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女人心灵偶像与民族价值取向]
熊飞骏的博客
·智利、玉树大地震的启示?
·执政集团实行民主改革是“革自己的命”吗?
·民主是刺向毛左谎言要害的杀手锏
·从企业管理误区想到官僚专制的危害
·大国国民小国胸怀
·接受普世价值就意味着动乱流血吗?
·毛时代中国没有腐败吗?
·加强学校治安能制止刺向儿童的尖刀吗?
·中国教育问题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国民劣根性是特权专制体质结出的恶之花
·“文革式大民主”的实质是红太阳为人民做主。
·我们为何要旗帜鲜明“否定”民主?
·别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个无法收拾的烂摊子
·做大蛋糕靠经济建设,切好蛋糕靠民主法治
·贪官也是旧体制的受害者
·“中国难道没优点吗?哪个国家没问题?”
·必须把屈打成招的“司法凶手”绳之以法
·我们不能对概率很低的“民主贿选”杯弓蛇影
·封杀袁腾飞打响了“二次文革”第一枪
·我们要象纪念伟大成就一样纪念民族的悲剧
·“人民群众”是如何被文革毛痞“绑架代表”的?
·我们不能忘记文革
·文革毛痞恐吓袁腾飞家人已成为潜在杀童凶手
·设置文革禁区等于为文革招魂
·基督教与义和团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的最大恶果是毁灭社会良心
·毛太阳与水利工程
·揣着“绿卡”骂美国的分裂人格
·“公仆”犯错,纳税人买单?
·“有森林无植被”是我国极端气候的制度祸首
·知识青年正气的丢失
·文革时代我们曾经制度化屠杀孩童?
·骂杨恒均“变脸”者根本不懂什么是“民主”
·“稳定”与“公道”哪个更重要?
·中国基层政权的十大怪状
·“问心无愧”离“无耻”还有多远?
·“二次文革”离我们还有多远?
·胡耀邦的超人政治胸襟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我们凭啥在印度面前自豪?
·我们抛弃了儒家的精华吸取了糟粕
·“裸体做官”等于趁火打劫
·女硕士生自杀折射出的大学管理层“冷漠综合症”
·“为争论而辩论”使我们永远也无法达成“共识”
·中国不能再次被金家王朝绑架?
·谁在真正崇洋媚外
·走出谎言政治首先得告别“一面之辞”
·权力人物怎么可以公然否认显而易见的真相?
·改革与革命的赛跑
·中国官场的“红包文化”
·中国官场的“特色幽默”
·中国左右两派政治力量的分歧与共识
·“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是什么?
·歌德索尔仁尼琴是中国出不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最好诠释
·专制溃败期为何苏联开放民权中国加强极权?
·中华现代文明的核心价值理念
·国有企业内部的悲剧景观
·无孔不入的“官本位”病菌
·流氓丈夫是怎样绑架淑女妻子的?
·“把错误坚持到底”与权力变态
·荆州“天价捞尸船”折射出的“捞油水推责任”体制
·中华民族到了最无耻的时候
·我们不要做丐帮的帮主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专制帝王
·北大和少林寺也堕落了?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一个只崇拜枪杆子的国家是没有前途的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知识精英
·中国的“无耻事业”正在发扬光大
·喜好忽悠自我的民族
·中华大地为何多发“群体性事件”
·谎言的最后受害者是谎言炮制者
·毛时代中国的经济真相
·抱团不等于团结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领导!
·“真话”是中国进步的第一要件
·低俗小品走红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后极权时代的苏联和大革命前的法国
·中国的实际教育经费远远低于理论值
·国民朝拜佛祖就像侍奉大贪官
·面对索尔仁尼琴的脊梁,我们“专家”的良知还剩几分?
·“领导们”为何总是抱怨“拔款太少”?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一卷(中华民主启示录)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二卷(一条腿改革的陷阱)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三卷(不能忘却的悲剧)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四卷(敢问路在何方)目录
·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从美国早期民主看台湾立法院“打架”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民主是发达国家的专利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七、陈水扁贪腐案是又一个“民主笑料”吗?
·九、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制度根源
·中国的民主之路
·一个重竖倒榻神像的时代
·美国总统权力交接启示
·中国最适合的民主体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女人心灵偶像与民族价值取向

   女人心灵偶像与民族价值取向
   ——熊飞骏
   
   近几年一直在研究犹太民族,这个在强敌环伺的绝望处境下受到最不公正待遇且几次频临灭绝的弱小民族,居然以全球千分之三的数量赢得了全球三分之一诺贝尔奖,创造了基督教、共产主义和原子弹等决定人类历史进程的三大杰作,成为人类智慧的宝库,并最终赢得全人类的普遍认同和尊敬,本身就是一件最值得中华民族借鉴的奇迹。
   犹太智慧是犹太民族留给人类最宝贵的精神财富,犹太女人智慧里有很重要的一条:

   “找个学者做丈夫!”
   也就是说犹太女人的心灵偶像一不是富人,二不是当官的,三不是歌星影星,而是拥有过人智慧和独立人格的知识分子。
   一条貌似平淡的女人智慧,也许正是这个民族以弱胜强并最终脱颖而出的秘诀所在。
   一个民族某阶段的女人心灵偶像最能反映这个民族的群体价值取向。
   犹太女人的心灵偶像是“学者”说明这个民族对知识、智慧和独立人格的尊重。
   下面再来看看中华女士的心灵偶像:
   中华女士的心灵偶像在短短半个世纪的时间内经历了几次历史性的变迁。
   建国初期是战斗英雄;
   反右至文革时期是“红五类”,尤其是解放军;
   上世纪八十年代是大学生,科学家;
   …………
   今天的中华女士心灵偶像是什么?
   一不是勤于思考的学者科学家;二不是勤奋务实的体力劳动者;而是明星大款!是达官贵人!总之不是有“钱”的就是有“权”的。
   当成千上万的妙龄少女成为狂热的追星族;当董事长、总经理的“二奶”队伍阵营堂堂时,二十年前少女的心灵偶像、曾经证明出“哥德巴赫猜想”的陈景润教授日益被国人描述成“有难以容忍的怪僻、严重神经质、不配拥有女人和家庭”的“怪人”。
   部分中国人对自己不理解的人和事,尤其是那些远远超越时代、点燃未来文明火花的“超人异事”往往极尽诋毁揶揄之能事。
   我的中学教育正值改革开放初期,那时最景仰的人物是科学家文学家,教科书里也有很多中外科学家的“独立特行”,记忆中最深刻的“事迹”是牛顿当新郎的故事:说的是牛顿结婚那天,脑海中突然涌出了奇思妙想,于是不辞而别,在众人面前神秘消失了,一头栽在实验室里着魔似地做起实验来,把新娘和宾客忘九霄云外去了。当人们发现牛顿失踪时就四处找他,直到深更半夜才有一个熟悉牛顿性情的宾客想起了实验室,可直到此时牛顿仍拒绝履行新郎的“职责”,让新娘守了一夜空房……
   结婚应该是一个人的终身大事,在普通人心中绝对比实验室重要,可牛顿居然在大喜之日呆在实验室里把新娘给忘了?这样的“怪僻”足以惊世骇俗,可英国人并没有揶揄嘲弄他,相反当成可资骄傲的名人轶事广为传扬。尤此可见这个民族对知识智慧的尊重和对学者的宽容,也难怪工业革命率先在英国发生了。
   上面这个故事如果发生在今天的中国,不但新娘会一气之下回了娘家,丢下一句“让牛顿和实验室结婚去”的狠话,绝大多数国人也会认定牛顿吃错了药,是“书呆子”,不配结婚成家,哪个女人撞上他哪个倒大楣……至于牛顿为了科学忘了自我的伟大情怀也许没有几个中国人能够被感动。
   由此可见我们民族的价值取向与犹太民族正好相反:“学者”在今天的中国也许是最没有女人缘的人;知识、智慧和独立人格在中国从未得到应有的尊重。知识、智慧都是为“权”和“钱”服务的,而不是“独立人格”的源泉;如果知识、智慧不能换来“权”和“钱”,在绝大多数国人心中就会不值一提。
   难怪拥有世界五分之一人口的庞大民族迄今只有区区七人获得诺贝尔奖(杨振宁、李正道、丁肇中、李远哲、朱棣文、崔奇、高仓健),并且全在海外,都没取得中国国藉?
   今天的中国炙手可热的新闻人物不是达官大款就是歌星、影星、笑星和体育明星;为国家民族作出巨大贡献的科学家文学家的命运则越来越寂寞。当从“神洲五号”上胜利归来的宇航员赢来万众欢呼喝彩时,贡献比二人大出百倍,把“神洲五号”送上天的那些科学巨匠的名字可曾有哪个国人听说过?当数以千计的美女们争先恐后为明星大款奉献“心灵”直至“肉体”时,可曾有哪个少女为科学家失眠过?
   好象一个也没有!
   这是中华民族的真正悲哀所在!
   一个民族的真正财富不是“权”和“钱”;而是知识和智慧!
   一个世纪以来,知识和智慧唯有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在中国得到了有限的尊重,拥有知识的大学生也因此成为少女优先考虑的择偶对象(八十年代初的大学生录取率只相当于参考生的百分之四,能进大学校门者多为名副其实的知识精英);似乎要打一辈子光棍的“书呆子”陈景润也因势利导找了个美女做老婆。虽然“大学生”和“学者”之间有一定的距离,大学生除了拥有知识外并不都拥有过人智慧和独立人格,而学者则一定拥有过人智慧和独立人格,但大学生毕竟是与学者距离最近的群体,尊重大学生在某种意义上也就等于尊重学者。
   所以上世纪八十年代是近一个世纪中华文明进步最快的时代!
   遗憾的是那个时代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中国社会对“学者”的轻视在很大程度上是体制造成的。在一个压抑、盲从、向政治权利媚俗的社会土壤里,杰出的学者要么难于取得成果;要么成果得不到社会的承认;更多的学者则被迫成为“政治奴才”或“自觉主动”的“权钱帮闲”。这方面最典型的例子是“钱学森现象”,被誉为中国“导弹之父”的著名物理学家钱学森先生1958年曾在《大众科学》和《中国青年》杂志上发表文章,声称粮食“产量可以无限地增加”,为“大跃进”和粮食产量“放卫星”作了“科学的背书”……
   因为中国学者被体制的力量高度扭曲了,其形象也就不容易赢得社会的认同,一个不被社会认同的群体是不可能成为女人心灵偶像的。
   中国女人轻视学者、迷恋权贵明星大款的现象也是今天的中华民族价值取向的最直接反映。傍权贵大款说明今天的中国是“权、钱主宰一切”的时代;追星族则折射出年轻一代“贪玩、缺少责任心、创造性和吃苦精神”……
   
   上周无意间看到两则网络新闻:其一是某大学校花公开宣布非亿万富翁不嫁;其二是某名牌大学女学生给权贵大款当“二奶”的现象由个别走向普遍,由地下走向公开,拥有富豪情人竟然成了该校女生对同学炫耀的资本?
   
   中国女人怎么了?
   我们的民族怎么了?
   
   
   二00八年元月七日
(2010/11/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