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查建国:转型十论点]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
·高洪明、胡石根、查建国、杨子立、梁强、华颇、赵枫生、王林海、刘建新、贾建英关于抗议以言治罪刘晓波先生的声明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强烈抗议中共当局重判刘晓波博士的声明
·王平渊:中国政治格局的“有效突破”
·2009年12月29日,中国民主党美东党部以《从刘晓波郭泉谢长发等案件看中共独裁专制本质》为主题召开党员大会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有关临时条款、领导机构和组成人员的公告(2010年1月1日)
·中国民主党美西党部元旦举行抗议活动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今日正式发布《中国民主党党员手册(试行)》
·徐文立:中国大势
·孔识仁:中国民运的前景和战略——读徐文立《中国大势》而作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对美国总统奥巴马会见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声明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旅泰党部举办春节聚餐联谊会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对中共政府全面打压中国大陆网络新闻和言论自由的声明
·《正宪运动宣言》草案——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一提案
·农村制度改革——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二提案
·上海万邦宣教教会争取敬拜自由案-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三提案
·彻底平反倪柝声、李常受的基督教地方教会—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四提案
·房价上涨问题——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五提案
·政治犯家属贾建英等人提出《失去人身自由的监视居住期应折抵刑期》的立法建议
·重发: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关于与“纽约朋友”的新民主党关系的指导意见
·发展公民社会是解决环境危机的根本出路——中国民主党2010年国民第六提案
·走向共和薪火相传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全球接力活动的公告第一号(2010年2月21日)
·“走向共和薪火相传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共和圣火全球接力活动”的第二号公告(2010年3月15日)
· “走向共和薪火相传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共和圣火全球接力活动”的第三号公告(2010年3月20日)
·“走向共和薪火相传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共和圣火全球接力活动”第四号公告(2010年3月21日)
·一位中国民主党人的《建国五大纲领》建议稿及初步反馈意见
·“走向共和薪火相传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共和圣火全球接力活动”第五号公告(2010年3月29日黄花岗义举百年纪念日)
·《自由亚洲》报道:中国民主党“走向共和﹐薪火相传”演讲会(视频)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欧洲联合党部2010年第一次工作会议公报
·高洪明:清明节悼念中国死于共产运动的人们
·中国民主党山西党部对“三王特别民主党”的意见信
·王希哲:“三代表”与王军涛的中国民主党“太祖皇帝”
·王希哲:为什么说评王军涛一文中“袁世凯这段写得蛮深刻”?
·王希哲:王有才是“后娘卖儿心不疼”
·1998年中国民主党党史上重要问题的澄清
·中国民主党迎接二十一世纪宣言(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2010年4月10日再发表)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关于与纽约“中国民主党全委会”关系的备忘录
·1998年6月25日中国民主党成立公开宣言
·王希哲:浙江民主党人的耻辱!---给国内民主党人是浙江民主党人的一封公开信
·王希哲:谈中国民主党“北京派”和“浙江派”的终于形成
·里面的每个字都是谢长发用血泪铸成的,我们不能任由他人黑白颠倒了
·中国民主党北京地区关于设立党的发言人制度的声明
·高洪明为纪念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成立九周年致徐文立主席的公开信
·郑存柱:同质与共识——从罗尔斯的政治自由主义来看中国民主党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2010年春节对中国民主党受难党员、受难异议人士及家属慰问活动向公众的汇报
·共和电影沙龙首站在美国布朗大学举行
·王希哲:从王军涛王有才民主精英演出,看民主的乌托邦性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关于中国青海省玉树地震的声明
·查建国:扫地僧为何武功最高? (微言大义——王希哲先生评语)
·誰之罪?-----孔佑平在
·高洪明:你(王希哲)全心全意地捍卫中国民主党的旗帜、历史和荣誉,我向你表示崇高的敬意和全力的支持
·王希哲电邮批驳王有才
·王军涛给他“团队”的海市唇楼及对老民主党人必须的道歉---王希哲电邮批驳王军涛
·辛亥革命·百年紀念·一傳十·十傳百·薪火相傳·再造共和
·如何合法召开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倡议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敦促中共监狱当局尊重人道,让杨天水先生保外就医
·声援上海访民胡燕在联合国总部前抗议的照片和视频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致民主党海外湖南代表委员会贺电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总关于国内民主党人士和组织委托海外代表的具体意见
·王希哲对刘浩峰所谓“湖南民主党人关于中国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的意见公告”批语
·王希哲、刘晓波致国共两党的双十宣言
·王希哲:走孫中山的路,這就是結論
·孔识仁徐文立:恢复民国宪政法统是中国再造共和的最佳路径
·巴黎动态;民运前辈徐文立先生随访巴黎
·《纪念“六四”周年柏林墙前,追求民主共和欧洲万里行》通告
·任畹町先生在斯特拉斯堡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大会讲话
·中国民主党人柏林纪念六四21周年,开启2010年欧洲取圣火万里之旅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三:2010年6月11日红蓝白双十旗高高飘扬在阿尔卑斯山一座峰顶上及诗歌《二十一》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二:徐文立一行德国柏林六月八日访问自由大学和基金会纪事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四:2010-06-09—12 德国福森Füseen和帕骚Passau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五:“中国就是世界”--2010-06-13-15奥地利林茨Linz和维也纳Wien之夜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六:“法律乃治国基石”--2010-06-13—15 奥地利维也纳Wien II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七:“自尊传统的民族才能自强不息”--2010-06-16 斯洛伐克共和国首都Bratislava布拉提斯拉瓦
·《辛亥革命百年• 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八:“不自由毋宁死”--2010-06-16-19 匈牙利共和国首都Budapest布达佩斯特
·《辛亥革命百年• 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九“我家在何方Kdedomovmủj?”--2010-06-20-22 捷克共和国首都Prague布拉格
·《辛亥革命百年• 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十“和平的文明”--2010-06-23/24 德国德累斯顿Dresden和首都柏林III
·刘贤斌先生被刑拘事件的声明/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德国党部重组公告/总部热烈祝贺德国党部重组成功
·《辛亥革命百年• 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十一:“博爱之共和”--2010-06-25/26法兰西共和国首都巴黎Paris-I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十二:“自由之共和”----2010-06-25/26法兰西共和国首都巴黎Paris- II
·王希哲:新发现狱中诗两首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纪事之十三:“民运之共和”--2010-06-27/28/29法兰西共和国首都巴黎Paris-III
·2010年7月14日,湾区暨台湾、泰国、香港、纽约视频《纪念辛亥革命百年》记者会并《紀念辛亥革命百年,告辛亥先烈先賢之後人書》
·2010年7月14日,湾区暨台湾、泰国、香港、纽约视频《纪念辛亥革命百年》记者会并《紀念辛亥革命百年,告辛亥先烈先賢之後人書》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十四:“人文之共和”--2010-06-27/-07-1法兰西共和国首都巴黎Paris--终篇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二十:渡海抵丹麦--2010-07-22-23丹麦首都哥本哈根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十五:“黑门和马克思”--2010-07-02-04德国历史名城特里尔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十六:法兰克福--2010-07-05德国历史名城法兰克福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十七:纽伦堡人权路和人权石柱--2010-07-07德国历史名城纽伦堡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十八:伯尔故居和海涅铜像--2010-07-12德国伯尔故居和海涅铜像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十九:荷兰大坝、水网和自行车路--2010-07-19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二十一:挪威奥斯陆和卑尔根--2010-07-27-29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二十二:瑞典社会民主主义--2010-07-30、31/08-01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二十三:英国和爱尔兰及1215年英国大宪章--2010-08/04-08(终结篇)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二十四:徐文立、刘伟民会晤法国官员
·《辛亥革命百年•欧洲取圣火万里行》简讯之二十五:《鸟博》网友“星星之火”巴黎专访徐文立
·徐文立:紀念辛亥革命再次走向共和
·秦永敏简介
·查建国:给“右派”第二代的第二封公开信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祝贺吴义龙和陈树庆先生重获自由的公开声明
·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關於強烈抗議日本政府逮捕中國釣魚島海域作業漁船船長侵犯中國主權的公開聲明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为保卫钓鱼岛主权运动告海内外同胞暨两岸领导人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查建国:转型十论点

http://upload.peacehall.com/blog/temp/201011072050491.jpg

   查建国先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后极权社会"论

   1,起始时间。中共49年建国至78年是极权社会,既毛泽东时代。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是转折点,进入后极权社会,至今,既邓小平时代。(威权时代是民主多少的问题,极权时代是有无民主的问题。极权是专制之顶峰了)

   2,极权本质未变。在极权社会,毛泽东指鹿为马一言九鼎,为"神"。其个人崇拜已危及统治集团,使其人人自危。换马抛弃个人崇拜是必然。在后极权社会个人崇拜变成党崇拜。党的权力神圣化、全能化、永久化。"反党"依然是高悬中国国民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中共从高度意识形态党变成权贵集团利益代表。但万变不离其宗:一党极权本质不变。

   3,统治手段在变化。可高度概括为邓的"两手硬"(一手发展经济,一手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既为"中国模式"。从大规模政治运动变为只镇压少数人;一言堂变为言论有禁区;枪杆子笔杆子又加了钱袋子;国际外交从强硬对抗变为防守妥协。这些变化从历史发展上看是"进步",从统治者角度看是"被迫让步",是维护其"核心利益"之举。

   4,主要矛盾。执政党专权与广大国民的维权是贯穿后极权社会的主要矛盾。从狭义上讲访民上访,群体事件是维权,广义上讲组党是维结社之权,写破禁区文章是维言论之权,法轮功在维信仰、宗教自由之权。维权与专权的矛盾表现在各行各业、社会、经济、政治各领域中。

   5,转型目标。多党制、民主大选、权力制衡、军队国家化,新闻自由这五大标准是贯穿多元政治模式(美式、欧式、台式、民主社会主义、伊教民主国家)并存的一条底线;自由、平等、民主、法制、人权是贯穿多元文化并存的一条价值观底线。这两条政体标准、价值观底线是普世的,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寸步不让的转型至自由民主社会目标的特征。当前,转型的瓶颈是政治改革。人性有善恶,扬善抑恶,民觉有高低,仍需启蒙,但当前政治制度变革应先行,是纲举目张之"纲"。

   二,"渐变突变交替"论

   1,两种"模式"的争论。对转型路径近些年有两种模式在争论:一说是要走缓和的、和平的、渐变的道路;一说是激进,立即打倒解体的道路。多数人认可第一说。但其争论无意义。因为历史的发展不是非此既彼了,而是只有一条真实的、现实的路:既渐变突变交替进行之路。渐变阶段是缓和、缓慢、小步走不停步、是量变的积累历史。突变阶段是激进,是大规模街头政治之动乱,是质变的分割历史。之后是开启又一轮的渐变阶段和"二次革命"式的第二次突变。

   2,突变到来的条件。经济结构失衡造成的泡沫破灭,随之破产、失业,经济陷入低谷;社会维权群体事件逐年增多,国民维权意识逐年增强,政治对立温度上升到临界点;专权集团分化加剧,改革阻力降低;国际人权压力愈来愈大。一根颇具偶然性的"压倒牛的稻草"必然地降临,历史翻开新的一页。

   3,突变到来的时间。这一时竟成为人们茶余饭后涉及政局议论的一个主题。历史是不可设计的,也是不可预测的。哪一个经济学家能准确地画出今来十年中国经济变化图?哪一个政治学者能准确地说出10年后中共核心领导集团的状况?我们不是算命先生。时间不可预测,突变模式也不可预测。(有人非要分出5--6年即突变的乐观派或几十年后才有突变可能的悲观派,那我持我一贯处事原则:"中庸之道"。)人类社会发展从长期看是自发不可控的。当然,从短期看仍有规可见,每一个人均可有作为,机遇留给有准备的人。

   三,"极权无改良,政改无方案"论

   1,何为"改良"。百度搜索:"去掉事物的某些缺点,使之更适合要求"。谷歌搜索:"在现有的基础上修改,不包括推翻重来"。从两个角度讲改良:从目标角度讲,改良是不伤筋动骨,不改变基本政治框架的改革,这是当前中共主流派口中的"政治体制改革"。从路径角度讲,改良派只讲渐变,不讲突变,只求稳妥,害怕动乱。与改良经常对立使用的词是"革命"。去掉革命一词中的暴力内涵,我们是革命派,颜色革命派。中共已从过去的"暴力革命派"变为用暴力维持的改良派。其镇压对手的帽子已从"反革命罪"变为名称"颠覆政权"实为的"革命"罪。

   2,为何"无改良"?从目标角度讲的改良我们不要,以史为鉴,此路不通!从路径角度讲的改良不现实,从渐变到突变不依改良派一厢情愿为转移。我们讲的"极权无改良"是在政改领域用的,不括经济领域、社会领域、文化领域。是讲我们不搞改良,不是讲别人不搞,但不会成功。

   3,为何"政改无方案"?近几年热衷政改的朋友们热衷提五花八门的政改方案或称突破口,如下所列:一曰"先党内民主,后党外民主"(更有一自称"文化复兴旗手",自封"中国民主党中央委员会筹委会负责人"提出"振兴中共"与其"兄长政党""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共赢共进"。);二曰"先形成两党局面"。或中共主动分出一党,或中共先容忍另一反对党存在,这党以若干时期内不动中共专权为条件;三曰"通过政党法"。有一被誉为"成熟的政治家"提出国内"人人自称民主党人",人人印中国民主党名片,公开活动,政治转型就成功了的(在民主社会都不会实现)幼稚且危险的方案;四曰"先实现司法独立";五曰"先搞新闻法实现言论自由"六曰"先进行教育改革"高校教授治校;七曰"先基层后上层"进行独立民主选举。有一知名学者讲:"人大代表实现直选,改革就成功了,就这么简单";八曰"从财政体制改革入手,先实现人大独立拨款权";九曰"建立政改特区",派有志政改人士去主政;十曰"各省逐步推行香港化"。这些都反映出提方案人的焦虑、浮浅之心态,这些方案如视为一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挑战、施压、斗争的策略、手段,无可非议。但若是真想实现,成为统治者能容忍能合作的改良方案,则统统为书生议政。专政者深知: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深知真进行政体改,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其党速亡。故稳定压倒一切,消灭一切不稳定因素于萌芽之中。但不进行政体改,只会积累矛盾,引发更大动乱的突变早晚到来。但只要党末亡于我,管它任后洪水滔天。故出现每到交班期,改革反倒退,人权记录现寒流现象。维权者亦应知牵一发而动全身,单军突进没有可行性。(中国历史:皇权下改革者多无好下场,且人走政亡。)现实过程是:极权无改良,政改无方案,各自为战,(各领风骚一段时)全面冲击,以待突变。

   四,"颜色革命既非暴力合法斗争"论

   1,颜色革命既非暴力革命。中共提倡并力行"枪杆子里出政权""无产阶级专政",连党内斗争(苏区肃反、捉四人邦,军委主席可以指挥党内一把手)都用暴力,并建国后与周边国家(苏、印、越、韩)战争打遍,是代表中国近代最激进思潮的暴力党。其夺权保权过程之血腥,恶果之严重,使国人"谈虎色变"。现"民运"绝大多数人均认同和平非暴力,这就是颜色革命的主要特征。非暴力使我们最具道义号召力,行动代价最小,最有可行性,是我们的软实力。但任何认识、原则都不是绝对的,都是有前提,有条件,可变化的。"生活之树常青,理论是灰色的"。有人讲:用暴力对抗、推翻暴力专制政权是人民天然的权利。不错,但时代不同了,可以有权不用。有人讲:有限被动暴力反抗论。我以为暴力反抗分三类:一是拉起军队操起枪。----坚决反对,不为之。二是个案的正当防卫。----合理合法。三是抛石头、打砸抢。----反对,但要具体事具体分析。有青年人易激动好暴力之天性所使;有专权者"阳谋"结果;有长期矛盾积累的爆发,如种族骚乱。我们不为,不代表别人不为。我们只能事前严己,事后表态,凡事皆然。有人讲:反对暴力也应包括反对政府用暴力镇压人权。非常正确。渐变阶段政府频频使用暴力,使其更快地丧失人心,如邓小平镇压"六四民运",江泽民镇压"九八组党""法轮功",胡锦涛镇压维权活动,(胡锦涛原以为小步走不停步的镇压方式不显山不显水,谁知刘晓波获诺奖的巨大国际影响力又一次使国际社会聚焦中国人权。)这使邓江胡都将在中国历史上留下耻辱的一笔,都给中共政权造出了更大的对手和压力。刘晓波狱中获诺贝尔和平奖,使广大国民再次反思,中共政权价值观与世界主流为何差距这么大?(刘晓波本人也由一个具有影响力的公众知识分子成为中国民运的一面旗帜,但其能否成为众望所归,如曼德拉、昂山素季、达赖喇嘛那样的领袖,还要看。因前三人获诺奖之前既已是这样的领袖。中国民运需要这样的领袖。)突变阶段政府若还想走邓小平镇压"六四民运"之路,那苏联"8.19"事件必再现,玩火者泰山崩即在瞬间。

   2,非暴力革命既"合法斗争"。依"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4条(选举权和被选举权)、35条(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权)、36条(宗教信仰自由权)、41条(申诉、控告或检举权)及其它法律所保护的权利向专权者和专权制度进行合法斗争既非暴力颜色革命的又一种解释。如狼烟四起,此起彼伏,前仆后继的签名活动、上网写文、讲座聚会、结社组党、家庭教会、上访告状、司法诉讼、自荐参选、铁窗志士等等均为颜色革命合法斗争,渐进阶段"全面冲击"之内容(有人总结颜色革命战法近百种)。有人讲:法有"恶法",法有矛盾,法有空白,怎侬?----依"良法"和符"自然法"部分已够我们活动空间。唯此,才是在传统的、现实的基础上保守主义的行动者。有人讲:宪法中有肯定中共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部分,现政府司法部门就是依此镇压异见人士,如何合法斗争?----宪法中没有规定宪法不可修改,要求修宪,就是合法斗争。退一步假设,宪法是多数人公投通过,且无修宪,而有不同意见的少数人仍享有继续发表自己意见的权利。中国国民可以依宪法保障的所有合法权利批评,并要求改变社会现实的基本制度,批评执政党并要求其下台。这都是自由民主的题中之义,都是合法斗争的内容。

   五,"动乱不可怕"论

   1,"动乱可怕"说。何为"动乱"?可有两种解释:一是大规模街头政治,二是军队内战。有人提出"三个几十加一个出"的耸人听闻的可怕论,既动乱将导至中国内战几十年,几十万人死亡,历史倒退几十年,其后果必将出现一个新的独裁者。

   2,"动乱不可怕"说。先说"大规模街头政治",这在民主社会本是常态。如台湾、泰国要求政府下台,美国反战,法国反退休制度新立法都引发超大规模街头政治,这是国民言论、集会、示威、游行、结社、罢工权利的综合体现。这在后极权社会的突变阶段将会出现,仍属合法斗争范畴。再说军队内战。时代不同了,社会主流中产阶级、大中城市市民反对内战,反对派中和平非暴力主张占多数,军队非北洋多派系军阀,国际社会不充许。军队内战不可能,街头大动乱将是短时的,非暴力是主流的。其间治国人才将象泉水般涌现,统治集团迅速分化,国际舆论、智力、人物力支援纷沓到来,圆桌会议、过渡机构、民主强人将导至新的渐变阶段开始,一日千里,国民的"盛大节日"有何可惧可怕!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