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迷信与宗教]
熊飞骏的博客
·叙利亚独裁者又要“全民公决”了?
·这是什么特色逻辑?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1)
·中国民主改革的突破口在哪里?
·中俄联手能制止战争吗?
·还原毛泽东真相(一)(整理版)
·打黑、民生、反贪的另类解读
·还原毛泽东真相(二)(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三)(整理版)
·关于“毛主席两弹一星”的辩论
·还愿毛泽东真相(四)(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五)(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六)(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七)(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一)(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二)(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三)(整理版)
·由临沂的灭狗运动想起的?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四)(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五)(整理版)
·官僚专制才是特色中国的万恶之源?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六)(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七)(整理版)
·关于“唱红打黑”的对话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八)(整理版)
·一帮家属都在美国的“汉奸爱国贼”们?
·大在华民主问题答疑(九)(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十)(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十)(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1)(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2)(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3)(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4)(整理版)
·目标高尚就能不择手段吗?
·骆家辉是中国人民的真朋友
·“公有制”的本质就是“官有制”
·走火入魔的主流媒体
·中国没有真正的左派
·同样的专制为何一个常胜一个常败?
·拒绝政治变革才会导致国家分裂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5)
·“新闻自由”是中华民主变革第一步。
·特色中国谈“事业”真的很搞笑
·中国人只有“立场”没有“是非”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6)(整理版)
·“印第安式”与“日本式”爱国主义
·如果我们学习美国?
·美国把盟友当伙伴,俄国把盟友当奴才
·请别沦为子女成长的第一凶手
·真正推动社会进步的革命多是贵族革命
·从僵化的计生政策看中国的行业利益集团
·中国大国民为何期盼“无根之福”?
·中俄联手是弱智还是搞笑?
·我为什邡说句良心话
·一个爱好制造“假想敌”又敌友不分的民族?
·与炎黄春秋读友会关于“中国向何处去”的问答
·印度是穷人说了算的国家
·母亲高呼“中国又得了一块金牌了!”
·捍卫南沙、钓鱼岛领土要剑走偏锋
·百年中国一直没有走出义和团阴影
·文革中国的影视文化
·别把红五类出身当成滥杀无辜的执照
·权力与知识分子合谋必结出苦果
·“狭隘民族主义”是民主宪政的大敌
·中国多文痞而少思想者
·“知名人士”莫要误撞“名声陷阱”
·民主之路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把“真话”当“偏激”的特色理论
·先政治后经济的日本体制改革模式
·皇权中国基层社会的民主因素
·毛泽东的真正功绩是什么?
·毛泽东的天下被贪官毁了吗?
·中国人的英雄情结和清官情结
·钓鱼岛的“命门”在哪里?
·“中国国情”已沦为对抗文明进步的遮羞布
·现代中国为何不再有直言敢谏的良心官宦?
·钓鱼岛还未开打,我们先乱了?
·汉唐大帝国为何气吞山河
·没有任何“公平”的中国司法
·韩德强是中国式教授的形象大使吗?
·谁才是真正的“汉奸”?
·“中国式制度”为腐败大开方便之门
·中华民主几个常见的认识误区
·美国宪法为何保护人民持枪的自由?
·民主政治的十大要素
·“我那里没听说饿死一个人”的毛左逻辑
·  抗美援朝我们取得了哪几个伟大胜利?
·中国体制变革的“破冰”之旅
·我国“集团性腐败”的制度成因
·从“好人总统”的犯错看“司法独立”的重要性
·民主的境界
·国家现代化的本质就是“民进官退”
·国家现代化的本质就是“民进官退”
·  毛中国的权色交易
·华盛顿总统的领导作风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3)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2)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1)
·《中国在这里反思》内容简介
·关于北朝鲜核爆的问答
·饥饿不是激发平民大革命的主要原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迷信与宗教

迷信与宗教
   ——熊飞骏
   迷信与宗教是两个绝然不同的概念,其内涵之差别有如我们这个星球的两极那么遥远。
   宗教的本质是劝人向善的,旨在提升人的道德境界,净化人的灵魂。因为人是由动物进化而来的,动物又是弱肉强食的,所以人的原性里恶的成份居多,就象自然界里的食肉动物一有条件就会作恶一样。所以人的灵魂需要不断净化,宗教则为人类灵魂的净化提供了一个可以普遍适用的行为模式,因此宗教对人类文明进程有极大的推动作用。
   迷信的本质是愚弄人的,旨在骗取信徒的钱财,同时引导信徒去追逐眼前的急功近利,且在追名逐利的过程中不惜伤害他人的权利。

   宗教少有现世利益上的空洞许诺,只有死后灵魂升入天国的来世展望。那些自律修行,行善积德的善男信女灵魂会得到上帝的庇佑;而作奸犯科的恶棍则是上帝的弃民。但无论是良民还是恶棍,上帝都不会帮助或阻止他在现世升官发财死老婆(现在死老婆也是达官贵人的一件喜事)。
   迷信有太多现世利益上的空洞许诺。巫师为了骗取信徒的钱财,用升官、发财、考大学、生儿子、好姻缘……等等能快乐肉体的急功近利作诱饵,诱惑信徒往功德箱里大把大把地捐钱。
   宗教礼仪的核心是自省和忏悔,引导教民去勇敢地发掘并洗涤灵魂深处的恶念,同时鼓励教民去爱周围的每一个人,包括自己现世的敌人和仇人。迷信礼仪的核心则是诅咒和攫取,在祈求自己财源滚滚官运亨通的同时诅咒别人倒大楣,鼓动信徒对身边的人处处设访,甚至父母兄妹等至亲之人也要“逢人且说三分话,莫可全抛一片心”。人最大的敌人是自己,宗教“严于律己,宽以待人”的教义显然比迷信更有利于人类文明的进步。
   宗教崇尚节俭,少有浮华排场的仪式;迷信流行奢华,喜欢用假、大、空的热闹场面来炫耀自己法力无边,无所不能。
   宗教拥有深厚的平等理念,芸芸众生在上帝面前一律平等;迷信则处处体现出森严的等级观念,从三十三重天到十八层地狱的鬼神分别拥有不同的特权和法力,信徒也因所处社会地位的不同而被信奉的鬼神另眼相看。
   迷信的奢华等级与宗教的节俭平等突出体现在丧葬仪式上:宗教主张薄葬,不借丧葬之名暴殄天物,上至总统卿相下至平民百姓在教堂公共墓地拥有同样面积的墓地和一样材质样式的墓碑。迷信则提倡厚葬,鼓动信徒给死者提供尽可能多的随葬品;且在丧葬仪式上大肆铺张,死者家属不顾一切地折腾钱财。
   所有的迷信都崇拜偶像,迷信偶像都是些法力无边无所不能的角色,但在德操修行方面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他们就象现实世界里的独裁帝王,你顺从他阿谀他贿赂他就会受到庇服,而不管你在现实世界是什么货色。宗教则反对偶像崇拜,三大宗教的耶稣、释迦牟尼、安拉与其说是教民崇拜的偶像,还不是说是宗教教义的化身和教民修行的标准。他们除了拥有过人的德操品格,在特定时刻偶尔济困扶危外,并没有点石成金移山倒海等能让教民顷刻大富大贵的现实法力。
   迷信是人类社会处于野蛮时期的产物;宗教则是人类文明水准达到一定高度的产物。基督教的前身是古希腊罗马文明;佛教的前身是印度文明;伊斯兰教则是中东文明的复活。
   宗教有向外辐射并进而影响世界的强大感召力,有拯救天下生灵的社会使命感,基督教使古希腊罗马文明扩张到已知的文明世界,并把蛮荒的美洲教导成文明的大陆;佛教则在远东和南亚打上了东方文明的印记;伊斯兰教则一度把辽阔的地中海变成中东文明的内湖。迷信则只满足于在发源地抱残守缺,就象专制帝王走不出自己的皇宫一样,几乎没有向外的辐射力和影响力;更没有为人类造福的使命感。
   综上所述:迷信是愚弄人的,代表愚昧落后;宗教是教化人的;代表文明进化。
   人类应该屏弃迷信而皈依宗教。
   宗教对人类文明的推动是显而易见的。
   人类来到这个星球就面临两大天敌:自然的淫威和人性的弱点!
   人类文明包括战胜自然和优化人性两个方面。
   优化人性包括战胜人性的弱点,在人际关系上确立宽容、理解、扶助和相互尊重同舟共济的理念,最大限度地减少人类相互之间的内耗,并进而走向自由、平等、博爱的大同世界。
   几千年的人类文明史证明,优化人性比战胜自然更为重要。
   战胜自然我们乞灵于科学;优化人性则更多求助于宗教。
   十八世纪的工业革命和科学大发现,一度极大的动摇了人类的宗教信仰,以为科学能够解决人类世界的所有问题。直到两次世界大战,人类因为人性的进步落后于科学发展的步伐而走向世界性的疯狂,在全球范围内展开自剪手足式的自相残杀,亲手毁掉科技革命积累下的文明成果;人类才开始意识到科学并不能代替宗教,宗教比科学显然更有利于人性的进步。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宗教与科学并不矛盾,宗教是科学化的人际关系学,尽管两者的前提不同:宗教主张上帝造人;科学则认为人是自然界进化的产物。
   在西方文明国家,宗教与科学处于同等重要的地位,人们在重视科学的同时也笃信宗教,因此西方在近代无论是自然科学还是社会科学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美国是世界上科学最发达的国家,但也是一个笃信基督教的国家,历届总统在就职典礼上都要向上帝和《圣经》宣誓。美国政治不仅有使美国公平富强的一面;也有引导全人类走出苦难的宗教使命感。美国政治的理想主义就是国民信奉基督教的结果,《独立宣言》的精神就是来自基督教的平等思想,而不是洛克、孟德思鸠的民权学说在新大陆的实践。《独立宣言》的起草人曾郑重声明在起草该文献时除了《圣经》的启示外,没有参考任何欧洲政治学说。所以基督教对当今世界最先进的政治体制民主政体有极大的推动作用,民主政体确立了尽可能科学合理的社会关系。
   所以说宗教是科学化的社会学;那种要科学不要宗教的无神论思想不利于人类文明的进步。
   在现有的文明水准上,人类还离不开宗教。
   
   中国是一个容易迷信的国度,国人敬仰祖先,信奉五花八门的鬼神。中国人心目中的鬼神都是些法力无边为所欲为的角色,一高兴能让你在天堂穷奢极欲;一发怒能把你打入十八层地狱下油锅。鬼神高兴的标志不是你在现实世界的德行;而是你是否对他言听计从;是否用大把大把的钱财烧纸燃香贿赂他,和现实世界的专制帝王有同样的性情和爱好。
   中国人的宗教感情相当淡漠,世界上的三大宗教都难以在中国扎根并赢得广泛的皈依。伊斯兰教只赢得了西北蛮荒地带的部分少数民族;基督教局限在海外华人和少数文明程度较高的知识分子中间传播;近十年雨后春笋般兴起的佛教寺庙本质上是披着佛教外衣的迷信场所。
   十九世纪英法的枪炮打开中国的国门后,西洋传教士也抱着极大的信心来到东方,刚踏上这块土地时也曾大喜过望,因为他们发现了地球上最大的一块宗教真空地带,就象西班牙人刚进入美洲一样。因为没有竞争对手,传教士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中国人会象印弟安人一样全体皈依基督教;可不久他们就发现当初的想法太天真了,中国人对宗教的排拒力不可思议,没有几个成年人愿意皈依到上帝的门下。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传教士只好收养中国夫妇因贫穷、多妻制和没有避孕措施而抛弃在荒郊野外的弃婴,并把他们传化成基督教徒,指望日后靠这些人作媒介影响广大国人信奉基督教。传教士的努力在义和团事件中得到了回报,那些长大的弃婴全被中国人杀了,包括能够抓得到的所有外国人……
   中国成了基督教真正的伤心地。
   中国人容易迷信且轻视宗教源于国人灵魂深层的功利主义。在国人的价值取向里:能给自己带来看得见摸得着的现世利益就是好的;不能给自己带来眼前的实在利益就是坏的。迷信能为势利的国人勾画出一幅升官发财的美妙图景;宗教则要求国人自讨苦吃,和自身弱点作战,两者的现实利益一目了然,所以大多数国人在迷信的同时毫不犹豫地摒弃宗教。
   因为信奉功利主义的缘故,任何派别的宗教要想在中国立足就得发生变异,在教义和仪式上都得作出符合“中国国情”的调整,都得给迷信“纳税”,为迷信腾出一块“地盘”。这方面最典型的例子是佛教,这个主张四大皆空、苦行节欲的宗教传到中国后,居然有了数不清的偶像,并大肆暴殄天物,每年要烧掉几十万吨纸钱、香火;燃放上百亿人民币的鞭炮,浪费难以数计的钱粮财物……各级寺庙成了信徒贿赂神灵和求财、求官、求子、求名和求姻缘的迷信场所。和尚们也把佛教的清规戒律抛在一边,吃肉喝酒玩女人;有权力的方丈寺主则和贪官污吏一样腐化堕落;还恬不知耻地把这种恶行粉饰为“改革开放”……
   去年十一月我去南岳衡山观光,登山公交车把我们带入中途的一处寺院,每个游客在前院花上10元人民币购得一签,讲解员承诺后院的主持们可免费解签。一位少妇按照讲解员的指引请后院的一位“大师”解签,“大师”说少妇的签很特别,要少妇烧几支“清香”表示虔诚,烧三支逢凶化吉,烧九只则大吉大利;然后凑近少妇的耳朵轻声说每支“清香”得花九十九元人民币……少妇不愿花那么多的钱,“大师”马上沉下脸来诅咒她近期要遭遇飞来横祸……
   这就是中国式的佛教!
   中华民族因为漠视宗教付出了一次又一次的沉重代价。真正的宗教都是倡导平等、博爱、宽恕的;国民因为普遍不信教的缘故,不容易从宗教教义的合理部分汲取营养,所以古往今来的中国才有那么多的内斗和不平等。达官贵人巧取豪夺,取得对中下层广大平民的地位优势,导致社会分裂;然后利用自己的特权地位进一步役使掠夺平民阶层,使富豪和平民间的裂隙进一步拉大。当裂痕扩大到一定程度,超过社会的弹性调节范围时,社会就会发生剧烈的震荡,暴发平民报复富豪的反叛。因为没有宗教的启迪,富豪的以权谋私和仗势欺人永远不会自行中止,不能通过理性的途径化解全社会积累的不满,平民反击富豪的血腥内战也因此不可避免。平民阶层在杀富济贫的内战中,也因为缺乏宗教的宽恕理念,对整个富豪集团不分青红皂白地报复屠杀,从而引发富豪集团的集体自卫,使内战进一步升级,直到一方彻底灭亡内战才会在血腥中落幕,这时中国人辛苦积累的文明成果成了一片废墟,文明又回到当初的出发点,一切又得从零开始……
   因为不信教,中国历史上才有那么多的农民大起义。西方文明大多是亡于外族之手;中华文明则一再地毁于自己之手。满族征服中国也是因中国人在内战中相互撕打得精疲力竭,才渔翁得利乘虚入关踢进决定性的一球。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