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驳胡平]
徐水良文集
·回答网友提问:六四时,如果我是赵紫阳
·中国政治反对派应努力争取民主国家政府的帮助
·公开投共也是投共——驳一种谬论
·关于民运整合问题和高寒等讨论二则
·对几个问题的浅见
·中国近现代历史的主题和主线是什么?
·基督教在中国的作用
·施琅问题和卖国汉奸思潮
·纠正法家概念的泛化
·谈法治和法制的关系
·警告文明世界重视和解决中共间谍问题
·批判历史大倒退的继承者,恢复历史本来面目
·抛掉先进必定战胜落后、落后必然挨打等教条
·再谈私有制不是民主的基础
·民主其实就是公共权力的公有
·坚持“公共领域公有化”的原则,才有民主
·文革评论五则
·现代文明社会的真谛
·欢迎使用徐氏法则
·关于宗教问题二则
·余、郭之争和“非政治化”幽灵
·余杰王怡郭飞雄事件的讨论汇编(四)的说明
·再谈以暴制暴的原则
·走出思想专制的起码一步
·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荒唐对立
·谁不宽容?
·“文化无高下”等等说法不对
·警惕中共统战阴谋,坚持天然合法的回国权利
·简谈建立反对派伦理和阵营的问题
·给国凯兄的劝告:从诗意语言回归学术语言
· 中国民运和反对派为什么会成为目前这个现状?
·关于文字改革的几个基本理论问题
·关于冒名造谣及《網路捉鬼記》争议等问题
·非暴力时代已经来临?
·对茅于轼老先生两篇文章的点评
·没有国家和意识形态分离,就没有自由民主
·关于临时政府问题的意见
·赞钱永祥先生见解兼评台湾局势
·三反一温和与极端主义
·恢复文革本来面目还要花很多时间很大力气
·小幽默:洪先生,你是大不敬呢!
·美国和西方的“中国国问题专家”
·海外反对派对台湾反腐倒扁运动意见分歧
·认真吸取民进党的教训
·挽救、恢复、重建、提高中国人的道德水平
·关于台湾问题的通信:徐水良答国凯兄
·新左、老左和自由主义
·再谈自由主义(兼谈保守主义)概念
·未来中国走向何处?——兼谈当代中国的四大派别
·曲解概念为偷运私货
·维权的属性究竟是什么?
·应该向联合国申请正体汉字为人类文化遗产
·中国民运和所谓的台湾资助
·回答王雍罡
·谈对付中共地下势力的几点策略
·我们的战略目标,是让全世界认识中共特大规模超限战准备活动
·为什么要继续大炒特务议题?
·对刘狄、高智晟等问题的一点管见
·王永刚,看你可怜,给你写几句吧:
·给神探兄的信
·怎样看待《民主是个好东西》一文
·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中国民主党海外後援会声明
·致神探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重要纠正
·加强意识科学的研究
·应该认真总结五四以后自由主义自由派的教训
·《大国崛起》前三集的几个无稽之谈
·给王希哲的建议
·对中国历史和现实的一点浅见
·911以后大陆中国人对美国态度变化巨大
·中国当代专制体制来自西方
·重组队伍,撤离狭义民运沦陷区
·"筑巢引鸟,做窝养鱼"——海外杂忆(二)
·高瞻模式
·浙江文革中的一桩公案:保江华
·夸张可笑的活体文物
·现状、过程和前途——春节致朋友
·给胡锦涛、温家宝、曾庆红的公开信
·黑帮治国还是无赖治国
·阶段性小结
·答陈尔晋(陈泱潮)
·[短评]请温家宝抛弃陈旧过时不识时务的谬论
·驯狗找主人
·[短评]再谈暴力问题
·什么是文化?它有没有多样性?
·[短评]天下大乱也比中共继续执政好
·对钱学森先生和国内意识科学界的一些基本批评
·两点补充
·终止图章式、镜像式决裂和继承的儿戏
·朱长超:讨论有益于思维科学的成长
·警告上海著名三内奸并一切特务
·彻底抛弃经济决定论等神话
·向美国人民和受害者表示沉痛哀悼
·给急于为共产党消毒的特务们
·启事
·转个跟帖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
·写给上海国保特别小组(修改稿)
·蓝绿和解的曙光
·时代风云的回忆
·胡志强,高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驳胡平


徐水良


   

2010-11-6日


   

   
   你有什么证据说这篇广泛报道、当事人长期内没有否定的新闻《刘霞获邀请代刘晓波领奖宣读<最后陈述>》是假的?
   
   你又凭什么法律把调查这种新闻的真假的责任,强加到张三一言头上?
   
   你在楼下一口否定张三一言修改说法,否定《我没有敌人》有过任何修改,说:“张三指控的问题根本不存在。连共产党的专案组都不好意思用这种手法给当事人定罪名。”
   
   “连共产党的专案组都不好意思用这种手法给当事人定罪名。”这句话恰恰适用于你自己。
   
   张三一言说的修改,有广泛报道的,包括平面媒体,《中国时报》,北美报纸,各个中文网站报道,当事人长时间内又没有否定的报道作依据。
   
   相反,你有什么证据为你对张三一言的指控作依据?又有什么证据说《刘霞获邀请代刘晓波领奖宣读<最后陈述>》那篇报道是假的?
   
   你没有提供证据,在你的帖子中,你的说法,纯粹是你的空口白话。
   
   当时,你们刘派为那篇《刘霞获邀请代刘晓波领奖宣读<最后陈述>》新闻报道大声叫好、大发议论,而且迄今没有发表过反对意见。现在这么长时间以后,你胡平和刘派,为了否认偷改,为了攻击张三一言,却忽然反过来要来否定这篇新闻。这种做法,恐怕难以服人,即使你们现在炮制一个声明来否定,恐怕别人也难以相信。
   
   你们刘派反复无常,信用何在?
   
   你要别人为公开证据(报道)去做不是他责任的调查,承担不是他责任的责任,你否定公开证据,却要他去提供他不大可能有能力提供的什么证据。而你,却可以不要任何证据就对张三一言横加指责,这是哪家的道理?
   
   别人的公开证据不是证据,你的空口白话倒是证据?
   
   是不是因为张三一言不是诺贝尔奖得主,是无权无势年近80的老人容易欺负?
   
   你,“太狠了吧”?
   
   
   附胡平帖子:
   
   帖子1:
   
   胡平:这位老张也犯糊涂。。。 2010-11-06 07:20:05
   
   独立笔会网站里刘晓波文集,北京之春以及所有有明确管理负责人的刊物和网站,凡是登出刘晓波《最后陈述》的,哪一家改了半个字?
   
   已经出版的和还在编辑的有关晓波的文集,中文的外文的,凡是收有《最后陈述》的,有谁接到过谁的嘱咐要求改动的?
   
   所以,张三指控的问题根本不存在。连共产党的专案组都不好意思用这种手法给当事人定罪名。
   
   帖子2:
   
   胡平:“你应该查询那篇报道的作者,怎么能急着给刘扣罪名,太。。”2010-11-0607:47:19
   
   张三的全部根据,就是一篇连作者署名都没有的报道。
   
   你若有一点责任心,你就该先查明那篇报道的作者,问他的报道是依据的什么,为什么列出的最后陈述全文和原先发表的并有无数媒体转载的最后陈述在内容上有出入。
   
   你怎么能一下子就给刘晓波刘霞扣上罪名呢?太狠了吧。
   
   
   附张三一言文章:
   
          刘派偷改刘晓波《我没有敌人》
   
          (原标题:关切偷改共用文章)
   
            张三一言
   
   [按]任何作者,都有权修改自己的文章。但是,文章发表以后,再
   修改自己的文章,就必须遵守起码的道德和其他规矩。尤其是对一篇
   引起广泛争议的文章进行修改,更应该遵守规矩。偷偷修改引起广泛
   争议的部分,不仅不作任何公开的声明,并且故意注明是“全文”,
   是有意误导,对发表争议意见的人,是非常不公平的,因为那样就可
   能让人误解发表争议意见的人是无中生有、造谣诬蔑。这种偷改行
   为,几乎与偷偷搞偷窃的盗贼无异。可惜,刘派花瓶线人民运,从盗
   用上帝名义搞排郭,到独立笔会找借口不守规矩任意排斥异己,到肆
   无忌惮盗用他人名义搞签名,到公然冒用他人(如王若望先生遗孀羊
   子)名义发表声明,到偷偷修改已经引起巨大而广泛争议的文章中、
   引起广泛争议、自觉见不得人的大段文字,等等,不遵守任何道德和
   规矩,表现为没有任何道德的低档流氓。这样一些低档流氓,竟然用
   苦肉计等方式欺骗全世界,盗取以道德形象为标志的诺贝尔和平奖,
   而且竟然成功,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这些年来老是出丑的诺贝尔和
   平奖评委会,在全世界二十年的压力下,不得不把诺贝尔和平奖给与
   中国人,但是却把和平奖给与缺乏道德形象、被许多人认为是中共线
   人的当代中国首席软骨头,确实是诺贝尔和平奖历史又一个大笑话。
   
             ——徐水良2010-11-6日
   
   
   一、题解
   
   “公用文章”,是指现在热议的刘晓波《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
   述》。这篇文章是刘晓波的私人财产,这是常识。但是,当它发表
   发,并被热议后,它就成为人们共享的私有财产。原作者当然有权作
   任何修改和解说;但是,当它被热议后,理应在修改前或后作一个公
   开的交待。若不然,这一条改,既对反对者不公平,例如把被反对的
   内容删除或作相反的陈述。也对支持者可能构成伤害,严重点说就是
   被出卖(不知道原先为刘晓波的美化共产党辩护并加上光环的人士,
   在美化共产党内容被删后有何感想)。现在刘文被改了,改前无通
   告,改后无说明;只是用一个“全文”了事。这种情况说它是偷改,
   不过分吧!
   
   
   二、挺刘派的基础之一的美化论被反刘派打败了
   
   回想刚过去不久的一段时间,为刘晓波的美化共产党歪理辩护初期,
   挺刘派如真理在握、得理不饶人之态,名将倾巢而出,以铺天盖地海
   啸登陆之势向反刘派猛攻。跟着,我们看到的是一而兴、二而衰、三
   而败。最后,到今天,只好静悄悄竖起白旗自我埋葬美化论。
   
   挺刘派有两大死守的观点:一是没有敌人论(即共产党不是中国人的
   敌人),二是美化共产党。这是合作派的理论基础。现在,两个观点
   之其一被打败了。这是反刘派的大胜利。
   
   再看没有敌人论。在我初提反没有敌人论之时,也是铺天盖地海啸登
   陆之势向反刘派猛攻。现在已经进入二而衰的阶段。今后是摹仿美化
   论竖白旗自我埋葬,还是像董健华名言“不提及等同不存在”那样不
   了了之,有待时间观察。
   
   三、挺刘派诚信存疑
   
   对一件热议中的公用产品偷偷地删改,是不是涉及诚信问题?我不敢
   下结论。但是挺刘派过往诚信存疑则是客观事实。借天主之名排斥异
   己;既有抽掉高智晟郭飞雄名字之理又有必首提刘晓波名字之理,还
   有先救刘晓波后救其他人(火警,领导先走学生后走的今天版);被
   签名;在别人签名后偷改文件…层出不穷。
   
   
   张三一言20101107香港
   
   
   
   本文张三一言文章附1:
   
   《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被删改掉的文字
   
   
   在12月3日两位对我的询问中,我能感到你们的尊重和诚意。
   这些宏观方面的进步,也能从我被捕以来的亲身经历中感受到。
   尽管我坚持认为自己无罪,对我的指控是违宪的,但在我失去自由的
   一年多时间里,先后经历了两个关押地点、四位预审警官、三位检察
   官、二位法官,他们的办案,没有不尊重,没有超时,没有逼供。他
   们的态度平和、理性,且时时流露出善意。6月23日,我被从监视
   居住处转到北京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简称“北看”。在北看的半年
   时间里,我看到了监管上的进步。
   
   1996年,我曾在老北看(半步桥)呆过,与十几年前半步桥时的北
   看相比,现在的北看,在硬件设施和软件管理上都有了极大的改善。
   特别是北看首创的人性化管理,在尊重在押人员的权利和人格的基础
   上,将柔性化的管理落实到管教们的一言一行中,体现在“温馨广
   播”、“悔悟”杂志、饭前音乐、起床睡觉的音乐中,这种管理,让
   在押人员感到了尊严与温暖,激发了他们维持监室秩序和反对牢头狱
   霸的自觉性,不但为在押人员提供了人性化的生活环境,也极大地改
   善了在押人员的诉讼环境和心态,我与主管我所在监室的刘峥管教有
   着近距离的接触,他对在押人员的尊重和关心,体现在管理的每个细
   节中,渗透到他的一言一行中,让人感到温暖。结识这位真诚、正
   直、负责、善心的刘管教,也可以算作我在北看的幸运吧。
   
   (共删掉541字)
   
   附2:网路文摘发表张三一言文章时所加新闻原文:
   
        刘霞将代刘晓波领奖并宣读《最后陈述》
   
   
     【多维新闻】诺贝尔委员会证实已经邀请获得2010年诺贝尔和
   平奖的刘晓波之妻刘霞于12月10日前往奥斯陆“代夫领奖”,如果没有意外变化,刘家友人初步拟定将宣读刘晓波入狱前发表的《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作为得奖感言。
   
     据《中国时报》10月21日报道,自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后,刘晓波是否能提前出狱以及妻子刘霞能否获准出境领奖备受关
   注。对于前者刘晓波能否提前出狱问题,媒体对此呼声很大。对于刘
   晓波是否能接受“保外就医”方式提前出狱,妻子刘霞表示,刘晓波肯定不会接受这种方式安排,因为,刘晓波认为言论自由无罪,只接受“无罪释放”,其它有关“保外就医”等等手段,他一概不会接受。
   
     据刘霞友人透露,刘晓波亲友初步研拟刘霞“代夫领奖”的各项方案,如何代表刘晓波在诺贝尔和平奖的颁奖仪式发表适切的“得奖感言”,将是最重要的考量,目前应以代为宣读刘晓波在入狱前的最后辩词,或摘取最后辩词中有关言论自由与政治民主的诉求最有可能。
   
     刘晓波《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全文:
   
     在我已过半百的人生道路上,一九八九年六月是我生命的重大转
   折时刻。那之前,我是文革后恢复高考的第一届大学生(七七级),
   从学士到硕士再到博士,我的读书生涯一帆风顺,毕业后留在北京师
   范大学任教。在讲台上,我是一名颇受学生欢迎的教师。同时,我又
   是一名公共知识份子,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发表过引起轰动的文章与著
   作,经常受邀去各地演讲,还应欧美国家之邀出国做访问学者。我给
   自己提出的要求是:无论做人还是为文,都要活得诚实、负责、有尊
   严。
   
     我发言却从此失去发言
   
     那之后,因从美国回来参加八九运动,我被以“反革命宣传煽动
   罪”投入监狱,也失去了我酷爱的讲台,再也不能在国内发表文章和
   演讲。仅仅因为发表不同政见和参加和平民主运动,一名教师就失去
   了讲台,一个作家就失去了发表的权利,一位公共知识人就失去公开
   演讲的机会,这,无论之于我个人还是之于改革开放已经三十年的中
   国,都是一种悲哀。
   
     想起来,六四后我最富有戏剧性的经历,居然都与法庭相关;两
   次对公众讲话的机会都是北京市中级法院开庭提供的,一次是一九九
   一年一月,一次是现在。虽然两次被指控的罪名不同,但实质基本相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