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思考中国
[主页]->[现实中国]->[思考中国]->[昂山素姬答伊江编辑问]
思考中国
· 支持“冰点”提起行政诉讼
·我偏偏要做一个不窝里斗的中国人
·中国社会转型的艰难
·呼吁执政当局理性对待维权人士
·开放和人权意识的普及,是中国平稳完成社会转型的基本道路
·我冷静我思考我读书我观察我奋斗
·选票是民众的授权信
·台湾在搞文革?笑话,还是好好反思自己(大陆)吧
·中国人权理事会应该向《人权观察》学习
·诺大的中国(大陆),居然容不下一个独立思考的头脑??
·教育,是中国社会转型的根本因素之一,农村教育,很可能是中国社会转型的瓶颈
·论坛既是志同道合者聚会的店堂,也是持针缝相对观点者碰撞的福地
·支持孙不二先生独立参选基层人大代表
·让我们不再默许不合理的执政行为
·怜悯他们,爱他们,启蒙他们,揭露他们
·一个民族要想强盛,没有几百年的功夫是不行的
·葛红兵先生的高论,使我忍不住又要说一说中日之间的问题
·人权观念的确立是中国社会转型的根本
·董仲舒可能是中国人创新思维的第一杀手等几则思考
· 社会一切皆处于关系(联系)之中
·自然界的能量守恒定律在社会中的体现就是公平正义
·外国人对中国的看法可能更接近于真实
·西方反华势力到底反对中国的什么? 到底对中国造成什么具体的伤害?
·不结盟和韬光养晦的外交政策坚持100年不动摇
·“你还有胆去中国吗”
·尝试分析日本法西斯南京大屠杀和德国纳粹对犹太人种族灭绝的思想基础
·人权观念的普及,是中国社会转型的头等大事
·给美国政府提建议
·度奶粉事件反思
· 读史偶感
·历史的恩爱情仇
·中国人的愚笨与聪明
·关于人生的选择与修养的几点思考
·中日的恩怨了结方式
·1949年中国人民站起来之后都干了些什么?
·让一部分人先民主起来
·持之以恒,必能提升生命价值
·中国改革开放的成果并没有巩固下来
·人权理念的普及是抵御极权和防止文革悲剧的最有力武器
·试论核心价值观
· 等待中国政府给予民主自由的人是在守株待兔
·认清世界情势,精准定位中国,扬弃中国传统文化,形成现代中国新文化
·方舟子打假的方法极为平常, 大家都可以使用
·由晓波先生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引发的一些思考
·刘晓波不应该成为领袖,他是中国的一个现代公民
·昂山素季演讲全文
·昂山素姬答伊江编辑问
·我没有敌人 我的最后陈述
·龙应台:你可能不知道的台湾――观连宋访大陆有感
·非法拘禁陈光诚的山东地方临沂当局当事人似乎涉嫌犯了非法拘禁罪
·陈光诚能否成为中国的罗萨 帕克斯??!!!
·陈光诚才有点像中国反对党的样子
·真相--审判--忏悔--宽恕--民族和解
·温家宝和薄熙来都是人,都拥有做人的最低权利
·两岸官员的十大不同
·亲爱的同胞,请您做一个理性的爱国者
·我猜测的胡锦涛的辩解
·中国的改革者不要把自己弄得跟个怨妇似的
·爱,无条件的爱是中国社会完成平稳转型的粘合剂
·美国独立宣言THE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儿子是母亲最甜蜜的牵挂
·世界人权宣言
·华人首富李嘉诚先生谈民主自由及公民意识
·“内斗” 中华民族的“抽血机”
·台湾的道路是中国现代化的道路
·思考中国(z)
·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在北京外国语大学发表演讲(全文)
·昂山素季:缅甸之花
·马英九:英才继起 九思立身
·林 昭 啊 林昭
·宁可十年不将军,不可一日不拱卒
·破解“江山思维”是实现官民良性互动的关键
·破解“江山思维”是实现官民良性互动的关键
·破解“江山思维”是实现官民良性互动的关键
·谁的文革?--文化大革命的起源
·蒋经国为什么解除党禁,报禁?--大陆社会转型可以得到什么启示??
·瞿秋白的死和他的“多余的话”
·从雷震到施明德
·世界潮流中的中国
·中国人致命的缺陷
·人权理念的普及, 切中中国社会转型的要害
·昂山素季:每个人都应该为人权而战
·“中国梦”高于“宪政梦”????
·台湾为何能和平完成宪政转型?
·人权民主自由宪政法制宽容和解是一种生活方式
·陈光诚先生应该自谋生路
·刘霞一怒发三诉
·周恩来为何不敢与毛泽东决裂
·“有趣”的陈光诚
·爱和黑暗的故事-刘晓波文学及人权人生
·真正的进步
·华为是如何“步步为营”成为世界500强
·思想的洗礼
·中国为什么不能实现左右和解?
·做一个真正的美国人
·没有宽恕,就没有未来
·马英九发表“双十庆典”演说
·浮萍命运:东南亚国家的华人为什么“有钱没地位”?
·儿子是美国人,中国老爸写好了“生死状”
·为中国的企业家喝一声彩
·衣食住行与修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昂山素姬答伊江编辑问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22日 转载)
    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伊勒瓦底江(The Irrawaddy)杂志与网站,是流亡泰国的缅甸新闻工作者, 1993年在泰国清迈大学开始成立的非盈利新闻机构。它十七年如一日,发布缅甸与东南亚信息给国内外缅甸各族人民与国际社会友好人士。
   

    在2010年11月20日,伊洛瓦底江编辑昂梭(Aung Zaw)提问,昂山素姬回答, 貌强则直接译成中文如下: (博讯 boxun.com)
   
    伊洛瓦底江编辑=伊, 昂山素姬=姬
   
    伊:经7年被软禁在家,几天前您有机会对(住宅围墙外)人民讲话,并看到外面世界。您觉得有什么变化?
   
    姬:第一,我注意到欢迎我的人群中青年人多起来。他们很多都用手提电话,还用它照相。手提电话我没见过——它十年前未出现(仰光), 目前却这么普遍。现在通讯比过去发达——这很重要。城市的变化不大——可能我还没走遍市区。我不是喜爱逛街者。…总的印象是变化不大。
   
    伊:缅甸人民是否比过去更穷困?
   
    姬:人民看起来穷困,但前来欢迎和支持我的,都显得很快乐——个个笑容满面的。我很感谢他们,我深深感觉到他们的热忱。
   
    伊:有人说释放您,只是把您的囚室扩大些,您认为对吗?
   
    姬:我不这么看。我从来自觉自由,因为我的内心自由。我走在我自己选择的思想与信仰道路上。我从来不感到不自由。甚至在我正式被释放的过去那些日子,我也是感到释放与不释放,并没两样。当然,我现在有很多工作要做,本身看与感有所不同——但内心感觉却是不变。
   
    伊:很多人说大选刚结束一星期,就释放您出来了——这是军政府企图转移人民对大选的注意力,您的看法呢?
   
    姬:我的确不清楚,可能对吧。因为现在选举过去了,人民不用注意它了,所以人民更多地注意到我了(笑声)。
   
    伊:您一被释放,就说您要见军政府领导,想帮他们迎来全国全民大和解。但军政府领导人看不出想跟您谈话。自您1988年首次问政以来,军政府一而再地表明不要您在场。22年过去了,他们仍然不想跟您谈话,即使您在很多场合提出希望跟他们对话。您认为是什么原因呢?
   
    姬:我认为事关对话的主要目的、真正意义与实质方面——大家的理解不相同。 我理解的是:对话,并非要争论到一方赢另一方输。双方可以各自陈述究竟要什么。若双方达不到同意境地,就必须妥协。双方对话,必须双赢才行。这些我告诉过他们,但他们看来不理解我的话——我可不知道他们不理解还是不相信。 可能军队处事不讲妥协——不存在“妥协”这方法。
   
    伊:您跟他们的谈话,开过花结过果吗?
   
    姬:我们会谈过——我不知道算不算是真正对话。 在迪芭荫(注:Depayin是军政府的当年群众团体“联邦巩固与发展组织”暴徒们杀害昂山素姬车队之镇)事变后,我会见过丁莱、觉温、丹吞等大小军官(Col Tin Hlaing, Maj-Gen Kyaw Win and Brig-Gen Than Htun),进行过真正的讨论。 但讨论成果从不见付诸实现。
   
    伊:这些军官现在都不在其位了——包括钦纽将军,有的还被判长年坐牢呢。 您认为他们能为您与军队所存在的鸿沟,连线搭桥吗?您有计划再会见他们吗?
   
    姬:我相信他们无不各尽所托。我发现每次跟他们对话,他们都提出好点子。就因为这样,我才不认为我永远对。当然,有些事情使我深感挫折,可能他们对我也深感泄气。
   
    伊:我听说他们很尊重您。您对他们呢?
   
    姬:他们待我好。最近几天官方派来保护我的安全人员,待我也都好。我当然不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什么,但我感到他们态度友善,为此我很感谢他们,也希望大家成为朋友。星期天我在我民盟党总部前面对群众说过:我希望他们(军政府领导人)像对待我一样,也善待所有人。
   
    伊:您认为将来您有机会到内比都跟丹瑞大将会谈吗?
   
    姬:我并不依赖想像。我爱动脑筋去努力实现。虽然甘地是印度教徒,不知你们有否听说过他很喜欢唱基督赞歌名叫“领路吧!善良的光!”?歌词是”我不要求看到遥远的景色,一步之遥我已满足”。我是甘地精神的追随者。我要尽我所能,一步一脚印,好好向前走。只要轨迹对,我一定会达到目标。我不喜欢想像很遥远的事物。对我来说,愿望就是要努力争取到事物。我只要有什么愿望,就一定努力去争取。
   
    伊:国内外,甚至联合国,早有这么推测,说您跟军队高级领导,有实质对话的指望。您怎么认为?
   
    姬:不错,有这个可能性。我有时在考虑——当然不是常常, 如果有机会跟他们会谈,我必须谈些什么好。我必须有所准备,不然,被邀请对话时,不知该谈些什么,怪尴尬的。所以,我并不反对人家预测会发生这事那事。不过,有时我会对一些预测哑然失笑,一些人很好笑。
   
    伊:能否记得哪些事特别好笑?
   
    姬:对那些预测我不想大谈特谈,他们中有些人对我开大玩笑、恶作剧,但我不怪他们。有些人预测这预测那,目的是想推动改革,一心想为国家好。但有些人过于悲观、偏激,比如老认为处境永远不会好起来。其实,事情会转变,有时会大出我们意料之外。
   
    伊:那么,如果您再会见丹瑞大将,您想说什么?
   
    姬:看情况——我说话会看环境,看会面原因等。
   
    伊:有人已表明缅甸政治不能摒弃军队。新宪法保证军队在未来政治中占支配地位。对军队和它将扮演的政治角色,您有何高见?
   
    姬:在政治上,不能摒弃任何人,因为政治跟任何人都有关系。不过,重要的是,必须正确对待政治。
   
    伊:我们听说军队里有人支持您和民主运动。对想看到变化的军官与其家属,以及军方其他人,您想传达什么话?
   
    姬:如果他们想改变,他们就必须让改变能实现。我说过,我不喜欢仅仅在想像着更美好事物或远景——如果我们想要什么,就一定争取得到它。
   
    伊:这次大选既不自由也不公平。联邦巩固与发展党(Union Solidarity and Development Party)肯定赢——虽然结果未公布。它将组织新政府。 国际社会有些人认为缅甸新政治图景将出现了。您如何面对这处境?
   
    姬:我不知道他们说的新政治图景是指什么。是指新议会吗?不论如何,总会有些人在议会内搞政治,有些人则在议会外从事政治。我们将是第二类人。对他们联邦巩固与发展党的政治活动,我们颇有认识与经验,我们会运用各种方法展开议会外的政治活动。
   
    伊:在这次大选前,国际社会一些人,尤其在欧洲,说缅甸反对派的选择只有一个——就是参选。现在大选结束了,看到军政府的所作所为,支持参选的那群人都感到尴尬。您想对他们说什么?
   
    姬:边生活,边学习(笑声)。
   
    伊:国际社会为您获释放而欢呼。美国说将继续其现行缅甸政策——既制裁也接触。您认为国际社会对缅甸军政府应该实施哪类压力?跟缅甸军人集团应该维持哪类关系?您对中国和东盟意想说些什么?
   
    姬:我要东盟和中国跟我们关系密切。我要他们知道我们并不是他们难于打交道者。
   
    我想,制裁所以继续,原因是你刚才说的新政治图景未明朗。他们可能在观望这新政治图景——看看是什么货色。
   
    伊:缅甸国外流亡社团越来越大。千千万万缅甸人非法离开他们的国家,其中大多数是年轻一代。您常说教育的重要性,常帮青年人认识他们的潜力与前景。对生活于国内外的年轻人,您的计划是什么?您想传达什么?
   
    姬:我想跟生活在国外的缅甸年轻人接触,因为我想强调教育的重要性。他们——尤其生活在西方——比缅甸国内青年人有更多接受教育的机会。 我要国内外缅甸年轻人互相多接触。我不愿见到生活在国外的缅甸年轻人忘掉生活在国内的缅甸年轻人。我相信他们不会——因为我见到他们很多一直积极参与博客与互联网等群众活动,可见他们念念不忘国内兄弟姐妹们的处境。我相信他们有信心有力量,愿意拥抱国内同胞。
   
    伊:过去您被释放时,缅甸众土族社会大多默不作声。这次,他们却热烈祝贺您,强力支持您;而您也支持召开第二彬龙会议。对众土族欢祝您被释放,您有何感想?
   
    姬:我很快乐——不是因为他们支持我,而是因为他们变得更团结。这将引导与促成我们将来全国全民大团结。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2010/11/2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