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102回]
艾鸽文集
·和李白<夜静思>诗一首
·生查子-----为南宋大奸臣秦檜而题
·唐多令--------为慈禧太后垂帘听政而题
·离亭燕-------为歌星邓丽君而题
·千秋岁----------题春秋战国时代的百家争鸣。
·綺寮怨------为洪秀全的太平天国而题
·假如我还活着
·《珠峰吟》《长城吟》《泰山吟》
·霜天晓角-----为张纯如女士而题
·满江红---为南京大屠杀而题
·曲子:为萨达姆及中国的粉丝团而题。
·七绝 黄河吟
·七绝《 长江吟》
·忆秦娥----为侵华日军强征慰安妇而题
·现代诗《拍卖》
·蟾宫曲:为波尔布特而题
·夜飞鹊----1979年5月真理标准讨论
·为二战时为中国牺牲的美国士兵而题.
·临江仙----为孙中山先生而题
·水调歌头-----平民冤
·忆秦娥------2007年4月为山羊题
·油画人韵
·油画梦寐
·鹧鸪天
·一个人的背影
·现代诗《跪吻》
·现代诗心房
·油画飘逸
·现代诗悠远
·现代诗失声的连衣裙
·别了,我的阳光
·现代诗秋天的脉搏
·花的最后陈述
·附艾鸽的照片一张.
· 年青的岑寂
·帝台春------为“贞观王朝”的李世民而题
·秋雨朦胧
·女学生黄绢之死
·路过你的黄昏
·走近幽兰
·诗:会走路的植物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三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四
·诗歌艺术的殿堂
·合氏壁
·艾鸽在巴黎凯旋门
·诗歌我的心我爱你
·大海 我的柔怀
·照片艾鸽拥抱大海
·你与我
·漂浮的冰块
·诗歌《春痕》
·300名中学生之死
·我的心 你要去哪里流浪
·诗:等待金栗兰
·诗:风衣
·觅你
·巴黎画展
·巴黎画展照片之二
·巴黎画展照片之三
·挑战者1号
·以人的名义活着
·地球村公民
·诗歌:深秋浅黄
·习惯生存
·走向未来
·心灵角落
·月光再回首
·秋天的咏叹
·《再见吧 秋兰》
·屋檐
·我的翅膀
·远方在落雪
·图形的天空
·踪影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一《死亡地带》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102回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102回
   
   
    第102回;豆蔻梢头情词回肠 风荷绝艳爱语啼梦
   

   
    自由苑:小夜曲
    星满,月缺。
    千沟万壑易过,
    人心间隙难越。
    谁知芳馨别。
    落花流水不解意,
    凭凝眸,思虑切。
   
     
    (生灵:光)
   
    天拢愁结,无以攀折。日子在不紧不慢中渡过,而心的轻暖轻寒,与窗外的乍雨乍晴似有关联。梦回处,残泪犹在。
    一天,是霓的生日,我少不了要献诗,可也觉得她太悠然,故催她也写诗:“你既然能写第一首,自然能写出第二首。”
    霓脸色熠熠:“我又不是诗人,干嘛逼我写诗?”
    我故作不满:“谈恋爱时,你写过诗歌的,如今成功了,就一句诗也不写了。”
    霓目视着我:“你一天就能写一首,我一年才能写一首。”
    “那也该写出来啦!”
    霓拿出一卷诗帕:“我其实写了的,只是不敢见人。”
    我一把抢了过来。
    霓道:“我正想把我的生命一页页地翻给你看呢!不过,诗写得不好,别让你贻笑大方。原准备写20句,只写了18句就写不下去了。你要看就拿去吧!”
   
    《清逸歌》
    源自异乡绿沉淀,
    一束秀竹出石岘。
    幽雅轻柔隐玉蟾,、
    无人知处春无限。
    只缘前世似相约,
    携香裹翠滇池边。
    一芝仙骨为君生,
    两片芳唇逐心愿。
    不慕花妍千般媚,
    自有清逸万种鲜。
    粉砌玉润任评说,
    醉中不知身蹁跹,
    一脉幽情生有幸,
    两爱相悦死无怨。
    持芳不拒风著雨,
    但虑人间尘满面。
    此时唯念天知我,
    总如今日梦缠绵。
   
    我道:“清竹是自喻?哇,水靓仙子,不要那么迷人好不好?秀竹是比花类强,用花喻美女已经没有新意了。”
    霓脸一热:“随你去想,保持一种神秘感。”话毕,霓又开始逼我写诗。
   
    我也就兴吟了一首《翡翠赋》
    百世深埋今始露,
    水晶枕月伴人妒。
    纵横都是段虹异,
    交错源来接霓酷。
    犹有难卸天韵质,
    一剪斑斓传尺素。
    雨又萧萧风摧石,
    几多抛弃荒芜处。
    长雁落辉孤芳闭
    多情总被无情误。
    惜香怜玉何堪禁,
    为谁月下拾晨露。
    一帘秋波忍悠然,
    花前波畔为汝驻。
    有情难在梦中会,
    夜阑空觅魂魄度。
    任它朝代几迂回,
    我自皎然雨蝶顾。
   
    霓:“翡翠是自喻?哇,美玉王子,摆什么造型?”
    我也随口道:“随你去想,也保持一种神秘感。”
   
    (共120回 未完待续)
   

此文于2010年12月29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