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网友评论三则]
徐水良文集
·有理想有信仰未必是好事
·巴黎恐袭评论:抛弃圣经可兰经原教旨主义
·ISIS到底要什么?解密伊斯兰国的末日圣战
·我对消弥宗教仇杀的看法
·曾节明陈尔晋等特线谎言一个又一个,什么都漫天造谣
·中共控制垄断民运的企图和小圈子策略
·反恐的治标和治本办法
·人权高于主权的又一例证
·讨论1: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讨论2:中共引渡姜野飞董广平花了力气
·讨论3:狭义民运圈真实内幕确实让人震惊
·中共对付反对派的人海战术
·再驳希特勒超级粉丝曾节明
·东欧各国秘密警察的罪恶与结局
·中国特线民运的奇特现象
·简评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郑永年错误意见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简评东海一枭的三本主义
·再答东海一枭
·再谈曾节明
·西方国家反恐问题上的几点失误
·坦率探讨恐怖主义和宗教问题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美国革命之父托马斯•潘恩
·朱学勤:两个世界的英雄——托马斯·潘恩
·宗教信仰规律趋势等按语两则
·中共特线败坏民运和宗教名声的一个惯用策略
·信仰和教养
·受托转贴:揭露假基督陈泱潮
·陈尔晋长年累月造谣攻击,实在烦人
·吕千荣是典型的精神病症状
·再给吕千荣说两句
·道家不是驭民思想
·再谈陈泱潮问题
·再答吕千荣
·勿谓言之不预
·吕千荣,是你自己不断论证,怎么怪我?
·吕千荣不断申请入党报效党和政府的自述
·中共的一个圈套
·给安徽霍邱草包公安草包特线奖桂冠
·致正在乞求入党的吕千荣
·全世界都要警惕中共发动战争的危险
·回答不断申请入党的吕千荣
·别头痛
·致安徽草包公安
·中共的一贯手段
·把中共特线材料提交给民主国家情报机构
·再笑安徽草包公安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造谣造假打草稿技术太差
·我对王希哲先生的劝告
·公告
·在国内网站对朝核问题部分跟帖
·对中国股市和经济的短评
·关于河南毛像问题的几个跟贴
·就朱瑞文章闲聊几点
·关于特线渗透问题的随笔
·中共脑控不断攻击民运人士的心地邪恶的走狗
·转贴王一平等人的文章
·谈谈小平头
·小平头: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
·我个人对吕千荣的鉴定结论是认真的
·我的文集被破坏,迄今仍有四百几十篇文章没有恢复
·安徽国保是任务在身
·驳茅于轼的无敌论
·中共及其特线长期以来的特点
·再驳无敌派
·继续与无敌派论战
·赏无敌派一些理论耳光
·海峡两岸未来8年走向预估
·无敌派伪右是权贵公敌的渗透势力
·安徽公安,继续伪装,装大点装像点
·谈谈私生活问题
·再驳无敌派“反民粹”
·这些年表面复杂情况的背后实质
·安徽公安,请继续伪装,造假和造谣
·继续批驳无敌派谎言
·对无敌派谈国家等问题常识
·刘刚改换主子
·新年以来驳曾家军曾节明等部分帖子
·没有敌人没有阶级是无敌派弥天大谎
·与无敌派论战的简单小结
·对秦晖最新文章的批评
·附件4:秦晖:中国为什么搞不成君主立宪?
·文化、制度、素质三种决定论的正误及区别
·继续批评茅于轼
·“反民粹”是两岸权贵及其走卒撒谎反民主
·再谈制度和文化
·【批评秦晖】继续解释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漫谈广义生产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漫谈广义科学
·2月7日是羊年除夕非猴年除夕
·敌人概念全世界早已约定俗成不容任意篡改
·弘扬人性,还是用党性或兽性泯灭人性?
·再揭无敌派权贵走卒真面目
·关于出版等问题的讨论
·无敌派杜撰“爱国贼”、用障眼法颠倒是非黑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网友评论三则

   
            
   目录:
   三妹:在信息时代网络世界,刘晓波及其拥趸们欺世盗名困难重重‏
   萨刘邦:刘晓波获奖与国内的维权运动无关

   人民思想家:除了和邪招安《我没有敌人》修改篇只字不提正义
   
   
   

在信息时代网络世界,刘晓波及其拥趸们欺世盗名困难重重‏


   

三妹


   
   
   在信息时代和网络世界,想欺世盗名是困难重重
   
   三妹也说说:余杰们吹捧刘晓波已经登峰造极,用一种极端热爱的情绪和词汇,把个有太多缺陷的刘晓波捧上了天,说什么“刘晓波百炼成钢,凤凰涅盘,蚕化为蝶”,这种做法很愚蠢,令人反感。因为,现在的人们早就不会像毛时代那样狂热,既便把民运败类穿上皇帝的服装、戴上“具上帝权威”的桂冠还是民运败类。既便那些否定大众的人极力要把刘晓波抬举成具感召力典范的“道义巨人”,这个在去年还为中共监狱美言,还为中共人权美言的民运败类还是个提不起个儿的臭豆腐。
   
   中共对他的态度就是这样,余杰只描写了一个方面,其实有多个方面,最主要的两个方面是,中共既要用刘晓波为中共人权说话,又把他当作敌人对待,极权国家的温和合作派的下场都是如此。看看那个获二00三年诺贝尔和平奖的伊朗温和合作派代表希尔琳.艾芭迪(ShirinEbadi)就能知道刘晓波的下场。希尔琳.艾芭迪坚持认为民主必须兼容,应该与极权政府相容;她希望从内部改革(也就是中国救党派所说的体制内改革);她不呼吁推翻极权政府。她离激进的异议很远,她说的话与极权政府的腔调相同,没有什么特别的区别。流亡的伊朗异议人士在挪威首都奥斯陆的大街上抗议诺委会授给温和合作派希尔琳.艾芭迪诺贝尔和平奖。结果,在极权政府眼中她也是敌人,她获和平奖几年后就被放逐国外。
   
   刘晓波自己不争气,余杰们再怎么肉麻吹捧也没用,再怎么着急他自我转型成“政治家”也是干着急,因为那些吹捧刘晓波的人自己的道德标准都有问题。刘晓波连一个普通人的人格和人品都没有,他的拥趸们却把他吹捧成马丁.路德.金、曼德拉和哈维尔,还删改了他的陈述《我没有敌人》中的劣迹,看来不是不知道其丑和其臭,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和愚蠢?
   
   我还是那句话,现在是信息时代,网络世界,所有的文字都有记录。我们今天指出刘晓波们欺世盗名的行为就是在书写真实的历史。
   
   附:
   
   网路文摘—5049
   
          刘派偷改刘晓波《我没有敌人》(略)
   
   
   

刘晓波获奖与国内的维权运动无关!


   

作者:萨刘邦2010-11-06


   
   
     刚才,老夫在共舞台看到自称是刘晓波思想的发言人“陈尔晋”先生的一篇大作,《关于刘晓波本人缺点错误问题》,文章中誓言旦旦要求大家能够“正视”:诺贝尔和平奖…… ……不是维权抗暴奖,更不是为弱势群体辩护奖……。“陈尔晋”先生还声言:“诺奖评委会把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历来主张【无敌论】,的刘晓波,使和平奖更加贴近和平奖的真义,以至于名副其实、名至实归。”
   
     好呀!好得很!老夫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刘晓波一获奖,国内的维权义士就全面受到强烈的镇压,而天天为刘晓波的那群党羽却风生水起,兴高采烈准备出国旅游了。国内那些天天在一线为弱势群体维权的义士,还为刘晓波来助兴,看来他们的确是表错情了。
   
     刘晓波获奖关你们这些人啥事了?高兴什么?伟大领袖刘晓波曾说过:“杨佳如此施暴,对改变中国的法制现状,有用吗?如果认为中国还不是真正的法治国家,就是大家都去法外施暴的充足理由,那么中国会变成什么样的国家”!刘晓波还说“我在前两年就听说上海警察比较文明,对于一般去警局办事的民众,犯不着耍威风!北京的交警近几年也文明了许多。”
   
     看一看刘领袖心中的话,结合现在的酷刑,黑头套,强拆,自焚,杨佳是一个无权无势的平民,是弱中之弱。在他的故事中,杨佳曾对强者敬告地说过:你不给我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故此,杨佳在得不到说法下,他以命相拼的复仇,绝非一般的勇气,而是一个绝望公民发出最后的一击。
   
     而刘晓波与“陈尔晋”之流历来主张“无敌论”,故意贬低杨佳事件对国内维权运动的影响,用这个臭名昭著的“无敌论”来对杨佳的行为进行灭视。现在,国国内最爱压迫的社会最底层的弱势深刻领悟到了杨佳的行为动机,正是无处讲理无处申冤。法律在维稳大旗下如同废纸,你我如同砧板上之鱼肉任人宰割。才会涌出杨佳这样的英雄。但刘晓波们是看不到的,就算看到也会来攻击一番。
   
     刘晓波们的无知并不代表我们要跟着无知,刘晓波们的无耻也并不代表全中国的维权人士也跟着他助纣为虐,我们有自己的选择和判断。刘晓波们不能代表中国维权运动,更加不能代表中国的民主运动。中国人的进步,刘晓波们是阻挡不了的。我们有我们的方式方法来维护自己的权利,我们自己主宰我们要走的路,刘晓波们无权干涉。
   
     杨佳与警察的对决,不是一对一的“单抠”,而是以一当十;而且是极弱挑战极强。试想,如果杨佳是用偷袭的方式杀掉单个民警,老夫认为他至多赢得同情,但不会赢得敬佩。正因为他以极弱之地位挑战极强之机构,用自己的生命挑战强大官权,他才能赢得了“扬大侠”的美誉。
   
     刘晓波们栽了,刘晓波们臭了!现在,要中国国内的维权运动,谁还会卖他刘晓波们的账?有的维权人士说得好,凡是刘晓波们参与的事,我们绝对不去参与,凡是刘晓波们号召去签的名,我们都不会去签。刘晓波们从来不会为弱小的民众说一句话,也不会为国内的民众做一件实质的事,只会去吹,只会去蒙骗人,这样的人,又怎能让人们信服?
   
   2010-11-7于上海
   
   
   

除了和邪招安《我没有敌人》修改篇只字不提正义


   

作者:人民思想家


   
   
   徐水良和张三一言两位先生提到刘晓波偷改了自己的文章《最后的陈述——我没有敌人》,以备刘妻作领奖之用,可能刘也感觉到了无法公然欺骗国际社会了;或者本性使然,又在算计奖后得失,不得不作些修改,然而事实已经沉淀,没什么好辩驳的了,刘这次只是为了应付诺贝尔委员会,我们不必惊讶,究竟哪一次才算是他最后的陈述,也没必要深究了,因为他的所作所为,已把自己陈述得一清二楚。
   
   一个刘招安算不了什么,他毕竟暴露了,但有形形色色的刘招安还潜伏着,他们会在后面掀起大浪,为刘打起掩护,会有人跳出来骂咱们假洋鬼子,不容许人家革命。他们更会大叫说:人家刘晓波革自己的命都不行?你们不是比中共更专制霸道吗?如此看来那些主张中国民主革命的人岂不是挂羊头卖狗肉?还是和邪招安维持现状有利!
   
   我们鼓励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弃恶从善,改过自新;但我要提醒善良的人们,刘晓波本质没变,他是企图投西方之所好,以上帝的教义,来弥消正义。即使是他修改后的《我没有敌人》——最新的“最后的陈述”版,通篇也还是对“正义”只字不提,天理不可欺!正义不可欺!我们民主革命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追求公平正义,民主人权自由么?只要自己好混,死难和正在遭受强暴的同胞都不闻不问,这是公道正义和人权么?诺贝尔和平奖还要不要天理良心道义?
   
   在现代社会,犯罪或者犯错误的人都是要付出相应的代价的,决不是口头承认了事,或者改一篇文章就可以洗脱的,正常国家里,一般公民犯了法,主犯和从犯都得接受相应的制裁。哪怕你做过一百件好事,但你当了帮凶或者保护凶犯,或者替杀人者灭口,被人揭发后即使畏罪悔过,也还得接受刑事的审判,功不抵罪,决不像古代可以功罪相抵,除非你是中共强权统治者,现在还可以逍遥法外一时。
   
   在战争年代,那些蔑视正义,变节投敌,卖友求荣的人,即使是敌对双方阵营,都要严格审讯这种叛徒,战争非常时期,更容不得半点闪失,有的还被审得死去活来,甚至遭到残杀;人生残酷,这也是叛变的代价。要怪只能怪自己选择了这种人生之路,怨不得时势,后世的人总是不能警醒,刘晓波可能以为民主革命阵线会对他网开一面,但我们认为他今后难以活得逍遥!
   
   有则寓言说得很透彻:蝙蝠有翅膀有四肢,也是动物之一种:非禽非兽。但它不想做独立的自己,它想投靠飞禽,飞禽不承认它,它想投奔走兽,走兽也不接纳它,汉字发明者只好把它归为虫类;老鹰们把当老鼠抓,蛇类也把它当老鼠吞,所有肉食动物都想美餐它,所以天空与地面都不属于它,它只能在夜空中飞翔,在山洞、瓦缝或者屋檐下倒挂而眠,最后它变得仇视所有动物,虽战斗力不强,但它们中的一部分转化成毒蝙蝠,逮谁亲谁吻谁,它也说自己没有敌人,只想广交朋友,但动物们开始命丧其嘴下爪下,个个像害怕瘟神一般,避之唯恐不及,于是蝙蝠们变成了害虫……
   
   如今的刘晓波之流就如同毒蝙蝠一般,修法不正,炼出毒牙利爪,他说自己没有敌人,可谁敢与这种“非禽非兽”者为伍?那些与他相呼应者,恐怕就是其同类,总之,人们要特别留神并预防才不至于被害。
   
   (2010/11/06发表)
(2010/11/0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