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三一言
[主页]->[百家争鸣]->[张三一言]->[关切偷改共享文章]
张三一言
·中国两个掌权党
·佳.娇个案可否改变共产党政权和制度?
·民意为什么会从无到有,由弱趋强呢?
·驳刘路石首暴民论(两篇)
·先毁革命,后捕晓波
·回应mzxtd(穆正新)的“硬骨头”
·胡锦涛为什么要保护芝麻官?
·郎咸平为党唱赞歌
·施化,你说什么啦?
·“逢共必反”三解
·新疆事件和民运责任
·施化选择的中国途径
·中共实行的是不是恐怖主义?
·中共实行的是不是恐怖主义?
·统一思想,对还是错?
·民主本身容不容得暴力?
·如何解读统一、自治、独立
·施化的“革政”新瓶装什么酒?
·施化“革政”考──为美国革命辩
·维权、民运需要分散集中并举
·“革命”之詞可棄,“革命”實不可癈
·革命為中國創建了世界流行的寶貴價值?
·答施化:中國的革命和反革命?
·(校正版)答施化:中國的革命和反革命?
·解决中国民族问题的粗略构想
·有造謠的自由!對嗎?
·有造謠的權利!對嗎?
·這就是官民關係!
·對王希哲“60黨慶”觀後感想的感想
·顛覆你的思想:言論自由‧造謠自由
·這就是官民關係!
·義務御用文人終結(?)
·至今無人能駁倒:造謠是言論自由權利
·無人敢直面“造謠是言論自由權利”
·造反本相
· “不滿→造反”:改專制朝換民主代
·革命、造反出民主是政治常态
·施化力证暴力出民主
·民主革命是有效而应该坚持采用的手段
·如何營建良好討論氣氛
·简单道理:承认和维持台海现状,就是一中两国
·尊孔未必败,反孔批儒未必胜
·人類命運得益於希望而存續
·反革命现发症︰中国社会的流感病
·刘晓波被判重刑了,怎么办?
·被蓄養的豬,只有自由多少問題,沒有有無問題
·08憲章、劉曉波等,我在肯定支援前提下批評錯 (外一篇)
·清算和解道路
·张三一言郑重重申政治立场(另一篇)
·自由的多少和有无的四点识别
·和解是人情,报复是道理
·请有神论者尊重无神论者──有请封从德
·請胡平解釋徐友漁08憲章觀點
·答洪哲勝:暴力也可建立民主
·我沒有敵人?我有敵人!
·民主與經濟發展、人的素
·給無敵人派說“有敵人”
·是沒有敵人還是害怕敵人?
·政治領袖沒有個人觀點與立場
·放諸四海而皆惡的“普世原則”(外一篇)
·
·“沒有敵人”面面觀
·戲謔戴帽李逵目中無敵
·洪哲胜如此认定没有敌人,有甚么好处?
·沒有敵人派的挫左銘
·“民主沒有敵人”是偽理論
·還原“楊佳抗暴”爭議之真相(答洪哲勝)
·胡平民运思想:有敌人,对敌斗争
·胡平发动革命了
·無敵人?愛敵人?有敵人恨敵人!
·中國民主化會右派專政?
·達賴表現柔弱才受到普遍尊重嗎?
·代拟无敌派响应《面对“鳄鱼”--名人旧语重温》
·我支持達賴和平抗暴的理由
·談談某些沒有敵人派的誠信和良心
·病中,僅答路可見:反劉曉波還是反共
·王希哲的“中共陣營第九個花瓶党”高論
·暴力是民主的催生婆
·中國革命,是甚麼
·革命罪名:不理性、暴力、屠殺
·胡平的觀點分裂症
·退E風波的啟示
·到底是批劉曉波還是有敵無敵的觀點爭論?
·暴力不能建立民主制度?建立了也沒有用?
·退E行動與表達權利(涉有敵、無敵)
·三組多個十個有敵無敵的評語
·法治可以取代民主!
·有沒有敵人爭論在思想史的地位
·這個世界是沒有一個人不可以批評的
·反革命經不起事實和邏輯的檢驗
·與楊光討論:極權之下無改良
·[再與楊光討論] 革命不是必須,而是無奈
·千人下跪,怎麼看?
·革命是這樣的,不是那樣的
·我是口頭革命派?
·楊光貶低民主無方
·令人迷惑、極應關注的溫家寶現象
·交流一下,僅供參考:有沒有多數暴政?
·和楊光第三次討論:極權無憲政
·言論自由就是不可以.不應該反駁批評
·心中沒有美國黑奴才能讚頌華盛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切偷改共享文章

   关切偷改共享文章
   
   
   张三一言
   

   
   一、题解
   
   “公用文章”,是指现在热议的刘晓波《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这篇文章是刘晓波的私人财产,这是常识。但是,当它发表发,并被热议后,它就成为人们共享的私有财产。原作者当然有权作任何修改和解说;但是,当它被热议后,理应在修改前或后作一个公开的交待。若不然,这一条改,既对反对者不公平,例如把被反对的内容删除或作相反的陈述。也对支持者可能构成伤害,严重点说就是被出卖(不知道原先为刘晓波的美化共产党辩护并加上光环的人士,在美化共产党内容被删后有何感想)。现在刘文被改了,改前无通告,改后无说明;只是用一个“全文”了事。这种情况说它是偷改,不过分吧!
   
   
   二、挺刘派的基础之一的美化论被反刘派打败了
   
   回想刚过去不久的一段时间,为刘晓波的美化共产党歪理辩护初期,挺刘派如真理在握、得理不饶人之态,名将倾巢而出,以铺天盖地海啸登陆之势向反刘派猛攻。跟着,我们看到的是一而兴、二而衰、三而败。最后,到今天,只好静悄悄竖起白旗自我埋葬美化论。
   
   挺刘派有两大死守的观点:一是没有敌人论(即共产党不是中国人的敌人),二是美化共产党。这是合作派的理论基础。现在,两个观点之其一被打败了。这是反刘派的大胜利。
   
   再看没有敌人论。在我初提反没有敌人论之时,也是铺天盖地海啸登陆之势向反刘派猛攻。现在已经进入二而衰的阶段。今后是摹仿美化论竖白旗自我埋葬,还是像董健华名言“不提及等同不存在”那样不了了之,有待时间观察。
   
   三、挺刘派诚信存疑
   
   对一件热议中的公用产品偷偷地删改,是不是涉及诚信问题?我不敢下结论。但是挺刘派过往诚信存疑则是客观事实。借天主之名排斥异己;既有抽掉高智晟郭飞雄名字之理又有必首提刘晓波名字之理,还有先救刘晓波后救其他人(火警,领导先走学生后走的今天版);被签名;在别人签名后偷改文件…层出不穷。
   
   
   张三一言 20101107 香港
   
   
   
   附:
   
   《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被删改掉的文字
   
   
   
   在12月3日两位对我的询问中,我能感到你们的尊重和诚意。
    这些宏观方面的进步,也能从我被捕以来的亲身经历中感受到。
    尽管我坚持认为自己无罪,对我的指控是违宪的,但在我失去自由的一年多时间里,先后经历了两个关押地点、四位预审警官、三位检察官、二位法官,他们的办案,没有不尊重,没有超时,没有逼供。他们的态度平和、理性,且时时流露出善意。6月23日,我被从监视居住处转到北京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简称“北看”。在北看的半年时间里,我看到了监管上的进步。
    1996年,我曾在老北看(半步桥)呆过,与十几年前半步桥时的北看相比,现在的北看,在硬件设施和软件管理上都有了极大的改善。特别是北看首创的人性化管理,在尊重在押人员的权利和人格的基础上,将柔性化的管理落实到管教们的一言一行中,体现在“温馨广播”、“悔悟”杂志、饭前音乐、起床睡觉的音乐中,这种管理,让在押人员感到了尊严与温暖,激发了他们维持监室秩序和反对牢头狱霸的自觉性,不但为在押人员提供了人性化的生活环境,也极大地改善了在押人员的诉讼环境和心态,我与主管我所在监室的刘峥管教有着近距离的接触,他对在押人员的尊重和关心,体现在管理的每个细节中,渗透到他的一言一行中,让人感到温暖。结识这位真诚、正直、负责、善心的刘管教,也可以算作我在北看的幸运吧。
   (共删掉541字)
(2010/11/0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