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中国企业社会责任从何谈起]
謝田文集
·中国银行坏帐为何自产自销
·中共请吃大餐和北京的反腐
·地方诸侯经济挑战中共极权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一)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二)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三)
·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四)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五)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六)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七)
·中国房地产政府不说的秘密(上)
·中国房地产 政府不说的秘密(中)
· 中国房地产政府不说的秘密(下)
·哈佛教授估量中国社会火山(上)
·哈佛教授估量中国社会火山(下)
·中国富人的机会可能不多了
·金砖银行该申请成世行分行
·荷兰人的尊严和荷兰的商船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上)
·中共为何突然要对外企翻脸?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下)
·亚马逊进中国:丛林陷入丛林
·马克思的诅咒正在中国实现
·阿里巴巴的中美双重紧箍咒
·中共的国师们在预示着什么?
·《西方对中国的误读》的误读
·新冷战的辩论居然剑指中共
·离心离德的中共中央和地方
·90高龄的卡特总统太糊涂
·占中财阀对民主?克鲁曼差矣
·美日QE之进退对中国的影响
·北京推动亚太自贸为啥没戏?
·世贸组织即将寿终正寝了吗?
·战略管理案例趣闻:陆地鲨鱼
·評點國務院參事的錦囊妙計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中国经济新常态恐怕是旧的
·俄罗斯的式微和中共的服软
·百年商业智慧的创新和陷阱
·中共窃取军事科技为何难成
·奥巴马的国情咨文剑指中共
·西方的教科书有多么的可怕
·世界在丢失中国传统的美德
·中共会主动进攻美国卫星吗?
·中国整合大型国企危害百姓
·奧古斯塔的直言和忍的體悟
·五百
·中共的亞投行注定竹籃打水
·六藝之射與中國經濟的不歸
·法國電影《露西》的玄學啟示
·中国信托业刚性兑付的怪圈
·谢田:美国象牙塔内的三个小故事
·商界的卡迪拉克和罗罗难题
·世界中国学论坛的矛盾讯号
·IMF的特别提款权不很值钱
·回国创业回美坐牢的教授们
·中共政协委员为何敢这样说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一)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二)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三)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四)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五)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六)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七)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八)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九)
·背离韬光养晦的中国很危险
·三访台湾:家的感觉越来越强
·三访台湾:金门的炮弹和钢刀
·三訪臺灣:從中研院到區公所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上)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中)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下)
·习奥在兑现杜鲁门的预言吗?
·TPP: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一)
·TPP: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二)
·TPP: 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三)
·TPP: 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四)
·中国大飞机背后的忧患心理
·当中国的COE或CEO的难度
·财政部和发改委为何不同步
·诺斯理论为何在中国不能用
·中国人民币入篮是双刃之剑(上)
·中国人民币入篮是双刃之剑(下)
·中共能让七千万人都脱贫吗
·香港纪行:思忖还神几百万人
·熔断机制加剧中国股市的颓势
·浅议红二代的人心向背之论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上)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中)
·中国人为什么很难气定神闲(下)
·插入共产国心脏的美军基地
·川普经济政策击中中共软肋
·房地产最后的疯狂逼近中国
·人类社会面临颠覆性的巨变
·央行救急突显中共治国无力
·美国南方的甜茶和冰茶文化
·大卫‧萨尔纳的《人类贪婪史》
·格查蓝‧达斯的《做好人之难》(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企业社会责任从何谈起

   中国企业社会责任从何谈起

   企业的社会责任和义务,越来越引起人们的关注。图为2008年4月在柏林举行的企业社会责任大会上,德国副总理兼外长斯坦迈尔在发言。德国官员建议对承担社会责任的德国企业进行表彰。(Getty Images)

   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98期【商管智慧】栏目(2010/10/28刊)

   谢田(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前些天,自由亚洲电台的记者邀约参加一个讨论,谈对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发布的2010年中国《企业社会责任蓝皮书》的看法。社科院的这个蓝皮书显示,中国“百强企业”的社会责任发展指数,平均为17分。

   外来的和尚不会念经?

   耐人寻味的是,虽然企业社会责任的概念是从西方引进的,而中国到今天都没把企业和政府完全分开,但蓝皮书对国有、民营、外资各百强企业的研究结果说,在华外资企业百强的社会责任指数平均为8.1分,不到整体得分的一半。也就是说,外资企业在作为负责任的公民方面,按中科院的说法,远不如国有和民营企业;外来 的和尚不会念经,不如本土的和尚念得好。

   蓝皮书认为外企“表现差”,主要是因为外企在华的社会责任信息披露“严重不足”,对公益捐赠披露较多,而对伙伴责任以及企业成长性、收益性和安全性等财务指标披露较少。

   蓝皮书的解释,透露了微妙的讯息。评估的依据,不像是真实的绩效表现,而仅仅是公司披露的程度。而那些伙伴责任、企业成长、收益和安全等财务指标,应多属商业运作的机密。抱怨这些讯息披露不够,只能加深外企对中方由来已久的窃密举措的疑虑。

   外企在中国一直被当“外姓人”来看待,经常“被行善”、“被捐款”,也经常登上“国际铁公鸡排行榜”。这回可好,铁公鸡的原因被揭示出来了,原来是社会责任心太少。在西方的人们都知道,欧美公司大都具有很强的社会责任感,大部分是优秀的社会公民。难道他们到中国之后,居然淮南淮北、化橘成枳了吗?是南北土壤的差异,还是另有原因呢?

   什么是企业社会责任(CSR)

   所谓“企业社会责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或CSR),是说企业必须对它的行为对人类、社区、和环境造成的影响承担责任。作为经理人,必须在承担社会责任时,均衡相应的付出和收益。除了“股份持有者”(stockholders)的权益,现在人们更关注“利益相关者”(stakeholders)的权益。消费者、 社区人士、生态环境,都与企业的利益相关,都是企业的“利益相关者” 。

   世界最大的两百家企业富可敌国,在国际事务中举足轻重,其经济规模总和占世界经济的四分之一。但与巨大权力相对应的,是“责任的铁律”(Iron Law of Responsibility),亦即从长远来说,那些在社会看来没有善用、妥用其权力的企业,一定会失去这些权力。

   “企业社会责任”的概念从历史上看,是因为企业变得太大、太强,所以在正常社会,人们用反托拉斯法、消费者保护条例等,来制约这些硕大无朋的巨人。具有远见的企业家如卡内基, 很早就开始捐助教育和文化事业。亨利‧福特则投入资金,赞助工人的社会和健康需求。渐渐的,西方企业主管普遍树立了所谓的“慈善原则”(Charity Principle)。就是说,商界领袖的责任不仅仅是赚钱,而是有更高的社会责任。

   从上世纪20年代开始,社区的慈善需求开始转向, 他们不仅仅向一小群富豪求助,而是向所有的企业要求赞助。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提供非营利和慈善项目,帮助亟需资金的事业。企业变成了“受托人” (trustees)或“理事”和“董事”,开始在这些非营利机构中为公众利益工作。“企业社会责任”中的“慈善原则”,也渐渐变成“管家原则” (Stewardship Principle)。

   企业应该有社会责任?

   企业责任包括经济、社会和法律责任,以及三者的平衡。但企业应该承担社会责任吗?这是企业的职责吗?虽然支持企业社会责任的呼声很高,反对的声音也很强。全球调查发现,84%的高管认为企业首先应该为投资者创造高回报率,同时兼顾为大众做出贡献。

   支持企业社会责任的人们认为,它可以平衡企业的权力和责任,使政府减少监管,会带来长期利润,会抬高企业的声誉,也会纠正企业造成的社会问题。反对企业社会 责任的观点则认为,它会减低效率、降低利润,造成竞争者之间成本不均,会导致隐性的成本转嫁到“利益相关者”身上,会迫使企业做不擅长的事,也会把责任推到__企业、而不是个人身上。

   管理学者也在研究,那些负责任的企业会不会因为促进社会公益而牺牲了自己的利润。GSK生物制药公司(GSK Biologicals)总裁吉恩‧史帝氛(Jean Stephenne)决定帮助南美的穷人和病人,提供免费或低价的药品,但有人怀疑这个做法是否值得。公司在短期内确有亏损,但公司对中低收入的拉美居民的社会责任感,打开了新的市场。

   定量统计研究表明,企业社会责任与企业绩效之间,存在着中等程度的正相关关系。也就是说,投资于企业的社会和环境责任的公司,这类的投资是不会赔本的。

   中国企业的社会责任

   中国企业开始谈论企业社会责任,是很好的开端。但人们在看到这些与国际社会努力“接轨”的举措时,必须意识到要成为国际社会的正常公民,有些先决条件是必须具备的。

   社会责任的建立,根植于社会道德的基础。中国政府法国撒金、大肆购买空客(空中巴士)之际,利用经济手段达成政治目的,而牵涉其中的国企,考虑到了金钱诱饵 和政治交换的过程中,企业的社会责任已经被抛弃了吗?从法国总统名酒招待、屈意奉承的势态看,这法国人一百亿美元就可以搞定;但中国人在付出百亿美元搞定法国人的时候,中国社会和法国社会的道德底线都被戳破了。

   中国目前通货飞涨,消费者面对的食品、住房、能源价格高昂的窘境,是国企垄断专行的结果。企业社会责任要在中国实现,首先应打破中共太子党、裙带人士的控制和垄断。唯有如此,最基本的民生费用才会降低。中国企业别的不说,雇工的歧视就离奢谈企业的社会责任相距甚远。招工时那些诸如“年龄限45岁以下”、“不得雇用炼法轮功的”等公然的歧视,对人类、社区的恶劣影响,有社会责任的企业法 人会这样做吗?

   等到有一天,这些基于人权、信仰的歧视不存在了,中国企业才有初步的资格,可以真正的谈及企业的社会责任等道义上的问题。 ◇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98期【商管智慧】栏目(2010/10/28刊)

   本文连结: http://mag.epochtimes.com/gb/200/8722.htm

   新纪元PDF版订阅(US$10一年52期)美东时间: 2010-11-14 21:44:23 PM 【万年历】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11/15/n3085161.htm

(2010/11/2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