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荆楚:“和平理性非暴力”是违背基本常识的废话]
徐水良文集
·习式反腐小文革的性质和前途
·关于中共特务冒名造谣的声明
·邓小平没有真正的改革
·民主社会反对贵族及贵族制度
·为什么各种复辟倒退的奇谈怪论和梦话应运而生?
·关于贵族问题答网友问
·社会主义国家的罪恶及失败怪不得马克思吗?
·对马克思主义的概括性批评
·再談洪哲胜文章的错误
·批评洪哲胜和马克思的三个短帖
·习近平的说法不对
·当今世界的两大公敌
·驳邓榕反诬国人造谣的说辞
·用“中国多少人真懂民主”来反民主的胡话
·中共第五纵队又一个分支招安机构成立
·纠正习近平文化无高下的错误说法
·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是一种错误的理论
·简谈亨廷顿的最大错误以及文化和文明两个概念
·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也谈阶级和阶级斗争
·支持香港民众抗争帖
·共产主义曾经在人类历史上一再实现又一再破产
·中国民主后会不会分裂的问题
·也谈占中:撤,或不撤
·中共三派和民运四派对占中的不同态度
·就退场机制驳胡平
·再批胡平退却逃跑主义兼防胡安宁曾节明冒险主义
·推荐leebai先生文章五篇
·违背常识的荒唐策略——好退坏进
·胡平思想:见坏就上去找死,见好就收别求胜
·鼓吹为胡平理论寻找和界定好坏标准是误导别人上当
·在电子邮件组中反驳胡平
·关于汉字汉语问题的辩论贴
·关于海外民运和见好就收跟贴
·胡平八字方针与老毛十六字方针对比
·一本荒唐的书:胡平的《中国民运反思》
·中国民运内部争论极端激烈的原因
·人类文明的辉煌一面
·对马列经济学问题的一些意见
·台湾九合一选举的几点教训
·春节上街闹革命
·再谈专制主义者及其走卒“反民粹”
·回洪哲胜胡平等:现在该不该讲革命?
·再谈革命和暴力等问题
·中共特务上海国保下流得人类历史上罕见
·对胡平”最糟的失败是把成功丢掉“等说法的批评
·香港抗争的第一阶段很完美(驳失败论)
·宗教不能证伪的说法是谬论
·张三一言:重谈暴力达到民主的老调
·本人关于圣诞节问题的部分帖子汇编
·关于花瓶特线有无组织问题答洪哲胜
·近来跟贴三则
·坚决反击神棍们对民主事业的破坏和干扰
·软骨头无间道的一个共同规律
·再驳胡平的非暴力论
·有关俄罗斯跟贴两则
·再谈俄罗斯
·巴黎枪击再次证明必须正视一神教问题
·国际社会必须表态反对屠杀异教徒的教义
·民运的问题不是朋党问题是阵线问题
·简单解释证伪概念及其陷阱
·再谈证伪说的语言陷阱
·关于科学的定义
·总体事实,赵紫阳无功有罪
·驳刘路为中共作伥反民主的发言提纲
·胡平和吾尔开希都把原因和方向找反了
·假政治协商和真政治协商
·驳几种否定言论自由的护恐说辞
·马列教一神教两者是相通的
·中共情报机构的一个重要策略
·“做思想工作”的说法本身就是洗脑说法
·谈文革造反保守和抄家等问题
·不赞成吴稼祥的阴谋论
·实践证明马列共产制度是人间地狱而不是天堂
·马克思在精神产品中下毒,信徒中毒变恶魔,老马没责任?
·再批马列及其信徒
·再谈马克思主义及其阶级专政等错误
·再次澄清被搅成浆糊的国家、专政和民主理论
·劳动价值论与剩余价值论性质不同,应原则肯定
·对柴静雾霾演讲的看法
·如果我是习近平,就设法逼左派权贵和走卒政变叛乱
·科学、理论和技术、策略的区别及联系
·驳胡平“专制就是垄断做好事的权力”
·用比喻方式谈谈马克思主义
·共产党农村制度是最野蛮的制度
·也谈中国大陆政变的可能性
·就8201大案再答胡安宁纠缠
·答和小敏:事情没那么简单
·也谈李光耀
·再谈民运圈的派别划分
·中国农民是最反共产党毛泽东的群体
·关于陈尔晋问题答刘路
·很多人上了陈大骗子的当
·高耀洁:土改杀人手段何其多
·介绍79民运的不同派别
·一部分“贪官”是中共派到海外送钱的特务
·也说马列教一神教的政教合一
·关于计划生育问题的看法
·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
·继续讨论两教、两棍问题
·把民运揭露特务与延安整风混为一谈是特线阴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荆楚:“和平理性非暴力”是违背基本常识的废话

   

[短评]再谈和平理性非暴力


   

徐水良


   

2010-11-16日


   
   
   和平理性非暴力,是我们未来社会的理想,同时也应该是未来自由民主社会解决处理问题的主要方法。
   
   但在专制统治者坚持使用邪恶暴力的情况下,把它当作基本原则,而不是在特殊情况下采取的策略和方法,那就非常荒唐。
   
   确实,中国反对运动,从开始及到今天,都采用了和平非暴力的策略。但是,这仅仅是过去的策略,而不是永远的原则。如果我们不根据国内客观情况的发展,及时转变策略,那么,我们就会被历史抛弃。
   
   而且,即使在过去日子,我们也有理由批评刘派线人花瓶民运顽固坚持一厢情愿的和解合作策略,攻击抗争策略,尤其是攻击非和平抗争,以及攻击用非和平抗争向中共施加压力的人们——例如攻击杨佳——等等的叛卖行为。
   
   即使在自由民主社会,和平理性非暴力,仍然是解决处理问题的策略和方法,而不是原则。解决处理问题的基本原则,应该是公正正义。处理问题的策略和方法,无论是和平理性非暴力,还是非和平、用暴力,都不过是实现公正正义的手段。
   
   即使在自由民主社会,现时的状况,国际国内社会和平的维护,仍然需要依靠适当的军队和警察暴力来保证,来维护。没有强大的军队和警察力量,要维护国际国内的和平秩序,仍然是不可能的。
   
   在自由民主社会,如果国际暴君、国内暴徒和罪犯,坚持使用暴力,你就必须使用军队警察等等暴力,将其制服,否则,要维护和平秩序,保护和平居民,就是空话。
   
   在当代民主转型中,我们希望通过非暴力和平革命,实现中国的民主转型,但是,我们不能承诺绝对放弃暴力。而且,专制统治者只有在军队警察等武力转向革命、或者转向中立的情况下,专制统治者害怕被革命和革命暴力打击的情况下,才会放弃暴力,使非暴力和平革命得以成功。
   
   同时,当代中国能不能走和平非暴力的转型道路,需要统治者和民众双方都有意愿,并且需要双方都要对客观形势和规律有相当的认识,并且根据客观规律,为此作适当的配合和努力。否则,缺少任何一方的意愿,或者像现在这样,统治者,包括线人花瓶民运,对客观形势和未来道路及其规律,几乎毫无认识,尤其像现在一样,不知道该与真反对派作怎样的配合和努力,那么,缺乏上面任何一条,要走和平非暴力转型道路,仍然是不可能的。
   
   作为对这些方面及其道路和规律有清醒认识的人们,我们将根据客观规律,借力使力,在服从客观规律的条件下,将民主转型向和平非暴力方向引导。但是,在统治者顽固拒绝和平转型的条件下,尤其在统治者联合其线人花瓶们对我们全力封杀打压,使我们的努力无法起作用的情况下,如果历史不得不走非和平的道路,那我们也将勇敢迎接。
   
   另外,荆楚和螺杆先生提出过分的“理性自负”问题,很有道理。不过,限于篇幅,我这个短评就不作进一步评论了。
   
   
   

“和平理性非暴力”是完全违背基本常识的废话和屁话


   

荆楚


   
   
   “和平理性非暴力”被叫嚷了几十年,却没有人能指出其荒唐悖乱所在。这是国人缺乏逻辑思维能力和哲学头脑的一个显着证明。
   
   和平是人类的自然法则的第一条。谁不希望自己处于一个安全的环境之中?然后才可以谈人类的生存、发展和创造,才可能实现人类的繁衍生息,才有人类文明存续……蝼蚁尚且偷生,何况人乎。对“和平”念兹在兹几十年,可以说,是中国人一直在念叨一句万分正确万分无用的废话。
   
   理性是人类的理想和追求,但并等于人能做到理性。只有上帝才能做到理性。人作为上帝的造物,是一个非常有限的存在,是不可能做到理性的。
   
   国人把人类对理性的追求,自我心理暗示成为人能做到理性状态,这是人类的“理性自负”和“自我崇拜”的一种体现。从而把人视为能代替上帝的位置,从而陷入自我崇拜的罪恶之中。
   
   五四先知和民国先贤对“赛先生”的孜孜以求,把科学视为能解决一切问题的东西,从而形成了一种反科学的“科学拜物教”,这也是一种理性自负的体现。
   
   一百多年来,中国人吃够了这方面的苦头,至今仍难醒悟。这多么令人可悲可叹。这是其一。
   
   其二,人要做出理性的抉择,就需要获得全面的资讯,来进行分析和判断。人类有可能获得全面的资讯么?
   
   其三,就算人类能够获得全面的资讯,并凭这些资讯来做出分析、判断和抉择,来决定自己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在这种状况下,哪怕人脑是超级计算机,也忙不过来。
   
   其四,人类的“理性自负”会走火入魔,给人类带来灾难性后果。以故,海洋法系国家的司法实践中,为了防止这种理性自负,特意挑选那些没有什么“文化”的老头子和老太太,来组成“公民临时审判团”,凭着他们的朴素情感和人类的自然法则,来决定被判处人是否有罪。
   
   我们还可以发现,在中国的历次政治运动中,那些受过良好教育的人,那些大牌知识分子,他们对于同类,往往是穷凶极恶,背亲卖友,肆无忌惮地检举、揭发和批斗,以体现自己的积极进步……反而是那些没有什么文化的乡下老太太,最能出于人类的本性,给予被迫害者以同情和帮助。
   
   前些年,几位农民在华山遇险,几个医科大的大学生去抢救,牺牲了两人。于是中国人群起讨论这件事情是否划得来……
   
   这种思维方式太理性了,理性得让人可怕。但在我看来,讨论这个问题的中国人,跟质问“道德和良心多少钱一斤?”一样荒唐可笑。
   
   其五,人类的分析、判断和抉择,绝大部分是由感性和潜意识决定的。凭理性抉择的行为,只是很少的一部分。
   
   如果实在要将人类的理性、感性、潜意识的构成,作一个形像的比喻,我只能用海上的冰山来譬喻。理性只是海上的冰山的山尖尖,感性是露出海面的部分,潜意识则是沉没于海面下的绝大部分。
   
   非暴力这个概念,就更为荒唐了。所谓暴力,是强权对弱者的欺凌和迫害,这才能叫做暴力。作为弱者,根本没有施加暴力的能力。
   
   当然,人与人之间的斗殴残害,那是人们之间的恩怨情仇引起的。就不能叫暴力,只能叫私刑或殴斗。
   
   而人民反抗暴政的权利,是神圣不可剥夺的。把反抗暴政的权利等同于暴力,那就是等于说,人们对于暴政的虐待、迫害、欺凌、侵犯,只能逆来顺受,而不能反抗。因为人们一反抗,就涉嫌使用暴力,而不是“非暴力”了。
   
   在中国文化元素中,从来没有过自由和尊严的文化元素,只有“成王败寇”和“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丛林法则,制约中国历史几千年。只有以儒表法里构成的专制、腐败、酷刑、蔑视人性。只有“治久了要乱,乱久了要治;分久了要合,合久了要分”的灾难循环。只有“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把天下土地人民和女人视为一家一人的私有财产。
   
   所以在这种“文化结构”下,如果有人想用几滴血换取无数人在几十年中被默默折磨而死。那些以“为食物而活着”为最高生存原则的中国人,便大声嚷嚷起来:非暴力,非暴力,非暴力……
   
   写于2010-11-16上午
   
   
   
   螺杆跟帖::
   

博讯螺杆:人类的“理性自负”会走火入魔,给人类带来灾难性后果


   
   
   和平理性必须是互动的平等的,不能一边是和平理性,一边却施以暴力专政,刘德拉先生仅仅提出个宪章,就被因言治罪了,大刑侍候十一年。那么在刘德拉这边,说的好听点,就是一种与虎谋皮的理性自负。
   
   做为某个人,或许能与诈骗、抢劫、强奸杀人犯达成和解,但和解应该是有条件的,至少要做到遏止犯罪,而热脸贴冷屁股式的无条件和解,只能是屈从犯贱甚至助纣为虐。一个法治的社会,不可能与任何违法犯罪和解,那不叫和解,叫纵容,等于宣告法治社会的终结。
   
   如果和解是无原则的,那么不计前嫌不念旧恶,心胸豁达的昂山书记如果早生几十年,也许二战就打不起来,也不会死那么多人,因为只要与纳粹们和解,仇恨的坚冰瞬间可融化成爱的海洋了。事实上也不可能存在无条件的和解,张伯伦是主张和解的,他与纳粹和解的条件就是背叛出卖了小国弱国利益。
   
   理性自负,主动为他人罪错埋单实现大和解,胸怀的确是够坦荡的,不过皆大欢喜的前提是,起码得承认世间无所谓善恶,放弃公正公义。无条件的和解会是什么后果?只能是这样的:一只狼冲进羊圈,被撕咬的羊断气前弱弱地问狼“不是已经和解了么?”狼发狠道“没错,是和解了,但你的肉实在比草好吃”!

此文于2010年11月1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