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刘派偷改《我没有敌人》(附按语)]
徐水良文集
·再谈中共间谍特线问题
·诬蔑平反64口号就是帮中共脱困解套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胡平的专属笑话
·鼓吹“见好就收,见坏就上”的本质
·驳曾节明,再谈权利义务,维权抗暴起义革命
·狭义民运圈的严重问题问题告诉我们什么
·写给王有才先生的一个帖子
·革命不能见坏就收,更不能见好就收
·转发网文两篇
·咒骂口暴口头革命的几乎清一色是特线
·关于中共迫害和处死自己特线的问题
·“越反越恐”的原因
·揭露真相和掩盖真相的斗争
·关于特线问题帖子二个
·答胡安宁的“霹雳手段”
·本人事先警告邓式改革必然走上歧路的几篇文章
·批判邓式改革的三篇文章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继续辩论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问题
·习式反腐小文革的性质和前途
·关于中共特务冒名造谣的声明
·邓小平没有真正的改革
·民主社会反对贵族及贵族制度
·为什么各种复辟倒退的奇谈怪论和梦话应运而生?
·关于贵族问题答网友问
·社会主义国家的罪恶及失败怪不得马克思吗?
·对马克思主义的概括性批评
·再談洪哲胜文章的错误
·批评洪哲胜和马克思的三个短帖
·习近平的说法不对
·当今世界的两大公敌
·驳邓榕反诬国人造谣的说辞
·用“中国多少人真懂民主”来反民主的胡话
·中共第五纵队又一个分支招安机构成立
·纠正习近平文化无高下的错误说法
·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是一种错误的理论
·简谈亨廷顿的最大错误以及文化和文明两个概念
·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也谈阶级和阶级斗争
·支持香港民众抗争帖
·共产主义曾经在人类历史上一再实现又一再破产
·中国民主后会不会分裂的问题
·也谈占中:撤,或不撤
·中共三派和民运四派对占中的不同态度
·就退场机制驳胡平
·再批胡平退却逃跑主义兼防胡安宁曾节明冒险主义
·推荐leebai先生文章五篇
·违背常识的荒唐策略——好退坏进
·胡平思想:见坏就上去找死,见好就收别求胜
·鼓吹为胡平理论寻找和界定好坏标准是误导别人上当
·在电子邮件组中反驳胡平
·关于汉字汉语问题的辩论贴
·关于海外民运和见好就收跟贴
·胡平八字方针与老毛十六字方针对比
·一本荒唐的书:胡平的《中国民运反思》
·中国民运内部争论极端激烈的原因
·人类文明的辉煌一面
·对马列经济学问题的一些意见
·台湾九合一选举的几点教训
·春节上街闹革命
·再谈专制主义者及其走卒“反民粹”
·回洪哲胜胡平等:现在该不该讲革命?
·再谈革命和暴力等问题
·中共特务上海国保下流得人类历史上罕见
·对胡平”最糟的失败是把成功丢掉“等说法的批评
·香港抗争的第一阶段很完美(驳失败论)
·宗教不能证伪的说法是谬论
·张三一言:重谈暴力达到民主的老调
·本人关于圣诞节问题的部分帖子汇编
·关于花瓶特线有无组织问题答洪哲胜
·近来跟贴三则
·坚决反击神棍们对民主事业的破坏和干扰
·软骨头无间道的一个共同规律
·再驳胡平的非暴力论
·有关俄罗斯跟贴两则
·再谈俄罗斯
·巴黎枪击再次证明必须正视一神教问题
·国际社会必须表态反对屠杀异教徒的教义
·民运的问题不是朋党问题是阵线问题
·简单解释证伪概念及其陷阱
·再谈证伪说的语言陷阱
·关于科学的定义
·总体事实,赵紫阳无功有罪
·驳刘路为中共作伥反民主的发言提纲
·胡平和吾尔开希都把原因和方向找反了
·假政治协商和真政治协商
·驳几种否定言论自由的护恐说辞
·马列教一神教两者是相通的
·中共情报机构的一个重要策略
·“做思想工作”的说法本身就是洗脑说法
·谈文革造反保守和抄家等问题
·不赞成吴稼祥的阴谋论
·实践证明马列共产制度是人间地狱而不是天堂
·马克思在精神产品中下毒,信徒中毒变恶魔,老马没责任?
·再批马列及其信徒
·再谈马克思主义及其阶级专政等错误
·再次澄清被搅成浆糊的国家、专政和民主理论
·劳动价值论与剩余价值论性质不同,应原则肯定
·对柴静雾霾演讲的看法
·如果我是习近平,就设法逼左派权贵和走卒政变叛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派偷改《我没有敌人》(附按语)


(原标题:关切偷改共用文章)


   

张三一言


   

   [按]任何作者,都有权修改自己的文章。但是,文章发表以后,再修改自己的文章,就必须遵守起码的道德和其他规矩。尤其是对一篇引起广泛争议的文章进行修改,更应该遵守规矩。偷偷修改引起广泛争议的部分,不仅不作任何公开的声明,并且故意注明是“全文”,是有意误导,对发表争议意见的人,是非常不公平的,因为那样就可能让人误解发表争议意见的人是无中生有、造谣诬蔑。这种偷改行为,几乎与偷偷搞偷窃的盗贼无异。可惜,刘派花瓶线人民运,从盗用上帝名义搞排郭,到独立笔会找借口不守规矩任意排斥异己,到肆无忌惮盗用他人名义搞签名,到公然冒用他人(如王若望先生遗孀羊子)名义发表声明,到偷偷修改已经引起巨大而广泛争议的文章中、引起广泛争议、自觉见不得人的大段文字,等等,不遵守任何道德和规矩,表现为没有任何道德的低档流氓。这样一些低档流氓,竟然用苦肉计等方式欺骗全世界,盗取以道德形象为标志的诺贝尔和平奖,而且竟然成功,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这些年来老是出丑的诺贝尔和平奖评委会,在全世界二十年的压力下,不得不把诺贝尔和平奖给与中国人,但是却把和平奖给与缺乏道德形象、被许多人认为是中共线人的当代中国首席软骨头,确实是诺贝尔和平奖历史又一个大笑话。
   
             ——徐水良2010-11-6日
   
   
   一、题解
   
   “公用文章”,是指现在热议的刘晓波《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这篇文章是刘晓波的私人财产,这是常识。但是,当它发表发,并被热议后,它就成为人们共享的私有财产。原作者当然有权作任何修改和解说;但是,当它被热议后,理应在修改前或后作一个公开的交待。若不然,这一条改,既对反对者不公平,例如把被反对的内容删除或作相反的陈述。也对支持者可能构成伤害,严重点说就是被出卖(不知道原先为刘晓波的美化共产党辩护并加上光环的人士,在美化共产党内容被删后有何感想)。现在刘文被改了,改前无通告,改后无说明;只是用一个“全文”了事。这种情况说它是偷改,不过分吧!
   
   
   二、挺刘派的基础之一的美化论被反刘派打败了
   
   回想刚过去不久的一段时间,为刘晓波的美化共产党歪理辩护初期,挺刘派如真理在握、得理不饶人之态,名将倾巢而出,以铺天盖地海啸登陆之势向反刘派猛攻。跟着,我们看到的是一而兴、二而衰、三而败。最后,到今天,只好静悄悄竖起白旗自我埋葬美化论。
   
   挺刘派有两大死守的观点:一是没有敌人论(即共产党不是中国人的敌人),二是美化共产党。这是合作派的理论基础。现在,两个观点之其一被打败了。这是反刘派的大胜利。
   
   再看没有敌人论。在我初提反没有敌人论之时,也是铺天盖地海啸登陆之势向反刘派猛攻。现在已经进入二而衰的阶段。今后是摹仿美化论竖白旗自我埋葬,还是像董健华名言“不提及等同不存在”那样不了了之,有待时间观察。
   
   三、挺刘派诚信存疑
   
   对一件热议中的公用产品偷偷地删改,是不是涉及诚信问题?我不敢下结论。但是挺刘派过往诚信存疑则是客观事实。借天主之名排斥异己;既有抽掉高智晟郭飞雄名字之理又有必首提刘晓波名字之理,还有先救刘晓波后救其他人(火警,领导先走学生后走的今天版);被签名;在别人签名后偷改文件…层出不穷。
   
   
   张三一言 20101107 香港
   
   
   
   附1:
   
   《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被删改掉的文字
   
   
   在12月3日两位对我的询问中,我能感到你们的尊重和诚意。
   这些宏观方面的进步,也能从我被捕以来的亲身经历中感受到。
   尽管我坚持认为自己无罪,对我的指控是违宪的,但在我失去自由的一年多时间里,先后经历了两个关押地点、四位预审警官、三位检察官、二位法官,他们的办案,没有不尊重,没有超时,没有逼供。他们的态度平和、理性,且时时流露出善意。6月23日,我被从监视居住处转到北京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简称“北看”。在北看的半年时间里,我看到了监管上的进步。
   
   1996年,我曾在老北看(半步桥)呆过,与十几年前半步桥时的北看相比,现在的北看,在硬件设施和软件管理上都有了极大的改善。特别是北看首创的人性化管理,在尊重在押人员的权利和人格的基础上,将柔性化的管理落实到管教们的一言一行中,体现在“温馨广播”、“悔悟”杂志、饭前音乐、起床睡觉的音乐中,这种管理,让在押人员感到了尊严与温暖,激发了他们维持监室秩序和反对牢头狱霸的自觉性,不但为在押人员提供了人性化的生活环境,也极大地改善了在押人员的诉讼环境和心态,我与主管我所在监室的刘峥管教有着近距离的接触,他对在押人员的尊重和关心,体现在管理的每个细节中,渗透到他的一言一行中,让人感到温暖。结识这位真诚、正直、负责、善心的刘管教,也可以算作我在北看的幸运吧。
   
   (共删掉541字)
   
   附2:
   
        刘霞将代刘晓波领奖并宣读《最后陈述》
   
   
     【多维新闻】诺贝尔委员会证实已经邀请获得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的刘晓波之妻刘霞于12月10日前往奥斯陆“代夫领奖”,如果没有意外变化,刘家友人初步拟定将宣读刘晓波入狱前发表的《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作为得奖感言。
   
     据《中国时报》10月21日报道,自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刘晓波是否能提前出狱以及妻子刘霞能否获准出境领奖备受关注。对于前者刘晓波能否提前出狱问题,媒体对此呼声很大。对于刘晓波是否能接受“保外就医”方式提前出狱,妻子刘霞表示,刘晓波肯定不会接受这种方式安排,因为,刘晓波认为言论自由无罪,只接受“无罪释放”,其它有关“保外就医”等等手段,他一概不会接受。
   
     据刘霞友人透露,刘晓波亲友初步研拟刘霞“代夫领奖”的各项方案,如何代表刘晓波在诺贝尔和平奖的颁奖仪式发表适切的“得奖感言”,将是最重要的考量,目前应以代为宣读刘晓波在入狱前的最后辩词,或摘取最后辩词中有关言论自由与政治民主的诉求最有可能。
   
     刘晓波《我没有敌人 我的最后陈述》全文:
   
     在我已过半百的人生道路上,一九八九年六月是我生命的重大转折时刻。那之前,我是文革后恢复高考的第一届大学生(七七级),从学士到硕士再到博士,我的读书生涯一帆风顺,毕业后留在北京师范大学任教。在讲台上,我是一名颇受学生欢迎的教师。同时,我又是一名公共知识份子,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发表过引起轰动的文章与著作,经常受邀去各地演讲,还应欧美国家之邀出国做访问学者。我给自己提出的要求是:无论做人还是为文,都要活得诚实、负责、有尊严。
   
     我发言 却从此失去发言
   
     那之后,因从美国回来参加八九运动,我被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投入监狱,也失去了我酷爱的讲台,再也不能在国内发表文章和演讲。仅仅因为发表不同政见和参加和平民主运动,一名教师就失去了讲台,一个作家就失去了发表的权利,一位公共知识人就失去公开演讲的机会,这,无论之于我个人还是之于改革开放已经三十年的中国,都是一种悲哀。
   
     想起来,六四后我最富有戏剧性的经历,居然都与法庭相关;两次对公众讲话的机会都是北京市中级法院开庭提供的,一次是一九九一年一月,一次是现在。虽然两次被指控的罪名不同,但实质基本相同,皆是因言获罪。
   
     二十年过去了,六四冤魂还未瞑目,被六四情结引向持不同政见者之路的我,在一九九一年走出秦城监狱之后,就失去了在自己的祖国公开发言的权利,而只能通过境外媒体发言,并因此而被长年监控,被监视居住(一九九五年五月—一九九六年一月),被劳动教养(一九九六年十月—一九九九年十月),现在又再次被政权的敌人意识推上了被告席,但我仍然要对这个剥夺我自由的政权说,我监守著二十年前我在“六二绝食宣言”中所表达的信念—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所有监控过我,捉捕过我、审讯过我的员警,起诉过我的检察官,判决过我的法官,都不是我的敌人。虽然我无法接受你们的监控、逮捕、起诉和判决,但我尊重你的职业与人格,包括现在代表控方起诉我的张荣革和潘雪晴两位检察官。
   
     我不恨 因仇恨会腐蚀良知
   
     因为,仇恨会腐蚀一个人的智慧和良知,敌人意识将毒化一个民族的精神,煽动起你死我活的残酷斗争,毁掉一个社会的宽容和人性,阻碍一个国家走向自由民主的进程。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够超越个人的遭遇来看待国家的发展和社会的变化,以最大的善意对待政权的敌意,以爱化解恨。
   
     众所周知,是改革开放带来了国家的发展和社会的变化。在我看来,改革开放始于放弃毛时代的“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执政方针。转而致力于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放弃“斗争哲学”的过程也是逐步淡化敌人意识、消除仇恨心理的过程,是一个挤掉浸入人性之中的“狼奶”的过程。
   
     正是这一进程,为改革开放提供了一个宽松的国内外环境,为恢复人与人之间的互爱,为不同利益不同价值的和平共处提供了柔软的人性土壤,从而为国人的创造力之迸发和爱心之恢复提供了符合人性的激励。
   
     我相信 心向自由无可阻挡
   
     可以说,对外放弃“反帝反修”,对内放弃“阶级斗争”,是中国的改革开放得以持续至今的基本前提。经济走向市场,文化趋于多元,秩序逐渐法治,皆受益于“敌人意识”的淡化。即使在进步最为缓慢的政治领域,敌人意识的淡化也让政权对社会的多元化有了日益扩大的包容性,对不同政见者的迫害之力度也大幅度下降,对八九运动的定性也由动暴乱改为政治风波。
   
     敌人意识的淡化让政权逐步接受了人权的普世性,一九九八年,中国政府向世界做出签署联合国的两大国际人权公约的承诺,标志著中国对普世人权标准的承认;二○○四年,全国人大修宪首次把“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了宪法,标志著人权已经成为中国法治的根本原则之一。与此同时,现政权又提出“以人为本”、“创建和谐社会”,标志著中共执政理念的进步。
   
     正是基于这样的信念和亲历,我坚信中国的政治进步不会停止,我对未来自由中国的降临充满乐观的期待,因为任何力量也无法阻拦心向自由的人性欲求,中国终将变成人权至上的法治国。我也期待期待合议庭的公正裁决—经得起历史检验的裁决。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