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关于曲阜将被建教堂一事之我见---兼警告当局]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天茶舍』与老枭聊点儒学和自由主义
·向受过我伤害的“论敌”致歉
·装睡与真睡
·一头大羊飞起来
·《中国一号》(外二首)
·《第一颗苹果》
·东海草堂海外八大分堂恭迎各路英豪
·东海制联小萃(五)
·东海制联小萃(六)
·《守住自己》
·自题小像有寄(配东海照片)
·恭请高人反开示
·台湾出了个陈大师
·良知三论
·德不孤立,花不独开
·自题枭文《为释迦牟尼一哭!》(外一首)
·关于电邮病毒的启事
·戏答雪峰暨生命禅院诸君
·读雪峰《绑架东海一枭为经纬草》作
·《自恨无能》
·孔子的骄傲
·《向我靠拢》
·体用之辩,兼回东海(一枭附言)
·证道诗致生命禅院诸君
·宴客自醉失礼自警二绝
·雪峰难化终须化,华夏未兴毕竟兴
·证道诗六首简析
·《乐观中华》
·只有傻鸟见我才不跑(小诗五首)
·成佛容易转身难
·有人欠我一个道歉
·南怀瑾:色身转化的修行次序(一枭附言)
·真体内充,大用外腓----体用学发微
·写怀示某儒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真正的尊重
·良知二论
·抗议公安机关并警告有关儒家!
·长生不是梦想
·精卫:向大家推荐东海一枭的《良知三论》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到了告别的时候》
·被公安机关认定为非法信息的枭文(致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关于支持中华文化城建设的呼吁
·南怀瑾“神话”
·忍看民运自残多
·嘲小人儒
·雪峰君欢迎吗?
·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修正稿)
·中国向何处去?
·敢劝宗愚休扯蛋
·雪峰:《净化开始 先死一亿》
·论尊重生命----兼批上帝之道
·良知的级别
·读雪峰君《系列清扫东海之道告天下贤士书》戏占
·雪峰:亵渎上帝罪责难逃(一枭附言)
·《小草们》
·乾坤草谈体用(一枭附言)
·z雪峰:妄论生命: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二)
·犟嘴名家多软蛋,疗愚大侠尽村夫
·枭心有爱原无愧,上帝无人哪有灵
·上帝之道乎?邪魔之道乎?
·随风舞动:不曾遗忘的网事---东海一枭与画(一枭附言)
·敬礼雪峰
·雪峰真有病,草木岂无仁
·雪峰,有空一起喝喝酒、泡泡妞、玩玩麻将吧
·慈天元:答东海一枭兼论六道及净土(一枭附言)
·[转贴]为一个“汉奸”翻案----读老枭《还汪精卫真实面貌!》有感而转
·为台湾国民党及马英九贺
·七绝五首
·关于王阳明四句教----小驳南怀瑾
·不丹“政变”,内力何来?
·良知的力量(二)----答张三一言
·闻柳州领导集体低价买豪宅
·zkdm:一孔之见,望东海先生思(一枭附言)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彻悟本来无一物,随心所欲自千秋
·一页心网友评点《摩诃罚阇耶帝》(一枭附言)
·良知的力量(三)----再答张三一言
·四本:转帖老憨和作(和枭诗《摩诃罚阇耶帝》)
·示“正信传世间”网友
·天真自咏
·良知教与上帝教
·《再贺马英九
·和东海先生《天真自咏》
·《万物一体论》与新的生命观
·再和东海先生一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曲阜将被建教堂一事之我见---兼警告当局

   关于曲阜将被建教堂一事之我见---兼警告当局

   近传,有“东方圣城”之称的儒学圣地曲阜要起造一座基督教堂。闻此,一些儒友痛心疾首义愤填膺,认为这是对国家利益的严重侵犯、对中华文化的极端侮辱,是可忍孰不可忍,认为谁允许、批准这么做,就是卖国汉奸。

   东海对此也感到不快,不过“反应”并不强烈,理由如下。

   神本的基督教与唯物的“马克思”都属于异端外道,都理论错谬、实践荒谬,都不是“好东西”,然有所不同。基督教虽教义陋劣,造孽中世纪西方,毕竟已经被迫逐步文明化,也没有坑害过中国,更没有象“马克思”那样大革文化之命、儒家之命。

   “马家”则曾经大祸我国、大殃我民,制造过空前的浩劫,流弊和贻害正未有穷期。罪恶累累臭不可闻之后,似被执政党暗地里架空了,实则阴魂不散鸠占鹊巢,仍独尊于宪法之中和大中小学的课本里----这等于在儒家头顶拉屎拉尿,在中华腹心散发毒素,这才真是我们的奇耻大辱,真正是可忍孰不可忍!

   连这样的奇耻大辱都不发一声(有的儒者认贼作父、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那就更不足道了),对心腹之患置之不问,对中华沦陷漠不关心,却为曲阜多了一座教堂大惊小怪大呼小叫,岂非轻重不分本末倒置?而且容易引起外界误会,认为儒家怕硬欺软专捏软柿子。

   关键的关键是“让孔庙复活”(网友语),让儒家真理良知逐步传播开来树立起来,让儒家的文化主体地位逐步挺立起来。否则,即使事情闹大了,有关部门出面干涉,基督教放弃“入侵”曲阜或被成功驱逐,又怎么样呢?孔庙还不是照样沉沉地“死”着,儒家还不是照样仰“马家”的鼻息受“马家”的压制?

   如果中国的意识形态地位一直被“马家”这么僭踞着,如果中华文化的正知正见得不到弘扬,国民的智慧和道德得不到普遍开发、提升,没有基督教,也会有别的异端“入侵”的。当今歪理邪说纷起,比基督教邪门的多着呢。

   或说:耶路撒冷或梵蒂岡绝不可能允許建立一個孔廟、寺庙或道觀,我们的儒学圣地同样不允许建基督教堂。

   东海以为,儒学圣地多出一座教堂来,确实令人讨厌,但如阻止不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癣疥之疾,不足为患。儒家的文化和信仰的真理度、文明度、宽容度都不是耶路撒冷或梵蒂岡可以比的。(当然,允不允许在儒学圣地起造基督教堂,与儒家宽不宽容无关。)面对这样的“极端侮辱”,与其怒不可遏,不如反躬自省,发奋自强,弘儒传道,致我良知,同时发挥儒家之长,以我真知正见,对包括基督教在内的各种异端外道进行思想清理文化批判。这才是体现儒家尊严、反击异端“入侵”的最佳方法。玄野儒友说得好:

   “要想打赢和基督教的这一仗,不能靠对抗,不能靠民粹和爱国主义,必须发展理性和信仰。在世界诸大宗教中,只有儒教是最接近理性的。当代科学的发达是发扬理性的最大助力。如果能够在理性和信仰之间找到最真切的平衡点,这不单是中华文化复兴,儒教在中国超过基督教的功业,而是拯救全世界的大德。”

   只要接受过儒学或者佛道两家的熏陶、智慧得到一定开发,一般就不会相信基督教以及“马克思”了,因为它们在“道理”上都是站不住脚的。

   它们一个以神为本,一个以物为本,都不识乾元本体和良知本性,对人性的认识都局限于习性的一面乃至恶的一面,故也不能真正尊重人性的尊严----习性多恶,有何尊严可言?另外,它们在政治社会性的实践中也都是要出问题的----西方中世纪漫长的黑暗和现当代大半个地球空前的人祸,已经做出来最好的证明。兹不详论。

   最后,允许我提醒并警告当局:作为中国的政府及政党,却甘作早已被西方被俄罗斯抛弃了的马克思的信徒,信仰其邪说,坚持其立场,不论是真信假信真持假持,都是无道无德、可悲可忧的,都是对中国文化和中华民族的可耻背叛,无异于认贼作父。往者已矣来者可追,特此敦促当局回头是岸,及早回到仁本主义的正确立场上来----这是救民救国、道援天下的行动,也是最好的自我拯救、凤凰涅槃的方式。2010-12-17东海儒者余樟法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

(2010/12/1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