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思源
[主页]->[百家争鸣]->[思源]->[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二)--两种类型理论]
思源
·评析冼岩的一段妙文
·两大民主潮流的源头
·卢梭与洛克针锋相对
·“多数决定”还是“全体一致”——真假民主的区分之一
·卢梭如何歪曲投票权与多数规则
·多数规则的实质性内涵
·多数决定与民主集中制
·真假民主的区分之二——公意从何而来?
·真理是客观存在的吗?
·真假民主的区分之三——如何对待平等
·认清卢梭的公意及平等的实质
·评析卢梭创建平等状态的思路
·评析卢梭创设的社会制度
·真假民主的区分之四——如何对待人民
·为什么要认清卢梭的真面目
·对“人民主权”的审视和反思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一)——社会分化与社会矛盾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二)--两种类型理论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三)--历史的经验教训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四)——关于政治平等
·卢梭与洛克针锋相对论财产权
·简论“中产阶级”
·我的《自由观》
·卢梭的《自由观》
·萨托利对卢梭的评价有值得商榷之处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二)
·读王天成“论共和”文章有所想
·怎么看待“大多数”——与云易商榷
·再谈“大多数”
·谈谈“多数统治和保护少数”
·论平等与自由
·萨托利对平等的论述有值得商榷之处
·萨托利论述自由与民主有值得商榷之处
·统治者总是少数人
·少数统治者如何产生
·如何制约统治者
·谈民主与素质的关系
·现代民主的奠基人——纪念洛克诞生三百八十年
·向曹思源请教若干问题
·卢梭的伪装
·托克维尔的反思
·为施京吾先生澄清一些事实
·民意与民主
·为“私”正名
·关于多数暴政的对话
·关于多数暴政的对话(续)
·社会的变革是如何发生的?
·多数原则与多数暴政
·论《人民的权力》
·再论《人民的权力》
·党内民主、精英民主及其它
·自由与枷锁
·托克维尔究竟说了什么?
·也谈“坏民主”及“好民主”
·现代政治的两项成果——民主与宪法政治
·评一篇概念混乱的文章
·评析哈耶克对“多数统治”的论述
·评析哈耶克对“雇佣与独立”的论述
·“多数”与民主
·自由,消极自由,积极自由及其它
·民主、自由、平等及其相互关系
·有关民主的几个需要探讨的问题
·评冯胜平的几篇文章(注)
·未知死,焉知生?
·读“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贪官”一文有感
·不识庐山真面目——我的思想演变历程
·不识庐山真面目--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一)
·不识庐山真面目--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二)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三)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四)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四)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五)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六)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七)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八)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九)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八)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九)
欢迎在此做广告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二)--两种类型理论

三,两种类型的理论
   
   人与人的差异和竞争,社会的分化与矛盾冲突,伴随着无数血泪和苦难,构成了人类社会演变的重要方面。成千上万个生命被毁于一旦,辉煌的文明成果被付之一炬,这类惨烈的灾祸,在历史上曾经一现再现,有时会连绵百年甚至更久。人类的理性从不停顿地思考着,怎样处理社会的分化和矛盾?怎样才能使社会矛盾得以缓和、避免激化,怎样才能让竞争纳入和平的良性的轨道?
   
   理性,使人们的思考在以下这一点上得到共识:社会成员必须联合起来,制定公共的规则(法律),用公共的力量来保证规则的实施,只要大多数人能遵循规则,将使社会成员的公共生活及相互竞争处于有序和可控的状态,将能避免社会矛盾的激化。这一共识也可表述为:建立一种制定法律及执行法律的框架,或称之为“政治体制”。但问题是,该制定怎样的规则(法律)?由谁来制定规则(法律)?由谁来掌握并行使公共的力量?不同的时代、不同的人们对这些问题有着不同的思考和回答,随着历史的演进和文明的发展,人类的理性逐步成熟,出现过若干彼此相异的理论。

   
   本文先举出两种类型的理论,简略地着重讨论一下,它们在处理由差异、竞争、分化而产生的社会矛盾这一方面有何异同。
   
   第一种类型,就如,以孔子、孟子、荀子为代表的儒家理论。
   
   孔子的理想,就是要恢复周朝制度下的那种社会,其政治制度是天子统治下的等级制,思想道德则以忠孝为本,强调“正名”,社会成员分成等级,个个安守并忠于本分,所谓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臣对君要忠,子对父要孝,谁破坏这个规矩,就绳之以法、弑之其身。孔子认为,周朝的后期,天下大乱,原因就在于,诸侯要夺天子的权和利,大夫要夺诸侯的权和利,小人要夺君子的权和利。所以必须严格实施周朝的道德法规及其制度,使“乱臣贼子惧”。
   
   说“乱臣贼子惧”这话的,是同样身处于天下大乱之年代的孟子,他说:“世衰道微,邪说暴行有作,臣弑其君者有之,子弑其父者有之。孔子惧,作《春秋》。”又道:“孔子成《春秋》而乱臣贼子惧”(《滕文公章句下》),他要继承孔子的思想,立志以统一天下为任。他说道:“不以仁政,不能平治天下”(《离娄章句上》)。所谓“仁政”,简而言之就是“耕者九一、仕者世禄”(《梁惠王章句下》)。孟子把社会成员分为两大等级:“仕者”或“君子”或“劳心者”为一个阶层,“耕者”或“野人”或“劳力者”为另一阶层。二者的关系是:“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或者说:“无君子,莫治野人;无野人,莫养君子”(《滕文公章句上》)。所谓“仕者世禄”即指王公大臣“世卿世禄”,世代相传。孟子还仿照周朝的模式提出爵禄的具体等级,王公分为五等(天子、公、侯、伯、子与男),朝廷分为六等(君、卿、大夫、上士、中士、下士),各等级所得俸禄,均有相应规定。所谓“耕者九一”,即按“井”字状把一里见方的土地一分为九,八户耕者各得其一为“私田”,剩下一份为“公田”,公田的产出供作王公仕者的俸禄,八户合力先种好公田,名曰“先公后私”。如此一来,“分田制禄可坐而定也”(《滕文公章句上》),庶民耕者不饥不寒,王公仕者世卿世禄,两个阶层各守本分,二者相安无事,世代相传,天下太平!这就是孟子继承孔子的理想所要建立的社会制度。为了维护这种制度,必须建立君父的绝对权威,确保忠孝为本的礼法制度,孟子认为,无君无父,是禽兽,属乱臣贼子。有人说,孟子的《仁政》之核心是“仁爱”,即“爱民”,其实,孟子所说的“民”就是指“耕者”或“野人”或“劳力者”,是为了保证王公大臣的俸禄,世世代代在田间劳苦耕作的被奴役者。
   
   荀子继承、发扬孔子思想,并作出详尽的论述。社会、国家何以组成?天下何以大乱?道德、法规、制度何以产生?天下何以平治?荀子一一作出回答,他说:“人何以能群?曰分”(《王制篇》)。这里的“群”即指组成社会、国家,“分”即指社会分化,荀子认为,“分”是组成稳定的社会、国家的必要条件。关于“分”的原理及其实施办法,在荀子的多篇著作中都有论述,这里仅举三段文字。他在《富国篇》中写道:“无君以制臣,无上以制下,天下害生纵欲,欲恶同物,欲多而物寡,寡则必争也。……离居不相待则穷;群而无分则争。穷者,患也;争者,祸也。救患除祸,则莫若明分使群矣。”在《王制篇》中写道:“分均则不偏,执(势)齐则不壹,众齐则不使。”(意思是,资源就那么多,要均匀分配,不可能普遍实行;势均力敌,相互对峙,不可能达到统一,成为一个整体;人人平等,没有等级差别,谁都不听谁,无法驾驭和统治)。他接着写道:“执位(即等级)齐,而欲恶同,物不能澹(足够),则必争。争则必乱,乱则穷也。先王恶其乱也,故制礼义以分之,使有贫、富、贵、贱之等,足以相兼临者,是养天下之本也。”在《礼论篇》中写道:“礼起于何也?曰,人生而有欲;欲而不得,则不能无求;求而无度量分界,则不能不争。争则乱,乱则穷。先王恶其乱也,故制礼义以分之,以养人之欲,给人之求,使欲必不穷於物,物必不屈於欲,两者相持而长,是礼之所起也。”从这几段文字中,可看出以下几层意思:一是,所谓“分”,就是指分出君臣,分出上下,分出富贫,分出贵贱,等等;不但分出等级,而且“足以相兼临”(“兼临”即制约的意思),即“君以制臣,上以制下”,一级制约一级,下级顺服上级。只有这样才能组成稳定的社会和国家,否则天下大乱。二是,乱是由竞争造成的,竞争有其根源,即“人生而有欲”、“欲多”或“纵欲”,但“物寡”或“物不能澹”。用现今的话说,就是人人都谋求生存和发展,但供以满足的资源却是有限甚至稀缺,不可避免要相互争夺,争则乱。三,要解决乱的问题,必须从根源着手,节制“欲多”或“纵欲”,对人的欲求“度量分界”,换言之,必须将社会成员谋求生存和发展的权利按大小高低划分界线,再具体地说,就是将社会成员谋求财富、名声、地位和权力的欲求,按大小高低划分界线、形成等级,分出富、贫、贵、贱,要求每个社会成员坚守等级界线,不得超越。节制了人的欲求,也就可以把争夺、冲突及其混乱控制在有限的范围内。由此,形成一种人人遵循的社会秩序,于是天下太平。四,如何才能让每个人都坚守等级界线呢?办法是“足以相兼临”,即君制臣,上制下,上一等级制约下一等级,下一等级顺服上一等级,那个人要想超越等级界线,要想造反,即当乱臣贼子处之,必绳之以法、弑之其身。从荀子以上的论述可以看到,他的确继承并发展了孔子创建的儒家理论。
   
   由上可知,儒家理论是如何处理社会的分化和矛盾的?就是建立起一种制定法律及执行法律的框架,建立起一种政治体制,这一框架、这一政体就是专制统治与等级制。等级制是指:对社会成员谋求生存和发展的权利,按大小高低划出界线分成等级,有的等级维持温饱,有的等级可发财或升官发财,有的等级是王公贵族,等级制的尖端是君主皇帝,他拥有制定、执行法律的最高权力。专制统治是指:由一个皇帝(一个领袖)、一个朝廷、一统思想(一个主义)实施集中的专断的统治。具体地说,就是以君制臣,以上制下,决不容许“反制”,君主皇帝的最高权力、地位以及上级的权力、地位不容竞争、不容挑战、不容反对,谁造反,千刀万剐。这一框架、这一政体必须配置以忠孝为本的思想道德体系,不容“争鸣”、不容挑战、不容反对,谁若反对,人人喊打。按照儒家理论所设计的以等级制为骨架的专制政治体制,其实质是,只允许少数精英强者拥有特权,保证他们实施谋取财富、权力、地位、名声的权利,同时剥夺或遏制其它阶层社会成员谋取财富、权力、地位、名声的权利;其理论依据是:人之“欲多”或“纵欲”,与“物寡”或“物不能澹”产生不可克服的矛盾,这决定了人与人之间必然要相互竞争,只有对人的欲求“度量分界”,才能控制竞争,维护稳定的社会和国家。至于什么样的人应该划在什么样的等级,儒家理论也作出大量论证,那又是另一个大题目,本文难以涉及。
   
   第二种类型,就如,由卢梭开创,经由马克思加以“科学化”、又经列宁、斯大林、毛泽东等“发展”、后人称之为“马列主义”的那种理论。
   
   马列主义虽然对卢梭有所批判,但却继承并发展了卢梭思想的主要方面。本文不可能对卢梭和马列主义的理论作更多的论述,仅仅围绕如何处理社会分化和矛盾的问题列举它们的相通之处。譬如,卢梭指出,人类社会的历史“显示出来的似乎只是强者的暴力和弱者的受压迫”,指出社会成员分化为强者与弱者,并声称要清除强者所建立的政治制度,为全体人民谋幸福;马列主义指出:“到目前为止的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指出社会成员分化为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把强者与弱者的对立修改为阶级的对立,并声称要推翻剥削阶级所建立的政治制度,为全体人民谋幸福。又譬如,卢梭提出,要建立消除社会分化、实现人人平等的社会,那是美好的社会;马列主义提出,要建立消灭阶级、消灭差别的共产主义社会,那是美好的社会。再譬如,卢梭提出,要剥夺每个人的“绝对生存”,每个社会成员必须把自己的财产和一切权利上交给国家,归国家所有,再由国家按“生存需要”分配给每个人,不允许发财致富;马列主义提出,要剥夺私有财产,实行公有制,个人的生活资料由国家分配,大致保持均等水平,杜绝一切谋求更高水平的观念和企图,发财致富的思想和行为是剥削阶级的思想和行为,属批判和取缔之列。再譬如,卢梭宣称,“公意”体现了人民“全体一致”的意志,代表了人民的最大利益和全体的最大幸福;马列主义宣称,共产主义体现了全体人民(也是世界人民)争取解放、平等和正义的共同意志,代表了人民根本的、长远的利益。卢梭把“公意”说成是永远不变的、普遍的、至高无上的理性存在;马列主义自诩为正确反映社会的客观规律,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唯一真理。还譬如,卢梭提出,要确立“公意”的绝对权威,谁反对,就对他采取迫使的手段,包括流放、驱逐、判刑、处死;马列主义提出,要确立共产主义(马列主义)的绝对权威,谁反对,谁就是反革命、“修正主义”,按敌人处置,实施无产阶级专政,包括流放、驱逐、判刑、处死。还譬如,卢梭指出,为了实现“公意”的绝对统治地位,只有依靠一个人物即“立法者”,这是洞察并把握“公意”的、神明般的、非凡的、具有最高智慧的人物;马列主义指出,为了实现共产主义,只有依靠由伟大的马列主义者作为领袖的无产阶级政党(共产党),在卢梭的一个领袖、一个主义后面再加上一个政党。卢梭虽然禁止党派,但稍有政治经验的人都懂得,他所设计的政治体制单靠一个“立法者”是万万撑不住的,必须有一批人,去执行“迫使”的手段,去从事灌输“公意”的事宜,去收取、管理上交的财产,去分配生活资料,等等,这些人当然是那些崇拜和忠于“公意”的人,否则这个政治共同体一天也无法维持;而马列主义则把忠于共产主义的人组成为一个政党。等等。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