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龙女
[主页]->[人生感怀]->[小龙女]->[难道生命仅具有哀悼的意义?]
小龙女
·唐小兵:文化大国的价值焦虑
·唐小兵:知士论世的史学
·辛若水:在颠倒中前进的历史
·王福湘:陈独秀对苏俄经验的接受、反思与超越
·沟口雄三:辛亥革命新论
·毛泽东谈蒋介石:说他坚决反革命 我看不见得
·抗战中日本人的反蒋介石宣传
·拥有世界最强大炮 淮军为何在日军面前一败涂地
·陈智胜:对国共内战的新省思
·蒋公:何谓自由?如何争取自由!
·经典情诗100首
·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
·香港的另一面:50年前震撼影像
·联军占领以后的平壤
·二战期间,日军为何没大量配备冲锋枪?
·昔年邓丽君慰劳国军旧照
·奇文共赏——林语堂酷译《美国独立宣言》
·“罪己诏”:帝王的自我批评文本
·希特勒报考维也纳艺术学院时的绘画作品(图)
·中国最牛的十个汉字:最色的汉字“姦”念什么
·中国醒来---我辈才是卑劣的罪人
·民国屐痕
·韩寒:上海是冒险家的乐园,却是人民的地狱
·关于宽容:陈独秀与胡适、毛泽东的故事
·硫酸不能烤蛋糕——如何教孩子再相信
·大学,如果没有人文
·文化,是什么?
·中国历代职官词典
·惊曝:毛新宇根本不是毛泽东亲孙子
·最后一任克格勃主席给中国的忠告
·鲁迅路口
·我看那些令人唏嘘不已的历史片断
·卧虎:新千字文---少些内耗,多些宽容
·在中国信仰
·伊朗巴列维国王改革失败的教训
·毛主席与毛远新同志谈批孔
·两次阵痛:民族问题,抑或民主问题?
·耶鲁大学校长的批评发人深省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道德为何会有“血腥气”?
·中国十大名画欣赏
·从老照片看汪精卫 令人唏嘘不已
·难得一见的一战时期火炮
·中国人的生死观
·由“臣”到奴仆:漫谈古代君臣礼节的变化
·“问天下谁是英雄?”第三只眼睛看《三国》
·有一种历史,仅在记忆中播种
·那一年你打马西去
·昨夜话凄凉,今晚说妓女
·历代开国公主们的最终结局
·历代开国驸马们的最终结局
·桃花江上美人窝---细说西藏历史一百年
·民主是理性包容的生活方式——纪念「五四运动」八十五周年
·还是村长的强奸比较好
·《作爱的经济分析》---为性爱算一笔经济账
·二战时日本掠夺亚洲的黄金能买下整个世界
·宋江同志在梁山泊招安动员大会上的讲话
·新千字文 --- 一诺千金
·“去政治化的政治”与大众传媒的公共性——汪晖教授访谈
·中国正在崛起 美国尚未衰落
·苏共亡党15周年的历史评说
·胡耀邦逝世前半年的心态
·从来历史非钦定 自有实践验伪真
·研究文革就是研究今天
·解胡适“中国不亡,是无天理”
·缺钱的政府才民主
·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
·薄熙来缺乏变通 不该和胡锦涛对着干
·孔庆东:人民起义,先占何处?
·中国需要十三亿个尊重
·中国人为什么爱说谎?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总得有人当蒋经国
·母亲——本文献给政治运动中苦难的母亲们
·叶维丽:好故事未必是好历史——我看卞仲耘之死
·韩寒:散文一篇
·刘亚洲将军在昆明基地的一次震撼演讲
·一篇在国内被禁,在国外却火了的文章
·李吉明:袁腾飞“下课”,谁为教育示范?谁为教师楷模?
·麦田:警惕韩寒
·五岳散人:我们需要警惕韩寒吗?
·雪珥:被误读的晚清改革
·李普:还要走很长的路——一个老共产党人的真心话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红楼梦?三国志?还是战国策?——现实主义视角下的朝鲜棋局
·刘青松:你爱国家,国家爱你吗
·雷颐:三十年前如此“批邓”
·告别“斯大林版”的十月革命史
·朱正:十月革命与中国
·方绍伟:独裁政府为何长命百岁?
·让人绝望的“政治正确”——温家宝“五四”北大行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关于堕落
·十月革命:反思是最好的纪念
·阵痛与震荡——“十月革命”必须弄清楚的几个问题
·中国崛起:必须从富强走向文明
·这一次,资本主义失败了
·可疑的80后政治意识
·只有十句话,看了10分钟
·渴望堕落
·闾丘露薇:世博留下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难道生命仅具有哀悼的意义?

难道生命仅具有哀悼的意义?
   
   作者:磬无语
   来源: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来源日期:2010-8-22

   
   《唐山大地震》播出后,用“争议与眼泪齐飞”这句话来形容的确再也恰当不过了。(参见本站:宋鲁郑从海外评:《唐山大地震》背后的中国,叶匡政《唐山大地震》是关于中国式苦难的寓言,老愚“温暖”供应商冯小刚,高人:话说《唐山大地震》;李承鹏冯小刚如何用杜拉拉替代曼德拉)虽然冯小刚导演的一句:“是正常人没有不哭的”有点夸张,但笔者看完之后,发现自己还是属于导演眼中的“正常人”。
   
   当然,每个人哭的理由各不相同,许多年以后,也许关于《大地震》的导演、演员、剧本情节以及与之相关的争论都会被人遗忘,但灾难中体现出来的人生命的珍贵、人性的善良、民族对历史苦难的记忆等等应该一直被我们珍视下去。世界上还有什么比生命更加珍贵?当我们为“没了,才知道什么叫没了!”哭泣的时候,现实中却还有那么多让人们觉得“生命如草芥”,“没了,没了就没了”的悲剧一幕接一幕重复上演……
   
   舟曲之难:事故责任还是指向“老天爷”!
   
   2010年8月7日22时,甘南藏族自治州舟曲县突降强降雨,县城北面的罗家峪、三眼峪泥石流下泄,由北向南冲向县城,吞噬了舟曲县城、乡镇与农村数万人的家园。截止到8月19日下午4点,舟曲特大泥石流灾害死亡人数1364人,失踪401人。
   
   每次灾难过后,专家和政府的使命显得尤为“重要”,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他们,为什么?为什么一夜之间那么多鲜活的生命被无情地写上了恐怖的死亡名单?在第一时间,国土资源部部长徐绍史总结舟曲泥石流灾害主要原因时指出5点:一是地质地貌原因;二是“5•12”地震震松了山体;三是气象原因;四是瞬时的暴雨和强降雨;五是地质灾害自有的特征。五点理由都是自然因素,“老天爷这个王八蛋!”
   
   但灾难之后,与“有关部门”不一致的报道却一再浮出水面。国土资源部曾经做出预测,全国范围内有10万多处地质灾害隐患点,随时都有发生灾害的可能。舟曲便是其中之一。1997年,曾专门研究三眼峪沟的地质专家马东涛在一篇公开发表的论文中,对此前饱受泥石流蹂躏的舟曲县可能再发泥石流作出预言:“目前,泥石流淹没和危险区内有人口1.49万,财产1.38亿元,若发生大规模泥石流,其造成的灾害将大大超过1992年。”1999年,中国科学院兰州冰川冻土研究所研究人员已在论文中警告:以舟曲县城为中心的人类破坏生态环境的现象日趋严重。若再发生大规模泥石流,其造成的灾害损失会大大超过1992年——1992年那次大规模泥石流,导致87人死伤。汶川地震后的2008年6月,北京专家组到舟曲调查后也确定,该县有60多处滑坡点,13处滑坡严重,威胁着下游村庄的安全,必须高度关注。
   
   对于这些警告,人民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处于“不安全”的状态吗?知道也没关系,不怕,我们有政府和“专家”负责任地保证我们的“安全”!中国地质调查局工程师:“隐患点都已初步建立群防群测网络,得到有效控制,全国共安装了10万余套裂缝报警器和滑坡预警伸缩仪”。
   
   对学者的分析与有关部门的表态,我们看到的是莫衷一是,相互对峙的责任追究和事故原因,相信谁?不知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争辩双方“主流”的声音更有“力量”。但是胜负并不意味着一定是“真相”,对于有关部门和专家的分析的责任和承诺,不知道那些在泥石流中不幸遇难的同胞九泉之下会作何感想?他们应该心理透亮明白,只是无法出声而已!
   
   当然,政府也不愿意这样的灾难发生,所以笔者极其肯定,并且向读者保证泥石流灾难决不是政府促成的!但是当探究原因时,责难“老天爷”的“作为”,否认政府“没有直接造成灾难发生”,这样解释和理由是负责任的说法吗?“自然因素”不可避免,也无法追责,但政府“不作为”难道不是间接责任人?否定人为因素的目的何在?我们不得而知。
   
   还有没有下一个舟曲?这不是危言耸听,从中国地质环境监测院获知的权威消息显示,截至2009年全国共发现地质灾害隐患点20万处,威胁数千万人民群众的生命和1200多亿元财产安全,其中,特大型和大型地质灾害隐患点1.6万处,威胁人口700万,威胁财产840亿元。血淋淋的教训已经不止一次触动着我们的灵魂,政府应该有所作为了。自然灾害有其不可预测性的因素,这无法避免,但对于有科学依据的灾害隐患,我们总不能再用人民宝贵的生命去证实它的真实性吧!
   
   王家岭矿难续集:死亡只意味着增加新名单而已!
   
   奇迹归奇迹,悲剧仍在继续着……
   
   2010年6月21日凌晨1时40分左右,平顶山市卫东区兴东二矿发生井下火药爆炸事故,已确认入井75人,截至22日21时整,已生还28人,共发现47人遇难。事发煤矿为整合技改矿井,其采矿许可证于6月6日到期,卫东区于6月7日晚8时对该矿实施断电,但是,该矿主在区政府实施断电后非法接通电源,违法组织生产……47条生命在黑心矿主追逐利润的过程中永远消失,这样的矿主死47次也不为过,但是除了惩罚矿主,我们是否应该更深刻地反省?
   
   2010年7月7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强调,以煤矿、非煤矿山、交通运输、建筑施工、危险化学品、烟花爆竹、冶金等行业为重点,全面加强企业安全生产工作;企业领导要轮流现场带班,煤矿和非煤矿山要有矿领导带班并与工人同时下井、升井。虽然这不过是2005年,国务院发布的对矿领导必须下井作出原则约束的《关于预防煤矿生产安全事故的特别规定》的重申。但人们还是对此给予了很大希望,“领导与矿工同时下井”,意味着将领导与矿工的生命看得同样重要,他们必须亲历对井下工人的处境,共同承担安全风险。正当我们心理似乎都已基本平衡,舆论和工人们都准备为领导与矿工之间的“利益共同体”欢呼时……
   
   7月17日上午7点50分左右,隶属于郑州煤炭工业集团的河南汝州市蟒川乡新岭煤矿发生井下火灾,发现8名遇难矿工的尸体,据一名矿工称,当时下井有六七十名矿工,火灾是由于电缆起火引起的;7月17日20时10分左右,陕西省韩城市桑树坪镇小南沟煤矿发生矿难,井下工作的28名矿工遇难,遇难人员主要来自湖北、陕西、山东和河北四省。在矿难现场调查时,领导的踪迹依然难觅。
   
   7月23日,国务院办公厅全文发布《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企业安全生产工作的通知》,再次强调矿领导下井。这样的通知,这样的强调,效果会怎样,各位读者说呢?我们谨拭目以待吧!
   
   当矿难成为社会生活的经常事件时,不麻木是困难的。每次的矿难之后,我们对于死难者生命的珍贵已经熟视无睹,而只剩下条件反射式的批评和质疑。问题的根本在哪?我们不妨先看看今年四月份美国矿难后,奥巴马悼念死亡矿工的讲话中看到,对个人生命的尊重绝不会在利益面前悄然失色,所有遇难的矿工都成为人们应该尊重和缅怀的英雄。每一位矿工可能获得的补偿:300万美元一次性赔偿,五倍的年薪(约35万美元),家属和子女的医保费用,以及所有子女的四年大学学费,共计约人民币2500万元。而且,接受此赔偿方案并不影响家属提出额外的法律诉讼。
   
   在中国,有多少人将矿工看做过英雄,将他们看作是为国家建设和经济发展做出卓绝贡献的英雄?矿难发生后,当事人单位当然有无可逃避的责任,有关政府部门的领导人应该为此承担责任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然而,对生命的敬畏和尊重决不是以牺牲者的数量来衡量的,一时的问责对于逝者已毫无意义。如果我们还是不能认识到问题的关键:政府将“经济利益”,有时甚至是自身利益看得远比“生命价值”高,制度不完善导致人民无法维护自身权利的,整个社会对生命的态度几乎麻木不仁,如此,悲剧仍将继续……
   
   河南栾川垮桥事件:对不起的只是领导?
   
   2010年7月24日下午5时20分,河南省洛阳市栾川县潭头镇汤营村伊河汤营大桥整体垮塌,桥上众多过桥和滞留人员不幸落入水中。截至7月28日晚,确认事件导致44人遇难,仍有22人失踪。事故当天下午,河南栾川县委、县政府25日就“光速”登报向洛阳市委、市政府道歉、做检查。当晚电视采访有关责任人的时候,“铿锵有力”地指出:事故原因有二,其一是洪水太大,桥孔被漂浮物阻塞导致洪水对桥的强力冲击;其次是木桥本身建造年代太久,事发当时是从桥的两端开始垮塌的。笔者想补充第三点:对于那些死难者,要怪就只能怪他们运气太差!
   
   事后有村民反映,这座桥在去年的时候就已经有部分坍塌的现象,并且进行了维修。因为桥本身具有观光、休闲的功能,因此维修的时候增加了汉白玉栏杆、铺设了新的柏油路,但唯独不见得是对大桥本身进行加固。由于死伤人数多,由安监总局、交通运输部、住房城乡建设部、水利部和监察部等五个国家部委有关负责人组成的事故调查组29日抵达河南栾川,对24日发生的栾川伊河大桥垮塌事件展开全面调查。
   
   正如新闻里面分析的,垮桥事件是完全可以避免的,责任只在于有关部门的玩忽职守。桥是在二十年之前建的,“牢固性并不强”并不需要发生重大事故和灾难来证实,为何没有预防措施?暴雨导致的洪水并不是一两个小时瞬间发生的事情,为何在一天多的时间里,看不到“有关单位”的任何作为?如果真的将民众的生命作为第一考虑,为什么没有强制性的保护措施,防止民众在危险的时候过桥?河南栾川县委、县政府对上级的道歉和检查让我们看到在官员眼中,对民众生命的责任远远不如自己的权力和职位来得重要。在人民生命财产受到重要损失的灾难面前,唯一让他们念念不忘的是决定自己仕途命运的上级看法。生命真的如此一文不值吗?
   
   “热死人”的现实:效益的重要性远在生命之上!
   
   据中新网8月2日消息称,济南市立三院仅31日一天接诊的40例中暑病人中就有11人经抢救无效身亡,山大二院、山东省立医院也出现多起中暑引发的死亡病例。据医院介绍,死者多数为建筑工人。
   
   这仅是被曝光的山东,夏天比山东热的省市还有很多,那些被热死的案例只是未浮出水面罢了。笔者怕热,每到夏天“热死人”便成为自己的口头禅。如果不是关注新闻,真的从来没有想过还真能“热死人”。改变大自然的恶劣天气并非我们人力能作为,但克服天气灾难,避免“热死人”的办法总还是有的。
   
   山东省五部门2006年联合下发过一个通知,对保障高温下劳动者权益提出了要求——气温达到37℃以上,建筑工地从上午10时到下午4时停工。有的单位接到通知,知道工人们不要在高温下施工,但是工人却从来没指望公司发布帖,有些甚至根本不知道有高温补贴一回事。还有的单位负责人认为高温补贴理所当然是政府的事,与他毫无关系。而“口头说一套,实际做一套”,这恐怕是中国有些有关部门的典型特色之一。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