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思源
[主页]->[百家争鸣]->[思源]->[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三)--历史的经验教训]
思源
·评析冼岩的一段妙文
·两大民主潮流的源头
·卢梭与洛克针锋相对
·“多数决定”还是“全体一致”——真假民主的区分之一
·卢梭如何歪曲投票权与多数规则
·多数规则的实质性内涵
·多数决定与民主集中制
·真假民主的区分之二——公意从何而来?
·真理是客观存在的吗?
·真假民主的区分之三——如何对待平等
·认清卢梭的公意及平等的实质
·评析卢梭创建平等状态的思路
·评析卢梭创设的社会制度
·真假民主的区分之四——如何对待人民
·为什么要认清卢梭的真面目
·对“人民主权”的审视和反思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一)——社会分化与社会矛盾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二)--两种类型理论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三)--历史的经验教训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四)——关于政治平等
·卢梭与洛克针锋相对论财产权
·简论“中产阶级”
·我的《自由观》
·卢梭的《自由观》
·萨托利对卢梭的评价有值得商榷之处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二)
·读王天成“论共和”文章有所想
·怎么看待“大多数”——与云易商榷
·再谈“大多数”
·谈谈“多数统治和保护少数”
·论平等与自由
·萨托利对平等的论述有值得商榷之处
·萨托利论述自由与民主有值得商榷之处
·统治者总是少数人
·少数统治者如何产生
·如何制约统治者
·谈民主与素质的关系
·现代民主的奠基人——纪念洛克诞生三百八十年
·向曹思源请教若干问题
·卢梭的伪装
·托克维尔的反思
·为施京吾先生澄清一些事实
·民意与民主
·为“私”正名
·关于多数暴政的对话
·关于多数暴政的对话(续)
·社会的变革是如何发生的?
·多数原则与多数暴政
·论《人民的权力》
·再论《人民的权力》
·党内民主、精英民主及其它
·自由与枷锁
·托克维尔究竟说了什么?
·也谈“坏民主”及“好民主”
·现代政治的两项成果——民主与宪法政治
·评一篇概念混乱的文章
·评析哈耶克对“多数统治”的论述
·评析哈耶克对“雇佣与独立”的论述
·“多数”与民主
·自由,消极自由,积极自由及其它
·民主、自由、平等及其相互关系
·有关民主的几个需要探讨的问题
·评冯胜平的几篇文章(注)
·未知死,焉知生?
·读“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贪官”一文有感
·不识庐山真面目——我的思想演变历程
·不识庐山真面目--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一)
·不识庐山真面目--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二)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三)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四)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四)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五)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六)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七)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八)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九)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八)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九)
欢迎在此做广告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三)--历史的经验教训

四,历史的经验教训
   
   以上两种理论已经失去了昔日的光辉,按两种理论建立起来的专制政体,也已经度过了全盛时期,而吸取社会演变的历史经验教训逐步发展起来的第三种类型理论,却愈来愈得人心,成为世界潮流,那就是现代民主的理论。
   
   现代民主理论的形成和发展,吸取了社会演变的历史经验教训,其中包括了对上述两种理论的实践结果的观察、思考。所谓“实践结果”就是指专制政体逐渐衰落的事实,不管是君主专制政体还是共产党专制政体都趋于衰落的事实。所谓“观察和思考”就是反思它们趋于衰落的原因。对此,本文不可能全面论述,仅仅就如何处理社会分化和矛盾这个问题,从某一角度作些反思。

   
   按上述两种理论建立起来的专制政体趋于衰落的事实,历史已经告诉人们,这里无需赘述。它们衰落的原因有多个方面,其主要原因之一,是它们不能妥善处理社会的分化和矛盾,不但无法缓和、反而激化这些矛盾。这对于第一种类型理论及君主专制政体而言,一般说来人们容易理解,那种政体把社会分化加以固化和强化,维护少数精英强者谋求生存和发展的权利,剥夺、压制大众弱者谋求生存和发展的权利,必然导致大众弱者的抗争,压制和抗争相互激化,某些精英强者利用抗争的力量去争夺最高权力,等等,在这种社会状态下,社会矛盾当然无法缓和,激化的条件始终存在,社会的动乱、战乱难以避免。这一类型理论及建立的政体不得人心,是现代人容易理解的。但是,第二类型理论有着极大的欺骗性,至今仍有不少人还看不透它;这些人的脑子里还装着很多似是而非的观念,这些观念也正是该理论持有者用来为自己套上光环,并用来灌输给人们的,所以,也正是需要我们进行反思的内容。
   
   反思之一:人的“绝对生存”是可以剥夺的吗?
   
   什么是“绝对生存”?这是卢梭所用之词,他写道:“最善于使人非自然化的、最能抽除人的绝对生存并把自我转移到共同体之中的社会制度,才是最好的社会制度。”他还写道:“良好的社会制度是善于改变人性的制度,它剥夺人的绝对生命,赋予他以相对关系的生命。”(《爱弥儿》第一卷)
   
   卢梭把“个别意志”称之为“绝对的、天然独立的生存”(《社会契约论》第一卷第八章)所以卢梭说的剥夺“绝对生存”,就是指剥夺人的“个别意志”。为什么要加以剥夺?他说,因为“个别意志”不断地在反对“公共意志”,或者说,个别利益不断地在反对公共利益,这“将会造成政治共同体的毁灭”(《社会契约论》第一卷第八章及第三卷第十章),也就是说,将导致卢梭要创建的以“公意”为绝对权威的社会走向毁灭。
   
   在马列主义者那里,要剥夺的东西换成了“资产阶级个人主义”或“自我意志”;追求发财和名利的思想和行为,都是“万恶的资产阶级个人主义”之表现,之所以是“万恶的”,是因为据说那是人类一切罪恶的根源,是复辟资本主义的社会基础;不但要剥夺个人主义和自我意志,而且要批倒批臭,否则,劳动人民将“吃二遍苦,受二茬罪”,共产主义事业将毁于一旦。在中国,特别在“文革”期间,做得最彻底,口号是“狠斗私字一闪念”。
   
   第二类型所要剥夺和压制的,不管是“个别意志”还是“个人主义”,实际上,就是每个人谋求自我保存和自我发展的意志,与此相对应的,也就是谋求生存和发展的权利。卢梭的这句话说的很对:即“个别意志”是“绝对的、天然独立的生存”。这是千真万确的,个别意志的存在是绝对的,没有条件的,不可能被扑灭;它是天然的,是人的天然本性,不可能被剥夺;它是独立的,不可能是等同划一的。每个人从出生的那一刻就开始拥有并显现出这种意志,只有死亡才能剥夺这种意志。每一个人身上所有的细胞、肌肉、骨胳、神经、血管、器官,这一切,每时每刻都在为张扬这一意志、为实现这一权利而努力工作着。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就产生了“天赋意志”或“天赋人权”的概念。所谓“天赋”就是指,它既不是人为可以产生、也不是人为可以剥夺。对于不同的时代、不同的社会的不同个人而言,这一意志和权利实现的状况是不同的,每个人的起点、过程及结果是不同的,不过,这指的是每个人实现人权的状况,而就每个人拥有这一意志和权利而言,是“天赋”的且是共同的。如今中国有些“著名学者”及其跟随者,声称“人权”是随不同的时代和社会而有所变化的,要否定“天赋人权”这一概念,只能表明他们实在是不懂得这一概念的涵义。
   
   每个人都力图保存自己所拥有的物质的、精神的生命,每个人都力图发展自己物质的、精神的生命,这包括身躯、财富、劳动成果、自由、尊严、喜好、偏好、想法、思想、名声、荣誉、地位、权力等。所谓发展,就是指在原来拥有的基础上力图实现更多更好的物质及精神的生命。人的这种意志和权利是无法剥夺的,是不可压制的,任何人要想剥夺和压制他人的这种意志和权利,必定会遭遇抗争。
   
   每个人所要追求的这一切,必需占有资源,包括自然的和社会的资源,物质的和精神的资源。而这些资源总是有限的,甚至是稀缺的,于是,“天赋意志”、“天赋人权”不可避免地会导致竞争。竞争的方式,归纳起来就是两种:一种是,按照公认的规则,在公正、平等的环境下,凭着勤劳和智慧的付出而获得资源,这是良性的竞争方式,之所以是良性的,是因为这种方式并不剥夺或压制参与竞争的各方的权利,能得到绝大多数人的认同或默认,有利于社会的和谐及文明的进步。另一种是,用不正当手段剥夺他人的权利,剥夺他人的劳动成果,侵害他人以获取资源,这是恶性的竞争方式,必将激化矛盾冲突,导致残酷斗争。共产党人所使用的就是这种恶性的竞争方式,他们之所以要剥夺他人的意志和权利,目的只是为了维护自己的意志和权利,他们之所以要压制他人的发展,目的只是为了保证自己的发展,不可能有其它的目的,更不可能是为了被剥夺、被压制者的意志和权利。共产党人主张剥夺,偏偏不剥夺自己;他们在剥夺个别意志、个人主义的时候,正是在实施着自己的意志和权利;他们在批判谋求发财、名利、权力的思想和行为的时候,自己正好身居高位,手握绝对权力,名利双收,动用国家财产,享受比他人高过几十倍、几百倍的生活水准;他们将持有不同思想和政见者划作敌人无情打击的时候,正好把自己的思想装饰成“唯一的”真理,把自己打扮成真理的化身;他们从不放松地对财富、名声、地位和权力的谋求,从不懈怠自我保存和自我发展的努力。共产党人口口声声说为了“劳苦大众翻身解放、当家作主”,实际上,他们是要利用劳苦大众抗争的力量,去“自我发展”,夺取最高权力;当地主资本家被打倒以后,他们就“发展”成为远比地主资本家更有权力、更有势力、更有财力、更有地位的一伙人;当地主资本家被剥夺以后,他们就开始剥夺劳苦大众,剥夺所有百姓自我发展的意志和权利。共产党人与所有普通人一样,怀有自我保存和自我发展的意志,所不同的是他们图谋通过恶性竞争的方式来实现他们的自我意志,他们创造的、向他人灌输的理论,什么共产主义,什么人人平等的美好社会,什么解放全人类,只是用来欺骗劳苦大众的诱饵,也是作为剥夺和压制他人的借口,当然也是用来掩盖他们自我意志的烟幕。
   
   由上可见,第二类型理论跟第一类型理论一样,主张剥夺和压制天赋人权,而且更为极端,所以,它们都遭到了同样的命运。人们可以从中得到一条重大的历史的经验教训:天赋人权不可剥夺,凡是主张剥夺天赋人权的政治理论及其政治体制,必定导致对抗和冲突,导致社会矛盾的激化和交叉,导致社会的动乱、战乱和衰败。要建立和谐、稳定的社会,必须建立这样的一种政治体制:能够切实维护每个社会成员的人权,即自我保存、自我发展的权利,也包括自由竞争的权利;能够切实维护良性竞争的规则;这种体制所要制止的,是侵害他人的行为,是剥夺、压制他人的行为,是恶性竞争的方式。
   
   反思之二:社会分化现象是可以消除的吗?
   
   第二类型理论告诉人们,消除社会分化、消除差异、消灭阶级、人人平等的社会,是实现了真正的公平和正义的社会,因而是最美好的社会。果真如此?事实是什么?事实是,持该理论者即共产党所统治的国家里,无一例外地出现了一个特权阶层,一个由共产党高官组成的特权阶层。这一事实,似乎现今的人们都看清楚了,但很多人以为,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官员比较清廉,官民之间比较平等,这种说法与事实不符。笔者曾亲历很多实情,这里举出一件:六十年代笔者曾去过上海警备区付司令员的家(但在门口被卫兵挡住),在淮海中路西端的一幢带花园的洋楼。他家的保姆是我妹妹的奶妈,来电要我去看她,就在大门外谈了一会儿。据她说,东家有七个勤务兵,分管警卫、开车、后勤、厨房、保健、日常杂务等,她是专门做点心的。如此的生活水平,连当年的房主资本家也比不上。同样在那年代,我访问过一位曹姓女学生的家,她父母在菜场工作,家住长宁路西端一条弄堂口,搭建的不满十平方米的小房内,挤着她一家三代七口人。其实,这种人与人之间有着极大差距的状况,在当时中国的各个城市普遍存在。
   
   由共产党高官组成的这个特权阶层,他们对其管辖的百姓拥有生杀大权,他们的实际生活水平比百姓平均水平高出几十倍乃至几百倍,他们对百姓的思想、道德、信仰及文化生活拥有控制权。历史上任何一个社会里,都没有出现过上述这样一个阶层,其成员可以在政治、经济、文化、思想道德、实际生活等各个领域里,都占有绝对性的特殊权威,共产党统治下的社会所出现的分化是有史以来最极端的分化。这些事实,令人信服地揭露出该理论的欺骗性;这些事实,也告诉人们,人的差异、社会的分化是不可能消除的。喋喋不休宣称要消灭阶级和分化的共产党人,自己制造了新的分化。谁要消除社会分化,必须制造出更极端的分化。
   
   就“人人平等”这句话而言,不可泛泛而谈,必须有所指,所谓“人人生来平等”,即指天赋人权人人平等;天赋人权不得侵害、不可剥夺,在这一点上必须实现人人平等。但是,每个人实现其权利的状况,即起点、过程及结果都不同,有差异,在这一点上不可能实现人人平等。因为每个人的先天性条件不可能相同,后天所处的环境不可能相同,所以每个人谋求生存和发展的状况不可能相同,每个人所得到的财富、名声、地位、权力不可能等同。就“不平等现象”而言,也不能泛泛而谈,不能一概采取否定态度,必须区分不同情况,有些“不平等”的现象是合理的。试问,一个积极付出勤劳和智慧的人,跟一个懒于付出勤劳和智慧的人,他们应该得到同样的回报,获取相等的资源吗?谁都会回答:不应该!这是不公平的!那么,假若懒于付出的人要求得到同样的甚至更多的回报,获取同样的甚至更多的资源,如何才能达到目的?必须用强迫的手段,用剥夺的办法,用恶性竞争的方式。所以,问题不在于差异或不平等本身,而在于是什么造成了差异和不平等,一种是正常的良性的竞争造成的结果,另一种是恶性竞争造成的结果,这两者必须区分清楚。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