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森林里的羊]
槟郎文集
·其貌不扬的槟郎老师
·我的“槟郎”老师
·黑夜的乌鸦
·记敬爱的槟郎老师
·我心中的槟郎老师
·南京的朱湘
·寻找杨佳小妹
·南京神策门抒情
·熊氏牌锄头赞
·扫叶楼怀念龚贤
·郭仙墩之梦
·大学城的樱花
·哀悼同胞张如琼
·故乡的油菜花
·莫愁湖东堤
·春游琵琶湖
·方山千秋岭上
·千秋岭论道
·记传奇的老师槟郎
·利涉桥怀念吴敬梓
·方山记事
·木末亭怀古
·校园内外的槟郎
·槟郎与方山
·小忆槟郎老师
·朝拜祖堂山
·课堂上的打油诗
·祖堂山怀念法融
·方山道姑
·槟郎文学,诗情歌爱
·槟郎诗歌选析
·那些年,我认识一位老师叫做槟郎
·献花岩之恋
·最柔软面的槟郎诗歌
·南铁的槟郎
·播种诗歌的槟郎
·隐龙湖的怀念
·祖堂山的槟郎
·一朵奇葩的槟郎
·遭遇辟支
·朱元璋和他的哥们
·在南都怀念髡残
·我眼中的诗人槟郎
·槟郎笔下的琵琶湖
·说说咱们的槟郎
·槟郎《方山记事》读后感
·浅析槟郎《献花岩之恋》
·槟郎其人
·小身材的大力量
·那段难忘的记忆
·咏方山八卦泉
·青岛海滨冲浪
·插花女的传说
·插花女的传说
·乡村医院
·青龙山中的三湖走廊
·巢湖西坝口
·我在黄龙埝
·登青龙山瞭望台
·拜谒李白墓
·谁杀死了夏俊峰
·遇到槟郎哥
·诗歌那扇门内——槟郎
·青龙山的野柿子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唐木山人
·幕府山登高
·幕府山天池
·槟郎的隐逸情怀
·深秋的枫林
·笔会的意义
·我印象中的槟郎老师
·铁心桥的怀念
·记槟郎:追梦赤子心
·您好,槟郎先生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咏江宁吉山
·重游将军山
·谈槟郎的散文
·别了,骆家辉
·闲谈槟郎其人
·放眼豁蒙楼
·走近槟郎的女神
·浅谈槟郞老师的散文
·旧都雾霾
·登狮子山阅江楼
·最难忘的槟郎老师
·故乡的葵花
·怀念耶稣
·耶稣找爹
·2013年底小结
·大四学生写给老师
·谁令除夕不是节
·故乡的紫薇洞
·寒假打短工
·槟郎诗歌的情与真
·东莞的技师
·考场外的莫愁湖
·槟郎在豁蒙楼
·终于遇到你
·辟支的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森林里的羊

   
   
   森林里的羊
     槟郎
     

     我走进森林里,遇到了一头羊。它向我示意,我走近它,与它并肩。我感到它对我的热情,对我的信任,我渐渐地也信任和喜欢上了它。
     每次到森林里来劳作,休息的时候,它便来与我作伴。我们说什么呢,听它讲森林里发生的各种各样的故事,也讲森林后面它很远的老家,那是草原的情形。它的叙述使我更了解了这片森林的各种秘密,丰富多彩的森林里的生态景观。它的活泼的描述使我对远方的陌生的草原有了栩栩如生的形象,仿佛远方陌生的城市显示在海市蜃楼里,令人神往。它说,我梦到在那片草原,你去游玩,我热情迎接你,做你的向导,作招待嘉宾的主人。
     它谈论的事情都是我感兴趣的,因它的喜欢我也喜欢这些。更吸引我的,是它对你敞开胸怀的信任。能被别人信任的人是有福的,我感到了这种幸福,愿意做它的听众,附和它,也有时发表自己的看法,并谈起自己的经历,它也是很好的听众。它的甜美的声音悦耳动听,它的情态使人陶醉在一种弥漫的温情中。
     它还是一位不断地写作的作者,它将文字写在树叶上,那里包藏着它的丰富复杂的灵魂的奥秘。我对着那些树叶瞅,有能懂的,也有不懂的,但感到都非常有才气,有着灵魂的深度和精神的高度,使我怜爱和敬佩。我问,你写这些是想做森林合众国的桂冠诗人吗?那你得将这些散布在不同的树上的叶片收集起来。它只是非常自然地回答我说,只是为有感而写,只是为好玩而写,随便就身边的树叶上写起来,然后就随它在原处不管了,并没有其它的想法。我有空便注意树上的各种树叶,我得惭愧地承认,它比我有才气。后生可畏,我还能与年轻的一代竞争吗,我找到自己的位置就是让路,给新来者以鲜花和掌声。
     这是头美丽的羊。粗看起来与其它华夏种属的羊没有区别,但仔细看,它的毛发有天然的弯曲,而不是直的,它的鼻子较为高挺,它的闪亮的瞳仁里有黑中带蓝。它告诉我,一个犹太种属的小母羊和一个华夏种属的小公羊在森林那边的草原上相爱,它便是它们的跨越种族的爱的果实的后代。原来它身上还有来自以色列的血缘,我想到《旧约圣经》里的不朽文字,所罗门的花园里的羊,秀美而可爱,爱情所发的电光,是火焰的电光,是耶和华的烈焰。
     我是一个上了年纪的知识分子,在一个浮华的世纪里,沦落到贫富极端分化后的社会的下层,“万言不值一杯水”,贫贱小文人的牢骚不能当饭吃,我只好兼带着到森林里来当樵夫,便遇到了这头年轻美丽充满神秘吸引力的羊,有着远古的华夏种属和犹太种属的血缘的混血的羊。它天真无邪,一切合乎自然美好的人性美,竟然不鄙视我,还在我悲愤的时候热情慰安,我怎么能不被感动呢。
     每当到森林里当樵夫,打柴贱卖,以补贴家用的时候,常常看到它的身影在我身边出没。劳作的休憩时,我便常常与它并肩聊天说话,我只敢偶尔触碰它的毛发。有空也在树叶上找它的文字读,与它交流。太阳落山催我归家,我背上柴捆,佝偻着腰,与它挥手作别说再见,一步一步蹒跚着下山去。
     2010-12-13
(2010/12/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