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尼克松和基辛格越戰時期的反間計]
悠悠南山下
·李登輝全文:揭開日台合作的新帷幕
·為了帝國的去殖民化
·郵筒的糾結
·為何「崛起」中國得不到台港年輕人的信任?
·失去什麼?
·何謂「天然獨」?台港新一代「去中國」思維的特徵
·台灣大選-無懸念與大懸念
·六七暴動四十五年祭
·獨立訴求的權利與民族自決無關(外一篇)
·香港自古以來不屬於共產黨
·香港的吉斯林派---答張翠容的疑惑
·「香港共同體」的形塑
·沖之鳥戰略位置與價值非常重要,真的嗎?
·「香港人」-- 新生身分認同的試煉
·不承認九二共識,WHA 還去得了嗎?
·旺角之夜 換了人間 香港社運的抗爭循環
·港獨是怎樣煉成的
·香港作為一個問題
·【本研解密】香港命運:被遺忘的美國
·諸獨根源皆中共
·本研解密:被遺忘的「自決派」——蘇偉澤
·《消失的檔案》:六七暴動真相重構
· 英國解密:六四後北京圖以基本法作籌碼換經援
·中共要摘掉台灣的「中華民國」?
·「六七暴動」,遺害至今
·歷史尋找本土──讀徐承恩《香港,鬱躁的家邦》
·六七暴動與恐怖主義
·避無可避:中國國族主義眼中的港獨
·為何英國不早給香港民主?
·從歷史角度看香港地位屬性
【 漫步東西徑 】
·一個外國人的北京初游記
·話說聖誕
·丹丹﹕ 七十七歲誕辰
·也談中國古詩押韻
·愧對英魂 --- 黄花崗九十年祭
·法國蒙塔基 --- 新中國的革命搖籃 !
·«悠悠南山下»嚴正聲明
·怎样理解“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
·革命者的年齡 --- 從东歐變天回望天安門六四
·夜郎为何不能自大?
·东歐民主潮流廿年後之回顧
·柏林墻倒塌圖片
·歷史的驚詫
·中國大陸落後問題的秦漢根源
·魁北克紀事
·臺灣东吳大學劉必榮教授談朝鮮半島局勢
·如何扔掉朝鲜这颗手雷
·中俄關系多有不測風雲
·尼克松訪華四十年
·觀視中國世界和西方世界
·中國對西藏的东方主義
·怨恨深植於亞洲
·莊則棟臨終字句與習近平的講話
·中国:一颗定时炸弹
·美國應否與中國平分權力?
·重溫四十年前的智利政變(圖)
·自由與宗教
·緬共紅二代:毛澤东一成錯九成功
·中國僑辦海外統戰的三大工程
·中越邊境槍擊案與維族越境者
·九段線、中華帝國的“新疆”
·走出這檯「中國大戲」
·勿忘六四
·六四25週年:越南官煤首次發聲批評
·六四25週年:法國報紙關注事件影響
·百年痴夢
·二次世界大戰紀錄片《啟示錄》
·朝鮮是個謎
·習近平v毛澤东. 大公報v大紀元
·东方歷史與西方概念
· 劉亞洲的甲午戰爭歷史觀
·成熟的學者可以怎麼讀書?
·中國社會政治文化結構:四層塔(外一篇)
·習結束訪印主要報章指中國居心叵測
·中、越面對25年前的各事件
·25年後的越南仍比东歐差
·人民幣的含金量
·英媒:中國發展新絲路戰略引起鄰國警惕
·中國殖民香港
·英媒:「世界是習近平的牡蠣」
·1973年智利政變析剖
·2014年聖誕禮物:瑪格麗特-杜拉絲作品
·《查理周刊》諷刺中越、中美關係
·中國的食物安全問題
·西湖戀:人情與錢財
·中國何時坦然面對自身歷史污點?
·西湖戀:文化造假,橫財遍地
·西湖戀(3/4):經濟起飛的表象
·西湖戀(4/4):堅持,才能看見西湖
·兩岸談判的最佳時機
·亞細安v大中華
· 居安思危看中國對外戰爭
·從越南看1989年天安門屠殺
·中國要向日本道歉嗎?
·中國的「強國痴人夢話」,還是「帝國之心不死」?
·俄羅斯檔案:爆老毛「契弟」史
·沒有中國照顧 美國過得更好
·法國的毛主義
·如果我沒有為法國哀傷
·悼安德森:印尼的基層世界主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尼克松和基辛格越戰時期的反間計

   

作者 : 扎夫-斯坦( Jeff Stein )

   
   
   最近解密的美國文件顯示, 理查德-尼克松總統與其國家安全顧問亨利-基辛格曾計謀對北越“ 洩漏 ”美軍將準備攻打柬埔寨,以迫使河內軍隊撤離( 駐柬指揮大本營 )。可是美國的企圖失敗。

   
   此外,也根據一份來自政府部門美國對外關係資料庫、新發現的越戰時期的資料( 注1 )透露,尼克松和基辛格曾使用美國中央情報局在寮國的雙重諜員散播假消息,說美國計劃1972年在北越主要港口 --- 海防( Haiphong )佈雷。
   
   
   尼克松和基辛格越戰時期的反間計

   美國在海防佈雷圖(1972年5月8日)。
   
   
   然而,那個計謀也遭失敗,它並不能打退北越的決心。
   
   “ 這兩個心理戰的方案都是由總統和基辛格指導下進行的,它並非由CIA 提出。” 發現並細閱了那份政府文件後,已退休的前CIA 專家美樂-皮賓諾( Merle Pribbenow )先生對此事作出了上述的表述。
   
   他還說, 這些文件從未被提及過。
   
   “ 這兩個方案都利用了雙重間諜暗中地對北越當局表明,他們( 指間諜。譯者註 )是秘密或偶然地獲取訊息。”
   
   皮賓諾說:“ 美國的主意是想通過傳遞美軍進攻的訊息,威脅北越,迫使它從柬埔寨撤軍, 但在這兩個計劃散播後,尼克松政府卻真的行動起來。”
   
   “ 結果的是, 北越並無被尼克松所嚇倒而撤,反而尼克松卻無意地讓對方知道美國將要實現的行動。”
   
   最終,這個計劃變成尼克松推行侵略柬埔寨的行動: 消滅河內駐在柬埔寨土地上用來進攻南越的指揮部。
   
   
   在CIA 工作了27年和作為熟悉越南語的行動分析員的皮賓諾說,“ 我要指出的是, 當閱讀這些文件之時,我感到完全的驚訝。”
   
   “ 我是從未熱衷於心理戰和作秘密宣傳的人, 但我認為那幾乎是浪費時間和金錢的做法, 然而,在此況下,我們所失去的比金錢和時間更多。”
   
   皮賓諾和其他越南問題研究者都認為不能確實那些假訊息會導致美軍傷亡人數的增加。
   
    “ 當1972年5月9日在海防港口佈雷時,美機並無被擊落, 由此,那個警告對美軍的傷亡確實無影響。”
   
   
   可是, 在柬埔寨的那幅圖像就模糊了。皮賓諾和另一位歷史學者、曾撰寫過數本關於越戰和CIA 的歷史學者約翰-帕多斯( John Prados )亦如此說。
   
   帕多斯表示,對河內散播美軍將侵略柬埔寨“ 有可能 ”令到美軍傷亡人數的增加。 他指出, 在1970年4月29日執行侵略行動時和“ 高峰期 ”的五月的兩個月裡, 美軍曾有“ 大量的傷亡 ”。
   
   尼克松和基辛格的計謀可能損害了殲滅北越在柬埔寨的指揮部駐地 --- 常稱為越戰中央根據地的機會, 尼克松也曾重覆地說進行侵略為上述的目的。
   
   “ 如果他們獲取( 美軍 )侵略柬埔寨的行動的訊息,那他們會將中央根據地移往別處和為那次的侵略行動作好戰鬥的準備。” 帕多斯在訪問中表示。
   
   
   
   另一位研究戰爭史的學者、《 否定的和平: 美國、越南和巴黎協議 》( Peace Denied: United States, Vietnam and the Paris Agreement )一書的作者加利-波特( Gareth Porter )也表示說:“ 企圖預先對河內發出威脅 --- 要進攻柬埔寨, 確使北越可作準備,( 我們 )成功的機會多些是要讓他們驚惶地發現事情的發生。
   
   
   皮賓諾還提出了一個細節。 從越語文件的分析後,他說, “ B-52型機猛烈轟炸 ”前的數個小時,尼克松和基辛格的計謀已使共產黨的中央指揮部迅速地轉移了。
   
   “ 無任何解釋的跡象可說明為何在那個時刻他們就轉移了。但極有可能的是共軍轉移的決定或許因為,或許至少是尼克松的警告打動了他們。”
   
   皮賓諾表示:“ 它好似經典的那種說法:左手不知右手在幹甚麽。”
   
   “ 關於那個柬埔寨的情況, 當散播( 假 )訊息後, 根本無人想派遣軍隊前往柬埔寨, 當時的計劃是只使用南越軍隊的力量在某地區進攻,而並不是攻擊越共中央指揮部。”
   
   他繼續說:“ 實際上, 美國中央情報局主任李察德-哈姆斯( Richard Helms )建議, 在執行侵略柬埔寨行動之十日前, 為表明( 假訊息 )的“ 可靠性 ”, 應該“ 選擇 ”一些美軍前往靠近柬埔寨的邊境地區, 使他們相信那是真實的故事。”
   
   
   尼克松和基辛格越戰時期的反間計

   尼克松與哈姆斯 (左,1973年)。
   
   
   皮賓諾補充說:“ 尼克松在幾天後才決定派遣美軍進入柬埔寨的。可是,顯然,他忘記告訴CIA 停止行動, 最終,我們無意地向北越傳遞了警告的訊息 --- 將要攻擊中央指揮部。”
   
   
   

向河內傳播反戰人士的訊息

   
   
   那份資料還披露, 美國中央情報局僱用了北越的雙重間諜在河內的領導層內散播假訊息 : 就是在河內政治局內存有反戰的人。
   
   波特指出:“ 我感到十分興奮,因為我們的活動使北越相信美國和那些反戰人士已有接觸。”
   
   “ 我不能確信是誰擔任那份挺出色的任務, 它使( 河內 )的領導人在戰爭策略上達成一致的意見,就算是一份初稿亦好。 他們根本不可能相信中央政治局委員可曾與美國人私通。”
   
   波特說那個CIA 計劃是“自我幻想的事務 --- 今天人們十分熟悉的玩意。”
   
   
    實際上,前CIA 主任李察德-哈姆斯的越南事務特別助理佐治-卡雲 ( George Carver )的一份記錄上記載, 行動進行並非十分順利。
   
   “ 我們的計劃意圖河內的領導層相信美國政府已暗地裡與北越的某高級領導人接觸,但行動不果, 因為我們的情報員於五月22日與北越情報員失去聯繫。 ” 此是卡雲寫給時任國家安全委員會成員理查德-惠特( Richard White )的報告中的一段文字。
   
   
   “ 不幸的是, 在會面交談時, 當我們的情報員提及從“美國朋友”處獲得( 假的 )美國與反戰人士已有聯繫的訊息 ( 也是以前“同出一源”的海防佈雷的訊息 )之時, 預先寫好的劇本說詞並不得到北越情報員細心的聆聽或不再跟進。”
   
   卡雲寫道,雙重間諜的活動是極為“ 複雜 ”的。
   
   “ 正如您所知, 安排散播假訊息的活動使對方相信也需要有適當的時刻,行動是複雜的,不可匆忙執行, 而且往往亦會導致另一種後果,因為事情可有偶然性,也根據執行人員的素質而定。”卡雲對惠特報告如此的說。
   
   “ 我們將向您匯報事情的進展。”
   
   
   至今還未找到基辛格或惠特為上述事件作闡明。
   
   
   

嶺南遺民譯

   
   2010/11/11日
   
   

註解:

   
   (1) 美國對外關係, 1969-1976年, 第八冊, 越南, 1972年一、二月( 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 1969–1976, Volume VIII, Vietnam, January–October 1972 )。
   
   

資料來源:

   
   《 華盛頓郵報 》( The Washington Post ), 2010年7月6日。英文標題:Nixon-CIA Spy Ploy in Vietnam Backfired, New Records Show。
(2010/11/1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