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儒者可以入党吗?]
东海一枭(余樟法)
·荆楚:儒学之虚伪(东海附言)
·示警共产党,致敬刘晓波
·“关于人民英雄”等(东海随笔二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大流氓不爱耍流氓”等(东海随笔九则)
·负面的老师
·天常生病笔常痒,国不升平心不平
·唯真理是图: 建议东海脱掉儒学外衣(东海附言)
·“大流氓不爱耍流氓”等(东海随笔九则)
·英雄笔,汉王笔
·东海老人:名人张船山
·沙叶新“四项基本原则”的儒学依据(外二篇)
·东海老人:名人张船山
·举仁义之旗,非重礼不可
·“感谢温家宝,瞩目山东省”等(东海随笔五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可怕的假洋鬼子!
·岐视假洋鬼子是我的权利
·东海老人:活着有什麽意义?
·中共拥儒我拥共
·《良知永不灭》
·所知障患者
·怜悯假洋鬼子,剔除伪民运!
·你是流氓谁怕你
·“中共拥儒我拥共”等(东海随笔八则)
·关于乌市惨案的两点意见
·祝贺我吧,或者咬我!
·国不可作信仰,民不可无诚信--与于丹教授商榷
·“以寂寂无名为耻”等(东海随笔十一则)
·《大良知学》征订启事
·原道文丛第二辑将出预贺
·东海预言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等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等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
·东海是一种待卖品
·东海老人:要习惯我才是爷
·巧言令色足恭,耻乎荣乎?
·新三纲
·《当你…》
·黎文生:广传仁音,同致大良知(东海附言)
·黎文生:广传仁音,同致大良知(东海附言)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兼论少数民族政策》
·赠人二联,欢迎批改
·小乔,何必给东海留面子?
·“我们的圣经”
·“我们的圣经”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东海随笔八则)
·为许君志永及公盟而作
·陶澍慧眼识宗棠
·有知识的愚民
·《羞辱东海的最好办法》等
·《勉断章师爷网友》
·东海老人儒联小集
·儒家本重权,孔孟曾跑官
·“四不”不宜原则化-------与王丹商榷
·博导从来惯胡解
·《关于日食----葛剑雄话说大了》
·东海老人:被迫“沉迷在网络上”!(外一篇)
·反对利他主义,弘扬利他精神
·关于阳光法
·关于回答问题,重申四点声明
·《道理面前人人平等》
·《不论有无知识,无非破铜烂铁》
·《东海的文化程度》
·屠夫:一块锈铁!
·教诲高层:尊儒应该怎么尊?(外三篇)
·《不是笑话》
·四种人:欢迎对号入座!
·你不仁,我不能不义
·《东海老人:易中天一剑封喉》
·阳光法和商鞅变法
·《想起“汉奸”张志忠》
·《想起“汉奸”张志忠》
·《政府便宜不妨沾》
·《东海老人:警告》
·关于真理,小启格丘山先生一蒙
·《我庆幸,我怀才不遇!》
·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老人:答网友(五则)
·《关于“东海一枭这个人”》
·《东海老人:为“美人”的感觉喝彩》
·《儒虽少数,兴华必儒》
·《无知的拥儒者》
·《无知的拥儒者》
·《复仇之神》
·《傻牛》
·《伪文明人士》
·政治家必读之二:杀人手段救人心!
·儒家要争新地位,政治亟须大变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儒者可以入党吗?

   儒者可以入党吗?或问:儒者可以入党吗?

   答曰:儒者可以入(必要的时候还可以“组”)某些文明政党,但不可以入“马家”的党。

   “马家”的经典精神、基本理论和“信仰”都与儒家格格不入,其错误是根本性的,其造成的后果又是灾难性的,而今“马家”的党更是已经沦为赤裸裸的利益集团,为正义之士和正派人士所不齿。而今,只有拜金主义、拜权主义、利益主义者及野心家才会入这样的党。儒者入之,比加盟任何邪教组织都要“问题严重,性质恶劣”。

   孔子说,道不同不相为谋。而今入党,无异于与“恶性异端”同谋,无异于堕落-----曾有儒友严正指出:“马家”的党前三十年是邪恶,后三十年是堕落。

   孟子说:“杨墨之道不息,孔子之道不著,是邪说诬民,充塞仁义也。仁义充塞,则率兽食人,人将相食。吾为此惧,闲先圣之道,距杨墨,放淫辞,邪说者不得作。作于其心,害于其事;作于其事, 害于其政,圣人复起,不易吾言矣。昔者禹抑洪水而天下平,周公兼夷狄、驱猛兽而百姓宁,孔于成《春秋》而乱臣贼子惧。《诗》云:戎狄是膺,荆舒是惩,则莫我敢承。无父无君,是周公所膺也。我亦欲正人心,息邪说 ,距诐行,放淫辞,以承三圣者。岂好辩哉?予不得已也! 能言距杨墨者,圣人之徒也。”

   “马家”之道比杨墨之道更邪,更“作于其心,害于其事;作于其事,害于其政”,圣人之徒更应该是“能言距马家”者。

   目前是党天下时期,或许某些儒者由于种种原因不能公开距“马家”、批判“马家”,不能公开与“马家”决裂,可以理解,但至少应该守住一条底线:不入党。(至于一般工作当然没有问题。象伯夷叔齐不食周粟那样“不食党粟”不现实----严格地讲,那不是党粟,是人民的税。)

   另外,由于思想水平或者其他原因过去不小心入了党,那是历史问题。皈儒之后,划清界限退出来固然值得称赞,姑且委屈自己留在其内,寻找各种机会致力于弘儒和改良工作,亦未尝不可。

   或质疑:入不入党,形式而已,何必那么重视?弘扬儒学和改良政治都需要机会和一定实权。在当今中国,不入党就没有机会参与政治更没有机会掌握实权。儒家有经有权,拘于形式而荒于实事,拘于小节而荒于大事,岂非知经而不达权?

   答曰:孟子肯定不赞成这种做法,会斥之以枉尺直寻。其弟子陈代劝他主动设法谒见诸侯,以便寻找机会凭借诸侯的力量推行政治理想。孟子认为那是枉尺直寻,不可为也。是否可以从权,要看什么形式。入党这种形式,涉及生命信仰,属于原则问题,一般是不可以从权的。

   不过,东海以为,现在中国是“马家”的天下,形势特别严峻,情况特别“特殊”,个别儒者如果机遇特别,又确实怀抱着“从内部去攻破马家”的雄心远志,未尝不可在入党问题上姑且“枉尺”。已经成名的儒者则不宜这么做,以免抹黑儒家和误导世人。2010-12-11东海儒者余樟法

(2010/12/1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