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对老蝎文章的几点评论]
徐水良文集
·网帖汇编1:革命、改良、暴力、政改
·恋旧路、走邪路、拒正路
·对茉莉关于民族自治一文的不同意见
·网帖汇编:占海特事件,制度决定论的典型案例
·再谈现代国家农奴制度
·再谈汉语汉字是优秀语言和文字
·为民运人士一辩
·关于极权专制
·关于“共济会大阴谋”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取消违反宪法的异地考试地方法规
·再谈“摸石头”
·互联网时代如何发起革命
·悼念王来棣先生
·人民起义道路和小圈子策略
·ZT化解专制暴力的战略:以民意赢得军心
·许良英,不同凡响的理想主义者,中国一代知识分子的良心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二)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三)
·许良英,中国的良心和傲骨(汇编四)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五)
·我眼中的圣者——悼许良英先生
·悼念许良英先生(汇编六)
·重视许良英先生的这些意见
·悼念许良英先生文章两篇
·当代中国,改良代价远比革命大
·批判素质论的几个帖子
·中国改良(“改革”)成本巨大
·改革成本有无可比性的辩论
·改革成本有无可比性的辩论
·驳赛昆彭基磐造谣
·共产主义来自基督教
·中国人素质低不配民主理论来自江三代
·驳朱学勤“拥抱革命是危险的”谬论
·关于秦晖文章的简单批评
·与神棍等素质论者辩论
·对顾肃文章及一些网上观点的评论
·再谈基督教问题
·关于宗教问题的三篇旧文
·也谈经济危机
·圣经反人类的屠杀教义
·郑酋午:凡是痴迷一种学说之人其脑必有毛病
·为郑酋午文章一辩
·幻想复活死的改革,不如准备活的革命
·再谈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简谈一个单相思幻想
·谈意识形态和宣传等问题
·宗教问题三则
·中国的右派
·托克维尔究竟说了什么?
·信仰坏又不宽容,比没有信仰坏百倍千倍万倍
·同城饭醉与小圈子运动的根本区别
·习近平反腐,必然越反越腐
·驳《南方周末》自由主义伪右派的数据
·在左右划分辩论中的意见
·专制主义代表作—评茅于轼文章
·茅于轼事件,毛左伪右演双簧
·驳内因论和素质论
·看茅于轼长沙演讲有感
·对内因论和素质论的哲学思考
·革命,左右派和枪杆子杂谈
·对马克思人是社会关系总和学说的简要批判
·答王希哲等网友
·解决宗教等信仰问题要有全盘战略
·澄清早期民运历史
·对当前中国保守主义的批判
·点评刘军宁《撒切尔夫人的保守主义治国之道》
·关于保守主义等问题补充意见
·也谈傅萍,论讲真话原则
·也谈极权专制的本质和来源
·再谈实践标准等问题
·不赞成“台版茉莉花”提法
·宗教、科学、实践和检验
·评中共对薄熙来案的审判
·薄案分析二:称赞薄熙来说薄熙来赢了辩论的,实在太愚蠢
·薄案分析三:薄掌握高层腐败材料,是中共对薄案大幅放水的原因之一
·薄案分析四:中共为何掩盖薄家杀海伍德真实原因?
·不务正业务邪业,习近平荒唐的批评和自我批评
·简谈马列国家学说根本错误
·告诉国内网友这次海外抗议是怎么回事
·再驳伪右反对革命和民主的谬论
·第五纵队抗议闹剧的恶果
·关于何青莲女士造谣的声明
·谈组织和革命等问题
·关于革命和改良等两个问题答网友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国家是非常古老的特殊地域概念
·关于国家问题和爱国主义问题(一)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部分史籍记载的数以千计的中国名称ZT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关于民族革命和民主革命问题,我的看法
·民众的反抗程度才是衡量文化优劣的一个重要指标
·用理性理念对抗非理性信仰
·现代化、科学迷信和科学教问题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附件
·《制度论文化论并不矛盾》附件
·对胡平民族自治观点的批评
·关于民族自治问题与胡平的继续辩论
·台湾学运评论:我们的目标和标准是自由民主宪政法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老蝎文章的几点评论


(评老蝎:《感恩节长考》)


   
   目录:
   对老蝎文章的几点评论

   附件1:全国干部总数
   附件2:决定革命的不是经济而是政治和社会矛盾的尖锐程度
   附件3:老蝎:感恩节长考
   
   

对老蝎文章的几点评论


   

徐水良


   

2010-11-29


   
   
   1、老蝎估计数字离实际情况太远,另外,看问题研究问题方法有很大欠缺。(请见附件1)
   
   例如,五万个权贵家庭,这些权贵家庭,可以包括县以上主要领导人,也包括大企业领导人,但绝不可能包括全部县处级以上干部。全国县处级以上干部数量,起码在5万的10倍20倍。
   
   有些乡镇领导,也属于权贵集团附属力量。
   
   不过,权贵集团及其附属力量,合起来绝不会超过总人口2%,这个说法没错。
   
   至于老蝎说:“反体制的力量中。我认为这两部分人数占总人口的比例都不超过5%。”这个说法也是乱估计,看老蝎文章,这个“反体制力量”,指的是现在积极进行反体制活动的力量,那么,这个数据就是大大高估了。积极活动的反体制力量,全国合起来,目前不会超过几千至多几万人。如果达到5%,6000多万人积极反政府,中共政权早就完蛋了。
   
   历史,积极的总是少数,消极的总是多数。就看关键时候,积极的少数能不能得到消极的大多数的支持。关键时刻,得到大多数的支持(同时关键性力量,尤其是武装力量支持或保持中立),就胜利。人们重视民心,说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等等,主要就是说的消极的大多数支持与否。
   
   人们总要生活,非政治人物,不能靠政治吃饭。反政府力量,如果没有自己占据控制的国土和外国的支持,那么,99.9%以上,只能以其他非政治的方式谋生。因此,即使反政府力量,专门从事政治的,也是极少数。更不要说广大民众了。广大民众,只有看到胜利的希望时,才会全力投入。而在平常时期,绝大多数,90%,当然表现为不关心政治。
   
   经过64镇压,今后,如果有1%的人,1千多万人积极投入反政府,多数民众支持,那么,军队就会拒绝镇压,中共政权就会完蛋。
   
   
   2、老蝎和有的朋友对国内情况判断完全错误
   
   一般说来,政治不能当饭吃。老百姓是不关心政治的。但到重大事件发生,情况就会完全不一样。
   
   有人说64时期:“当时北京以外的居民和北京上海广州几大城市以外的大学生们,有几人知道六四杀人的?”“以为六四当时全国都在反官倒,那是井底之蛙的视野。”
   
   我读这些话,觉得说话者就像外星人。
   
   实际上,64,全国都知道。我的老家是相当偏远的山区农村,那里的中小学生都在村镇上街游行。老百姓当然都知道反官倒,反腐败。当时山区农村还没有普及电话,没有网路。但有报纸报道,有收音机,还有少量电视机,怎么会不知道。山区农村收听美国之音广播,没有干扰,特别清晰。
   
   全国都知道天安门屠杀,不过广大农村传播的,大多是像青岛萧锋那样的说法:血流成河。
   
   即使1976年45运动,当时消息比64时闭塞多了,农村里传说就是天安门死了许多人。
   
   记得64以后,我妹夫到监狱看我,说农村里农民都支持学生和赵紫阳,反对邓小平。
   
   1991年我出狱回老家,老家乡亲都来看我,大家聊天,也全都是支持学生,支持赵紫阳,骂邓小平。
   
   当时我在老家,看到的情况,是到处有农民骂当局土匪强盗。
   
   因此,最不关心政治,平时从来不参与政治的农民,其实内心里都是有政治态度的。
   
   1990年代,我在老家坐汽车,汽车上就有农民骂共产党。很多村子有基督教,基督徒集体活动,汽车上有共产党员看到,就说,他们比我们共产党齐心多了,组织纪律性强多了。
   
   所以,农村发生群体事件,往往一搞就是几万人。大约1995年,县城闹事,我们老家是最边远地区,离县城70多里,但一听说县城闹起来了,很多农民就开出拖拉机、载客小巴,也赶到县城起哄。县城人山人海,当时有人打电话到南京告诉我,说有10万人(后来有朋友告诉我是8万)。推倒十多二十多辆汽车,放火烧毁。当局花了三天,出动大批武警,朝天开枪,才把事件镇压下去。我们老家离县城最远,但后来为此被判刑的人最多。
   
   所以,在中国,广大民众,平时不关心政治,是假象。
   
   一般说来,在自由民主国家,多数民众确确实实不关心政治。但在中国,却只是假象。
   
   3、决定政治革命的不是经济,而是政治和社会矛盾的尖锐程度。经济不是基础,政治也不是经济的上层建筑。经济会对政治及革命起到一定的反作用,但一般情况不会起决定作用。没有民众的觉悟,没有政治和社会矛盾的尖锐化,即使产生60年大饥荒那样的经济崩溃,政治变革也不会发生。如果经济是基础,那么,基础崩溃,上层政治一定崩溃。但60年大饥荒经济崩溃,政治却没有崩溃。说明经济不是基础,政治也不是经济的上层建筑。
   
   这个问题,我过去已经多次论述。(参见附件3《决定革命的不是经济而是政治和社会矛盾的尖锐程度》)
   
   4、中国真正的反对派未来转型的纲领,应该是《21世纪建国纲要》,指导真反对派本身的、与花瓶民运不同的行动纲领,则应该是12点纲领,即《我们和刘晓波花瓶民运的十二个重大分歧》
   
   5、反对派未来转型斗争的口号,应该随形势的变化有所变化。现在的口号,“争取社会公正、反对社会不公;反对特权,反对权贵抢劫掠夺;维护民众权利;反对苛政暴政;反对贪污腐败”等等口号,应该与“解除党禁报禁、实现自由民主”的口号,一起提。因为前面那一些,事涉民众切身利益,当然必须提;后面这个口号,也已经符合全国民众的当前觉悟,如果不提这后一个口号,就会落后于民众觉悟。
   
   6、关于反对军国主义、扩张主义的问题,基本赞成老蝎子意见。
   
   
   
   附件1:
   
             全国干部总数
   
             徐水良摘录
   
             2010-11-29
   
   
   根据民政部网站文章《中国干部人事制度改革30年》公布材料摘录改写:
   
   来源: 人事教育司 时间:2008-04-19
   
   作者:徐颂陶、王鼎、陈二伟
   
   (徐颂陶系全国博士后管委会主任、中国人才研究会会长)
   
   
   1949年底,全国干部总数为90.8万人,
   
   1956年底:976.8万人
   
   1960年底:1132.7万人
   
   1962年底:1060.7万人
   
   1965年底:1192.3 万人
   
   1976年底:1615.8万人,
   
   [按]以后年份没有透露详细数字,只说:
   
   “据2006年统计,全国各类人才总量达到7390.3万人,人才占就业人口总数达9.8%。其中公务员、企事业经营管理人才、专业技术人才5975.8万人”。
   
   [按]这也就是说,2006年,这几类在编干部总数近6000万人。退休,编外,以工代干,临时工作,应该不包括在这个数量中。党政领导干部,大概也不包括在其中。
   
   ------------------
   
   另有资料说:2010-10-06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26日发表的《2009年中国**事业的进展》白皮书说,截至2009年,全国共有290多万少数民族干部,约占干部总数的7.4%。全国公务员队伍中,少数民族约占9.6%。
   
   由此可以推算,全国干部总数约为4000万人,而公务员的数量肯定大于干部数。
   
   再将事业单位编制按照一比一计算,就又是4000万,还有一千多万的干部、事业编制的离退休人员,那么,吃皇粮的人口大约在9000万。
   
   
   ------------
   
   另一个资料说:2008-11-12
   
   中国官方新华网的消息说,中国全国政协委员任玉岭近日提供的一组数据表明,从1978年到2003年的25年间,中国行政管理费用增长了87倍。中国行政管理费占财政总支出的比重,2003年已上升到19.03%,远远高于日本的2.38%和韩国的5.06%。在今日中国,官民比例已经高达史无前例的程度:1比26。同一数据,10年前为1比40;改革开放初期为1比67。目前的官民比例,比清末高出35倍;比西汉时期高出306倍!也就是说,被称为“封建剥削社会”的西汉,每8千个老百姓,才养活1个官;如今的“人民共和国”,每26个老百姓,就要养活1个官。每年全国各政府机关的车马费达到3000亿;招待费达到2000亿;出国“培训考察”费达到2500亿。
   
   [按]按官民比例1:26计算,中国官员5000多万。
   
   
   
   附2:
   
      决定革命的不是经济而是政治和社会矛盾的尖锐程度
   
      (谈经济基层上层建筑的陈腐思想和共产党的江山)
   
            徐水良
   
           2010-09-22日
   
   
   脑袋里只有经济基础上层建筑之类陈旧的马列教条,却以为自己懂经济、懂理论,以为别人不懂这些陈腐思想和陈腐教条,于是拼命用这种陈腐思想陈腐教条,来教育别人。这类人,不少。
   
   实际上,对这类教条,别人比他们懂得多得多,并且早已经超越这类陈腐教条,采用先进得多的理论了。而他们依然喋喋不休地谈论这种陈腐不堪的理论,自以为比别人懂得多,有充分能力和资格去教训别人。
   
   至于张鹤慈老先生等朋友,我觉得你们倒是应该喜欢这个理论。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经济基础不变,上层建筑就不会变;老百姓不挨饿,就不会造反。那共产党的江山必然万年长。
   
   因为,按这个理论,大跃进饿死几千万也没人造反,今后一般不可能再有大跃进的全面饥饿,一般不会再有饿死几千万人的事情,因此不会再有造反。
   
   只要这个理论盛行,共产党江山万年长,你老张就用不了一天到晚忙于为共产党辩护了。你的辩护,可以省去了。
   
   经济是基础,政治是上层建筑,现在还坚持这种颠倒倒立理论的胡说八道的,只有受马列主义共产党统治或毒害的人。只有他们,才会坚持和相信这种陈腐不堪的思想。
   
   事实上,革命,一般不是在最穷的时候产生,而是政治矛盾尖锐的时候产生。政治革命以后,解决了民主政权和宪政法治等问题以后,再由政治决定经济,才开始改变经济制度。经济制度改变以后,经济开始得到高速发展。文明的自由民主的世界各国,从英国革命开始,都是这样,几乎没有例外。
   
   经济不是基础,不是决定者。相反,经济是被决定者。经济,由一定的科技基础,文化基础和政治基础来决定。
   
   只有中国古代的农民起义,才往往是由饥饿引起。主张经济基础上层建筑,老百姓挨饿才会造反的人,还以为现在全世界仍然是中国古代社会呢。
   
   即使中国改革开放,也是等到要毛泽东翘辫子,打倒四人帮,改变了政治上闭关锁国的教条主义的极左政权,才能开始改革开放,发展个体经济和市场经济。
   
   政治决定经济。政治不改变,经济制度就无法改变。政治制度一改变,与政治制度不相包容的经济制度,立刻改变。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