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明暗經緯錄
[主页]->[百家争鸣]->[明暗經緯錄]->[祭中原]
明暗經緯錄
·請溫總理帶領總辭, 加州州政府也應總辭
·夜未央: 中共請速歸還全部中國的主權
·給泰縣胡錦濤舅舅一封信
·河南文化法人: 警告中共文物強盜, 惡貫滿盈,來日不多
·2011 年, 慶祝中華民國百年華誕在南京
·解析紅樓夢民族文學之謎: 滿漢混血兒家庭的時代作品
· 自由的孽海花: 戊戌變法是滿漢志士義薄雲天無間的合作
·空折枝, 恨已遲 清廷拒絕政改, 走上不歸路
·如此搞定馬英九的女兒
·中共國慶是不符合國情的黨慶
·風雨如晦, 雞鳴不已, 星星明滅, 白日升空
·比較鄧小平閱兵與胡錦濤的不同與共同點 加上蔣介石的鵝步閱兵式 與共產黨的對比
·在最後的終極統一之前的幾個步驟與佈局思考
·父親的望月思故鄉
·如何中華能自主獨立 傲然屹立神州
·話說民國: 中國曾經滄海 曾有偉大民族的想像力 激動人心的機動力
·恭祝中華民國九八嵩壽生日快樂!
·雙十懷金陵有感 喝杯南京雨花茶還願
·日本人揭露胡錦濤與小布希的核彈競賽戲 中原核爆大計劃
·論中共的集體健忘症症候
·號外! 歐巴馬對胡錦濤的施加主導議題 讓核武競賽曝光
·美國參議院財政委員會通過健保初審法案
·北京是華府核彈的第一目標
·民進黨清算國民黨黨產 = 就是納粹黨清算猶太人再版
·若是羅斯福有歐巴馬的魄力: 今天的中華民國首都是南京
·贈送芻議給馬胡政治協商: 匡正大陸台灣人心, 公投和平歸一領袖
·毛暴君皇帝, 說了算, 一
·杜鵑花開立法院: 紀念永遠微笑的參議員的仁愛
·馬英九可否冒大不韙問台灣屏东萬巒人: 你們不怕豬流感嗎?
·也談不恥下吃是中國吃的文化
· 敬請內政部長加強管理國人冬季吃狗肉, 以免得狂犬病
·中共下錯政治賭注的不歸路
·國民黨提拔本省人的傳統又見證在馬內閣
·警告中共 請給我們一個中華民國的代表
·沒有國名的偽中華民國代表的簽字 MOU兩岸金融備忘錄 無效!
·解析美國總統奧巴馬訪中行程: 二個中國一個台灣, 籌謀新理想國
·台灣為何需要美國的軍售
·國宴知多少 胡錦濤請歐巴馬吃了一道溫馨香溢的泰州小菜
·提醒國共政治協商會議要點備忘錄
·國留日Waseda 早稻田精英制服日本法西斯黨
· 論國民黨文化與人材﹕分析臨危受命當國民黨秘書長的金溥聰的滿漢情節
·論國民黨文化與人材
·論國民黨敗選與比較中美民族文化造成的政治心理氣候
·台中狼煙四起 難忘六四抵抗極權坦克車的純朴勇敢身影
·兩個中國 = 中華民國護照 + 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
·中華梅花黨魁﹐貢獻一流思路 動員全世界聯署 釋放劉曉波 實施憲法治國
·給滿人金氏金溥聰的備忘錄之一
·馬英九把國民黨虎符交給金溥聰
·原罪中共被台灣法院審判
·台中清泉崗的中華封神榜 驍將邱清泉
·中共可以迴避政治責任多久﹖
·為何最後國共談判破裂
·政治局不敢談政治﹐就作廢了吧!
·中共陳雲林強行渡過台中關山﹐卻不敢談統一
·劉曉波的亡國之痛 彼狡童兮,不与我好兮
·為何馬英九的藍綠民調直下雲霄
·中共用反美來再度消費中華民國﹐瓦解台灣
·南韓的崛起 ﹕Made in Taiwan, R.O.C. 台灣﹐誰在吃掉你們的午餐﹖
·共黨灌輸的麻醉藥比英國的鴉片還更毒
·何謂民主何謂不民主﹖國民黨不需傾家蕩產來便宜別人行事
·分析恨美國人的民進黨
·論蘇起的大是大非 就是中華民國的國運凔傷﹐一把辛酸淚
·催生偉大中華民國再生力﹕國共的對峙台灣海峽就是楚河漢界
·比較國共兩黨的再生能力
·國民黨神海小遊龍贈送共黨一首詩
·國民黨神海小遊龍 贈共黨嫁女一首詩
·給陸委會賴幸媛捎個話
·國民黨刺殺江南與共產黨下獄劉曉波對比
·馬英九與三民主義的民生生計
·公投還是投共﹖
·寄語中華民國韜光養晦人士
·中華民國慶百年特輯小品文之一﹕回憶在艱苦奮鬥的台灣
·滿漢聯手傑作﹕台中东海大學教堂與唐宋校園
·慶祝中華民國百年華誕﹐警世錄一則
·美聯邦政府使用韓國三星牌獨佔鰲頭
·ECFA: 打鴉上架, 壓很大!
·一詞兩制﹕ 由用字遣詞分析兩岸不同的習性
·一馬平川﹐和平在望
·馬英九的仁者見仁之過境貿易軍需之旅
·新國共的談和榜樣﹕ 潭淵之盟的兄弟之盟
·荀子爺爺: 放馬過來
·國民黨的潛力逐漸復甦與希望之苗
·味全和威權無關 評台灣名牌食品味全赴大陸開發
·共產黨﹐你能改篡歷史嗎﹖可以消化的掉國民黨嗎﹖
·台灣大世家族幾度夕陽紅
·“西湖印象” 評Grammy葛睞美音樂獎提名歌曲
·蔣的文星武將﹐ 會是馬英九的救星﹖
·蘇貞昌是另一個陳水扁嗎﹖
·蘇啟遠比陳水扁有國家意識
·陳水扁淘空台灣戰鬥力
·過年與黃花魚的故事﹕我們原是同根文化﹐ 同起于地球
·虎踞龍盤 完美風水是金陵
·獨立是假議題 正朔是真爭端
·228迫害是假議題 拒接收是真實情
·一個故土 兩個祖國 故國不堪回首
·共產是假議題 奪產是真暴動
·評胡錦濤 的中共內部座談會部分談話 今天有不等于永遠有
·胡錦濤誤判標的
·國民黨創立機制 民進黨破壞機制
·將相和﹕放空自己﹐打拼國權
·也談中共全球收購制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祭中原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祭中原
   
    中文版﹐禁止抄襲
    英文版權所有﹐不准侵奪翻譯版權。
   

    小說原創者﹐電影腳本浮光掠影
   
   小布希回憶錄
   前美總統小布希到中國﹐感到﹕
   
   如此悠久大國﹐怎麼搞到蛻變破敗不堪﹖
   
   我的回憶錄
   
   人不像人﹐無法伸張一個基本人樣。
   
   河南人還敢去埋死者﹖
   
   為何不讓狗來啃﹖
   
   想必飢荒年代無狗﹖
   
   我中原父老兄弟姐妹
   
   怪中共中央政治局九委委之一﹐李常春的熱血愛國主義﹐獻血者變冷血艾滋病患﹖
   
   
   晦暗的歲月﹐沒有給河南春天的天空﹖
   
   春天為何不來到河南﹖
   
   怎麼失去了源頭的風光旖旎﹖
   只見青塚列列小山堆
   
   明暗經緯錄
   
   
   
   
   導致艾滋病在中原大地暴發流行的血禍責任者難辭其咎(1)/陳秉中
   請看博訊熱點:愛滋病問題
   (博訊北京時間2010年11月28日 轉載)
   -《塵封的抗爭与吶喊》續篇之三
   
    【本文作者:陳秉中,原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中國健康教育協會副會長,
   局級干部
    愛知行研究所發布】 (博訊 boxun.com)
   
   
    我國河南省眾多農民因為賣血而感染艾滋病毒的境遇,曾長期引起全球關注。河
   南省艾滋病毒傳播速度之快,感染人數和死亡人數之多,艾滋病患者的遭遇之惡劣,
   是當代世界公共衛生史上的重大災難性事件。
    1990年代初,就在云南等省吸毒人群感染艾滋病毒的人數不斷增加的同時,在
   人口密集的中原大省河南省(簡稱豫),因為血液傳播,令艾滋病在中國的蔓延找
   到了新的突破口而猛然暴發。在短短數年間,有至少數万甚至10万以上純朴農民感
   染了艾滋病毒,并有至少有一万感染者病發命喪黃泉。我所揭露的只不過是冰山一
   角,而實際情況則遠比我所披露的要嚴重得多。這就是在唯利是圖思想驅使下,因
   為發展“血漿經濟”而震惊世界的“河南污血案”。
   一、不擇手段追逐私利 非法血站遍地開花
   
    善良朴實的中原農民怎么也沒有想到艾滋病會与他們有關。1990年代我國的宣
   傳,使他們總是天真地認為,我們不吸毒、不嫖娼、不賣淫就不會得艾滋病,艾滋
   病是有錢人和外國人得的病,跟我們根本沾不上邊。可是由于貧窮,在“血頭”
   (賣血組織者)們“借點血當即還你,又給你錢”的花言巧語誘惑下,紛紛加入了
   賣血大軍。于是,各類名目的“合法”与非法血站雨后春筍般在河南省的周口、駐
   馬店、信陽、漯河、開封、商丘、南陽、許昌和平頂山等黃河以南地區成批應運而
   生。僅上蔡縣城就辦了4個,其中一個小型血站登記挂號的賣血者竟達5500多人,血
   站每天接待賣血者一般達400至500人。另外,還有一批數目可觀的外出賣血者,他
   們成群結隊北上鄭州、西進焦作、南下武漢等地,一些人還成立了“組織”,選出
   頭目,讓專人出面聯系賣血業務。
    這种被稱之為 “血漿經濟”的駭人听聞的現象,于1980年代末至1990年代初就
   已初露倪端。1992-1993年是“血產漿經濟”在河南省大發展的“全盛”時期。“你
   只要伸出胳膊,沒有人做什么檢測,不費什么事,錢就到手了。”在當地官方“脫
   貧致富,大辦血站”的號召下,豫東和豫南血站密布,引得不少農民爭相賣血。也
   就是在這一時期,出現了賣血“專業戶”、“專業村”,并且由一個個小的自然村
   擴展到大的行政村,由行政村擴展到一個個鄉,再由一個個鄉擴大到相鄰的縣,以
   致賣血成為當地相當一批農民主要經濟來源的 “產業”。在一些年里,賣血甚至成
   了中原地區的一些鄉村農民的生存方式。
    上蔡縣的趙平福從1980年代初開始,在上(蔡)汝(南)公路邊開診所。他回
   憶說,1988和1989年賣血盛行的時候,每天天還不亮,診所門前的上汝路就聚集了
   成百上千的村民,等著坐三輪車去駐馬店賣血。一輛三輪車上至少擠二十多人,從
   十七八歲到五十多歲的都有,有人因為大量抽血面色蒼黃還去賣血。
    “一天有一千多人啊!”三十五歲的上蔡縣文樓村會計程廣華當年也是賣血者
   之一。“記不清自己賣過多少次了。”
    人体血液主要由紅細胞、白細胞、血小板及血漿組成。買血者的采血方式分
   “全采”和“單采”兩种。全采是把抽出的血全部買下;而“單采”又稱單采漿。
   与采全血的最大區別是,在抽取全血后,將血液中的血漿分离,然后將除血漿之外
   的其余成分回輸給賣血者体內。正是這一回輸環節,如果血液被艾滋病毒污染,就
   會使賣血者感染艾滋病毒。
    准确地說,上蔡縣等地的賣血,大部分是賣血漿,因為血漿商業价值高,而全
   血主要是滿足醫療机构臨時用血,其用血量遠不及用于制造白蛋白、球蛋白、干扰
   素、血小板第八凝血因子等血液制品的量大,這就是血站通常選擇單采漿的原因。
   
    當年上蔡縣等地買血和賣血的都同樣瘋狂。不僅醫院和衛生局在買血,眾多的
   私人血頭也紛紛開車下鄉采血。据悉,在醫院和衛生局,剛開始還對賣血者進行檢
   測,但隨著賣血者越來越多,檢測也漸漸“寬松”了。而那些只顧牟利的私人血頭,
   對賣血者根本不檢測,你愿賣我就買。正因為如此,在當時分离血漿時不管是誰的,
   也不管你的血中是否有艾滋病毒或乙肝病毒、丙肝病毒等病原体,好的坏的全都混
   在一起。正是這一狀況導致了艾滋病的泛濫。
    据河南村民反映,當年血頭和“血霸”的采漿過程是,先當場抽取每位賣血者
   800毫升鮮血(經常偷偷多抽),然后將裝滿七八個或十几個人的鮮血袋子混合
   后放入同一离心机中,以每分鍾3000轉以上速度旋轉十几分鍾。此時,每個袋
   子中的血漿都浮于上部,紅細胞等血液有形成分則沉在下面。緊接著,操作者將混
   合之后的血漿再倒入另一個袋子,然后將剩下每人約400毫升血液其他成分,兌
   加生理鹽水,使其順著留置在每個賣血者胳膊上的針管再分別返回給當時同批賣血
   者体內。在這樣不做病原体檢測和把多人血液混合后又回輸的違規操作,如果其中
   一人血中存在病原体,其他人几乎百分之百地被感染。
    專家說,如此“污血”,即使回輸量僅以微升計(一微升為千分之一毫升),
   其內病毒的傳播感染概率也高達95%。也就是說,凡是与染有艾滋病毒的血漿在
   同一离心机操作后的血液再回輸給賣血者,就存在极高的感染机會。在血頭拼命攫
   取不義之財的情況下,大多數賣血者都在劫難逃。這樣的采漿過程重复次數越多,
   涉及人員越多,則病毒的傳播速度也就越快、越廣泛。
    賣血者在賣血前,通常大量喝水或喝啤酒,以增加“產血量”。
    本來對于采血和輸血,國內外都有极嚴格的也是一致的操作常規,醫界人士無
   人不知,特別是從事采血和輸血的專業人員又經過專業訓練,一般不會出現問題。
   操作常規明确規定,采血或輸血務必要一人一針一管;采集的血液一定要作艾滋病、
   乙肝和丙肝病毒等檢測,呈陰性者方可認為是合格的血液提供者。采血漿時絕對不
   可以將未檢測的几個人的血漿之外的其它成份混合后再回輸給供血者。然而這一切
   鐵打規則,全被那些為了追逐個人私利最大化的“合法”与非法血站“偷工減料”
   給“減免”了,這些采血人員中不乏科班出身的中高級醫務人員,他們的違規行為
   玷污了白衣天使救死扶傷的天職。這种情況的發生,在任何國家都是不能饒恕的。
   通常發生一例采血或輸血發生的如感染艾滋病毒這樣的嚴重事故,那將進行嚴厲的
   追究直至追究刑事責任,并擔負相應的賠償責任。
    災難起源于因貧窮導致的賣血和不規范的采輸血操作。有買血者就有輸血和使
   用血液制品者,于是引發艾滋病大面積流行是必然的結果。
    “胳膊一伸,露出青筋,一伸一拳,五十大元。”
    据悉,1996年3月以前,河南全省有200多個“合法”的血站,地下血站有多少
   難以計數,甚至有的村子和家庭就有“血站”。
    河南省上蔡縣蘆崗鄉的程老村和文樓村是在省級地圖上找不到的小村庄,由于
   該地成了艾滋病高發區,惊駭世間,引起了國內外媒体的廣泛關注。
    一位醫學教授在對文樓村155份血液檢測后發現,其中96份艾滋病毒呈陽性,占
   了總數的62%。据了解內情者稱,該地賣過血的人70%以上都有“那病”。
    上蔡縣程老村村民程來水也去鄰村“賣了兩針”,得了80塊錢。他沒想到,可
   能正是這80塊錢斷送了他的性命。那時他家里4個孩子,大的10多歲,正在上學,小
   的才几歲,沒有錢,80塊錢也是個補貼啊。
    一個叫新貴的農民說,“當時十里八鄉都賣血,這已經成為一种風俗了。和其
   他人比,我并沒怎么賣,可是也感染艾滋病了。”新貴很為自己賣血次數不多就得
   上了艾滋病而不平。
    新貴是1999年4月開始發病的。初時只是气喘,不發熱,化驗后以為是貧血。2000年
   才開始發熱,口腔內也開始潰爛。直到他到駐馬店市去檢查,發現血液檢測艾滋病
   毒呈陽性。他想結果可能有錯,几個月后花了80元錢又去上蔡縣查了一次,同樣的
   結果使他徹底崩潰了。
    “好几次我想自殺,繩子都套到脖子上了,但一想到家里老小還要有人照顧,
   才沒有忍心走。”說話時,他的眼里閃動著淚花。直到接受采訪時,新貴心里還存
   有一絲僥幸。他反复問記者:“他們有沒有可能弄錯?我得的不會是那病吧?”面
   對他那雙充滿對生命的渴望的眼睛,記者只能說有可能是檢測錯了。
    上蔡縣程老村有個老人的年僅26歲的獨生子因“那病”去世了。僅記者前往程
   老村時就已經有17、8個人因艾滋病死亡,“有時一天就死几個,真嚇人!”。
    在文樓村一位村民悄聲告訴采訪者:“今天早上又死了一個,”隨后他又指著
   一處宅院說,“這家的也快(死)了。”文樓村村長程士國告訴記者,“共有800多
   人的文樓村,近來已死了11個,這個月就已經死了6個。”
    到2002年,近4000人的上蔡縣后楊村,至少有250名村民死于艾滋病,艾滋病毒
   陽性的村民近700人,全村失去雙親的艾滋孤儿26名,有400個孩子跟著單身的親長
   生活。
    新蔡縣登記在冊的第一例因賣血死于艾滋病的人是姓孔的男子, 27歲,來自新
   蔡縣古呂鎮東湖村熊庄,1995年死亡。据該村劉醫生回憶,該患者1994年賣過血漿,
   發病后長期發熱、消瘦,把他診斷為當地因賣血死于因賣血感染的,故登記為因有
   償獻血死于艾滋病的第一例。年齡最大的患者叫胡毛,來自上蔡的程老村,68歲,
    2002年8月死亡。死亡人數最多的為上蔡縣程老村,截止到2002年末統計為126人,
   其次為柘城雙廟村和新蔡縣東湖村,都在120人左右。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