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感恩与忏悔]
熊飞骏的博客
·现代中国为何不再有直言敢谏的良心官宦?
·钓鱼岛还未开打,我们先乱了?
·汉唐大帝国为何气吞山河
·没有任何“公平”的中国司法
·韩德强是中国式教授的形象大使吗?
·谁才是真正的“汉奸”?
·“中国式制度”为腐败大开方便之门
·中华民主几个常见的认识误区
·美国宪法为何保护人民持枪的自由?
·民主政治的十大要素
·“我那里没听说饿死一个人”的毛左逻辑
·  抗美援朝我们取得了哪几个伟大胜利?
·中国体制变革的“破冰”之旅
·我国“集团性腐败”的制度成因
·从“好人总统”的犯错看“司法独立”的重要性
·民主的境界
·国家现代化的本质就是“民进官退”
·国家现代化的本质就是“民进官退”
·  毛中国的权色交易
·华盛顿总统的领导作风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3)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2)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1)
·《中国在这里反思》内容简介
·关于北朝鲜核爆的问答
·饥饿不是激发平民大革命的主要原因
·从查韦斯癌症说新闻自由地方自治
·体制内“智囊”是怎样炼成的?
·“申纪兰现象”折射出的时代困局
·中国人的“道德至高点”综合症
·贪官裸官是最大的反华集团和境外敌对势力
·宪政与专制的根本区别是程序正义与不择手段
·斯大林希特勒是如何走上独裁神坛的?
·中华大国民为何喜欢玩抢购?
·地方自治是防范国家分裂的最有效武器
·大明崇祯皇上的悲剧启示
·我们进入了伟大的“宇宙真理”时代
·从大学生的聊天记录看教育逻辑的缺失
·从大清帝国的漕运危机说“临时工”
·人“贫穷”不可怕,就怕没“脑子”!
·关于宪政是非的对话
·谁才是最大的谣言批发商?
·官官相护走火入魔了?
·雷锋和遇罗克折射出的中国悲剧
·清末的宪政改革为何加速了大清国的覆亡?
·从“父女练摊”说城管制度与司法进步?
·美国总统的权力只相当于“国务院办公厅主任”
·请别把爱特权当成爱国!
·社会主义是穿西装的封建专制
·共产主义与君主专制哪个更操蛋?
·美国政府为何宽容“民谣”严防“官谣”?
·美国中央政府关门为何国家不乱?
·中国人为何沦落为最不爱阅读的民族?
·贪官是丧权辱国的始作甬者!
·从夏俊峰遗孤的画作说“抄袭”
·太监文人为何“哪壶不开提哪壶”?
·特色天朝那些事儿(一)
·和澳籍华人关于“陪审员”制度的对话
·从太监宰相赵高话说“正能量”
·毛主义——想说爱你不容易
·制度落后一输百输!
·决定中国未来政治走向的三大社会力量
·决定中国未来政治走向的三大社会力量
·“专制”和“弱智”是一对孪生兄弟
·人生品味和价值取向才是兴家强国的根本
·不要再侮辱我们中华民族了!
·“龙应台现象”见证民主的神奇
·三十年来我们最应该感谢什么?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2014年新年献辞
·专制官僚只有腐败特权没有自由尊严
·世界上哪个国家最“排华”?
·和铁杆毛粉对话毛主席的丰功伟绩
·和铁杆毛粉对话毛主席的丰功伟绩(续)
·宋彬彬文革道歉展示的和解困局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一)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二)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三)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四)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五)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六)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八)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九)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十)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2)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3)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6)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7)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8)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9)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0)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0)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感恩与忏悔

感恩与忏悔
   ——熊飞骏
   
   (一)
   在接受帮助时知道感恩;在犯下错误时勇于忏悔,是一个民族不可缺少的品质。

   已知世界最富于感恩的民族是以色列。
   犹太人在长达两千年的流浪生涯中受尽欺凌,因为自身的坚忍和人类残存的善意,才没有在漫长的流浪旅途中被外族同化和灭种。因为一直在高压和委曲中艰难生存,所以对外来的善意特别敏感,一个在外族看来可能是微不足道的恻隐之心却能让犹太人感动得热泪盈眶。尽管犹太人是这个地球上待遇最不公正的民族,世界上很多民族都对犹太人犯下了程度不同的罪行;但令人费解的是犹太人的民族情绪里感恩的比重远远大于仇恨。也正因为如此,以色列才把感恩作为基本国策;而把仇恨演变为自强不息的危机意识。
   众所周知,德意志民族对犹太人犯下了种族灭绝的罪行,上世纪中期他们屠杀了这个星球上三分之二的犹太人,因此理所当然应该成为以色列不共戴天的仇敌。但以色列的国民教育并没有多少仇恨德国的内容。这个国家建立了规模宏大的“纳粹”大屠杀纪念馆,但目的不是为了让以色列人记住德国的血海深仇,而是为了警示国人:国家对犹太民族太重要了,以色列国来之不易,他们得珍爱自己的国家。今天的以色列固然比历史上的任何一个时期都要强大富裕,但以色列的危机仍很深重,他们必须时刻保持高度的警觉,只有时刻保持以色列的强大才是民族安全的唯一出路。如果他们满足于目前的成就,玩物丧志或纸醉金迷,那么“纳粹”大屠杀的惨剧会再度落在犹太民族的头上。
   以色列人没有念念不忘德意志民族的仇恨;但他们却记住了那些在生死关头帮助过犹太人的德国人,辛德勒就是一个最生动的例证。辛德勒的名字在以色列家喻户晓,这个德国人基于人性的善意,在邪恶浸染了整个德意志民族时仍坚守自己的良知,冒着倾家荡产和杀头的危险拯救了几百名犹太人的生命。六十年过去了,以色列并没有忘记自己的恩人,很多犹太人每年都要用不同的方式来纪念这个德国人。
   我们对以色列从来就没有什么好感,因为媒体经常报道以色列“侵略”阿拉伯国家的罪行,我们的主流媒体已把以色列妖魔化成一个恶贯满盈的国家。我们无法想象得到,以色列并没有“投桃报李”敌视中国人,相反对中国满怀“感恩”的心情,因为在上世纪中期我国的一名驻外公使曾经给几百名犹太人颁发了去上海避难的签证。所以在中国媒体攻击诋毁以色列的同时,以色列却在用各种方式帮助中国的科技事业,且不惜冒开罪宗主国美利坚的危险给中国输出尖端的军事技术……
   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我们的“阿拉伯朋友”并不因为中国在国际上声援他们怀有丝毫感恩心情,萨达姆曾被我们的媒体誉为勇于反抗强权的“中东雄狮”,可此公却恩将仇报把中国列为三大主要的敌人之一,对中国人极尽侮辱之能事,中国人在伊拉克的待遇连美国人都不如,卖给我们石油时出最高的价钱……
   以色列人并非不知晓中国的敌意,但他们并没有因为这种不够理性的敌意而忘记一个中国人在关键时刻曾经帮助过他们的事实。
   中国人对以色列的敌意并非这个民族对我们不友好或曾经伤害过我们;而是因为这个民族和美国走得太近的缘故,所以这种“敌意”究竟包含多少理性的成份还有待考证。
   一个富于感恩的民族能把敌人变为朋友;一个不知感恩的民族则把朋友推向敌人那一边,难怪以色列在中东战无不胜,阿拉伯则屡战屡败,尽管后者的国土和人口比前者大一百倍以上。
   (二)
   世界上最勇于忏悔的民族是德意志!
   德国在二战期间对欧洲各民族犯下了滔天大罪。德国战败后这个民族之所以没有在废墟上一蹶不振,没有被战胜自己的敌人扼住咽喉,最根本的原因是这个民族勇于忏悔,用真诚的忏悔来软化曾经饱受“纳粹”催残的民族的心灵,消除来自周边的敌意,为自己赢得了一片广阔的发展空间,并进而东山再起,再度成为世界上的一流强国,重新找回了民族的尊严。
   一个人随波逐流犯罪是很容易的一件事,但事后不回避罪行且勇于忏悔则需要过人的勇气,只有很少的人能够做到。
   我亲眼看到这样的一则电视镜头:德国总理去以色列访问,在参观“纳粹”大屠杀纪念碑时,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跪了下来,沉痛地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今天的德国总理尽管没有卷入那次血腥的屠杀,当年“纳粹”党的暴行似乎与他无关;但他是德意志民族的总理,他的民族确然在历史上对犹太人犯下了滔天大罪,因此他认为有必要代表德意志民族向曾经伤害过的犹太人真诚忏悔……
   德国总理下跪的背景是:德国比以色列要强大十倍以上,就是不忏悔以色列也无奈他何;以色列也没要求他在那种场合下忏悔,更不会要求他当众下跪。弱者向强者忏悔有时是形势使然;但强者向弱者忏悔犹为难能可贵。
   德国总理下跪的镜头在世界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文明国家认为总理是一个拥有高贵品质的领袖,德意志民族也是一个有勇气的优秀民族;部分第三世界国家则认为德国总理的行为太不象话了,丢了自己的脸不说;还丢了祖国的脸,这样的人怎么配当国家总理呢?但德国人并不这样认为,他们认为总理是一个真正的勇士。
   低素质的群体永远也无法理解智商高一个级数的哲人的见识。
   态度强硬死不认错的人说不准是实际上的懦夫;知过必改勇于忏悔的人则是真正的勇士。
   (三)
   和德意志相比,世界上另一个民族日本人则差得太远了。
   日本人在二十世纪上半期对东方各民族犯下了令人发指的暴行。日本占领军像一群长着野蛮筋骨的怪兽,所到之处杀人放火,强奸抢劫,无恶不作,针对平民的大屠杀一个接一个,数以千计的妇女被他们野蛮强暴……尤其是针对他们的“老师”中国,日本人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南京大屠杀三十多万中国平民惨死在他们的屠刀之下;“七三一”细菌部队则拿活生生的中国人做细菌试验……
   半个世纪后的今天,日本人为当年的暴行忏悔过吗?他们对中华民族忏悔过吗?
   当年日本民族的犯罪背景和德意志很相似,德意志民族伤害的主要对象是犹太人;日本民族则主要伤害中国人。今天德意志民族真诚忏悔当年的暴行,连国家元首也面对以色列人下跪;可日本民族为当年的罪行忏悔过吗?他们对中国人忏悔了吗?日本首相下跪过吗?
   没有!如果日本人在某种场合下为当初的暴行忏悔过,对象肯定也不是中国人。
   日本民族拒不对中国认错的理由似乎很充分:他们对中国确然犯了罪,但中国人不值得他们忏悔,因为中国在近代应该强大而没有强大,中国人从来没有从历史灾难中汲取教训,没有把耻辱和悲痛转化为民族的复兴潜力,危机一过就好了伤疤忘了疼,继续贪污受贿醉死梦生瞎折腾……
   日本人拒不认错的另一个理由是:今天的日本比中国富强。
   日本人在二战结束后国力远不如中国,我们瞎折腾式的“大跃进”给日本制造了后来居上的机会,上世纪六十年代日本不声不响地赶上来了,国民生产总值和中国持平。在这之间日本对中国的态度似乎很恭顺,中国也因此免除了日本的巨额战争赔款。随后的十年,日本步入了高速发展期;我们则在玩命地瞎折腾,全国卷入自剪手足为敌复仇式的文化大革命,结果文革结束后日本的国民生产总值远远超过中国,相当于中国的五倍!
   在短短十年时间内超出同一起跑线上的竞争对手五倍以上的距离,这是一个多么惊人的差距!
   日本是一个器小易盈的民族,当他们发现自己的经济实力对中国拥有压倒性优势时,对中国的态度也因此发生了逆转,对历史的罪行从闪烁其词到拒不认错……
   在整个事件过程中,我们确然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如果我们像以色列那样拥有浓厚的危机意识,从历史悲剧中汲取教训自强不息,没有上世纪的“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没有改革开放后的官场腐败和民众颓废,我们就不可能让日本超过,就算超过距离也不可能那样遥远,那么日本就没有理由轻视我们了,他们就是想不忏悔也不能够!
   不过话说回来,日本比中国富强就是他们拒不忏悔的理由吗?
   德国的综合国力比以色列强大十倍以上;中国与日本的综合国力还远没有达到德国和以色列那样的差距。德国人不止一次地对以色列真诚忏悔;日本人难道没理由为他们曾经对中国老师犯下的罪行一再忏悔吗?难道中国人的不争气就能成为他们不忏悔的理由吗?
   两相对比,日本民族比德意志的文明水准确然要相差那么一大截。
   撇开世界公理和正义,单就自身利益来说,两个民族的行为谁更高明一些呢?
   两国在争取联合国常任理事国时遇到的阻力就是最好的答案。
   德国和日本都在争取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地位,但日本遇到的阻力比德国高出十倍以上,尽管日本的综合国力超过德国。
   德国的面积和人口与日本接近,综合国力暂时不及日本并不是日本强硬的果实,而是德国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前长达半个世纪的时间内分裂为互相反对的两个部分,其中的一部分在经济上停滞不前,文化上则大踏步后退。如果二战后是一个统一的德国,那么它的实力会超过日本。我相信要不了多久德国就会把日本甩在后面,就因为德国知过必改勇于忏悔,它的国民素质比日本高。
   所以勇于忏悔的背后隐藏着深远的智慧!死不认错则貌似精明实则愚不可及。
   不过日本也有那么一点可取的地方,这个民族对弱者态度强硬,但面对强者还是挺虚心的,权力人物在面对本国人民时也肯勇敢地直面错误。
   世界上还有那么一种民族,不但对外族犯罪拒不忏悔;对本国人民犯罪也同样拒不忏悔?其民族文化深层像是永远供奉着一尊“有理的菩萨”。
   (四)
   当我们对日本民族淡化历史罪行,面对他们曾经伤害过的中国民族拒不忏悔而义愤填膺时,我们在这方面又作得怎样呢?
   中国在近代因为积弱不振的缘故,没有能力伤害和奴役其他民族,没机会对外族犯罪,因此也没有对外族忏悔的可能。上上世纪末邪教暴力群体“义和团”在国内滥杀外国平民,清政府在一个晚上向所有与中国有邦交的国家宣战,似乎应该向部分国家忏悔;但随后“八国联军”在中国犯下的罪行比“义和团”有过之而无不及。尽管是我们做“初一”他们做“初二”,但“非理性报复”不是文明人的勾当,所以不是我们不肯忏悔,而是八国联军剥夺了我们忏悔的机会。如果八国联军当初的行为君子一点,我相信中华民族会为义和团的暴行勇敢忏悔的。
   我们需要忏悔的不是外国人,而是本国人民!
   我们在1957年大搞什么“反右运动”,把五十多万知识分子送上了刑场、监狱和牛棚,把中华民族推回到文化的蛮荒。那时中国刚建国不久,知识人才本来就少得可怜,国家富强和民族振兴的核心是“知识”,我们应该扶持关爱知识分子才是正理。可我们却把他们当中的精英层划到“阶级敌人”那一边,连我们的孤胆英雄朱总理也被送去劳改。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