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反“政改”声浪为何戛然而止]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是谁撕裂了意识形态围堵——“民主墙”语话横扫中国主流媒体
·牟传珩:胡景涛何时三鞠躬? ——《中国青年报》走出胡耀邦的脚印
·牟传珩:走出大墙—我在监狱最后的日子里/
·牟传珩:坦克履带下的反思—— 秩序与变革
·牟传珩 构建“自由人社会”的必由之路──中国体制内学术研讨会新动向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隐患
·牟传珩:寻找慧真法师
·牟传珩:中共三代外交探索
·牟传珩 :对温家宝先生“推进民主,需要时间”的异议
·牟传珩:中国是个法制国家吗——从牟传珩、燕鹏政治冤狱看大陆司法现状有多荒唐
·牟传珩: 狱中反思奴态文化
·牟传珩:长诗三歌
·牟传珩:“只有搞民主才不会乱”-- 且看60年前中共怎么说
·牟传珩:(1)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一套百万字学术著作被封杀内幕
·牟传珩:(2)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二)
·牟传珩:(3)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三)
·牟传珩:国民党何以赢得台湾民意?──解读“泛绿”败选的原因
·牟传珩:难忘杨建利
·牟传珩:中国政治落后是所有华人的公耻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一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二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三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四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变势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社会结构变迁——各利益阶层对社会变革的态度
·牟传珩:中国左派新动向及其世界性渊源
·牟传珩:中共宣传部门的另一种角色——直接参与迫害异见人士
·牟传珩:阿扁“终统”将军中共——大陆对台举措两难
·牟传珩:在风浪中逆水行舟——难狱回忆录
·牟传珩:对中国“人大”制度的诘难─山东有线电视《新闻点评》观感
·牟传珩:高智晟注定要走上“政治异议”的道路
·牟传珩:我捍卫人的本性——回忆山东省高级法院提审
·牟传珩: 迟到的终审判决——“奋笔依然守良知”
·牟传珩:我在夜里读着自然
·牟传珩:被捕第一夜
·牟传珩:我为什么主张放弃社会主义—— 一个21世纪中国“思想犯”写给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申诉书
·牟传珩:初识检察官——难狱回忆片段
·牟传珩:中共第四代领导人政治哲学探秘
·牟传珩:“胡温新政”思路清晰,纲领模糊
·牟传珩:难狱诗话
·牟传珩:难狱第一餐
·牟传珩:失望的提审
·牟传珩 :向山东省第一监狱走去
·牟传珩:大墙下写给儿子的思念
·牟传珩: 灿烂一笑(小说)
·牟传珩:初进山东省第一监狱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牟传珩:我与燕鹏被逮捕前的人权斗争
·牟传珩:在大狱内等待自由的春天里
·牟传珩:回忆一身傲骨的父亲牟其瑞——写在清明节前的追思
·牟传珩:大墙里写给家人的生日贺书
·牟传珩:清明追思金又新先生
·牟传珩:天空听不懂的歌(散文诗五首 )
·牟传珩:山东省监狱里的硬骨头——记法轮功学员历广强
·牟传珩:寻找没有“刀剑的契约”——社会契约的原则
·牟传珩:公民为什么会挑战社会秩序——写在“四、五运动纪念日”
·牟传珩 :中国“人大”应率先进行实质功能的转变 ——“两会期间”刻意回避的敏感话题
·牟传珩:省监狱里来了“克格勃”——写在“6、4”前
·牟传珩: 社会的两种秩序公式
·牟传珩:社会的私约与公约
·牟传珩:不公的起跑线——“弱势补充原理”
·牟传珩:张望
·牟传珩:回顾中美关系:对手还是伙伴——“胡布会谈”前瞻
·牟传珩 :老伙伴、新发展——中国“俄罗斯年”的弦外之音
·牟传珩:中国与欧盟——隔着篱笆的“牵手”
·牟传珩:宿怨难了的远亲近邻—后对抗时代中、日关系走势
·传珩:中印关系:地区利益的竞争对手
·牟传珩:中国周边问题多多
·牟传珩:双胜都赢圆和原理
·牟传珩:多边形棋盘,两张餐桌——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
·牟传珩:散文诗:我是荒石(外一首)——为重获自由而作
·牟传珩:是否“新的弗里曼”——积极妥协赢得利益
·牟传珩:美国何以鹤立鸡群
·牟传珩:后对抗社会的现实
·牟传珩:春江水暖鸭先知——从杜勒斯到基辛格
·牟传珩 :后对抗时代俄罗斯重病缠身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德国处境
·牟传珩:跨时代的足音——新文明视野
·牟传珩:我的童年与文革
·牟传珩:推翻认识屏障
·牟传珩为市场经济改革打开的牢笼——反击新左派的“社会主义”紧箍咒
·牟传珩:散文诗三首
·牟传珩:走向电脑加谈判的时代
·牟传珩:创造大于问题——有关未来学研究
·牟传珩:历史这样诉说——“6、4”目前的花束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需要崭新的哲学
·牟传珩:枫叶——写在“6、4”纪念日
·牟传珩:亚洲的“柏林墙”何时能被摧毁?
·牟传珩:劳改制度之弊——山东省第一监狱里的“采风”
·牟传珩: “白脸盆提来的”往事
·牟传珩:“后对抗社会”语话——“双胜都赢圆和说”的由来
·牟传珩: 一掬幽思飘飘
·牟传珩:快餐小炒
·牟传珩:“三角一圈”宪政改革初探
·牟传珩:中国古代文化遗产的精髓——《太极图》与太极思维
·muchuanheng1:通往圆和时代的“未来之路”
·牟传珩:通往圆和时代的“未来之路”
·牟传珩: 古希腊神话的启示
·牟传珩:市场失灵还是社会腐败——中国“医改”失败
·牟传珩:走向理性大反思的后对抗时代
·牟传珩:心圆体和——有关人性的哲学思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反“政改”声浪为何戛然而止

   
   ——“两个绝不”难敌两大主流冲击
   
   
    中共十七届五中全会10月18日闭幕后,各中央级媒体针对国家总理温家宝高调倡导政治改革言论,联合推出反击“政改滞后论”文章,明火执仗地重新燃起“姓资姓社”争论的烽烟,进行“划清”、“绝不”等反对普世价值的舆论宣传,似乎形成了一种官方意识形态的主流声音,大有当年要“反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势头。

   
    反“政改”销声匿迹,内情诡秘
   
    今年 从10月18日到11月2日,《人民日报》连发了五篇署名郑青原的文章,尤其是10月27日第三篇《沿着正确政治方向积极稳妥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坚决否认政治体制改革严重滞后,提出政改要把握正确政治方向,必须循序渐进,不能空喊口号。接着,人民网强国论坛便配合发出署名肖勇的文章,解读“郑青原”是谁,说郑的文章代表中共中央政治局的意志。继而,11月1日新华网再发表署名窦含章的文章说,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根本目标是发展和完善社会主义制度,在任何时候,政治体制改革都不能偏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大方向;同日,中共新闻网发表胡军的文章,复述“沿着正确政治方向积极稳妥推进政治体制改革”的观点。 10月28日,《人民日报》转载《环球时报》25日发表的署名王雪飞的文章,强调西方政治模式不可复制;同一天,一直被称为左派阵营刊物的《光明日报》也发表署名许雨文的文章,赞同上述政改观点。10月29日《人民日报》又发表署名金沙水的文章称:《人民日报》政改一文是难得一见的好文章;同一天,北京市委党报《北京日报》也发表署名毛晓刚的文章,更为荒唐地称中国政改“滞后论”根本站不住脚,锋芒直指温家宝。2010年11月1日,最新一期《求是》再次发出倒行逆施文章,称舆论失控是苏联解体的催化剂,竟然公开反对新闻自由。如此同时,新华网为配合反普世价值逆流,连日来在其主页上,连篇累牍地转载大批诺贝尔和平奖评选委员会与刘晓波的文章。然而,这股来势汹汹的反普世价值、抵制政改,批判温家宝的声浪,近来却在各中央级媒体上异乎寻常地突然销声匿迹,内情诡秘。要解读这其中的玄机,还得从中南海“两个绝不”的主流声音,正在遭遇国际国内两大社会主流舆论冲击的大背景中梳理。
   
    世界民主化进程濒临城下
   
    当今世界,正在全球范围内兴起并发展的民主政治已经成为不可抗拒的历史趋势。在这一世界性民主潮流浩荡前行的过程中,一种源自希腊文明追求自由与平等的社会理念,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深深影响和重塑着全人类的普世价值观念和生活方式,成为具有全球大众文化认同和政治制度安排的共同向往。环顾今日之世界,欧洲、北美洲、拉丁美洲、大洋洲都已经成了“一人一票”的民主化大陆。在非洲,专制政权正成为民主化浪潮中随时将会陷落得孤岛。即使在亚洲,少数人统治也只剩下半壁残局。这意味着,人类会在不远的将来,生活在一个民主政治占统治地位的世界里。
   
    21世纪的今天, 如此众多的国家实现了民主化,世界已经形成了一种有利于全球发展民主的政治氛围。这种氛围对于未来各国的民主化进程是非常适宜的,而专制主义政权的维持将日益困难,违背时代潮流的非民主行为将面临前所未所的形势压力。特别是“我的地盘我做主”的网络时代,正以不可抗拒的力量在摧毁专权与黑箱政治,推动着世界民主化进程濒临北京城下。
   
    当此国际文明社会主流冲击中国政治黑箱作业的时刻,当此国家总理要伸开臂膀拥抱普世文明之际,北京高层保守派却要逆历史潮流而动,高调打出“两个绝不”大旗,掀起讨伐温家宝倡导政改的声浪,由此导致世界舆论铺天盖地的非议与抨击。随着温家宝近日接受美国CNN采访和温家宝初登《时代》杂志亚洲版封面的信息传播,一股“温家宝政改旋风”正在全球荡漾。世界各大主流媒体几乎没有不谈“温家宝高调促政改”和党喉舌发起反击“政改滞后论”的。甚至一些亲华媒体也加入其中,如《世界中文论坛坛》看中国记者林雅丽编译报道:据Bloomberg新闻社10月27日报道,中共传声筒“人民日报”周三头版发表社论,否认中国政改严重滞后于经济发展的说法。观察家们表示,这可能是冲着中国总理温家宝来的。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访问教授黄敬表示:人民日报的这篇社论“实际上是一篇反对改革的声明”。联合早报发文《政改应实现人民当家做主》,而港台多家媒体更是都认为《人民日报》吹响反温号角。如此巨大、强烈的海外主流声音,令北京发动这场意识形态战争的保守势力紧张不安,汗透脊背。当美国总统奥巴马前几天,在印度尼西亚说了一句“没有自由的繁荣是另一种贫困”后,招致记者在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追问:你是否认为这是在指中国?对此有何评论?外交部发言人洪磊竟有气无力地说了句,“我们希望有关国家尊重各国走符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敷衍了事。
   
    国内争民主浪潮汹涌澎湃
   
    中国官方喉舌媒体——从报刊到电视,大肆发起违逆民意潮流而动的反击“政改滞后论”意识形态论战,不仅在国际社会上遭遇前所未有的非议,在国内更是激起民间网上冲浪,拒绝被洗脑、被污染的众怒反击。北京保守派炮制出台的每篇文章,无不即刻遭遇网友的无情拍砖,反击文章、跟贴恶评如潮,以致于“五毛”诱导无效,网络封锁不及。网上不断抛出《反问人民日报:政治体制改革滞不滞后谁说了算》《驳“中国政治体制改革滞后论”》《为什么要坚持“两个绝不”》《谁策划了拒绝政改“宣言书”?——党喉舌蓄意反击温家宝》《民心不可违 ——评毛晓刚〈政改“滞后论”站不住脚〉》《呼吁改革,刻不容缓》《为何要虚构政治谎言》等等文章。甚至一些地方报纸如南京《现代快报》和湖南《潇湘晨报》,也都打破了官方媒体对温家宝政治言论的封杀,大幅报道温家宝CNN谈政改的内容。《亚洲周刊》称,此举被视为改革派的一次重大的反击。
   
    近期,国内更有23位离退休老干部联合发起的《执行宪法第35条,废除预审制兑现公民的言论出版自由!――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公开信》,引发体制内外上千人联署签名,坚决支持温家宝总理倡导政改。由此可见,“谁不改革谁下台”呐喊,已经成为当今中国人民的主流声音。如此民间的咆哮声浪,足以让那些头脑最僵化的“两个绝不”们心生恐惧,望而却步!
   
    “两个绝不”旗帜还能再打多久?
   
    “两个绝不”派抵制普世价值的本质,就是要在国际上拒绝履行世界公认的国家责任,和在国内拒绝对人民承担普世确立的政府道义。因此它注定要面对国际文明主流的道义谴责与国内民意主流的人权抗争这两大时代主流的合围冲击!中国异见人士能获诺贝尔和平奖,标明的正是国际社会文明主流对拒绝在国际上履行普世国家责任和对国内人民承担政府道义的冲击。这种冲击,目前已经导致了北京官方陷于意识错乱,精神分裂状态。如今,北京“两个绝不”派开始意识到,以其“特色价值”对抗“普世价值”是一场自己根本打不赢的意识形态战争。这便是他们突然调整思路,开始压制、封闭、淡化有关政治改革议题发酵,回避、转移、叫停明火执仗地 “姓资姓社”争论的原因。
   
    然而,这股来势汹汹的反普世价值,抵制政改,批判温家宝的声浪尽管嘎然而止,暂时退却,但并不表明保守势力甘于退出历史舞台。他们一定还会调整思路,积蓄力量,卷土重来。近来,四川异见人士刘贤斌已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武汉《零八宪章》签署人李铁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宁夏民主人士陈小昶被警察以在网上下载和传播煽动颠覆国家的信息为名抄家、传唤、罚款;以及广州因发刘晓波传单被以同样罪名拘捕的郭贤良等等事实足以印证,他们打压民间民主力量的手段更加强硬。
   
    然而,已处于世界民主化浪潮冲击孤岛上的古老中国,千千万万的网民已从内部同时呼出了“我的地盘我做主”的民主口号。在这个时代,所有网民都自觉不自觉地成为推动社会变革的重要力量,使传统统治的强权控制、黑箱作业难能维系,官方靠抓捕几个网络异见人士或设几道网络防堵围墙,丝毫也阻挡不了民主化进程到来的脚步。中国现代化的政治变革已经没有了退路。
   
    当此之时,中国依然把持权力的少数保守派,面对国际、国内两个主流的合围夹击,其“两个绝不”旗帜还能再打多久?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2010/11/2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