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鮑彤: 人權為目標,和平為道路]
陈泱潮文集
·对毫无道德底线的徐水良紧密搭档三妹的批判1
·警报:警惕毫无道德底线的徐水良搭档的恐怖主义板斧!
·坚决反对战略特务驱民送死的“暴力论”
·警告政治流氓特务打手徐水良的唱和者!
●2010-9月再批争名夺利嫉妒狂徐水良
·嫉妒狂徐水良是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的祸害
·质问争名夺利狂徐无耻:《特权论》恢复原名是“骗子漫天骗人”吗?
·向争名夺利狂徐无耻水良要证据
·你徐水良又暴露出你嫉妒狂真骗子的丑恶嘴脸!
·关于米奇尼克问题的一点感想
·转贴独评网友近日几则戏评争名夺利嫉妒狂徐无耻恶棍帖
·徐水良利用严家棋夫妇的名义欺世盗名行骗的铁证
·陈泱潮就徐水良问题与严家祺先生通话纪录
·陈泱潮是所罗门转世和弥勒下生的部分确凿证据
·争名夺利狂徐水良在共舞台大耍泼皮又逃之夭夭的丑恶表演
·质问徐不良:这些有关陈尔晋的文论是不是出于79民运志士之手?
·刘刚“有谁没被徐水良骂过?”
●对极端邪恶的争名夺利嫉妒狂泼皮徐水良的盖棺论定
·评乱世宵小徐水良的投机和剽窃“理论”
·再次恳请徐水良先生正面回答我所提出的五个问题
·徐水良是真正的叛徒特务线人打手的铁证
·真正“最没有道德底线”的贼喊捉贼
·嫉妒狂徐水良是一个十足的伪民运分子!
·ZT曾节明先生对徐水良邪恶行径的质问
·丑奴儿:徐水良大耍流氓无赖泼皮手段太邪恶
·战略特务徐水良不打自招疯狂的自我暴露
·徐水良人格缺陷是建设民主社会的破坏力量
·伪革命派乱世宵小抓“特务”恶棍徐水良的死穴
·谁对中国民主革命的破坏作用超过任何网特?
·ZT徐水良,真想不到你这么厚颜无耻!/王希哲
·对冒牌革命家“军队国有化”胡诌的驳斥
●徐水良疯狂诋毁和攻击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原因
·徐水良为什么要如此疯狂攻击刘晓波获奖?
·徐水良疯狂打击破坏分裂民运队伍,不只是中国人劣根性问题
·对徐水良否定获得国保9.8万$安家费的几点质疑
·徐水良的所谓“丹麦、缅甸果敢朋友”是地地道道的中共抵挡特务线人
●就刘晓波与诺奖事答网友问
·2.关于发起致信诺奖评委会反对刘晓波的幕后黑影和目的
·3.关于中共是否要故意把刘晓波推上诺贝尔和平奖领奖台的问题
·4.关于刘晓波本人缺点错误问题
●喊着“民主”口号实际在干疯狂践踏民主原则的反动行为
·曾节明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今天,我被“反共邮组”除名了
·曾节明:强烈抗议对陈泱潮先生的除名行为!
·曾節明論斷戰略特務徐水良最近罪惡表演
●徐水良一伙对陈泱潮再度发出恐怖主义死亡威胁
·ZT诛杀令:当迅速秘密处决陈殃潮等中共逆贼!
·徐水良一伙已经赤裸裸开始搞恐怖主义活动了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关于陈泱潮等再次遭到共特兰剑(007)暗杀威胁的声明之一
·徐水良与诱捕清水君凶手密切配合进行赤裸裸恐怖主义活动的铁证
·徐水良欲盖弥彰
●针对我的恐怖活动部分罪证
·就我人身安全受到威胁给丹麦政府警察部门的报告
·陈泱潮就人身安全问题第3次交丹麦警察局的报告
·草根……盟友所谓“茶马古道”针对我的恐怖活动部分罪证
·哈哈!包管令您捧腹——看良心人士如此安慰陈泱潮(4图)
●陈泱潮不得不反击叛徒徐水良的原因
·论陈泱潮和徐水良激烈论争的性质
·“我们与无敌派属于敌对阵营”本质上是反对民主革命的论点
·这的确是末世现象,的确是末世已临的证明
●疯狂诋毁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
凸现和坐实了徐水良的伪民运真叛徒战略特务真相
·王希哲“专题:徐水良先生确是有疑问的”
·奉劝那些妖魔化刘晓波的御用文人
·ZT准圣徒-劝告徐水娘
·ZT中共战略特务徐水良,工作已经泡沫,你应该收场了
·郭国汀论【特务】
·战略特务徐水良疯狂诋毁刘晓波获奖的谣言可以休矣
·ZT《向良心说谎的民族》----刘晓波作品介绍
·弥勒如是说。信不信由你
·ZT昂山素姬,人类最后的尊严(2图)
●当代庞涓嫉妒狂叛徒徐水良大耍政治流氓手段反复造谣损友铁证如山
·就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反复造谣和挑拨离间事致社民党邮组
·感谢社民党邮组证明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在反复无耻造谣
·中国社会民主党主席刘国凯先生证明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在反复造谣欺世惑众
·中国社会民主党秘书长刘因全先生证明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在反复造谣欺世惑众
·中国社会民主党联络部部长曾大军先生证明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在反复造谣欺世惑众
·社会民主党邮组创建人沉舟先生证明“我没听说过您老‘被社民党邮组除名’”
·给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一记响亮的耳光
·与网友谈当前中国民运是缺乏理论还是缺乏政治道德?
·与网友再谈当前中国民运是缺乏理论还是缺乏政治道德?
·质问政治流氓徐骗子:陈泱潮骗了谁的钱?骗了哪个女?
·“中共线人布局和政治流氓”如何对社民党进行捣乱
·五毛党造谣帖只能证明你徐水良就是最邪恶的五毛造谣党
·评徐水良反复张贴《揭穿陈尔晋真面目》的邪恶和肮脏
·从“反对特权”的由来看政治流氓徐水良欺骗天下的卑鄙骗术
·叛徒政治流氓徐水良为何如此疯狂忌恨和迫害陈泱潮?
·请看政治流氓徐水良的极端下流与邪恶!
·中国民主革命还必须是一场政治道德大革命!
·陳泱潮和徐水良先生的兩點比較(3圖)
●叛徒战略特务徐水良的“丹麦朋友”真相
·一评【平头牌民运梅毒】
·二评【平头牌民运梅毒】
·三评【平头牌民运梅毒】——小平头炮制“抓特务”闹戏的目的何在?
·四评【平头牌民运醋坛歪风】
·五评“小平头为中共看家护院、孤立民运的毒招”
·六评【小平头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邪恶手段和事实】
·七评【小平头炮制"抓特务"闹戏目的的自我暴露】
·八评【小平头卑鄙的小人行径,歹毒的蛇蝎心肠】
·来信照发:小平头!你是一个无耻的国安特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鮑彤: 人權為目標,和平為道路

——為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和《劉曉波文集》而作‏


   
    明年是辛亥革命一百週年。革命的目的是結束帝制建立共和。革命的結果,先後產生了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兩者的合法性都來自「共和」,因為只有共和,才是中國人普遍接受的國家體制。
   
    早期的老革命,曾經誤入暴力的歧途。暴力革命被毛澤東在中共六屆六中全會上擡到了絕對真理的高度:「革命的中心任務和最高形式是武裝奪取政權,是戰爭解決問 題。這個馬克思列寧主義的原則是普遍地對的,不論在中國在外國,一概都是對的。」這個最高指示改變了中國的命運,可惜不是真理。

   
    憤怒的群衆往往不由自主地拿起槍桿子。 「逼上梁山」是值得同情的,甚至能夠譜出可歌可泣的史詩。但槍桿子只能發洩憤怒的火焰,無助於解決社會問題。所謂「一怒而安天下」,是沒有佐證的無稽之 談。陳勝,吳廣,赤眉,黃巾,五斗米道,白蓮教,太平天國,義和團,名目繁多的門、幫、會、黨,其中包括做成了皇帝的朱元璋,沒有做成皇帝的李自成和袁世 凱、搞暗殺的汪精衛,打土豪的毛澤東,兩千年浴血混戰,我殺你,你殺我,多數為寇,少數為王,到底證明了什麼真理?證明槍桿子雖然出得了政權,出得了真命 天子,出得了大大小小的獨裁者,偏偏出不了共和制度,保障不了老百姓的民權,從而不可能按照老百姓自己的意志——按照各種不同利益集團之間的相互協商、爭 論、讓步、妥協和合作,——來解決民生發展和民族和睦的問題。
   
    作爲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臣民,我作證:同1949年「解放」以前相比,我們現在離共和制度,不是更接近了,而是更遙遠了。那時的國民黨的統治,沒有 橫掃一切,既不深入,更不嚴密。現在共產黨的統治,幾乎到了無所不包,無所不能的程度:選舉是等額的,行政、立法、司法是必須絕對服從共產黨統一領導的。 全國各種官辦團體,都是黨管轄人民群衆的機構。一切媒體必須統一於主旋律。憲法用白紙黑字承諾了思想、信仰、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 但在實際生活中,處處存在着思想犯、言論犯和政治犯,幾乎使一切酷愛自由呼吸和獨立思考的公民為之窒息。不管是科學家、藝術家、作家、律師、實業家、政治 家、軍人,還是老百姓,一旦被黨劃為「敵對分子」或者「嫌疑分子」,他們的全部活動就勢必受到黨和政府的監控。
   
    正是在這種全方位的監控之下, 劉曉波先生和我 相識了。劉氏伉儷曾兩度光臨寒舍,都被 「依法治國」的警方攔截在門外。第一次大概在十年前;第二次是2007年秋天。當局禁止公民們來我家作客,我們只能進茶館,這就好了,開明的警方逗留在近 處或遠處實施監控。此後一年多,喝茶成了我們的慣例,每月一兩次。2008年劉曉波被「依法」抓走,無法親自喝茶,只好由劉霞代他喝。今年10月8日,劉 曉波得了諾貝爾和平獎,我和劉霞就被「依法」禁止喝茶——我們又一次被善於「提高執政藝術」的政府,依據從來不向民眾公佈的「規定」,剝奪了人身自由。但 我實在很不情願嘮叨這些瑣屑,因爲同餓死三千萬到四千萬公民的歷史紀錄相比,中華人民共和國現在畢竟處在自己的人權最好時期,儘管她至今仍然沒有民選政 府,沒有共和制度。
   
    歷史和現實,教訓了08憲章的思想者:以暴易暴是屢見不鮮的,用暴力建立現代文明則難如登天。要使基本人權在中國落地生根,只能靠理性,靠和平,捨此無可由 之道。我們之所以不敢附和「槍桿子面裏出政權」這個被毛澤東冊封的普遍真理,所以甘願以「和平、合法、非暴力」來約束自己,道理很簡單:用不文明的手段, 不可能達到文明的目的。
   
    劉曉波先生起草08憲章,基礎是博愛;目標是伸張人權;道路是和平抗爭。以人權為目標,以和平為道路——這就是08憲章的宗旨。我們認爲,這是中國進入現代 文明社會的必經之路。感謝諾貝爾委員會。把今年的和平獎授予劉曉波先生,是對人權,對和平,對佔人類五分之一的中國的最遙遠但又最溫暖的祝福。
   
    我們的信念和某些人的信念確實有一些不同。有人口頭上可以反對一切特權,實際上無時無刻不在維護「由特殊材料製成的」人的特權。我們主張,既在口頭上,也在 實際上,取消一切人的特權,也就是立即無條件兌現憲法第三十三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我們維護全體中國人的基本人權:窮人的和富 人的,漢族的和非漢族的,民眾的和官員的,原告、被告和律師的基本人權。社會不是由單細胞組成的,客觀上存在着不同的群體。無論「特殊材料製成」的強者, 還是非特殊材料製成的弱者,人人都應該有基本人權。毛澤東定下了六條標準,鄧小平確立了四個堅持,他們的繼承者又宣佈了三個代表,由這些六、四、三構成的 意識形態,也許是真理,也許不是,因此必然有贊成、不贊成和反對的,因此在正常的社會生活中永遠存在着各種派別。大家都是人,就都應該有基本人權。 ——沒有城市戶口的居民應該有基本人權。被欺淩的弱勢群體應該有基本人權。失去土地的農民和失去住宅的居民應該有基本人權。冤假錯案的受害者應該有基本 人權。被警察法外執行的「勞改犯」應該有基本人權。「涉黃涉黑」的對象應該有基本人權。正在被黨進行「雙規」的嫌疑犯應該有基本人權。刑事犯也應該有基本 人權,他們不應該坐黑牢,被虐待,受株連。即使是「四人幫」,同樣應該有權開口,他們有權拿出毛澤東的公開的或者秘密的最高指示來洗刷責任,法官和檢察官 無權以維護光輝形象為理由,禁止任何人為自己辯護。
   
    有人因此說我們在顛覆中華人民共和國。共和國不是別的,共和國是人權高於一切的國家。憲法第二條說,「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力屬於人民。」這也正是08憲 章的宗旨。08憲章的提出,是爲了通過保衛民權來保衛我們的共和國,不願意也不可能顛覆她!這就是真相。正是根據這一真相,在中國,公民劉曉波被「依法」 判決為罪犯;根據同一真相,國際社會授予他以應得的尊崇。
   
    顛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確實是有過的。至少有兩位名揚天下的顛覆者。第一個是以「無法無天」而自傲的毛澤東。他規定的制度是「大權獨攬」,「黨領導一 切」。在憲法規定「屬於人民」的「一切權力」之中,領導一切的權力已經被黨拿走了,剩下來能夠被人民享有的,只有服從,除了服從,一無所有。另一個是發動 和主持天安門鎮壓的鄧小平。他實行的制度是,毛在,毛說了算,我(鄧小平)在,「我說了算」,將來,由我的接班人說了算。人民說話算什麼?什麼也不算。一 個人說了算,十幾億公民說了不算,這就是中國的模式,中國的制度。如果這也算共和,肯定不是普世共識的共和,而是中國特色的「共和」。任何神志健全的人, 都不可能把文化大革命和天安門屠殺視為「共和」的產物。由此足以証實,中華人民共和國早已被毛澤東和鄧小平顛覆掉了,任何人不可能再顛覆她了。劉曉波之所 以被「依法」判為「罪犯」,無非是努力挽救這個實質內涵已經被顛覆殆盡的共和國,如此而已。
   
    有人因此把我們挽救共和國說成是「顛覆中國共產黨」。但是中共黨章總綱規定,「黨必須在憲法和法律的範圍內活動。」這是什麽?這是對黨權的限制。為了確保共 和,爲了實施憲法,也爲了避免共產黨的腐化和墮落,必須限制黨權——這本來是共產黨用以自律的目標。要求共產黨老老實實規規矩矩實行黨章,怎麼成了「顛 覆」?用這種語言指責08憲章的人,肯定是一些既不懂共和也不懂《黨章》的小孩子。對這種人,應該理解,應該憐憫,不值得當真。
   
    人權為目標,和平為道路,這就決定了我們没有把,也不可能把任何人視爲敵人。我們眼中沒有敵人,心中沒有敵人。憲法不允許分裂人民,不允許對任何人進行「殘 酷鬥爭,無情打擊」。我們認定自己無權踐踏任何人的基本人權,連提出「誰是我們的敵人」這種問題都是不可思議的,當然更沒有權力去「區分敵我」。
   
    劉曉波被定性為國家的敵人後,在法庭上宣告:「我沒有敵人。」這是一個宣言,是博愛的宣言,是要求摒棄繼毛、鄧以後沿用的用「區分敵我」分裂國家和統治國家的舊思維的宣言;是要求把「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取而代之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宣言。
   
    劉曉波所代表的,不是仇恨,而是博愛,是善意和期待,是在和平道路上實現基本人權的真誠殷切的希望。《劉曉波文集》是一顆理性的種子,和平的種子。儘管處在敵意的烏雲的籠罩下,我仍然堅信,苦難深重的中國人,全體中國人,遲早會綻出人權與和平的微笑。
   
    惟有人人普遍享有基本人權的國家,才能夠擔當維護普世和平的重任。
   
    ——原载《争鸣》杂志2010年12月号
   
   ——————————————
   
   《劉曉波文集》由新世纪出版社2010月12月上旬已在香港出版
   http://www.newcenturymc.com/Liu%20Xiaobo%20Essays.html
(2010/12/0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