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也许,没有也许的西藏]
陈维健文集
·台湾老百姓说了算
·雅典橄榄树下
·北京奥运与访民的对决
·冰雪逼年关 血煤重开采
·雪灾不是战争 民工不是敌人
·我是你们这个制度的掘墓人
·布什閉眼說瞎話
·潘晴、陈维健:在中央台接受采访说奥运谈民主(图)
·从马谢辩论会看台湾的民主
·莫道绿岛无英儿 要使神兽返人间(图)
·中共囊括罗马教廷颁布的七项新罪
·拉萨血案中共还世界的一个惊奇
·马英九胜选改变了中国的政治生态
·西藏一个民族的生存与死亡
·就西藏问题给中国留学生的一封信
·种族主义的反手掌
·中共对西藏的屠杀唤醒了西方社会的良知
·达赖喇嘛是汉藏和平的庇护神
·西方重遭义和团 四海翻起五星旗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与社区散记(一)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二)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三)(图)
·中藏会谈历史经验和机会
·蓝天绿地泛红潮,豪车尽插五星旗
·从中藏会谈看奥运临近的中国形势
·从缅甸风灾看人权与主权的关系
·天灾加人祸 天变道亦变
·主权阴影笼罩下的救灾
·马英九宣誓就任中华民国总统感怀
·中共当局必须向人民讲清四川地震真相
·八九“六四”与“五一二”大地震
·震灾之丑莫过于余秋雨含泪阻灾民
·只盼冤魂化厉鬼 看奥运万鬼齐哭
·揪住范跑跑放走了党跑跑
·胡锦涛为奥运卖国求荣
·人间天堂纽西兰成为犯罪天堂
·瓮县官逼民反 奥运年中国已处火山口
·警为刀俎民为鱼肉 杨佳杀警成英雄
·中共为奥运已疯狂
·穆加贝的暴政和中共的国际政治
·奥运在即中国维权抗暴风云激荡
·奥运反恐和狼来了
·奥运中国几家欢乐几家怨
·京城八月暮鼓晨钟悲天击地
·为了国家的利益对奥运观众进行“恐怖袭击”
·刘翔不能承受的金牌之重
·北京奥运与两位八旬老太的命运
·新疆正在成为中国的巴勒斯坦
·维族人的胡须与汉族人的头发
·三鹿毒奶粉污染人间净土纽西兰
·就三鹿奶粉事件陈维健接受纽西兰电视三台采访
·三鹿奶粉纽西兰栽了跟斗说不清
·无毒无偶的特供食品
·神舟上天食品落毒的中国
·台灣小調
·中国政府二千亿为美救市的乌龙事件
·胡锦涛土地流转“杀”农民
·选纽西兰国会议员忠于中国
·中国人的待客之道
·两岸会谈台湾不能放弃民主
·奥巴马胜选的意义——写在美国大选之夜
·中藏会谈后西藏的生与死
·正义之兽的司法在中国已成敛财之兽
·陇南暴动北京示威中共花腔走板
·一定要向共产党讨一个说法
·法国总统萨科奇在西藏问题上坚持国家尊严
·“零八宪章”民主不能再等待的呼声
·零八岁未结石孩子家庭叫痛的寒冷
·新年看两岸关系中的团团圆圆
2009文章
·国共两党不是笑话的笑话关系
·2009年中国的第一场大火
·奥巴马:须知你们站在历史错误的一边
·新春读震灾难属联署信
·500元逼藏人欢庆过年
·与上帝的距离 -------沙漠历险记
·中国干旱农业投资减少瞎折腾的恶果
·有感温总理对扔鞋者的宽洪大量
·一袋文件一代贪官的写真集
·向自焚者开枪的西藏白皮书
·中国围剿美舰声东击西
·来自和谐社会酷刑下的报告
·赌博城派对话厨师
·樱花树下的迷乱
·“中国人不高兴”作者为何不高兴
·中共是制造农奴社会的最大农奴主
·北大“叫兽” 孙东东的罪与罚
·与时俱进的嫖宿幼女案
·索马里海盗遭遇中国人权
·城管秘籍透出中共政权与民为敌的本质
·五四运动被共产党绑架的运动
·陈维健:西藏问题是文化存亡之争
·杭州赛车肇事和巴东烈女抗暴启示录
·邓玉姣事件看中共从政治强奸到刑事强奸
·“八九•六四”天安门的“杰作”
·六四二十周年中共成了人民公敌
·一个政权和一个人的一张嘴一张脸
·十万一支香 千金衲云锦
·“替谁说话”看石首的官民对立事件
·新疆“七五”事件的核心是维族维权抗暴 中共制造维汉仇恨
·“国学大师”仙逝看中国的传统文化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也许,没有也许的西藏

   
   
   也许,没有也许的西藏

   “也许,已没有也许”,这是风行九十年代中国,一首由台湾音乐人罗时丰创作:无言的结局“中的一句歌词。那一夜,他反复地轮唱着,竟不能自拔。
   

   2010年11月,第六届国际支持西藏大会,会务组为于会代表举行了一场露天音乐晚宴,喷水池畔,縁色的草坪上,放满了铺着白色台布的桌椅,桌子的隔间摆着铁炉,炉内的炭火红彤彤的,淡淡的烟雾让宴席显得几分蒙胧,餐桌上,擦得精亮的热锅里,飘着咖喱浓郁的香味,这一切极具了印度的色彩。夕阳乍沉,新月初升,晚风带来初秋的凉爽,这是一天之中最好的光景,在还未断黑的夜幕中不时地还传来几声爆竹,依稀的火花映着天空,那是印度人昨日欢庆独立后第一届总理尼赫鲁诞辰的余庆。宴前的舞台色彩斑烂地挂着各国与会者带来的国旗,藏族流亡社区的歌舞团,歌声舞影与台下杯觥交错,欢语相融。这是一个多么醉人的夜晚,无论你来自哪里,无论你的故乡在何方,无论你是今夜的主人还是客人,都深深地沉浸在浓浓的情丝之中。
   
   我们这一桌,在宴席的边缘处,停了喷泉的池水恰好在我们的身旁,在黯黯的水波里,有淡淡的月色,这样的一席之地再好不过谈天说地了。席上有达瓦、达珍、达布、贡嘎扎西还有一位黑衣的藏族帅哥,我们汉族这一方是建利、国英、云庚当然还有不时地来客串一下的朋友。席间大家都喝得有些微醉了。云庚问身旁的达瓦说我老是记不住你们藏人的名字,好象名字都差不多的。达瓦笑着说,这也不怪你们,比如我这个达瓦一个村常常有无数个达瓦,我们藏人的名字一般都是四个字,后二个字作分别,比如我这个达瓦是达瓦才仁,达瓦是月亮也是星期一,才仁是长寿。比如她,达珍也是简称,但前后各取一字,全名是达瓦卓玛,卓玛变一字读珍,意思是解放的女人。我们藏人没有姓往往用一些吉祥的词。比如达瓦是月亮;尼玛就是太阳;白玛是莲花。达瓦娓娓而谈,仿佛在讲述藏民族古老的谚语。
   
   这样说着的时候,不知几时台上的表演已经开始了,那些歌声舞影离得我们远,又经了空气中的酒香,到更显得它的曼妙来。席上好歌的藏族朋友也来了兴致,都是极好的嗓子,达珍的金嗓子在会上已经聆听过了,他们唱的大都是中文歌曲,让我感到有些诧异?那黑衣帅哥“呀啦索,呀啦索”地把“青藏高原”唱得声情并茂。这是一首张千一词曲,李娜首唱的汉词汉歌,一首好的歌,抹去了政治的愤懑,民族的仇恨,让千万藏人唱得如醉如痴,让唱红这首歌的李娜在雪域高原,看破红尘削发为妮,这也是一首歌的因缘果报。建利也是性情中的人,藏族朋友唱他也唱,藏族朋友舞他也舞,时而又笑话连珠,让人捧腹不已。席上我们不知道喝了多少瓶,金色的啤酒,紫色的的红酒,杯觥交错,只觉得你买了,他也买了,不曾断过。我不是一个酒徒,却是一个与酒有缘的人,只顾着往他人的杯里敬,他人也往我的杯里斟,不知喝了几杯,人有些飘然了。一旁的贡嘎扎西他的酒杯浅了,满了,又浅了,昔日温文尔雅,举手投足不无绅士风度的他,也有些不自主地起来,他的歌唱得比谁都动情,一首更比一首抒情,一首更比一首悲凉,“也许,已没有也许”,他那藏族男子浑厚的声音几乎把夜幕中的空气凝结住了,他的手兜在空中,不是那种有韵律的拍子,到是象胸前搂着一位美人。他唱着,又唱着,忽然停了下来。“我不唱了,这样悲伤的歌曲,不适合在今天这样的气氛中唱”,但是他还是止不住地唱下去,声音越发地宛转,调子也越发地悲凉,月光下脸上已是泪光盈盈,席间的人都被感动,我知道他执着是止不住对故乡的思念。夜太长,流浪的生活太长,他怕随着岁月淡淡而去,回乡的梦将变成一个“无言的结局”。“因为你曾经对我说过这是一个无言的结局/有一天我将会离开你/脸上不会有泪滴/但我要如何如何能停止再次想你”。他的心无力停止他的歌唱,他怕也许,有一天没有了也许。他的歌声让我想起了蒙古族诗人席慕容那首“出塞曲”:“ 谁说出塞曲的调子太悲凉/如果你不爱听/那是因为/歌中没有你的渴望/而我们总是要一唱再唱”。
   
   对于流亡的藏人来说,那份乡愁是诗人余光中的“那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故乡就是母亲,母亲就是故乡,故乡的语言在消失,服饰在消失,信仰在消失,养育他们的河流、草原、雪域在消失。当藏人不再挥鞭在草原牧羊,当藏人不再五体投地去寺院点香,当藏族的歌舞成了一种应景,当寺院成了商业旅游景点,当成千上万越来越多的汉人涌进了西藏,当达瓦成了达志,达珍成了阿珍,西藏就消失了。这是一个蛋清与蛋白的故事,与会的项小吉说:当一只鸡蛋在碗里被打碎后,是再也不能将蛋清和蛋白分开来了。他的语言带着深深的忧伤,是的,想想百年来的历史,一个曾经建立了大清皇朝,统治汉人三百多年的满族仅仅百年就了无踪影,那个铁蹄踏到欧州大陆的蒙族只能回想昔日的荣光。这样的结局对于西藏来说不是没有也许。这样的结局,即使如歌所唱“英雄骑马壮/骑马荣归故乡”。没有了草原,骏马如何奔驰,没有了故乡,英雄何处歌唱。也许,这样的夜晚真得只能让我“啊让我再看看你让我再说爱你/别将你背影离去”。听着这样的歌声,铁骨硬汉也会柔肠寸断。我总撇不开血液上的罪恶感,总是不能面对这样的一种歌声,我有力量承受本民族的苦难,我知道夜再长总有天明的时候,但我没有力量承受藏民族的苦难,因为这个苦难是我们这个民族加之于的,且这个苦难正在变成一种毁灭。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一个人的杞人忧天,也许,根本没有这样的也许。我们这么多的朋友来到这里,不就是奔着西藏来的吗?有着月亮、太阳、莲花一样美丽的西藏怎么能毁灭。我相信悲凉的情感总是一种境界,即使是魔境也是一种磨练。佛语有“能受天魔是铁汉”之句,佛法能转万物,佛法八万四千门,总有一法救西藏,大慈大悲的佛菩萨不会舍西藏而去。想到此,为自己凡夫俗子之忧,破涕而笑了。
   
   
   见了我们这席这般地动情,其它桌席的朋友冷眉、学渊也纷纷寻声而来。同为天涯沦落人,他的歌浇他心中的块垒,和着他的歌,也浇自己心中的块垒。歌喉声调七上八下,嘈杂不齐,但谁又会在意呢?今天大家都同样地醉了,不是酒太浓,它乡的酒再浓也不会比故乡的酒浓,那些没有喝酒的朋友也同样地醉了,今天,空中弥漫着酒香的夜晚,情也浓浓,意也浓浓,这样的浓又谁能不醉呢?且看那滴酒未沾的朋友,站起来的身影也歪歪斜斜,正是应了那句老话“酒不醉人,人自醉”。这样醉人的夜晚,没有人能守得住自已的心,欢也罢,愁也罢,都是心头流出的情感。那边台上的歌舞结束了,席间的歌舞开始了,挂了哈达的宾客牵起了手围着歌手跳了起来。藏族的歌,藏族的舞,和着夜的风华象月辉下的潮,哗啦啦地涌上来,又呼啦啦地退下去。但潮水不知有欢有愁,我们的歌,我们的舞却是有欢有愁。月已当空,被灰薄的云簇拥着,如果我将它比作拥着轻纱睡去的新娘,情于何干,但我能把它比作什么呢?月影在云雾中出没,象梦魂萦绕望断故乡的伊人。
   
   那一晚,不能忘怀地在我的记忆中了,最不能忘怀的是“也许,没有也许”,它在我的心头不知唱了多少遍,和着它的韵律我写下了我的记忆,我不知道那天的朋友们是这样的一种感受,但我总归把自己的感受写出来,与在场的不在场的朋友们分享。
   
   也许,没有也许的西藏

   也许,没有也许的西藏

(2010/12/2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