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表妹听槟郎哥说]
槟郎文集
·槟郎老师何许人也
·做教师的随想
·生命的尽头
·纪念儿童节
·一口大黑锅
·许老师的悲哀
·不能跟着疯
·他的诗和远方
·赏析槟郎的旅游诗歌
·丰富的诗歌世界
·一个爱写诗的怪人
·回忆我的高考
·宇宙正在膨胀
·拾光裁缝十四行
·徒步登山者
·徒步九连尖
·一直在路上的槟郎
·可贵的槟郎诗心
·城市中的隐者
·诗人如斯槟郎
·槟郎的诗与远方
·浅谈槟郎的诗歌作品
·槟郎诗歌散文赏析
·浅谈槟郎诗歌
·人生亦是旅行
·狗尾草的心事
·背上诗情环游四方
·我的诗人老师槟郎
·游子诗人槟郎
·故乡包粽子
·神殿的粽子
·父亲的一生
·咀嚼老师槟郎
·龙舟赛礼赞
·考古的问题
·槐树精的独白
·奈何桥上的舞蹈
·平实的孤傲的灵魂
·登山者的感悟
·龙洞的传说
·太阳的寿命
·怀念银河系故乡
·吡噗星球的文明
·走进一扇门
·6500万年的爱
·水泡的世界
·距离如何超越
·望乡台上的他
·再来一碗孟婆汤
·鸣蝉的赞美诗
·东李村的起源
·怀念巢湖师专
·穴居的鼹鼠
·给青葱的交代
·车上遇小偷
·记班主任张老师
·翻越鹰嘴山
·半汤镇抗日传说
·游览天生桥
·假药的背后
·小时候的蚂蚁
·明媚的清晨
·无人之地
·村庄大世界
·荷塘的故事
·老坟岗的变迁
·谈谈宗教及观音
·人死如灯灭
·硕士打工女
·工会的颜色
·炎夏的台风雨
·从前有一座山
·小时候的反迷信
·幽灵的迷信
·救小贩后的反省
·八八爸爸节记事
·虫虫与五个手指
·感谢凌霄花
·老爸与三个儿子
·移民小爱的传说
·李黼的后人
·东边塘记事
·怀念山里红
·七夕夫妻节
·岁月的馈赠
·快乐也很简单
·三个疑问的分析
·特别的返乡记
·大学同学情谊
·所言谁信谁傻
·我的老天爷
·中元节的鬼
·中元节放河灯
·迷神的人
·读经的悲哀
·自我的反思
·婚姻的障碍
·记一个两族家庭
·废墟与一个鬼
·小鬼的沉默
·碗莲的悲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表妹听槟郎哥说

   
   
   
   表妹听槟郎哥说
     槟郎

     
     表妹,你的来信怎样引起我的激动呀。你也提到了那年,我拥抱了你,可我却决然地走了,从此再没有见面。
     而今你长大成人了。在我的眼里仍是那个20岁的小女生,怯怯而顺从地跟在我后面走出教室,我们走进附近的公园。白杨树卸去了叶子显得更加挺拔,而常绿的柏树更加抖开丰满的体型。我们走进一座长廊,我问你那是槲树吗?乘你看廊外的槲树的时候,我走近你一步,说让哥抱抱,几乎同时,我便抱住了你,你看了我一眼,不吃惊也没有生气,我便轻轻退开了。
     而今我正在外省漂泊,已是标准的中年人。为工作而辛苦奔忙,为养育家庭而心力交瘁,总是担心银行突然以“断供”为由强收房子,一家大小流落街头。但我并没有在常人所奋斗的职事上烦心,你知道我是鲁迅左派的传人。我像他那样为我们这个民族和多难的人民而殚精竭虑,竭自己之所能,笔耕于中国网络公共空间,这也正是我当初毅然离开你的原因。
     对于你小时候的事,表妹,我并不知道多少。我比你大许多,简直像两代人。我很早就别家到外面求学,师专毕业后,去城里一家劳改单位子弟学校教书,一年后便因那个重大的事件而被遣送进带铁丝网、并有武警荷枪把守的高墙大院,但我终于出来了。我考上了外省一所名牌大学的研究生,将我憎恶的家乡抛到了身后。读研最后一年,我回家写毕业论文,听母亲说你考上了师专,正是我的校友,你来过我家。我们终于见面了,是在一间教室里。
     我去母校看望昔日的老师的时候,他正在生病,便请我替他上一个星期的课。我走到讲台上滔滔不绝地讲课,心里却在纳闷,下面的女大学生中,哪位是我的小表妹呢。放学后,你主动走近讲台,帮我收拾多媒体,称我为老师,又喊哥哥,我便诧异我的小表妹,女大十八变,变成美丽的大姑娘了,带着小框的近视眼镜,显得文弱又秀气。我们走出校园,在附近一家饭店吃了个便餐,只合喝了一瓶啤酒,说了许多话。一直送别我到车站,你才回到校园去。
     那个星期在母校的代课,是我一生中少有的快乐的日子之一。那时我刚刚人到中年,仍是个单身汉,每次上课被一双火辣辣的眼睛注视着,课后又被一个美丽的少女伴随着,男学生们投来好奇又嫉妒的眼神,我是怎样地感到幸福呀。你对哥哥的热情与温顺,在我的心中掀起阵阵感情的涟漪。你主动邀请我星期天到镇上电影院看电影。我们坐在黑暗的放映厅里,你看着银幕,我却不时地看看你。周围的情侣成双成对地搂在一起,但我连你的手都不敢碰。
     那个寒冷的中午,我们漫步到湖滨公园,你兴致很高。当我们走上一座结冰的水边木板路,你的脚下打滑,我便抓住你的手,搀着你小心地走过那段路。你的手温软,感觉一直强烈地流到我心里。下午课后,你又陪送我到车站,我说时间还早,到附近公园逛逛吧。你顺从地跟着我走进去,来到长廊,乘你看廊外的槲树的时候,我便抱住了你,很快又放了手。当我们走到一座小山,靠在一棵枝干多杈斜伸的树上说话,我悄悄将手臂从后面搭上你的肩,轻轻地搂着你,你没有拒绝。所以当你站起,我再次抱住了你。当时我还想吻你,但我不敢,那可是过了兄妹的界限的哟。
     最后一次见面,你说看了我的博客,喜欢我自己并不如意的诗歌,奇怪我为什么那样忧伤和愤激,想更多地了解我。我也上了你的网上文集看了,大吃一惊,表妹绝对是个才女,中学阶段的生活,大学时代的心绪,见闻杂感,少女情怀,文字那么娴熟,知识那么广博,思想看似单纯却有丰厚的意蕴,情感多姿而又绵长。表妹不愧是一个市作家协会副主席的女儿,真是将门出虎女哟。
     硕士毕业后,我留在了外省的这个城市。父母相继过世后,我几乎不回故乡了。表妹,你的来信怎样引起我的激动呀。曾经我拥抱了你,可我却决然地走了。鲁迅的在天之灵引导着我,走异路,投异地,寻找别样的人们,探索救国救民的真理,我不能以故乡和你为归宿。
     现在你工作顺利,业余相夫教子,并从事文学创作,一切很好。我便也消除了曾经对你的内疚。
     我前面的道路依然坎坷曲折,但我祝你永远快乐幸福!
     2010-12-18
(2010/12/1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