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致达兰萨拉的卓玛]
槟郎文集
·让人印象深刻的老师槟郎
·谈谈槟郎老师
·与槟郎老师拜谒中山陵
·满族女孩的榛子
·吾爱吾师槟郎的诗
·我读槟郎诗:《元宵节快乐!》
·去江北上课
·读槟郎诗歌《清明节上坟》有感
·女学生献给我哈达
·读槟郎诗《去江北上课》
·简评槟郎老师的三首诗
·读槟郎老师诗歌《古巢美女》有感
·我读《无言的结局》
·方山仙子
·怀念方励之
·读槟郎诗歌《端午的燕子矶》
·南京牛首山记游
·将军山怀念岳飞
·记槟郎老师:从此不羡世间情
·南京长江边一日游
·与槟郎老师方山行
·读《南京牛首山记游》谈槟郎
·无用的石头:槟郎老师
·江宁方山见证槟郎老师
·光明天使陈光诚
·光明天使陈光诚
·春游紫金山
·悬崖与长蛇之间
·哀悼云南巧家县李烈女
·哀悼赵登用:好人进天堂
·情绪稳定症
·问与答的彻底
·读槟郎诗歌《学士服的风采》
·忆巢湖姥山岛
·守卫家园
·可亲可敬的槟郎老师
·槟郎老师课的琐忆
·哀悼德江县张烈女
·新诗课的槟郎老师
·与你去书店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认知诗人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知青忆痕
·品读槟郎老师
·教我们如何不爱您
·寻找槟郎
·春到梅龙湖边
·孤独的重量:老师槟郎
·大力寺的钟声
·将军山池林栈道
·登南京弘觉寺塔
·再谈先祖与状元李黼公
·什邡震爆弹十四行
·大学城的夹竹桃
·少时放牛西山上
·公仆和主人
·试刀山隐士
·刘三姐的诗歌
·谈谈槟郎老师
·女神的小城
·我们的好先生槟郎
·塞壬的歌声
·情系钓鱼岛
·欢迎来南京
·有个禅师叫法融
·同根同祖的老爷们
·钓鱼岛之恋
·我的七夕节2012
·忆游褒禅山
·美国啊,美丽的国
·槟郎前生为僧
·在彭佳屿眺望钓鱼岛
·秋到江心洲
·槟郎诗歌《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赏析
·短谈槟郎老师
·献给诗人老师槟郎
·以终身布衣为傲的槟郎老师
·记我的老师——槟郞
·槟郎哥的课堂
·寻寻觅觅:写给孤独的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中的情爱
·雅俗之间的槟郎老师
·浅谈槟郎及槟郎的诗
·槟郎先生与南平大嫂
·赏析槟郎诗歌《问与答的彻底》
·初冬的方山
·读槟郎诗歌:女神的小城
·诗人槟郎老师的琐记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冬天里的冤魂
·读槟郎诗歌《公仆与主人》
·记我们的槟郎老师
·写给槟郎老师家伙
·大汉朝的功夫熊猫
·久敬庄,中国的心脏
·诗坛门外汉槟郎老师
·读槟郎诗歌《秦淮女郎》
·此槟郎,非彼槟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致达兰萨拉的卓玛

   
   
   致达兰萨拉的卓玛
     槟郎
     

     北来的寒流侵袭了长江三角洲,我依然漫步在簌簌的冷风中,漫步古城南京的扬子江畔,我在思念,达兰萨拉的卓玛,你现在一切都好吗?我们何时才能相见!
     那裹着藏服彩条裙的少女呀,你是我心中娇美的格桑花,是圣洁的高原雪山上的雪莲,是活泼秀美的藏羚羊,而我早已是伤痕累累的厌世者,是你的无邪的爱温暖我,使我感到人世还有美好的东西,然而,天涯相隔,我只能在古城我们共同的足迹上回忆往事,你却去了遥远的异国他乡。
     你知道,当我们第一次相见,我刚进中年却以饱经沧桑,而你才是20岁花季的少女,裹在藏袍里,交领与围裙绣着亮丽的彩条,像亭亭玉立的白杨树。我们完全来自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族裔,却有幸在外省的古城见面,结成师生缘,兄妹缘。当我走进那年春夏之交的动荡之后的监狱,我便发誓离开我哀怨的故乡安徽巢湖。我终于结束了我的狱墙内的生活,到外省的这个城市名牌大学读研究生,毕业后坚决谢绝了家乡大学母校的邀请,留在了南京,进入一所师范院校教书。而你是以优秀的成绩出类拔萃,被从高原家乡派送到内地的大学民族班学习的,怀着怎样的少女的美好的梦幻呀。
     老实说,那时,我是忐忑不安地走进你们的教室的。我师范毕业才21岁,便走上了中学教书育人的讲台,却在一年后被强行终止,七年后,我又变成了学生。研究生毕业后又在高校重执教鞭,第一年便兼带了民族班的文学课,我兴奋又紧张,我要重新寻找讲台上的感觉。我从眼镜的框外向下面扫了一眼,五颜六色的民族服装和不同的民族语言,教室里顿时安静了下来。我点名了,第一个竟然就是你,金旸卓玛,两汪秋水向我投迎了过来,作为老师的我突然害羞地低下了头,又迅速严肃地说:向老师和同学们介绍你自己吧。
     卓玛,你还记得吗,给你们上的第一节课,是要每个人用汉语介绍一下自己,而你是第一个被我叫起的。全班几个民族的学生,你的汉语说得最流利,而我对你的印象也最深刻。我知道了你父母已经不幸过世,只有一个哥哥在家乡的牧场工作,你非常爱你的哥哥,他是你唯一的亲人。后来你在称老师外,也称我为哥哥,你兴奋地说,我有了两个哥哥,家乡的哥哥和南京的汉族的老师哥哥。
     我上课一般是匆匆地来,匆匆地去,不主动找学生课下交流。我们突破师生界限的交往应该归功于你的主动热情。第一次你课后在走廊上追上我,是要与我商榷张爱玲与胡兰成的爱情的性质,反对我将政治定性扩大化,我们边走边谈,直到来到教师宿舍区围墙大门,终于把你打发走。那时我最好的通讯工具是BP机,也叫寻呼机,号码被你要去了。下一次给你们上课,我有意识地多看了你几眼,对这个聪明的学生有点提防了。
     下课后忐忑不安地飞快穿过走廊,你并没有像上次那样追上来。我回到宿舍刚进门,寻呼机却响了,我到传达室打了电话,却是你的声音,说没追上我,正在教师宿舍区找我。我们再次在上次分手的地方相见,你说不欢迎我进你家吗,我只好领你进入我的单身汉房间,你并没有嘲笑里面的凌乱,说你的被套太脏了,周末我帮你洗洗吧。你掏出一件洁白的哈达,郑重地搭在我的脖子上,两端垂在胸前,你说老师很帅很年青。正是那个周末,你帮我洗了被套和其它衣物,我请你到校外街上吃饭,你说你想念高原上的阿哥,看到我便想起他。我便同意做你的哥哥,你便是我的卓玛妹妹了,在教室里和有别人的地方,你仍喊我槟郎老师。
     这封信已写得很长了,但我觉得还有许多话要说。我给你们带课的一学期里,你在南京求学的那段日子里,我们共同有多少美好的回忆呀。我们在校园并肩漫步,坐草地上,绿荫下。我们在我的宿舍像两个孩子一样过家家。我们去莫愁湖游玩,穿上汉服,你也像个美丽贤惠的莫愁女了。我们到玄武湖边游玩,在水边木板上一直坐到晚上十点钟。我们由手拉手,到相互拥抱。在免费开放的冬季情侣园,你吻过我,我说可不能过了兄妹的界限呀,你笑我真像一个拘谨的汉族小男生。还有许多美好的细节枚举不尽。下面我重点重温在天堡城与天文台给你做20岁生日的事吧。
     我知道你的生日在三月份,你的哥哥提前在寒假便为你庆祝了,按我家乡巢湖的习俗,做生日,只要在同一年可以补做。选中了元旦前几天的一个休息天,12月22日,我们在校园外的街道上相会,去买了蛋糕,便坐公交车到太平门外的白马公园下,步行顺明城墙走到地堡城遗址,也称龙脖子地段,便是紫金山脚。你跟着我走进索道缆车站,按照服务员的要求站好,迅速坐进一直运行的一架缆车里,被拖向高空。你吓得直往我怀里钻,我便抱住你,鼓励你,终于使你抬起头来,与我一道俯瞰江南古城城郊山区的冬景。缆车到终点站头陀岭并不停下,我们在服务员的指示下有惊无险地下来。我们步行到最高峰,却是围墙围着的军营,闲人免进,便顺着围墙外的小路走到另一头,在一个水泥碉堡顶上坐着休息了一会,顺原路返回,到达头陀岭山顶公园,又顺着石砌的山路台阶回下天堡峰,我紧握着你的手,你贴着我一道往下走。
     实际上那次上山为你过生日,我之前并没有来过,只是看了地图,对天堡城和天文台两个地名感兴趣,有两个“天”字的地方为你过生日,这是对你虚岁20岁的最好祝福。当我们进了天文台大院,观看了古代的天文仪器浑天仪简仪圭表等之后,我急着寻找太平天国的天堡城遗址,它是当时天京存亡的命脉,现在只能看到石头上的一块牌子所标,而已建了最高的天文观测楼。我们顺台阶登上楼顶,中间是圆拱形的望远镜室,正在装修。工人们下去吃中饭去了,我决定就在这儿过生日。在水泥台上摆好蛋糕,插上许多根蜡烛点燃,便要你闭眼许愿,而我伴唱着祝你生日快乐歌。你吹灭蜡烛,我鼓掌。接着蛋糕便被我们俩全部消费了,我将一片蛋糕上的草莓递到你的嘴边,你舌头卷去草莓,剩下的蛋糕便被我反复咀嚼寻味了。你高兴地唱歌,与我拥抱,感谢我为你设计的这次庆生,这将是你永远难忘的20岁的一次过生日,老师哥哥在南京的天堡城与天文台最高处陪你度过的。
     那裹着藏服彩条裙的少女呀,我心中娇美的格桑花,圣洁的高原雪山上的雪莲,是活泼秀美的藏羚羊。美好的时光过得飞快,你离开南京后,回到高原在一个牧民小学教书,邀请我去青海与你见面,与我一道驰马于美丽的金银滩草原,住长方形的温暖的帐房。我想到王洛宾先生与另一位藏族卓玛的爱情,化为一首“在那遥远的地方”的动人的歌,我愿做一头小羊走在你身旁,我愿你的皮鞭轻轻地打在我身上。还没等我抽出空来西去与你重逢,却收到你从遥远的异国辗转寄来的信。你雪域高原家乡唯一的亲人阿哥,偏信了一种宣传,与同行者强行绑架了你,把你带到了印度北部山区的小城达兰萨拉。
     而今我依然是伤痕累累的厌世者,是对你的无邪的爱的回忆温暖我,使我感到人世还有美好的东西,然而,你现在却身在异国的云天下。天涯相隔,我只能在古城和扬子江畔我们共同的足迹上重温往事,你在遥远的异国他乡仍思念着南京的老师哥哥槟郎啊。
     我的卓玛妹妹,我做了一个梦。我梦到我也去了达兰萨拉,在苏噶学校找到了你,便也到你教课的班上学藏语,穿着你们族裔的服饰,与裹着藏服彩条裙的娇美的你兄妹般地拥抱,一起畅想中华民族美好的将来。扎西德勒!
     2010-12-24
(2010/12/2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