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明暗經緯錄
[主页]->[百家争鸣]->[明暗經緯錄]->[向最高職權中共政治局九個常委問罪中原艾滋病毒血債]
明暗經緯錄
·訪問大陸國務院統戰部要有一去不回的準備
·警告胡溫匪幫掩耳盜鈴的發改委
·共和黨特殊利益集團困獸猶斗
·中共秘密計劃 宋處瑜被當台灣省行政區副首長
·港澳台司是虛位
·選舉攻防術
·分析中共政體及接班人
·比較馬英九習近平的襯衫
·共和黨耍流氓國策
·Volcker Rule佛克法規 警告當權者不要用中華民國的錢來學習經營之術
·民進黨如何享有中華民國主權﹖
·馬英九認為中華民國的主權包括大陸
·外來共產黨無法逃避歷史的宿命
·美國正義民主黨開始嗆聲
·共黨天天鬧革新
·中共國營企業無法自動控制
·蔣瑞元的鼓勵
·台灣的守護神 蔣瑞元的鼓勵
·一線希望若隱若現的絕望 福兮禍之所伏
·中國信評AA與智利一樣
·烏龍飛動車的犧牲品
·國殤祭祀國鐵溫州之難
·中華民國國父孫日新的傳奇
·美國舉國上下哀悼下半旗的預算控制法案S365
·蘇國醫的治國良方帖
·美國的快雪時晴帖復甦計劃火速進行革新
·滿江紅股市狂泄前的角力賽
·華爾街起了八月雪
·中共最厲害的一招
·中華民國中華文化精髓將增進世界和平
·量化政改 中共草莽政權
·中共的軍隊心理不健康
·一個國家軍委主席的先決條件
·由國家債券看一國的信用度
·憶牛哥老師
·中共政治局拯救高鐵飛車走壁妙計
·如果愛俄華州的草民調發生在中原
·獻給前河南省長李克強一首歌 我有一個夢想
·鄭和元帥對中共航母搖頭嘆氣
·中日大會戰齊來搶購美國國債券
·中共秦王的刺客正刺向自己胸膛
·嘻嘻! 中國終於超英趕美
·德國總理墨克爾7歲那年目睹柏林圍牆豎立
·污染祖國大地的共產黨官員
·台灣不需要被中共摸頭的中華民國總統
·芳名錄 美國國家債務國
·習近平與李克強能否解救中共
·土匪首相溫家寶
·美國的禮遇知識份子促成蘇聯終極解體
·中華民國才是贏得中國大陸主權的主人
·利比亞第二共和國誕生
·哈哈! 中共與美開賽
·梅花易數論斷美國二度經濟衰退的變數
·中共國家政策伎倆
·美國總統渡假於瑪莎葡萄園告訴我們什麼
·美國國會將動議賣66架F16戰鬥機給台灣
·祖國沉淪感不禁 閒來海外覓知音
·感謝美軍協防台灣司令部對台灣八七水災的人道救援
·卿卿 你知道我的情 卿雲歌
·論中華民國南北的合成體制
·股后債券王的鬥智
·土匪的下一代住紐約豪宅
·中華民國九三軍人節 維基百科紀念
·失智的外交官
·駱家輝大使可以替中華民國申討公義
·馬英九的政治道德高度
· 中國自殘與美國奇異恩典
·告誡美國﹕己所不欲共產黨﹐勿施於人
·中華民國的長征
·共黨交通部的但書
·民主國家無須閱兵進行保衛自由
·台灣民主非來自于民進黨
·中華民國失落的20年 花落知多少﹖
·中華民國簡稱中國 (非台灣)
·對中華民國既得利益者的忠告 皮之不存 毛將焉附﹖
·中華民國不會再掉入美過氣過期作廢爛渣季辛吉陷阱
·胡錦濤低拙的利用宋楚瑜榨取老兵最後利用價值 投票分裂中華民國
·比較清朝的新軍與中共黨軍
·基辛格博士的外交政策 為民主蒙上了一層屍布
·中華民國目前擁有最長久的領土不是台灣 而是金門
·千年古訓 毋忘在莒 人類不一定要服從共產黨
·中華的民國 辛亥武昌起義與古楚一脈相承
·公投之不公 缺乏立法來保障外省權宜
·公投的時間表程序
·永遠的商朝在台灣
·無恥之尤的外省人 台灣半導體張忠謀
·外省台灣人 要賠罪不要和談
·全民公決 人民公投否定共產黨的下一代習近平垂涎台灣
·現代英國陸軍的前身 克倫威爾軍
·共黨粗俗女乳牛星 鞏琍琍可省省
·馬的殺手鐧
·慶祝生日及中英對照回憶錄鱗爪
·普契尼對中國的狂想曲 公主今夜無眠
·中英對照回憶錄鱗爪 慶祝生日誕辰
·中國如何成為世界第一
·為什麼蔣介石的氣
·雙十節的信息
·愛森豪就任對中國以及台灣民主的長遠影響
·中華河北的悲哀
·宋楚瑜PK對決溫家寶
·論國民黨不執政的得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向最高職權中共政治局九個常委問罪中原艾滋病毒血債)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已初露倪端。1992-1993年是“血產漿經濟”在河南省大發展的“全盛”時期。“你
   只要伸出胳膊,沒有人做什么檢測,不費什么事,錢就到手了。”在當地官方“脫
   貧致富,大辦血站”的號召下,豫東和豫南血站密布,引得不少農民爭相賣血。也
   就是在這一時期,出現了賣血“專業戶”、“專業村”,并且由一個個小的自然村
   擴展到大的行政村,由行政村擴展到一個個鄉,再由一個個鄉擴大到相鄰的縣,以
   致賣血成為當地相當一批農民主要經濟來源的 “產業”。在一些年里,賣血甚至成
   了中原地區的一些鄉村農民的生存方式。
    上蔡縣的趙平福從1980年代初開始,在上(蔡)汝(南)公路邊開診所。他回
   憶說,1988和1989年賣血盛行的時候,每天天還不亮,診所門前的上汝路就聚集了
   成百上千的村民,等著坐三輪車去駐馬店賣血。一輛三輪車上至少擠二十多人,從
   十七八歲到五十多歲的都有,有人因為大量抽血面色蒼黃還去賣血。
    “一天有一千多人啊!”三十五歲的上蔡縣文樓村會計程廣華當年也是賣血者
   之一。“記不清自己賣過多少次了。”
    人体血液主要由紅細胞、白細胞、血小板及血漿組成。買血者的采血方式分
   “全采”和“單采”兩种。全采是把抽出的血全部買下;而“單采”又稱單采漿。
   与采全血的最大區別是,在抽取全血后,將血液中的血漿分离,然后將除血漿之外
   的其余成分回輸給賣血者体內。正是這一回輸環節,如果血液被艾滋病毒污染,就
   會使賣血者感染艾滋病毒。
    准确地說,上蔡縣等地的賣血,大部分是賣血漿,因為血漿商業价值高,而全
   血主要是滿足醫療机构臨時用血,其用血量遠不及用于制造白蛋白、球蛋白、干扰
   素、血小板第八凝血因子等血液制品的量大,這就是血站通常選擇單采漿的原因。
   
    當年上蔡縣等地買血和賣血的都同樣瘋狂。不僅醫院和衛生局在買血,眾多的
   私人血頭也紛紛開車下鄉采血。据悉,在醫院和衛生局,剛開始還對賣血者進行檢
   測,但隨著賣血者越來越多,檢測也漸漸“寬松”了。而那些只顧牟利的私人血頭,
   對賣血者根本不檢測,你愿賣我就買。正因為如此,在當時分离血漿時不管是誰的,
   也不管你的血中是否有艾滋病毒或乙肝病毒、丙肝病毒等病原体,好的坏的全都混
   在一起。正是這一狀況導致了艾滋病的泛濫。
    据河南村民反映,當年血頭和“血霸”的采漿過程是,先當場抽取每位賣血者
   800毫升鮮血(經常偷偷多抽),然后將裝滿七八個或十几個人的鮮血袋子混合
   后放入同一离心机中,以每分鍾3000轉以上速度旋轉十几分鍾。此時,每個袋
   子中的血漿都浮于上部,紅細胞等血液有形成分則沉在下面。緊接著,操作者將混
   合之后的血漿再倒入另一個袋子,然后將剩下每人約400毫升血液其他成分,兌
   加生理鹽水,使其順著留置在每個賣血者胳膊上的針管再分別返回給當時同批賣血
   者体內。在這樣不做病原体檢測和把多人血液混合后又回輸的違規操作,如果其中
   一人血中存在病原体,其他人几乎百分之百地被感染。
    專家說,如此“污血”,即使回輸量僅以微升計(一微升為千分之一毫升),
   其內病毒的傳播感染概率也高達95%。也就是說,凡是与染有艾滋病毒的血漿在
   同一离心机操作后的血液再回輸給賣血者,就存在极高的感染机會。在血頭拼命攫
   取不義之財的情況下,大多數賣血者都在劫難逃。這樣的采漿過程重复次數越多,
   涉及人員越多,則病毒的傳播速度也就越快、越廣泛。
    賣血者在賣血前,通常大量喝水或喝啤酒,以增加“產血量”。
    本來對于采血和輸血,國內外都有极嚴格的也是一致的操作常規,醫界人士無
   人不知,特別是從事采血和輸血的專業人員又經過專業訓練,一般不會出現問題。
   操作常規明确規定,采血或輸血務必要一人一針一管;采集的血液一定要作艾滋病、
   乙肝和丙肝病毒等檢測,呈陰性者方可認為是合格的血液提供者。采血漿時絕對不
   可以將未檢測的几個人的血漿之外的其它成份混合后再回輸給供血者。然而這一切
   鐵打規則,全被那些為了追逐個人私利最大化的“合法”与非法血站“偷工減料”
   給“減免”了,這些采血人員中不乏科班出身的中高級醫務人員,他們的違規行為
   玷污了白衣天使救死扶傷的天職。這种情況的發生,在任何國家都是不能饒恕的。
   通常發生一例采血或輸血發生的如感染艾滋病毒這樣的嚴重事故,那將進行嚴厲的
   追究直至追究刑事責任,并擔負相應的賠償責任。
    災難起源于因貧窮導致的賣血和不規范的采輸血操作。有買血者就有輸血和使
   用血液制品者,于是引發艾滋病大面積流行是必然的結果。
    “胳膊一伸,露出青筋,一伸一拳,五十大元。”
    据悉,1996年3月以前,河南全省有200多個“合法”的血站,地下血站有多少
   難以計數,甚至有的村子和家庭就有“血站”。
    河南省上蔡縣蘆崗鄉的程老村和文樓村是在省級地圖上找不到的小村庄,由于
   該地成了艾滋病高發區,惊駭世間,引起了國內外媒体的廣泛關注。
    一位醫學教授在對文樓村155份血液檢測后發現,其中96份艾滋病毒呈陽性,占
   了總數的62%。据了解內情者稱,該地賣過血的人70%以上都有“那病”。
    上蔡縣程老村村民程來水也去鄰村“賣了兩針”,得了80塊錢。他沒想到,可
   能正是這80塊錢斷送了他的性命。那時他家里4個孩子,大的10多歲,正在上學,小
   的才几歲,沒有錢,80塊錢也是個補貼啊。
    一個叫新貴的農民說,“當時十里八鄉都賣血,這已經成為一种風俗了。和其
   他人比,我并沒怎么賣,可是也感染艾滋病了。”新貴很為自己賣血次數不多就得
   上了艾滋病而不平。
    新貴是1999年4月開始發病的。初時只是气喘,不發熱,化驗后以為是貧血。2000年
   才開始發熱,口腔內也開始潰爛。直到他到駐馬店市去檢查,發現血液檢測艾滋病
   毒呈陽性。他想結果可能有錯,几個月后花了80元錢又去上蔡縣查了一次,同樣的
   結果使他徹底崩潰了。
    “好几次我想自殺,繩子都套到脖子上了,但一想到家里老小還要有人照顧,
   才沒有忍心走。”說話時,他的眼里閃動著淚花。直到接受采訪時,新貴心里還存
   有一絲僥幸。他反复問記者:“他們有沒有可能弄錯?我得的不會是那病吧?”面
   對他那雙充滿對生命的渴望的眼睛,記者只能說有可能是檢測錯了。
    上蔡縣程老村有個老人的年僅26歲的獨生子因“那病”去世了。僅記者前往程
   老村時就已經有17、8個人因艾滋病死亡,“有時一天就死几個,真嚇人!”。
    在文樓村一位村民悄聲告訴采訪者:“今天早上又死了一個,”隨后他又指著
   一處宅院說,“這家的也快(死)了。”文樓村村長程士國告訴記者,“共有800多
   人的文樓村,近來已死了11個,這個月就已經死了6個。”
    到2002年,近4000人的上蔡縣后楊村,至少有250名村民死于艾滋病,艾滋病毒
   陽性的村民近700人,全村失去雙親的艾滋孤儿26名,有400個孩子跟著單身的親長
   生活。
    新蔡縣登記在冊的第一例因賣血死于艾滋病的人是姓孔的男子, 27歲,來自新
   蔡縣古呂鎮東湖村熊庄,1995年死亡。据該村劉醫生回憶,該患者1994年賣過血漿,
   發病后長期發熱、消瘦,把他診斷為當地因賣血死于因賣血感染的,故登記為因有
   償獻血死于艾滋病的第一例。年齡最大的患者叫胡毛,來自上蔡的程老村,68歲,
    2002年8月死亡。死亡人數最多的為上蔡縣程老村,截止到2002年末統計為126人,
   其次為柘城雙廟村和新蔡縣東湖村,都在120人左右。
    調查顯示,河南省全采血的高峰期是在1992到1993年,1993年以后,主要是單
   采漿。据賣血者和衛生人員回憶,當時河南各地普遍沒有中心血站,醫療机构的血
   源大都來自臨時采集。醫院通常都有自己的“獻血隊長”,醫院一旦需要什么血型
   的血,立即通知獻血隊長,隊長立即尋找合适的人員去采血。据人們回憶,當年各
   個鄉鎮醫院不管是否需要,包括服毒自殺搶救、怀孕生產(包括剖腹產)、外傷、
   手術等,患者一律會被要求輸血。鄉鎮醫院若不具備采血條件,便去縣級醫療机构
   拿血。因為使用血制品或輸血是能增加醫務人員的收入。這就极大地促使了臨床血
   液無節制的使用。
    在河南省,由于單采漿賣血者比較集中,在連片感染的“艾滋病村”中,絕大
   多數感染者都因為單采漿感染。然而大量散在分布在河南各個村庄和城市中的經輸
   血感染艾滋病的病人和有償單采漿感染病毒的賣血者,不但人數眾多,而且分散。
   又由于他們中的大多數感染者不愿意暴露身份,一般普查是很難發現的。單采漿賣
   血者艾滋病毒感染率高,但据權威机构介紹,血漿如果能夠進行加熱特殊處理,本
   身并沒有活病毒,所以使用血漿的人并不感染艾滋病毒(第八凝血因子除外)。
    一位農民說:“賣血導致艾滋病爆發,我們村民恨誰?當然怨恨自己賣血,不
   然也不會得這個病。誘惑賣血,我們這又該指向誰?”
    然而,最大的災難是我們目前仍不愿意正視這個現實。
    黑心血站和隨賣血隊伍出現的血頭,瘋狂收買血液干什么?是賣給城市的生物
   制藥公司和醫院。自1992年開始,河南的血站和血頭就是這樣一次次地將數吨數十
   吨污血和血漿賣給上海和武漢等地的生物制品企業,制成白蛋白、球蛋白、干扰素、
   血小板第八凝血因子等一系列藥物,賣向全國。這些藥物又讓多少人染上了艾滋病、
   乙肝、丙肝等病毒性疾病,至今沒有人能說清楚。
   
    (待續)
   
    有關中原艾滋病暴發采訪:
    [email protected]
    1-267-988-5266 (美國 万延海) (博訊 boxun.com)
(向最高職權中共政治局九個常委問罪中原艾滋病毒血債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2010/11/2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