔子寡言“性与天道”,但并非不说。因形上形下不二,谈人事就等于间接谈天命,谈人生、社会、政治、自然万物等形而下的,就等于在间接地谈形而上。其次,孔子晚年易,直接论及“性与天道”。其后孟子、子思,都直接论及这个问题。如孟子曰:“形色,天性也”、“万物皆备于我”,《中庸》曰:“诚,天之道也”。

   五、乾元道体儒家宗“性与天道”而教,宗良知天理而教,堪称一种特殊的宗教,称之为良知教、天理教、天道教、乾元教,都可以。天道,亦即《易经》的乾元。

   “彖曰: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云行雨施,品物流形。大明始终, 六位时成,时乘六龙以御天。乾道变化,各正性命,保合大和,乃利贞。首出庶物,万国咸宁。”(《易经-乾卦第一》)

   这段话就是对乾元的特征、功用的形象描述。“万物资始”,乾元是万物创始化生是为终极依据“原始资本”,所以,它是宇宙万物的统率。万物,包括一切时间空间、肉体精神等等一切现象的存在。

   “云行雨施,品物流形。” 乾元有阳刚、纯粹、中正、健动诸德,生生不息新新不已,云的运行,雨的施予,万物的品质形象的形成,都是乾元的作用。品物流形,乾元流动而赋予万物以品质和形象也。

   “大明终始,六位时成,时乘六龙以御天。”乾元道体光明无相,贯彻宇宙的开始和终结,统御宇宙万物,新新不已,随时成变。龙性强健,以喻乾道刚健。

   “乾道变化,各正性命,保合大和,乃利贞”,天地万物与人,都资取乾道以成性命。乾主导坤,坤顺承乾而与乾合德,是谓太和。熊十力先生说得好:

   “乾坤合一,即乾道常统坤而不息其健,坤道常承乾而与乾同功,此乃天则,不可违也。君子修之,则太和盛于内,而充盈乎大宇。小人背之,则天地闭、日月蚀。‘保合大和,乃利贞’,大哉圣言!万世之下,有感于斯者,犹旦暮遇之也。”(熊十力《乾坤衍》)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