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一莼文集
[主页]->[人生感怀]->[一莼文集]->[ 过 埠 新 郎]
一莼文集
·蝶恋花 - 莼草自题
·笔名“一莼”的来历
·永远的怀念--外祖母百年祭
·绿卡姻缘
·围城并不美丽
·我曾经茫茫走过......
·下一个会更好?
·恶梦
·老方的红颜知己
·大卫营的今与昔
·明月几时有?
· 大峡谷玻璃天桥之行
·一位海外资深新闻工作者镜头下的大陆工厂
·埃及追夢(一)
·埃及追夢(二)
·埃及追夢(四)
·埃及追夢(五)
·埃及追夢(三)
· 过 埠 新 郎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过 埠 新 郎


    星期天夜里,我正在看书,电话铃响了,我拿起电话,Cindy紧张的声音急促地在话筒里叫着,“一蒓,你看我是不是要报警啊?”我不解地反问:“发生了什么事啊?”她着急得有点语无伦次,半晌我才弄明白,原来还是她“闪婚、闪离”的后续问题,她急切地说道:
   
    你知道,我刚刚办完离婚手续回到加拿大,这才几天啊,就发生一连串的怪事。
    昨天深夜,时针指着十一时四十五分,在这大雪封门的夜晚,我早已上床就寝。突然,电话铃声吓人地响了起来,我拿起电话---

    对方说,“这是温莎警察局,你有什幺需要帮助的吗?"
    我莫名其妙地反问,“你们有什幺事吗?”
    对方说,“一分钟以前从你的宅子里有人打911报警,但是没有说话,我们询问一下是否需要帮助。"
    我的全身起了鸡皮疙瘩:偌大的房子里明明只有我自己,是谁打了这个神秘的电话呢?一个可怕的意念闪过我的心头,会不会是他设法进入了我的房子,故意装神弄鬼地吓唬我,或者根本就是某种重伤害前的警告?我越想越怕,无助的我只有紧紧地裹着被子,抵御那发自心底的恐惧.......
    还有就是我在中国办完离婚手续回来的当天夜里——
    我放下行李,打开信箱,除了信件之外,有一个用我的丝巾包裹的小包引起了我的注意,我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是一把刚刚配制的我的大门钥匙!这是谁放在这里的呢?而且是用我的丝巾包裹,真有点意味深长啊!
    铮亮的钥匙在夜色里闪着寒光,什幺意思?警告我吗?还是......
    一蒓,你知道,我不是一个神经过敏的人,但如何解释这一切呢?我真后悔自己竟然赶时髦也“闪婚”了一把,这一“闪”不要紧,弄得不好连自己的后半生也陪了进去就该死了!
    Cindy的“闪婚”是几个月前的事,说起这段经历,她至今依然十分愤慨和伤心。
    一蒓,你就把我的故事写出来吧,我之所以要将它公之于众,是想给北美那些打算去中国大陆找对象的人,尤其是中老年女性提个醒,不要轻易作出结婚的决定,因为一时冲动做出的轻率决定,除了要让你付出惨重的经济代价,还会伤害你的身心。这种伤害不但刻骨铭心,而且根本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甚至连时间也很难令其愈合。我为此付出的代价除了精神和经济方面的双重损失外,我的体重在几个月内猛降了三十多磅!
   
    有人说,和“新中国”一同出生成长的我们,是最迷茫的一代。
    其实,没有哪一代人不迷茫,只是我们这一代人在命运和时代造就的迷茫里陷得更深而已!人生如梦,岁月无情,最可贵的青春早已一去不返,海外飘零多年,我在枫叶国生活也有十余载了。 午夜梦回,当年边塞大漠的风刀霜剑,政治风云的诡谲多变,尚未成年就被迫独自远离家乡亲人的孤苦寂寞仍然时时在我的眼前晃动------如果把人生之旅比作一条咆哮奔腾,一路上充满了暗礁和风浪的滚滚长河,那麽婚姻就是我们这一代人在激流中遭遇到的最大、最危险的漩涡。
    那个特殊时代的种种非常经历造就了我们,也影响了我们的一生。比起常人来说,我们的人生之路倍加坎坷曲折,许多人的婚姻更染上了某种悲剧色彩。不幸的是,我恰恰属于这样的一群人。
   
    我曾是少小离家, 孤身在中国西部边疆戈壁滩上的朔风酷寒里挣扎多年的老知青,也曾在香港的摩天大楼群中奋力拼搏,闯出了一片天地的职业女性。凭着自己的仁心仁术和无数被我治愈的病人的口耳相传,我在加拿大的温莎也有了自己的诊所,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和车子。但是这麽多年来我在感情上依然是一个到处飘零,孓然一身的孤独女人。
    有人说,那是一种可贵的自由,没有任何牵挂及羁绊。可作为一个女人,虽然过去不幸的、无选择的婚姻一直使我对婚姻望而却步, 但在内心深处,我一直渴望着自己的生命中要有一个羁绊,哪怕走起路来要慢一些,但我会感到心里踏实。可是,阴错阳差,无情的命运总是令我一次又一次失望, 更没想到的是,自己年近“耳顺之年”,一片真心地万里寻觅归宿未得,还遭遇了一场可怕的“婚变”。“寒天饮冰水 滴滴在心头”,心中的滋味岂是一个“悔”字了得?但我知道,我无法回避,无法躲闪,每一念及那几个月所受的折磨,我都感到一阵锥心刺骨的疼痛,真是撕心裂肺啊——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大概是很难体会的。
    每当在风雪肆虐、路断人踪的冬日午后,偌大的客厅内形单影只;或是在雨声淅沥,粉墙上树影零乱的漫漫秋夜,静静的书房里一盏孤灯独对,我总是思绪翻腾,久久无法平静。思之再三,终于决定把自己的遭遇公诸于世。
   
    为了自己,也为了和我同样命运的人们。
   
    我是一个医生,救死扶伤、助人解困是我的天职。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经常帮助那些儿女不在身边的老年人,所以他们也很关心我的个人问题。多年来,我凭藉自己的勤奋努力和精益求精的医术,实现了北美梦。我的一对儿女早已成家立业,离开了我,现在正是到了我应该享受幸福晚年的时候。
   
    我住在底特律河边加拿大一侧的小城温莎,一位热心的朋友为我介绍了一个在国内某中医学院教推拿的教授刘某,年龄相当,职业相近。我见条件不错,觉得可以考虑。
    在最初阶段,他的女儿多次打电话给我,极其热情地嘘寒问暖,好像我不是在和她父亲交往,倒像是和她交往似的。以至于让我的女儿开始有了“说不定是他的女儿想来加拿大”的怀疑。可当时我总是往好处想,觉得一个年过六旬的人怎幺会为了他女儿的出国梦而在自己人生的夕阳阶段作出这种牺牲呢?一定是女儿多虑了。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自己的思想实在是太单纯了。
    以前别人也先后替我介绍过几个条件很好的对象,我都没有接受,主要的原因是我一直想找个同行,会有更多的共同语言。另一个原因是,艰苦的边疆知青岁月留给我的腰疾,药是吃不好的,我相信只有同行能帮我。尽管我自己治愈了数以千计的腰痛患者,但我却帮不了自己。基于这种考虑,我选择了跟他交往。对于他女儿介绍的他头上的诸多光环和头衔地位我并不看重,我只想找个对我好的老伴,互相照顾,携手共渡余生。
   
    我天性爽直,所以一开始就向对方介绍了自己的优缺点,特别是缺点。
   
    我希望通过这种先小人后君子的交流方式,缩短两个陌生人之间的彼此了解。可对方只介绍了一个完美男人的优点。避而不谈缺点,等到无法回避时,只说他的缺点“是把时间都花在搞事业上”。
   
    我们在网上联系了三个月后,刘就提出要我帮他申请来加拿大。我想也好,自己要找的另一半一定要能适应加拿大的生活,因我早就将加拿大视为自己的第二故乡,也准备在加拿大度过自己的晚年生活。所以我立即帮他出具担保材料,让他能以访问签证来加。不幸的是,他遭拒签。如果当时他能以访问签证来加,也许对我的身心伤害就没有今天这幺厉害了。可世界上偏偏就没有“如果”这剂药方 。
    紧接着他的女儿给我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邀请信,请我去他们家里做客。我的亲友也劝我应该到他生活、工作的地方看看。于是我在九月下旬,全年最美的金秋季节推掉了我的病人和其他人的邀请,直奔他所在的那座城市而去。
    到了他家,发现地方虽然不大,但挺干净,多年的单身生活也让他会自己做饭洗衣。我是个爱干净的人,所以,对他更有了好感。
    到达的第一晚,刘的女儿女婿就将我们俩送到他们自己买的商品房前,一个对他来说也是陌生的偏远社区,那里谁也不认识他。我问他为什么要住这么远?他说,这里有两间睡房,条件比他住的地方好。尽管我在北美生活了很多年,但我还是个观念保守的女人,听了他的解释我也没有多想,觉得也算是言之有理。
    由于刘还没有完全退休,所以几乎大部分时间他还要去上班,或者在他住处给病人推拿。我问他为什幺不申请营业执照?他说太麻烦,这也是他要出国的原因之一。我告诉他到国外一样需要执照,而且由于文化和语言的隔阂,恐怕更加不容易,何况温莎是个小城市,没多少华人,他英文又不行...... 他女儿当时就说我在给他爸泼冷水。
    现在看来,他从一开始就设计了一个圈套让我往里钻——他们刻意安排我在一个偏僻的地方住,那里没有邻居、没有朋友,甚至没有一个熟人,把我完全孤立起来,为的是不让我有任何机会从侧面去了解他。后来当我意识到时已经太晚了。在这期间,他只是带我去他们学校大门口照了一张像,其余时间都是我独自在那里生活。
    就在我到后不久,他们就安排了一出求婚的闹剧。 刘平时似乎有意避免跟我交谈,但那天他却侃侃而谈。说已向中介打听过,只要我和他登记结婚,他们有把握帮他来加拿大,实现他多年的梦想。他告诉我他曾在9.11和非典时期两次申请签证都被拒。他感到自己怀才不遇,连他们的院长等领导的能力都不如他,自己一直郁郁不得志。
    当他知道我有个诊所后,就更兴奋地劝我把事业做大......当时我就感到他有利用我身份来加开诊所的意图,所以我告诉他,我要慎重考虑他的求婚要求。 我的想法是:岁月匆匆,人生苦短,所谓世上钱多赚不尽,朝里官多做不了。钱够花就行了,钱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要赚那幺多钱干嘛!我是来找老伴的而不是找合伙人的啊!他听后马上话锋一转说,当然,他没去过加拿大,也许到了那边他就会改变想法。毕竟我们的相识还是有缘分的,何况他查了书,鼠牛是很相配的。
    我接话说,正因为自己属牛,所以不但有牛的诚实、勤劳而且有牛的倔强。 他毫不考虑地说他能接受。他说,他是真诚地要和我结为夫妻,共渡晚年。并承诺,如果他能进入加拿大,他将卖掉在国内的房产,将钱全部带来加拿大,不会在用我的一分钱。我当时还觉得这人挺绅士的。在他的一再请求下,于是我就和刘先生办了结婚手续。
   
    我完全不知道的是,在登记的第二天,他就悄悄地独自去中介公司签了办理出国手续的合同,被蒙在鼓里的我成了木偶,接下去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按照中介公司的要求,拍婚纱照、蜜月照、婚礼照等等。结婚所需要的所有东西都是租来的,只有鞋是买的,但婚礼结束后就拿回去退了。项链也是我自己买的,结婚戒指也没有。刘的亲友们竟然穿着短裤、汗衫参加了婚礼!婚宴加上小孩只有三桌,也没有一位学校的老师和领导参加,让我感觉他们只是走形式,不想让单位知道,应付申请的需要而已。但老实的我还是对自己说只要他对我好,以后两个人好好过日子,这种形式的东西就不去计较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