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也许,没有也许的西藏]
陈维健文集
·诗人力虹村长钱云会彪炳青史的英雄豪杰
·钱云会家乡话说辛亥革命同盟会四义士
·突尼斯“茉莉花革命”启示录
·专制政权与美结盟逃脱不了被推翻的命运----评埃及革命
·人民力量大如天----欢庆埃及人民赶走独裁者
·人民力量大如天----欢庆埃及人民赶走独裁者
·收买军队不如“收买民众”
·日本大地震引发中国人的人心大地震
·法国出兵利比亚向专制独裁军队开火出师有名
· Arcadia孔雀与人相居的城市
·日本核泄漏敲响了人类文明的警钟
·达赖喇嘛还政于民弘不世之功开万世之太平
·格旦江措“三、一四”拉萨事件的幸存者
·艺术家艾未未被抓中共维稳再造毛时代的红色恐怖
·“特立独行”是专制社会知识份子难能的珍贵品质
·中国民主党人朱虞夫当代的普罗米修
·Meroy玛希美国一个流动摊贩平淡崇高的心境
·赵岩、刘路为自己维权也为联合国维权
·是谁为宾-拉登建造了藏身堡垒?
·小贩生存权神圣不可侵犯 夏俊峰正当自卫城管天杀
·中共造三峡大坝罪在当代祸在千秋
·中共利益集团迫使蒙古民族意识的苏醒与反抗
·假若没有“六四”枪杀大家的日子可以过得轻轻松松
·中越是否还有一战?
·“在民主的时代我们一起光荣退休”
·中共捉放艾未未成就了中国的良心品牌
·中共捉放艾未未成就了中国的良心品牌
·中共九十周年“红歌”唱进中南海
·我们与达赖喇嘛同在
·中国式的人肉炸弹
·从邓文迪“武打”看中国女人
·车毁人亡的“和谐号”列车
· 城管打死残疾老人“和谐”社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追尾”中共利益集团与社会舆论成水火之势
·把专制独裁者关进笼子里
·三万二千亿美元外汇储备被政府“和谐”
·七月的人民说“傻逼”信了!
·为西藏自由而燃烧的绛红色名单
·何不象尊重利比亚人民一样尊重中国人民的选择
·人民的伪装
·“迎来送往”的浙江民主党人
·我们对非洲的人权有过多少关心
·新西兰式的“世界杯”狂欢
·新西兰式的“世界杯”狂欢
·艾未未、江天勇异见者沉默后的沉重证词
·民进党主席蔡英文访美逃避欢迎
·奥巴马“联大”谈民主浪潮漏掉了13 亿人
·如果中国有大选的话骆家辉参选会成为第一届总统
·中国还要发生多少起“追 尾”事故
· 辛亥革命一百年革命尚未成功
·与“环球时报”对谈陈光诚事件
·与“环球时报”谈艾未未得奖
·与“环球时报”谈美国游客救人与小悦悦被轧事件
·“不要向我开枪”的教训是“不要向人民开枪
·中共黑社会式的统治是最大的恐怖主义
·郎教授说中国制造业完了让我们一起哭泣
·狼终于来了!中国楼市全面崩盘
·当艾未未的债主一场了不得的公民抗争运动
·唱不完的歌“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
·燃烧的西藏燃烧的自由
·希拉莉、昂山素姬两个女人的拥抱对中国民主的启示
·“还人权、反独裁”天顶雷公天下海陆丰
·金正日之死、中共哀伤、人民欢庆
·乌坎村代表了中国民主运动的方向
·Last shopping最后一次购物
·2012文章
·曙光在前头
·只有民主才能告别革命
·只有民主才能告别革命
·台湾大选吓煞共产党羡煞老百姓
· 台湾大选中共赔了夫人又折兵
· “活埋”中共图穷匕首见
·“不合作”走出西藏的困境
·乌坎的选举朱虞夫的诗----中国是时候了
·王立军拉响了中共爆炸的引信
·一首即兴诗 七年有期刑
·习近平访美老调老规矩
·中共二代抢劫民财 土匪的儿子还是土匪
·中共谈政改:“下面呢?下面没有了”
· 胡锦涛是制造西藏问题的罪恶魁首
·温家宝最后一课:薄熙来下台与恶法出台
·胡锦涛的“形左实右”路线导致了薄熙 来事件
·平反“六四”真诚忏悔 走出政治改革第一步
·改革何不从中共分左右两党开始
·揭毛批毛是改革不可跨越的前提
·八十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到胡耀 邦墓祭奠为那般
·奚落嘲笑如何诋毁得了方励之与政治流亡人士
·胡温打薄复活了文革的政治模式
·打薄熙来的性质正在起着严重的变化
·薄熙来的刑事罪与毒胶囊的危害生命罪
·到底有多少个党中央?
·温总理十三亿人在等待着你回答陈光诚
·陈光诚事件以美国价值解决 中共的无奈与恼怒
·若大一个中国容 不下一个盲人
·薄熙来“翻案”石破天惊中国政情扑朔迷离
·“人民日报”论改革前后两重天
·周永康不倒 国难未已改革断无希望
·孔子学院一场海外文化闹剧
·“六四”不平反只有推翻共产党
·宽恕不能代替惩罚
·砍头也不回头的民运义士李旺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也许,没有也许的西藏

   
   
   也许,没有也许的西藏

   “也许,已没有也许”,这是风行九十年代中国,一首由台湾音乐人罗时丰创作:无言的结局“中的一句歌词。那一夜,他反复地轮唱着,竟不能自拔。
   

   2010年11月,第六届国际支持西藏大会,会务组为于会代表举行了一场露天音乐晚宴,喷水池畔,縁色的草坪上,放满了铺着白色台布的桌椅,桌子的隔间摆着铁炉,炉内的炭火红彤彤的,淡淡的烟雾让宴席显得几分蒙胧,餐桌上,擦得精亮的热锅里,飘着咖喱浓郁的香味,这一切极具了印度的色彩。夕阳乍沉,新月初升,晚风带来初秋的凉爽,这是一天之中最好的光景,在还未断黑的夜幕中不时地还传来几声爆竹,依稀的火花映着天空,那是印度人昨日欢庆独立后第一届总理尼赫鲁诞辰的余庆。宴前的舞台色彩斑烂地挂着各国与会者带来的国旗,藏族流亡社区的歌舞团,歌声舞影与台下杯觥交错,欢语相融。这是一个多么醉人的夜晚,无论你来自哪里,无论你的故乡在何方,无论你是今夜的主人还是客人,都深深地沉浸在浓浓的情丝之中。
   
   我们这一桌,在宴席的边缘处,停了喷泉的池水恰好在我们的身旁,在黯黯的水波里,有淡淡的月色,这样的一席之地再好不过谈天说地了。席上有达瓦、达珍、达布、贡嘎扎西还有一位黑衣的藏族帅哥,我们汉族这一方是建利、国英、云庚当然还有不时地来客串一下的朋友。席间大家都喝得有些微醉了。云庚问身旁的达瓦说我老是记不住你们藏人的名字,好象名字都差不多的。达瓦笑着说,这也不怪你们,比如我这个达瓦一个村常常有无数个达瓦,我们藏人的名字一般都是四个字,后二个字作分别,比如我这个达瓦是达瓦才仁,达瓦是月亮也是星期一,才仁是长寿。比如她,达珍也是简称,但前后各取一字,全名是达瓦卓玛,卓玛变一字读珍,意思是解放的女人。我们藏人没有姓往往用一些吉祥的词。比如达瓦是月亮;尼玛就是太阳;白玛是莲花。达瓦娓娓而谈,仿佛在讲述藏民族古老的谚语。
   
   这样说着的时候,不知几时台上的表演已经开始了,那些歌声舞影离得我们远,又经了空气中的酒香,到更显得它的曼妙来。席上好歌的藏族朋友也来了兴致,都是极好的嗓子,达珍的金嗓子在会上已经聆听过了,他们唱的大都是中文歌曲,让我感到有些诧异?那黑衣帅哥“呀啦索,呀啦索”地把“青藏高原”唱得声情并茂。这是一首张千一词曲,李娜首唱的汉词汉歌,一首好的歌,抹去了政治的愤懑,民族的仇恨,让千万藏人唱得如醉如痴,让唱红这首歌的李娜在雪域高原,看破红尘削发为妮,这也是一首歌的因缘果报。建利也是性情中的人,藏族朋友唱他也唱,藏族朋友舞他也舞,时而又笑话连珠,让人捧腹不已。席上我们不知道喝了多少瓶,金色的啤酒,紫色的的红酒,杯觥交错,只觉得你买了,他也买了,不曾断过。我不是一个酒徒,却是一个与酒有缘的人,只顾着往他人的杯里敬,他人也往我的杯里斟,不知喝了几杯,人有些飘然了。一旁的贡嘎扎西他的酒杯浅了,满了,又浅了,昔日温文尔雅,举手投足不无绅士风度的他,也有些不自主地起来,他的歌唱得比谁都动情,一首更比一首抒情,一首更比一首悲凉,“也许,已没有也许”,他那藏族男子浑厚的声音几乎把夜幕中的空气凝结住了,他的手兜在空中,不是那种有韵律的拍子,到是象胸前搂着一位美人。他唱着,又唱着,忽然停了下来。“我不唱了,这样悲伤的歌曲,不适合在今天这样的气氛中唱”,但是他还是止不住地唱下去,声音越发地宛转,调子也越发地悲凉,月光下脸上已是泪光盈盈,席间的人都被感动,我知道他执着是止不住对故乡的思念。夜太长,流浪的生活太长,他怕随着岁月淡淡而去,回乡的梦将变成一个“无言的结局”。“因为你曾经对我说过这是一个无言的结局/有一天我将会离开你/脸上不会有泪滴/但我要如何如何能停止再次想你”。他的心无力停止他的歌唱,他怕也许,有一天没有了也许。他的歌声让我想起了蒙古族诗人席慕容那首“出塞曲”:“ 谁说出塞曲的调子太悲凉/如果你不爱听/那是因为/歌中没有你的渴望/而我们总是要一唱再唱”。
   
   对于流亡的藏人来说,那份乡愁是诗人余光中的“那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故乡就是母亲,母亲就是故乡,故乡的语言在消失,服饰在消失,信仰在消失,养育他们的河流、草原、雪域在消失。当藏人不再挥鞭在草原牧羊,当藏人不再五体投地去寺院点香,当藏族的歌舞成了一种应景,当寺院成了商业旅游景点,当成千上万越来越多的汉人涌进了西藏,当达瓦成了达志,达珍成了阿珍,西藏就消失了。这是一个蛋清与蛋白的故事,与会的项小吉说:当一只鸡蛋在碗里被打碎后,是再也不能将蛋清和蛋白分开来了。他的语言带着深深的忧伤,是的,想想百年来的历史,一个曾经建立了大清皇朝,统治汉人三百多年的满族仅仅百年就了无踪影,那个铁蹄踏到欧州大陆的蒙族只能回想昔日的荣光。这样的结局对于西藏来说不是没有也许。这样的结局,即使如歌所唱“英雄骑马壮/骑马荣归故乡”。没有了草原,骏马如何奔驰,没有了故乡,英雄何处歌唱。也许,这样的夜晚真得只能让我“啊让我再看看你让我再说爱你/别将你背影离去”。听着这样的歌声,铁骨硬汉也会柔肠寸断。我总撇不开血液上的罪恶感,总是不能面对这样的一种歌声,我有力量承受本民族的苦难,我知道夜再长总有天明的时候,但我没有力量承受藏民族的苦难,因为这个苦难是我们这个民族加之于的,且这个苦难正在变成一种毁灭。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一个人的杞人忧天,也许,根本没有这样的也许。我们这么多的朋友来到这里,不就是奔着西藏来的吗?有着月亮、太阳、莲花一样美丽的西藏怎么能毁灭。我相信悲凉的情感总是一种境界,即使是魔境也是一种磨练。佛语有“能受天魔是铁汉”之句,佛法能转万物,佛法八万四千门,总有一法救西藏,大慈大悲的佛菩萨不会舍西藏而去。想到此,为自己凡夫俗子之忧,破涕而笑了。
   
   
   见了我们这席这般地动情,其它桌席的朋友冷眉、学渊也纷纷寻声而来。同为天涯沦落人,他的歌浇他心中的块垒,和着他的歌,也浇自己心中的块垒。歌喉声调七上八下,嘈杂不齐,但谁又会在意呢?今天大家都同样地醉了,不是酒太浓,它乡的酒再浓也不会比故乡的酒浓,那些没有喝酒的朋友也同样地醉了,今天,空中弥漫着酒香的夜晚,情也浓浓,意也浓浓,这样的浓又谁能不醉呢?且看那滴酒未沾的朋友,站起来的身影也歪歪斜斜,正是应了那句老话“酒不醉人,人自醉”。这样醉人的夜晚,没有人能守得住自已的心,欢也罢,愁也罢,都是心头流出的情感。那边台上的歌舞结束了,席间的歌舞开始了,挂了哈达的宾客牵起了手围着歌手跳了起来。藏族的歌,藏族的舞,和着夜的风华象月辉下的潮,哗啦啦地涌上来,又呼啦啦地退下去。但潮水不知有欢有愁,我们的歌,我们的舞却是有欢有愁。月已当空,被灰薄的云簇拥着,如果我将它比作拥着轻纱睡去的新娘,情于何干,但我能把它比作什么呢?月影在云雾中出没,象梦魂萦绕望断故乡的伊人。
   
   那一晚,不能忘怀地在我的记忆中了,最不能忘怀的是“也许,没有也许”,它在我的心头不知唱了多少遍,和着它的韵律我写下了我的记忆,我不知道那天的朋友们是这样的一种感受,但我总归把自己的感受写出来,与在场的不在场的朋友们分享。
   
   也许,没有也许的西藏

   也许,没有也许的西藏

(2010/12/2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