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网友评论三则]
徐水良文集
·笑谈朝鲜问题
·再辩汉奸和普适价值等问题
·今日评论:混乱颠倒的左右概念
·说说揭露特线问题的一些怪现象怪逻辑及其原因
·关于自由主义和左右问题的讨论
·为什么必须阻止北朝鲜发展核武器?
·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怀念江泽民?
·美国多州免费上大学,中国怎么办?
·谈反对派对中共内斗的策略
·《人民的名义》仍然是洗脑作品
·批评刘军宁“极权都是极左”的说法
·再谈革命、自由主义、特线等问题
·传统文化需要承担马列文化及制度的罪责吗?
·法国大选简评:川普现象将成为世界历史上的昙花一现
·驳传统文化土壤说
·再次重申“反帝反封建”是反动荒唐口号
·再批“反帝反封建”
·谈封建概念兼批中共反帝反封建
·小议宗教、中共、民众、文化、帝国主义等等
·说说川普总统
·讽刺小文:外星人逻辑和刺刀尖奴性
·通俄门和泄密门
·马列教一神教已经是强弩之末
·短评或闲聊几则
·漫谈传统文化马列教一神教全面专政和文革
·关于郭文贵问题的一点意见
·阶级、五四左倾潮流和自由主义简谈
·自由世界必须高度警惕中共第五纵队
·再说第五纵队
·付振川:观礼台上俯瞰“六四”夜……
·也谈文化和文明
·现代中文词典文化定义中的错误
·伪黄右真黄左为什么全力挺川普?
·伪黄右真黄左为什么全力挺川普?
·从郭文贵爆料和64事件看特线问题
·澄清几个问题
·杨舒平演讲事件再评论
·仲大军事件评论
· 政治正确还是政治错误?
·胡安宁问题猜测
·澄清79民运的某些历史
·我在微信耍毛左
·嘲笑陈大骗子骗术太差;傅申奇文章揭穿陈大骗子
·微信聊天兼笑汉奸二毛子
·徐文立:聰明乎?愚笨乎?痛答陳尔晉
·林彪的四野有多少日本关东军?
·苏联解密档案:解放战争中苏联对中共的支援
·继续笑毛左:大暴君大汉奸毛将遗臭万年
·继续告诉毛左汉奸儿皇帝毛及其它常识
·毛魔大汉奸,毛左小汉奸
·顺口溜
·中国需要一次清除毛邓汉奸贪腐集团的大扫除
·笑笑陈大骗子没本事造谣却硬要漫天造谣的超级愚蠢
·驳中共网评员cwing(百无聊赖)
·战毛左,谈民运
·必须批评法轮功的媚共投共错误
·与法轮功人士继续辩论
·关于于光远先生的部分材料
·继续回击伪轮媚共投共反科学反民主的污蔑攻击
·天方夜谭的奇谈
· 再谈郭文贵爆料问题
·一批长不大的小毛孩
·华盛顿自由塔报专访郭文贵:中国在美国情报网拥有25000间谍
·给中共“内斗”双方支个招
· 他用自己的生命论证了自己理论的错误
·再驳‘没有敌人’的谬论
·粪土当代诺贝尔和平奖文学奖
· 只有批臭无敌论和反暴力论,民主革命才会到来
·关于革命和暴力问题驳陈卫珍
·对刘晓波问题的另一类疑问
·谈民运,谈其他
·在两个上海女士视屏后面的评论等帖
·驳胡平杨建利低风险低门槛等陈词滥调
·郭文贵、民运和革命等问题讨论
·揭露中共特线很重要
·互联网时代新型革命抛弃旧式组织旧式领袖
·再批新自由主义
·对郭文贵未来前途的估计
·高智晟声明真假的常识判断和辩论
·继续讨论高智晟声明问题
·提醒国内朋友千万不要自投罗网
·几个学术问题的讨论
·川普总统必须对大选以来的仇恨浪潮负责
·继续辩论高智晟和唐辛大会等问题
·关于特线问题聊天记录整理
·也谈当代中国宪政尝试的失败及其原因
·关于唐柏桥辛灏年问题的一个跟帖
·再辩特线问题
·我对郭文贵问题的原则看法、立场和策略
·再谈信仰的负面作用
·也谈孙中山问题
·人类的第一生产力就是人本身
·再谈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本人对陈卫珍近来言论的评论
·信仰可怕
·国难日、国殇日里说祖国
·八月底部分网上发言
·9月前半月部分网上发言汇编修改
·近来网上部分发言(嘲弄特线)
·近来网上发言(信仰和宗教问题)
·近来网上部分发言(革命改良,党主立宪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网友评论三则

   
            
   目录:
   三妹:在信息时代网络世界,刘晓波及其拥趸们欺世盗名困难重重‏
   萨刘邦:刘晓波获奖与国内的维权运动无关

   人民思想家:除了和邪招安《我没有敌人》修改篇只字不提正义
   
   
   

在信息时代网络世界,刘晓波及其拥趸们欺世盗名困难重重‏


   

三妹


   
   
   在信息时代和网络世界,想欺世盗名是困难重重
   
   三妹也说说:余杰们吹捧刘晓波已经登峰造极,用一种极端热爱的情绪和词汇,把个有太多缺陷的刘晓波捧上了天,说什么“刘晓波百炼成钢,凤凰涅盘,蚕化为蝶”,这种做法很愚蠢,令人反感。因为,现在的人们早就不会像毛时代那样狂热,既便把民运败类穿上皇帝的服装、戴上“具上帝权威”的桂冠还是民运败类。既便那些否定大众的人极力要把刘晓波抬举成具感召力典范的“道义巨人”,这个在去年还为中共监狱美言,还为中共人权美言的民运败类还是个提不起个儿的臭豆腐。
   
   中共对他的态度就是这样,余杰只描写了一个方面,其实有多个方面,最主要的两个方面是,中共既要用刘晓波为中共人权说话,又把他当作敌人对待,极权国家的温和合作派的下场都是如此。看看那个获二00三年诺贝尔和平奖的伊朗温和合作派代表希尔琳.艾芭迪(ShirinEbadi)就能知道刘晓波的下场。希尔琳.艾芭迪坚持认为民主必须兼容,应该与极权政府相容;她希望从内部改革(也就是中国救党派所说的体制内改革);她不呼吁推翻极权政府。她离激进的异议很远,她说的话与极权政府的腔调相同,没有什么特别的区别。流亡的伊朗异议人士在挪威首都奥斯陆的大街上抗议诺委会授给温和合作派希尔琳.艾芭迪诺贝尔和平奖。结果,在极权政府眼中她也是敌人,她获和平奖几年后就被放逐国外。
   
   刘晓波自己不争气,余杰们再怎么肉麻吹捧也没用,再怎么着急他自我转型成“政治家”也是干着急,因为那些吹捧刘晓波的人自己的道德标准都有问题。刘晓波连一个普通人的人格和人品都没有,他的拥趸们却把他吹捧成马丁.路德.金、曼德拉和哈维尔,还删改了他的陈述《我没有敌人》中的劣迹,看来不是不知道其丑和其臭,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和愚蠢?
   
   我还是那句话,现在是信息时代,网络世界,所有的文字都有记录。我们今天指出刘晓波们欺世盗名的行为就是在书写真实的历史。
   
   附:
   
   网路文摘—5049
   
          刘派偷改刘晓波《我没有敌人》(略)
   
   
   

刘晓波获奖与国内的维权运动无关!


   

作者:萨刘邦2010-11-06


   
   
     刚才,老夫在共舞台看到自称是刘晓波思想的发言人“陈尔晋”先生的一篇大作,《关于刘晓波本人缺点错误问题》,文章中誓言旦旦要求大家能够“正视”:诺贝尔和平奖…… ……不是维权抗暴奖,更不是为弱势群体辩护奖……。“陈尔晋”先生还声言:“诺奖评委会把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历来主张【无敌论】,的刘晓波,使和平奖更加贴近和平奖的真义,以至于名副其实、名至实归。”
   
     好呀!好得很!老夫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刘晓波一获奖,国内的维权义士就全面受到强烈的镇压,而天天为刘晓波的那群党羽却风生水起,兴高采烈准备出国旅游了。国内那些天天在一线为弱势群体维权的义士,还为刘晓波来助兴,看来他们的确是表错情了。
   
     刘晓波获奖关你们这些人啥事了?高兴什么?伟大领袖刘晓波曾说过:“杨佳如此施暴,对改变中国的法制现状,有用吗?如果认为中国还不是真正的法治国家,就是大家都去法外施暴的充足理由,那么中国会变成什么样的国家”!刘晓波还说“我在前两年就听说上海警察比较文明,对于一般去警局办事的民众,犯不着耍威风!北京的交警近几年也文明了许多。”
   
     看一看刘领袖心中的话,结合现在的酷刑,黑头套,强拆,自焚,杨佳是一个无权无势的平民,是弱中之弱。在他的故事中,杨佳曾对强者敬告地说过:你不给我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故此,杨佳在得不到说法下,他以命相拼的复仇,绝非一般的勇气,而是一个绝望公民发出最后的一击。
   
     而刘晓波与“陈尔晋”之流历来主张“无敌论”,故意贬低杨佳事件对国内维权运动的影响,用这个臭名昭著的“无敌论”来对杨佳的行为进行灭视。现在,国国内最爱压迫的社会最底层的弱势深刻领悟到了杨佳的行为动机,正是无处讲理无处申冤。法律在维稳大旗下如同废纸,你我如同砧板上之鱼肉任人宰割。才会涌出杨佳这样的英雄。但刘晓波们是看不到的,就算看到也会来攻击一番。
   
     刘晓波们的无知并不代表我们要跟着无知,刘晓波们的无耻也并不代表全中国的维权人士也跟着他助纣为虐,我们有自己的选择和判断。刘晓波们不能代表中国维权运动,更加不能代表中国的民主运动。中国人的进步,刘晓波们是阻挡不了的。我们有我们的方式方法来维护自己的权利,我们自己主宰我们要走的路,刘晓波们无权干涉。
   
     杨佳与警察的对决,不是一对一的“单抠”,而是以一当十;而且是极弱挑战极强。试想,如果杨佳是用偷袭的方式杀掉单个民警,老夫认为他至多赢得同情,但不会赢得敬佩。正因为他以极弱之地位挑战极强之机构,用自己的生命挑战强大官权,他才能赢得了“扬大侠”的美誉。
   
     刘晓波们栽了,刘晓波们臭了!现在,要中国国内的维权运动,谁还会卖他刘晓波们的账?有的维权人士说得好,凡是刘晓波们参与的事,我们绝对不去参与,凡是刘晓波们号召去签的名,我们都不会去签。刘晓波们从来不会为弱小的民众说一句话,也不会为国内的民众做一件实质的事,只会去吹,只会去蒙骗人,这样的人,又怎能让人们信服?
   
   2010-11-7于上海
   
   
   

除了和邪招安《我没有敌人》修改篇只字不提正义


   

作者:人民思想家


   
   
   徐水良和张三一言两位先生提到刘晓波偷改了自己的文章《最后的陈述——我没有敌人》,以备刘妻作领奖之用,可能刘也感觉到了无法公然欺骗国际社会了;或者本性使然,又在算计奖后得失,不得不作些修改,然而事实已经沉淀,没什么好辩驳的了,刘这次只是为了应付诺贝尔委员会,我们不必惊讶,究竟哪一次才算是他最后的陈述,也没必要深究了,因为他的所作所为,已把自己陈述得一清二楚。
   
   一个刘招安算不了什么,他毕竟暴露了,但有形形色色的刘招安还潜伏着,他们会在后面掀起大浪,为刘打起掩护,会有人跳出来骂咱们假洋鬼子,不容许人家革命。他们更会大叫说:人家刘晓波革自己的命都不行?你们不是比中共更专制霸道吗?如此看来那些主张中国民主革命的人岂不是挂羊头卖狗肉?还是和邪招安维持现状有利!
   
   我们鼓励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弃恶从善,改过自新;但我要提醒善良的人们,刘晓波本质没变,他是企图投西方之所好,以上帝的教义,来弥消正义。即使是他修改后的《我没有敌人》——最新的“最后的陈述”版,通篇也还是对“正义”只字不提,天理不可欺!正义不可欺!我们民主革命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追求公平正义,民主人权自由么?只要自己好混,死难和正在遭受强暴的同胞都不闻不问,这是公道正义和人权么?诺贝尔和平奖还要不要天理良心道义?
   
   在现代社会,犯罪或者犯错误的人都是要付出相应的代价的,决不是口头承认了事,或者改一篇文章就可以洗脱的,正常国家里,一般公民犯了法,主犯和从犯都得接受相应的制裁。哪怕你做过一百件好事,但你当了帮凶或者保护凶犯,或者替杀人者灭口,被人揭发后即使畏罪悔过,也还得接受刑事的审判,功不抵罪,决不像古代可以功罪相抵,除非你是中共强权统治者,现在还可以逍遥法外一时。
   
   在战争年代,那些蔑视正义,变节投敌,卖友求荣的人,即使是敌对双方阵营,都要严格审讯这种叛徒,战争非常时期,更容不得半点闪失,有的还被审得死去活来,甚至遭到残杀;人生残酷,这也是叛变的代价。要怪只能怪自己选择了这种人生之路,怨不得时势,后世的人总是不能警醒,刘晓波可能以为民主革命阵线会对他网开一面,但我们认为他今后难以活得逍遥!
   
   有则寓言说得很透彻:蝙蝠有翅膀有四肢,也是动物之一种:非禽非兽。但它不想做独立的自己,它想投靠飞禽,飞禽不承认它,它想投奔走兽,走兽也不接纳它,汉字发明者只好把它归为虫类;老鹰们把当老鼠抓,蛇类也把它当老鼠吞,所有肉食动物都想美餐它,所以天空与地面都不属于它,它只能在夜空中飞翔,在山洞、瓦缝或者屋檐下倒挂而眠,最后它变得仇视所有动物,虽战斗力不强,但它们中的一部分转化成毒蝙蝠,逮谁亲谁吻谁,它也说自己没有敌人,只想广交朋友,但动物们开始命丧其嘴下爪下,个个像害怕瘟神一般,避之唯恐不及,于是蝙蝠们变成了害虫……
   
   如今的刘晓波之流就如同毒蝙蝠一般,修法不正,炼出毒牙利爪,他说自己没有敌人,可谁敢与这种“非禽非兽”者为伍?那些与他相呼应者,恐怕就是其同类,总之,人们要特别留神并预防才不至于被害。
   
   (2010/11/06发表)
(2010/11/0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