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奇麗想像
[主页]->[人生感怀]->[奇麗想像]->[女知青的血泪故事之三]
奇麗想像
·好啊。謝謝頂帖。
· 拉票貼,大陸人一定可以辦好直選,選出新中國主席官員
·2016總統立委併選確定1月16日投票!
· 學運1年了太陽花改變了什麼?
· 學運1年了太陽花改變了什麼?
· 學運1年了太陽花改變了什麼?
· 學運1年了太陽花改變了什麼?
·學者問是否放棄南海主權 馬英九:你瘋了嗎?
·都說相思好。。
·合於主人路用的器具/羅聯昇
·馬總統悼李光耀李顯龍門口親迎
·一場外太空的馬拉松跑了11年又2個月!
·我就希望。。
·中國是山寨國。
·在主愛裡才有真正的平安寧靜
·顯聖節。耶穌變貌。
·全能假神必死無疑,
·拿別人的錢來替自己圍籬笆,共產黨真敢!
·柯文哲兩岸總是要有突破
·蔣中正與四位夫人的愛恨糾葛
·芳香生命
·畢佬爺挺好,萬歲萬萬歲。
·告週刊敗訴!章子怡怒批「新聞自由是造謠擋箭牌」
·女性國家領導者她們不簡單
·RCA判賠5.6
·麥迪遜之橋
· 凱瑞向日重申對釣魚台列嶼安全承諾
·大亨小傳
·幸福是什麼呢?
·台北101。。中國夢
·中國人的問題?
·朱立倫完了國民黨完了
·美國偶像。。還政於民
·台灣人,大陸人。。哈,中國人
·聊聊參加政黨的經驗
·政治自由是每個中國人責無旁貸的歷史任務。
·沒有共產黨就有自由民主了!
·認同耶穌
·夠了。。是什麼呢?
·大陸歸來
·人民政府政務官應該由人民直選產生
·國家興亡,匹夫有責。。有話要說
·中國人民不儍不笨,請沒人選共產黨道歉下台,還政於民。 
·支持大陸地區,自由民主改革開放。
·趕英超美。。人有多大膽,地有多高產
·中國共產黨員的為害性
·中國共產黨員的為害性
·中國共產黨員的為害性
·紀念六四
·安息吧!
· 六四26週年各界怎麼看
· 奇麗想像。。續篇
·中國夢。中國人應該知道
· 蔡英文:台灣人民是我唯一的主考官
· 紐約紀念六四魏京生只剩革命這條路
·洪秀柱三千字政見有洋蔥
·洪秀柱三千字政見有洋蔥
·洪秀柱三千字政見有洋蔥
·洪秀柱三千字政見有洋蔥
·洪秀柱三千字政見有洋
·小英會和小辣椒對決總統大位嗎? 
·到底誰會當選下屆中華民國總統呢?
·君子之爭
·馬總統投書華爾街日報全文
·辣炒空心菜,兩個女姓總統後選人都笑了!
·洪秀柱也有深綠支持我將勤走南部搏感情
·柱柱姐破磚周玉蔻國民黨大中國化
·柱柱姐和小英姐誰會當大領導啊?
·洪秀柱籲:蔡英文訪美勿講假話空話
·自由廣場請洪秀柱競逐中國國家主席
·洪秀柱批蔡英文面對前輩不慚愧嗎
·以騙為業的國民黨大馬戱團
·公平的選舉制度比誰選上更加重要。 
·如何以台灣的民主吸引中國13
·普選是必然的,共產黨必需辦好普選。
·孫慶餘專欄兇神惡煞洪秀柱
·一夜驚魂…60多名維權律師被捕
·710維權律師掃蕩行動 抓捕人數上升至81人
·中國維權人士公開信感謝蔡英文關注
·有得選怎麼會選出馬英九和陳水扁啊!
·軟硬兼施難救中國
·小心火燭,注意安全。
·小心火燭,注意安全。
·選總統重要嗎?
·燒掉馬列,復興中華。
·能蓋高鐵更該辦好全民普選。 
·始終如一,討厭共匪。
·共匪才是毫無意義的外來馬列死殭屍。
·想當美國人?
·愛情電影
·中國擴大淨網行動1萬5000多網民被逮
·台灣人不能縱容李登輝的親日史觀
·郭正亮撰文批李登輝 台聯:傷口灑鹽
·共產黨的民主夢
·那一夜,在北戴河
·年輕的時候
·一點點同情心。。
·信主吧!
·大家一起站起來,廢除專政實現民主
·小小夫妻
·罵一句蔣介石,關你三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女知青的血泪故事之三

握著权力扑来的色狼 女知青的血泪故事(之三)
   
   女知青的血泪故事之三

   
   2010/12/08 21:46:15 瀏覽8|回應0|推薦2

   
   公审大会
   
   一九七四年的某一天,驻地在河口县城的云南建设兵团第十六团进入了空前的戒备状态。在方圆十九里地内的所有交通路口都安设了路障,有手持上了刺刀的步枪的民兵和端着冲锋枪的解放军战士站岗。
   
   一大早,数千建设兵团战士便在一种紧张气氛中集合起来,从各个连队出发,通过一个个哨卡,穿越密密麻麻的夹道持枪者,来到一个山坡下。这个山坡平时并没有什么特殊,上面同样是一层层梯田,梯田上长着稀疏的实生橡胶树,山顶处有一块保护原生林,有着竹丛和荒草。
   
   但现在他们回过头去,看到十几挺轻机枪和两挺重机枪的枪口以俯视状态对准山坡下。这些戒备都只是为了能够安全地召开一个公审大会。
   
   河口的知青们刚成为兵团战士就参加过一个公审大会,审判大瑶山上一个六十多岁的瑶族老头自封皇帝,结果是连他带十几个大臣一同枪毙!
   
   在一条三面环山的口袋形山谷里,十几个犯人站成一排,哆哆嗦嗦。另有十几名持枪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排成一排,平举自动步枪,在一声命令中,扣动扳机。大约每人都放空了枪中的子弹后,战士们跑步离开刑场,两个提手枪的公安人员走过去,对着未死的犯人补枪。
   
   这次不同,被审判对象不同。
   
   随着一声汽车喇叭,唯一被允许开进公审大会会场的汽车出现在公路上。汽车停下来,在一排枪口中,车蓬窗被打开了,十几名现役军人被押上会常
   
   被审判的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干部!在解放军威信和地位处于巅峰的年代中,在说解放军一句坏话就被扣上“毁我长城”的岁月里!
   
   山脚下已经搭好了一个简易的主席台,几个云南省军区的领导和军事法庭的负责人脸色铁青地坐在上面。
   
   十几个将被审判者站在台上,低垂着头。
   
   在一种沉闷,肃穆的气氛中,主席台上一个领导拍案而起,大声宣布。
   
   武装战士们冲上去,愤怒地撕下了十几个被审判者头上的帽徽、脖子上的领章。
   
   XXX,中国人民解放军云南生产建设兵团第四师第十八团副参谋长……利用职权奸污女知青八人……
   
   XXX,中国人民解放军云南生产建设兵团第四师第十六团保卫科长……利用职权奸污女知青六人……
   
   XXX,……连长,奸污女知青……
   
   XXX,……政治指导员,奸污女知青……
   
   还有一名现役军人连长,不但奸污四名上海女知青,还与一条小母牛有过性行为,被上山打猎的老头发现揭露出来,在罪名中冠以糟蹋母牲畜。在场者无不哗然。
   
   十八团的副参谋长被判十六年徒刑,他将在军人劳改场中渡过他的残年。
   
   十六团的保卫科长被判六年徒刑,他的母亲是云南省的一个地委党书记,没法给他一丝的袒护。又可怜他年轻的妻子和幼女将为他承担一生的耻辱。
   
   而在审判会场上的上千名女知青中那些遭受奸污和凌辱的人看着这种场面会产生什么想法呢?
   
   在这次大规模审判之前,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第十六团的两位团级军官被枪毙了。云南生产建设兵团一师的一个独立营长和一个连长被枪毙了。
   
   而后,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广州军区生产建设兵团,以及陕西盛山西盛安徽省等有大量插队知识青年的地方都举行了大规模宣判会,对奸污上山下乡女知青的罪犯进行了严惩。
   
   黑幕上裂开了一条缝
   
   这一切,都是从四川省知青慰问团到云南的慰问活动开始的。
   
   在四川省知青慰问团到云南之前,这里曾来过一个北京革命委员会的慰问团。不过,四川省知青慰问团的规模比北京知青慰问团大十倍,因为四川知青比北京知青多十倍。而两个慰问团的本质区别却是:北京知青慰问团是来大吃大喝,游山玩水的,而四川知青慰问团是来探望子女和晚辈的。四川知青慰问团的不少成员有子女或亲属在云南生产建设兵团插队落户。他们直接深入到自己子女所在连队,和子女吃一样的饭,住一样的房子,还和子女一同参加劳动。
   
   子女当然也就将实际情况向家长汇报了:
   
   某团男知青某某因为和连长吵架了,便被扒光了衣服送进了马棚。云南亚热带地区蚊虫成群,尤其是马棚牛圈,更是蚊子、马蝇的聚集点。马有尾巴可以驱赶它们,而捆起双手的知青很快被咬昏过去。第二天早晨,当那个男知青被抬出马棚时,全身已肿得不像人样了。
   
   某团有个男知青,因为身体不舒服,在开荒时多休息了一会儿,连长便让他在烈日下毒晒,一直到他中暑休克。
   
   某团一对男女知青小李和小王,在中学时便青梅竹马,来插队后相亲相爱,这在当时当然属于犯忌之事,是没好好改造小资产阶级思想不安心接受再教育的典型。他们有一次在橡胶林中谈情说爱,热烈亲吻拥抱时,被几支手电筒光柱照住,当即被扒得一丝不挂,押回连队,站在空场前面,接受全连一百多人的批判。
     
   还有个男知青,一个多月没有吃过肉,实在太馋了,到连里唯一一个鱼塘偷捕了两条鱼拿水煮煮,洒点盐,狼吞虎咽下去。谁想到第二天便被正申请入党的同伴告发。民兵排长派民兵捆起盗窃犯,用枪托和木棍打断了他的腿,让他这辈子再也不能下水游泳。
     
   还有……
     
   绑捆吊打知识青年在不少连队已成家常便饭,一些营和团部动不动就重刑折磨犯了点小错误的知识青年,几乎每个连队都开过知识青年的批判大会,进行人身侮辱。
     
   还有一些连长、营长每天只是打牌,吃喝玩乐,把并不多的猪,很少的鸡,屈指可数的鱼视为私有财产,想吃便吃,而知青们一个个都营养不良。
     
   最繁重、最危险的活儿,都派知识青年去,每年都发生因排险、因砍大树、因山火而有知识青年死去。有父母、亲属作为慰问团成员而来云南的知识青年纷纷悄悄哭诉这些遭遇,他们当然不敢公开说,因为慰问团总会走,也因为他们还要表现出为了改造思想能吃一切苦,受一切罪的大无畏精神。
     
   女知青们似乎很少诉苦,被捆绑吊打的大多是调皮的男孩子。她们的父母发现自己的女儿眼中常常闪现过一点悲伤和忧怨,但他们以为是女孩子想念家乡的一种表现。
     
   有一个女知青躲躲闪闪地讲过自己住了一次医院,她是想说自己做了一次人工流产手术。她倒不是想揭发奸污过她的那个人,只是想说明兵团对她照料得很好,连长亲自给她送过鸡汤。她还只有十七岁,她所受过的教育竟然使她还不大懂人工流产是怎么回事!
     
   四川知青慰问团的成员们为自己的子弟所遭受的境遇感到气愤,他们把收集到的材料集中起来,没有向兵团领导反映,而是交到了新华社驻云南分社负责人的手中。
     
   在四川知青慰问团离开云南后没几天,保山地区某团发生了一场大火。
     
   那是一个晴朗的月夜,一个男知青躺在蚊帐里看书,夜深时,他起身到他住的茅草棚后面小便去,没有将放在蚊帐内的蜡烛吹灭。当他的房后胶林中小便后,转回身来时,不禁目瞪口呆。原来茅草棚内已经冒出明亮的火光。
     
   这个连队的住房几乎全部是竹木结构,而房内的一切设施也都是易燃品,如蚊帐、衣物、竹椅、木桌等。
     
   当大火吞没了第一间茅草棚后,整排茅草房就没救了。人们跑出房子,有经验的人知道房子已经保不住了,就全力把家具等日用品从火海中抢救出来。
     
   这时,一个老工人不安地告诉连长:你看那排房子中间冒蓝火,不大对头。
     
   连长根本没在意,转身又去搬自己的咸菜缸。又过了几分钟,那里蓝火越来越明显,肯定有动物油脂在燃烧,老工人又一次警告了连长。
     
   连长这才叫了一些人,集中全力扑灭了那里的火,拨开了横七竖八的废墟。
     
   所有的人都愕然了!
     
   十个女知青紧紧搂作一团,全身紧缩着,暴露的后背和肢体完全都烧黑了。当用强力分开她们时,只有胸口部份还有些完好的皮肤。
     
   她们为什么不跑出来?
     
   现场分析,发现她们没跑出来的原因是晚上睡觉时用八号铅丝将门紧紧封住,而慌乱中无法顺利打开。那铅丝还绑在成炭状的门框上。
     
   她们是怕有人进去!十个女孩子睡在一间房子里还怕有人进去,这个人是谁呢?
     
   她们没有把自己的怕告诉慰问团的人,她们因此再没有机会告诉了。
    
   女知青的血泪控诉与日俱增
     
   十六团某连的一个夜晚,干了二十年农垦的地方干部副连长和他的老婆在连指导员住的房间前后门潜伏了一个多小时了。
     
   一个女知青神情暗淡地低头走进屋去。很快,屋里的灯灭了。
     
   副连长堵上前门,侧耳听了一会儿,里面传出一个男人放肆的喘息和床棱子的有节奏的摇响,他使劲敲起了门。
     
   约过了五分钟,灯亮门开了。副连长和他老婆冲进去,见床铺平整,指导员和那个女知青也整衣在身。副连长问他们熄灯干什么?指导员拿出一枚有萤光的纪念章,解释说:我们在看毛主席纪念章。
     
   副连长老婆不愧是心细的女人,发现了床单上有些可疑之物。但指导员矢口否认,何况他一个单身汉的床单上有可疑物也很正常。
     
   第二天,副连长竟被扣上了攻击解放军、毁我长城的帽子,去做检查了。
     
   人们对色狼有了经验,当十六团团部又被地方干部观察到一件此类案件时,他们向团长做了汇报,要求团长亲自出面。
     
   那是一个作战参谋,住在团部二楼的一间房子内,根据监视,一名昆明女知青进入他房间后,再也没有出来,现在已是深夜十二点。
     
   团长无可奈何地上了楼,敲门让作战参谋去拿军事地图,要举行演习。作战参谋把钥匙从门上小窗内丢了出来,拒绝开门。
     
   团长大怒:“今晚的演习要你指挥。”
     
   作战参谋不得已开门出来,但立即锁上了门。
     
   幸亏另有人有这房间的钥匙,迅速打开了门,结果在迭成长形的军用棉被后面,发现了哆哆嗦嗦,一直不敢动的女知青。她依然一丝不挂,使警卫排的小伙子们大饱了眼福。
     
   几天之后,这个女知青被扣上了“腐蚀解放军,拉干部下水”的罪名接受大批判。
     
   中央和云南省的工作组刚开始深入到兵团的各基层单位时,号召大家保卫上山下乡的胜利果实,在批判林彪反革命集团的旗帜下大胆揭发捆绑吊打知识青年的坏人。
     
   捆绑吊打知识青年的大都是长期在农垦系统的地方干部。他们处在远离闹市的深山老林之中,一贯一个人说了算,养成些恶霸作风,但他们打人都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无需揭发,有些人已主动检讨,向知青赔礼道歉。
     
   于是,广泛设立的检举箱内塞进了一些别的内容的检举信。工作组的人打开这些检举信后,不由得产生了顾虑。这些检举信的内容是:女知青被干部利用职权奸污!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