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儒者可以入党吗?]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真谛,台湾,上书,击蒙)
·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同性恋,持枪权,悲教育)
·胡适反儒有主见
·学易偶得:伟大的乾元啊
·文化、道德和制度
·】《中国必须再儒化——“大陆新儒家”新主张》
·今日微言(西瓜,儒理,真谛)
·今日微言(统一答复旧雨新朋)
·今日微言(历史眼,盐铁论,新礼制)
·今日微言(有史以来最坏的制度和文化)
·今日微言(误会总是难免的)
·今日微言(怎样学儒,怎样孝慈,怎样的无耻)
·为姜太公一辩
·今日微言(传播此提醒,就是在救人)
·慎言
·文化性腐败
·新书《中道的医学
·中华特色的医学:抓纲治病,身心双疗
·《论语点睛》:礼让为国
·辛庄杂记
·几个洋概念略析
·今日微言(中道医学和仁道英雄)
·男女有别论
·男女有别论
·今日微言(击蒙,答客,君子,历史眼)
·今日微言(信仰,概念,历史眼)
·今日微言(微调查,防民术,护法神)
·今日微言(启蒙,护法,本性,刘邦)
·中道论
·今日微言(本性,正命,福星,真谛)
·(日本,中国,世界,历史)
·(逢民之恶与逢君之恶一样可耻)
·主义的资格
·大秦帝国》批判
·不堪承受的爱
·今日微言(呼吁,中道,辟法,暴秦)
·今日微言(赶超西方的唯一法门)
·《论语点睛》:做好你自己
·今日微言(圣母情结和思想乡愿)
·改革原来是革命
·让蠢人生活幸福是聪明人的责任
·今日微言(仁是人和万物的尺度)
·驳“大仁不仁”
·今日微言(正君心和正民心)
·今日微言(美剧美国美人美味)
·今日微言(中道,王道,友道,后福)
·司马谈和班固对儒家的评价之比较
·儒家的超脱
·与黑恶保持距离
·今日微言(八华八夷,民主民粹)
·萨德微论
·丛林法则和因果铁律
·今日微言(曾公大开杀戒,实乃大仁大义)
·革命微论
·中美差距微论
·《论语点睛》:义利之辨
·事君小议
·为恶必苦,明心自乐
·今日微言(答客,劣根,建议,铁律)
·启蒙小议
·z从江湖“老枭”到《春秋》解人
·汉惠帝娶外甥女和同姓不婚
·今日微言(两原则,王天下,王宝强)
·纠正“莫洛夫”
·今日微言(无耻是最大的国耻)
·哈耶克支持我,我支持哈耶克
·贾谊微论(君主也要妥协呀,鬼神之义大矣哉)
·毛粉王宝强微论
·逢民之恶微论
·历史的因果(微论)
·辟毛微论(请习王明察)
·强烈抗议
·强烈抗议
·意识形态安全微论
·今日微言(反儒实力还很猖獗)
·煌煌大义为君陈---《论语大义浅说》荐读
·z中霖:中国出版的黄金时代正在到来
·学历和学力微论
·百年误会至今深(马学微论)
·读经断想
·假如你有十个亿
·读经断想(二)
·人生断想
·让儒家言论先自由起来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最需要启蒙的是启蒙派(微集)
·读经断想(三)兼驳《人民日报》
·《论语点睛》之:贤不贤都是我师
·女子毙子女和读经反读经(微论)
·辟毛微言小集
·儒道微论
·抹黑习近平和流行软抵抗(微集)
·三纲论
·呼吁:将反儒分子驱离教师队伍
·从杨改兰讲起(微论)
·不是孟子真迂远,而是诸侯近视眼
·孔府微论
·荀子性恶论批判
·不可逢民之恶,不可徇民之私
·Zt推荐课程:《儒家真精神》十五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儒者可以入党吗?

   儒者可以入党吗?或问:儒者可以入党吗?

   答曰:儒者可以入(必要的时候还可以“组”)某些文明政党,但不可以入“马家”的党。

   “马家”的经典精神、基本理论和“信仰”都与儒家格格不入,其错误是根本性的,其造成的后果又是灾难性的,而今“马家”的党更是已经沦为赤裸裸的利益集团,为正义之士和正派人士所不齿。而今,只有拜金主义、拜权主义、利益主义者及野心家才会入这样的党。儒者入之,比加盟任何邪教组织都要“问题严重,性质恶劣”。

   孔子说,道不同不相为谋。而今入党,无异于与“恶性异端”同谋,无异于堕落-----曾有儒友严正指出:“马家”的党前三十年是邪恶,后三十年是堕落。

   孟子说:“杨墨之道不息,孔子之道不著,是邪说诬民,充塞仁义也。仁义充塞,则率兽食人,人将相食。吾为此惧,闲先圣之道,距杨墨,放淫辞,邪说者不得作。作于其心,害于其事;作于其事, 害于其政,圣人复起,不易吾言矣。昔者禹抑洪水而天下平,周公兼夷狄、驱猛兽而百姓宁,孔于成《春秋》而乱臣贼子惧。《诗》云:戎狄是膺,荆舒是惩,则莫我敢承。无父无君,是周公所膺也。我亦欲正人心,息邪说 ,距诐行,放淫辞,以承三圣者。岂好辩哉?予不得已也! 能言距杨墨者,圣人之徒也。”

   “马家”之道比杨墨之道更邪,更“作于其心,害于其事;作于其事,害于其政”,圣人之徒更应该是“能言距马家”者。

   目前是党天下时期,或许某些儒者由于种种原因不能公开距“马家”、批判“马家”,不能公开与“马家”决裂,可以理解,但至少应该守住一条底线:不入党。(至于一般工作当然没有问题。象伯夷叔齐不食周粟那样“不食党粟”不现实----严格地讲,那不是党粟,是人民的税。)

   另外,由于思想水平或者其他原因过去不小心入了党,那是历史问题。皈儒之后,划清界限退出来固然值得称赞,姑且委屈自己留在其内,寻找各种机会致力于弘儒和改良工作,亦未尝不可。

   或质疑:入不入党,形式而已,何必那么重视?弘扬儒学和改良政治都需要机会和一定实权。在当今中国,不入党就没有机会参与政治更没有机会掌握实权。儒家有经有权,拘于形式而荒于实事,拘于小节而荒于大事,岂非知经而不达权?

   答曰:孟子肯定不赞成这种做法,会斥之以枉尺直寻。其弟子陈代劝他主动设法谒见诸侯,以便寻找机会凭借诸侯的力量推行政治理想。孟子认为那是枉尺直寻,不可为也。是否可以从权,要看什么形式。入党这种形式,涉及生命信仰,属于原则问题,一般是不可以从权的。

   不过,东海以为,现在中国是“马家”的天下,形势特别严峻,情况特别“特殊”,个别儒者如果机遇特别,又确实怀抱着“从内部去攻破马家”的雄心远志,未尝不可在入党问题上姑且“枉尺”。已经成名的儒者则不宜这么做,以免抹黑儒家和误导世人。2010-12-11东海儒者余樟法

(2010/12/1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