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刘晓波与共特]
徐沛文集
·女性意识
·不同的惨案 相同的地方
·红星宋祖英
·与科隆缘分不浅
·出身不同流亡相同
·四次堕胎与X次恋爱
·我的洋债主
·留德手记 — 两个八月
答谢网友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坦克人与天安门
·天安门下红祸起 —献给六四英灵
·三个女人三台戏 — 我看王容芬与柴玲
·从“五七”到“八九”
·坦克人与洋五毛
·从王若望到艾未未 — 五代人的追求
·相同的时空不同的追求
·六四不忘 茉莉飘香
中华民国
·宝岛台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晓波与共特


   
   
   
   

   互联网在创造奇迹。
   
   一位八十年代在德国申报难民的大陆人,上网后身手不凡,不仅让我结识了一系列崇真向善的华人,还助我识别了打着人权旗号发财出名的吴弘达等宵小。 这位老大姐比我先到德国两年,但我到德国二十年后才因为被迫抵制中共对德国的渗透,批评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与她走到了一起。
   刘晓波是共特?
   感谢老大姐发来的与刘晓波相关的信息,我特地在万圣节写下了我的相关想法并把这封信和旧文《笑谈共特》按她使用的群发邮址发了出去。
   
   岂知这个邮件当天就与三妹的按语一起,以《徐沛的两篇》为标题在六四天网上发表了。对此我还有点遗憾,因为如果我知道会被公开发表的话,我就会在信中指出,汪红雨发表长文是为了告诉读者,他为什么认为刘晓波是个共特。而且他还针对“零八宪章”发表过《六四渣滓,意欲如何》。
   
   没想到同一天我就收到前中国民主阵线主席修海涛(齐墨)的来件,他声称,“您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将我指定为‘共特’,是一种诽谤,对我的人格造成严重伤害。本来我想对此置之不理。但是您反复造谣攻击我,使得我不得不采取行动,保护自己的声誉。……如果届时没有接到您的回复和道歉,我将采取法律手段对您提出起诉,追求您制造谣言的法律责任”。
   
   看后我的感觉和读到“刘晓波致仲维光先生的公开信:请你停止造谣”一样。2006年余杰和另一个“基督徒”以上帝的名义阻止郭飞雄被美国总统接见的丑闻曝光后,面对仲维光们的批评,刘晓波也是气壮如牛地要仲维光“停止造谣”。刘晓波们不遵守道德规范,却还要倒打一钉耙来诋毁对方,混淆视听,迷惑世人。共特者,带中共特色、鲁迅特点之五毛也!
   
   刘晓波三十七岁时在《末日幸存者的独白》中表示对他来说,“民主是谎言的最佳避难所”,而我二十三岁开始反对中共暴政却是因为追求真实,拒绝谎言。2006年,我写作《笑谈共特》时,只是附带提到我阅读《中国民运最大的叛徒齐墨(修海涛) 》后的感想。我无意专门撰文抨击修海涛,因为我感谢他曾经对我从共产愚民变成独立公民有过帮助。正是修海涛让我六四后在一群人中注意到仲维光夫妇。对此我曾在致廖亦武的邮件中表示,“日久见人心,六四后,我就认识仲维光夫妇、廖天琪夫妇……,但现在才辨别出谁是君子,谁是小人。仲维光夫妇是很难得的清流。遗憾的是连他们的义气也会被共特利用”。
   
   多谢廖亦武让我获知他的一个朋友出面驳斥仲先生的专文《政治及灰暗人性的多重诱惑—谈刘晓波们的“名利”运作》。我找来读后,感想不少,可惜不知从何谈起。文中写道,“猛然发现仲维光这个熟悉的名字后面是什么人竟然毫不知晓”。是啊,这是为什么?因为不只中共封杀仲维光,凡是中共渗透的海外媒体都封杀仲维光,吹捧刘晓波。比如,在德国之声中文节目上,刘晓波名下超过692条报道,而仲维光名下一条也没有。 仲先生只能在法轮功学员创办的媒体上发声。而共特却又诬蔑他是法轮功的写手。
   
   我因六四而反共,并从此开始发表作品,但我乐于清闲自在,所以,在我2002年获知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前,心思在德文创作上,主要发表了四本德文作品。可惜当我用母语为法轮功鸣不平时,居然有人阻止我在留德华人的一报一刊上发表。
   
   2002年,我专门从科隆赶到法兰克福参加在德国的华语媒体座谈会,抗议面对大陆同胞因信仰“真善忍”而遭受迫害,有人不闻不问不说,还封杀我发出的抗议之声。修海涛当时在场,是我的发言被强行打断的见证人。在场的也有法轮功学员,可是他们一声不吭。这些经历让我明白君子斗不过小人。我惹不起便只好躲上网,但还是躲不过,那我就奉陪吧!
   修海涛是什么?
   修海涛出任八九民运在海外的政治产物中国民主阵线主席时,我已自动退出民阵。我支持过的民阵主席是严家祺和万润南。可惜他们现在还没有摆脱中共党文化的束缚。当年的万主席最近表示,“得知晓波获得本年度诺贝尔和平奖,我由衷地为他高兴。深感世道人心毕竟良知未泯,也希望这能成为中国已经延迟得太久的政治改革提供一个契机。虽然我知道,这种希望其实很渺茫”。不知万润南当年怎么会出任以结束中共专制为目标的政治组织的主席?
   
   不过万润南对刘晓波的记忆值得一提。他说刘晓波的“口才并不好,而且口吃。一说到激动处,口吃得就更厉害……让我失望的不是他的口才,而是他讲的内容。也许,是我自己没有文化,欣赏不了这匹黑马的神勇。只觉得他‘语不惊人死不休’,许多提法惊世骇俗,给人的感觉,就像一个偏激的愤青。记得他讲到美国民主女神像手中的火炬的时候,用了一个非常不雅的比喻,大家哄堂大笑。虽然有‘笑果’,但‘效果’却不好。每一期学习班结束,学员都要给讲课的老师打分。可能是学员都和我一样不懂文化,给他打的分最低。所以我们后来再也没有请过他”。
   
   修海涛象刘晓波一样,都属中共在“文革”后选拔的第一批研究生。与刘晓波相比,修海涛的讲演既有口才,又有内容。可惜他在德国创办的报纸一直令我无法恭维。
   
   2008年,德国之声的丹红门暴露后,我才获知修海涛已经有一个叫徐徐的“总编辑”。这位“总编辑”先于12月7日被德国之声中文网吹捧,接着便开始以中共《国际先驱导报》特约撰稿人的身份发表力挺张丹红的专稿。徐徐对海内外华人抵制德国之声沦为中共海外之声的评价为:“这是一个海外中国人自相残杀的过程”。徐徐的宣传稿不仅在中共媒体,也在修海涛的报上转载。既然如此,修海涛怎么会在乎人家把他与共特扯到一起?连我都有人说是共特,不过我一笑了之。
   
   我在专著《无耻的洋人》中记录的白发五毛关愚谦也是修海涛的撰稿人。2010年,修海涛还在他的报上刊登了对关愚谦的德国学生卜松山的访谈。卜松山翻译过遭刘晓波痛骂的李泽厚。卜松山在访谈中宣称,“ 西方(正好也包括德国)媒体几乎疯狂地追捧一些政治异见者,他们是媒体的宠儿;如果在西方获得一个异议人士的身份,则他们在当地会赢得极高关注度——也许几年之后他们就能获得很多资助。有些人因此使出浑身解数,拼命想弄到这种标签……”这正是刘晓波和余杰之流的表现,他们也大获成功,不已骗得诺奖吗?可惜卜松山却张冠李戴,去骂他人,我当然无法为他喝彩!不过也不奇怪,修海涛报的网络版透露,卜松山退休时,在庆祝活动上,与关愚谦们大唱红歌《同一首歌》!
   
   流亡德国的另一位大姐则来邮件告知,她看到修海涛报的最新一期,“裏面有好幾版劉獎專欄。裏面有你說的那個‘白发五毛关愚谦’的整版,摘一句笑死人不償命‘世界越來越小,中國越來越大,所以劉曉波變得高大’原話大概如此,報紙已經用來擦東西以後扔垃圾箱了”。
   
   所以,我乐于向修海涛道歉,前提是他先向包括我在内的张丹红批评者等拒绝接受中共领导的华人道歉!我也乐于与刘晓波和解,前提是他先向被他伤害过的六四难属唐德英、义勇之士郭飞熊等活人与六四英烈、杨佳亡灵请罪!
   附:
   
   中国民运最大的叛徒齐墨(修海涛)
   
   凌波 蔡军 
   
   我们不得不起来揭露中国民运史上最大的叛徒齐墨。说他是最大的叛徒,是因为他曾担任民主中国阵线主席。这个主席不光是他所在的德国民运主席,而是各国民阵的总部主席。这民阵是六四血案以后,国内人士逃亡海外之后成立的海外民运最大的团体,后来经过分裂和重组,力量大为削弱,但是毕竟在海外各国仍有相当的组织存在。
   
   说他是叛徒,是因为他自己所办的报纸德国华商报已经完全失去民运声音,反而连篇刊登“本报主编徐波”“金童”与国内高官合影的图片,徐波,金童,齐墨,都是修海涛,因为齐墨名声太坏,临时不断改换假名而已。众所周知,国内高官和使馆干部都有明确纪律,决不允许跟民运分子合影见报。凡是能跟国内高官拉扯勾搭,合影留念的必是卖身投靠,填过卖身契的癞皮狗。
   
   为什么说齐墨的名声太坏?因为齐墨在担任民运主席期间,大发民运财,为难民开一张证明就收费几百几千(过去收马克,后来收欧元),难民搞居留,他搞“从编故事到出庭作证”一条龙服务全包责任制,收取大量难民血汗钱。甚至勾结使馆干部转卖护照。齐墨曾设收费电话专线,吸引偷渡中国同胞,专卖难民假政治经历、假身份、假证明,牟取暴利。联邦警察当局觉察之后,突然袭击,彻底查抄了齐墨的住宅,德国政府对这样的“民运领导人”已经完全失去信任。齐墨是中国民运的耻辱,是海外华人的耻辱!
   
   齐墨打着前中央党校教师的名号,假扮君子,遮人耳目,实际上共产党贪官的万千贪污腐败手法无一不精,无一不熟。除了利用难民报政治庇护敛钱以外,齐墨还有另外的需求,就是对青年女同胞进行性勒索:不仅要交钱,还要跟他上床。
   
   十余年前,齐墨出马鼓吹民运,根本不是出于宪政民主的理念,而是觉得时来运转,有机可乘,顺手抄起了民运的旗帜,然后好做难民居留的赚钱买卖。随着六四的悲情日益淡薄,德国对难民的限制日益严紧,难民生意越来越没有赚头,于是齐墨他也开始对民运失去兴趣,难民专线电话爱理不理,不了了之。
   
   难民没有赚头了,新移民的生意成为热点。于是齐墨热心于“为新老华侨”的新闻事业服务了。挂着民运主席头衔的时候,他也逐渐不再参加六四示威活动,民运主席被改选掉以后,更加对民运不闻不问。甚至公开在法轮功的九评共产党讨论会上宣布自己“已经从民运退休了”。民运不是职业,如何退休?民运是宪政民主理论的坚持和实践,要么坚持,要么叛变!
   
   德国民运不能团结携手,主要障碍就是齐墨。由于他的私心和私利,他否定所有其他民运团体,甚至利用法律手段打击同一条战线上的民运战友,本来可以广泛团结起来的民运朋友,都陆续分散离去。
   
   现在德国民阵的主要成员都跟齐墨有私人交情,所以内部至今始终没有公开揭露齐墨的真实面貌,结果海外许多民运社团,国内的持不同政见朋友,台湾的大陆工作单位和德国、欧洲的民主人权团体,至今搞不清齐墨是个民运特大叛徒,仍然将他当作中国民运的联系人。希望大家看到我们的揭露之后,与德国的华人同胞取得联系,确认齐墨劣迹,切断与齐墨的关系,小心被齐墨暗中出卖,成为他赚取中共国安小施舍的牺牲品!
   
   2005年圣诞节 德国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