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明暗經緯錄
[主页]->[百家争鸣]->[明暗經緯錄]->[悲壯史詩]
明暗經緯錄
·華爾街起了八月雪
·中共最厲害的一招
·中華民國中華文化精髓將增進世界和平
·量化政改 中共草莽政權
·中共的軍隊心理不健康
·一個國家軍委主席的先決條件
·由國家債券看一國的信用度
·憶牛哥老師
·中共政治局拯救高鐵飛車走壁妙計
·如果愛俄華州的草民調發生在中原
·獻給前河南省長李克強一首歌 我有一個夢想
·鄭和元帥對中共航母搖頭嘆氣
·中日大會戰齊來搶購美國國債券
·中共秦王的刺客正刺向自己胸膛
·嘻嘻! 中國終於超英趕美
·德國總理墨克爾7歲那年目睹柏林圍牆豎立
·污染祖國大地的共產黨官員
·台灣不需要被中共摸頭的中華民國總統
·芳名錄 美國國家債務國
·習近平與李克強能否解救中共
·土匪首相溫家寶
·美國的禮遇知識份子促成蘇聯終極解體
·中華民國才是贏得中國大陸主權的主人
·利比亞第二共和國誕生
·哈哈! 中共與美開賽
·梅花易數論斷美國二度經濟衰退的變數
·中共國家政策伎倆
·美國總統渡假於瑪莎葡萄園告訴我們什麼
·美國國會將動議賣66架F16戰鬥機給台灣
·祖國沉淪感不禁 閒來海外覓知音
·感謝美軍協防台灣司令部對台灣八七水災的人道救援
·卿卿 你知道我的情 卿雲歌
·論中華民國南北的合成體制
·股后債券王的鬥智
·土匪的下一代住紐約豪宅
·中華民國九三軍人節 維基百科紀念
·失智的外交官
·駱家輝大使可以替中華民國申討公義
·馬英九的政治道德高度
· 中國自殘與美國奇異恩典
·告誡美國﹕己所不欲共產黨﹐勿施於人
·中華民國的長征
·共黨交通部的但書
·民主國家無須閱兵進行保衛自由
·台灣民主非來自于民進黨
·中華民國失落的20年 花落知多少﹖
·中華民國簡稱中國 (非台灣)
·對中華民國既得利益者的忠告 皮之不存 毛將焉附﹖
·中華民國不會再掉入美過氣過期作廢爛渣季辛吉陷阱
·胡錦濤低拙的利用宋楚瑜榨取老兵最後利用價值 投票分裂中華民國
·比較清朝的新軍與中共黨軍
·基辛格博士的外交政策 為民主蒙上了一層屍布
·中華民國目前擁有最長久的領土不是台灣 而是金門
·千年古訓 毋忘在莒 人類不一定要服從共產黨
·中華的民國 辛亥武昌起義與古楚一脈相承
·公投之不公 缺乏立法來保障外省權宜
·公投的時間表程序
·永遠的商朝在台灣
·無恥之尤的外省人 台灣半導體張忠謀
·外省台灣人 要賠罪不要和談
·全民公決 人民公投否定共產黨的下一代習近平垂涎台灣
·現代英國陸軍的前身 克倫威爾軍
·共黨粗俗女乳牛星 鞏琍琍可省省
·馬的殺手鐧
·慶祝生日及中英對照回憶錄鱗爪
·普契尼對中國的狂想曲 公主今夜無眠
·中英對照回憶錄鱗爪 慶祝生日誕辰
·中國如何成為世界第一
·為什麼蔣介石的氣
·雙十節的信息
·愛森豪就任對中國以及台灣民主的長遠影響
·中華河北的悲哀
·宋楚瑜PK對決溫家寶
·論國民黨不執政的得失
·新興外省族
·中共全民患有社會資本主義化後集體痴獃症
·慶祝中華民國建國百年訪台灣記錄之一 歸國僑胞的辛酸心事
·台灣不屬於現在的中共中國
·謎題揭曉 宋楚瑜是有原則立場的當家好漢
·誰告訴布希閣下 守住股市關頭
·中國現代化之父 中共湖州人的悲哀 中華民國曾經奮起直追
·黨的傀儡 黨內黨外 一人一票
·豐奶不一定豐國
·宋楚瑜先生您曾經在立法院呼風喚雨過了
·捷報捷報頻傳! 美國民主黨及工會大勝
·重慶和談的遺害無窮
·山風的信息 Message from Santa Cruz Mountain
·大陸共產黨不懂歷史解讀
·世界民權組織將公審蔡英文 莫恣意放縱挑起新興台灣暴力言語行為
·台灣人哪能不點滴在心頭
·溫影帝PK 對決蔡影后
·台灣毋需自外於中華體系外
·連勝文是中華好男兒當自強
·民國英才遺愛在台灣
·蔡英文漠視中華民國憲法規定的國土
·中華民國如何收復大陸主權
·中華民國的參議員定義
·中華民族參議員必需角逐在大陸
·石敢當國民黨的清新選舉風格PK民進黨的包山包海無所顧忌
·一坵之貉 公職人員黨職人員
·藍與黑 是中華民國地下工作人員的故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悲壯史詩)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第80軍孔令恂部在聞喜、夏縣地區,第98軍武士敏部在董封鎮一帶,第15軍范漢杰
   部在高平地區。另以4個軍配置于太行、太岳地區,作為策應。
   
     1941年5月7日,自感穩操“胜券”的日軍,于傍晚時分突然一齊出動,由東、
   西、北三面“以鉗形并配以中央突破之方式”進犯中條山地區。東線,日原田雄吉
   中將指揮的第35師團主力、田中久一中將指揮的第21師團一部,以及騎兵第4獨立旅
   團一部,約25000余人,在偽軍張嵐峰、劉彥峰部的配合下,沿道清路西段分三路向
   濟源、孟縣進犯。西線,日安達二十三中將指揮的第37師團主力、井關仞中將指揮
   的第36師團一部、若松平治少將指揮的獨立混成第16旅團,約25000余人,自聞喜、
   夏縣東南向張店鎮進犯。北線,日清水規矩中將指揮的第41師團及池之上賢吉少將
   
   指揮的獨立混成第9旅團共約30000余人,以中央突破之閃電戰術,由橫岭關方面向
   橫垣大道西側猛攻。東北線,日櫻井省三中將指揮的第33師團一部及獨立混成第4旅
   團一部,約万余人,從陽城方面向董封鎮一線攻擊。第一戰區司令長官部根据情報,
   針對日軍分兵合擊,襲擊我通信聯絡及各級指揮部;以重兵攻占各交通要點,切斷
   我軍聯絡,各個擊破;封鎖山口、渡口,逐步緊縮包圍圈,完成合擊的企圖,“于
   會戰前,經以辰東誠電令各部以交通線為目標,加緊游擊襲破,妨害敵之攻擊准備
   及兵力集中”。但因戰區主帥缺位,上述命令未能得到有效組織施行,致使“會戰
   開始第二日,因情況劇變,敵之來勢极猛。當嚴令各部應力保現態勢,粉碎敵蝕食
   中條山企圖,誘敵于有利地帶,轉取攻勢,而夾殄之”。各部倉促應變,分別与各
   路日軍交戰,中條山戰役正式打響。
   
     東線:日軍“左翼以溫縣為發起點,先頭步兵5000以上,騎兵千余,炮20余門,
   飛机數十架,戰、汽、裝甲等車共百余輛,沿黃河北岸突進。”“中央以沁、博為
   發起點,一股先頭千余,循沁濟大道西犯”,“另一股先頭2000余人,附炮十余門,
   于竄陷西向義庄后,繼向捏掌、紫陵、東逮寨、留村一帶猛扑。”“同時,沁河北
   岸3000余人,以飛机十余架,炮二十余門,強渡沁河。”守軍第9軍裴昌會所部在強
   敵進攻下施行節節防御,節節后撤。8日午,即放棄濟、孟兩地,向西撤退。在全線
   潰退的形勢下,第一戰區長官部命令第9軍“以主力于封門口北既設陣地,拒止沁、
   濟之敵西犯,以一小部對敵側擊”。第9軍部署新編第24;師主力、第54師張團守封
   門口一線,第47師和第54師駐王屋的獨立第4旅等在孤山一線游擊。封門口系日軍西
   進必經之要隘,日軍勢在必奪。久攻不下,再行增兵。自9日上午激戰至10日晨,終
   為敵破。這時,中路日軍已于8日晚攻陷垣曲縣城后,分兵進攻邵源。長官部命令第
   9軍主力“由官陽南渡,以策應河防”。11日,日飛机百余架轟炸封鎖官陽東西渡口,
   第54師在遭受重大傷亡后渡至河南,其余各師團退至封門口至邵源以北山地。12日,
   該路日軍一部占領黃河沿岸各渡口;主力則沿封門口西進至邵源,与從垣曲東進之
   敵會合,完成了對國民党第14集團軍的內線包圍。
   
     西線:是日軍的主攻方向。“守軍為孔令恂的第80軍第165師(師長王治岐)和
   新編第27師(師長王竣),唐淮源的第3軍第7師(師長李世龍)和12師(師長寸性
   奇),以及直屬第5集團司令部指揮的公秉藩第34師。”7日下午,日軍“分多數縱
   隊,成廣正面法,集中机炮火力,并以飛机誘導步兵,向我西村、辛犁園、王家窯
   頭、梁家窯頭王竣師右翼80團(唐、孔兩軍接合部)陣地猛攻。另以獨3旅附37師團
   一部,向劉家溝、古王、計王王治岐師全面佯攻,牽制激戰”。8日凌晨,日軍突破
   張店以東第27師防線,孔、唐兩軍聯系被切斷。第27師潰退至曹家川、太寨一帶。
   与此同時,奉命到望原集中的第80軍第165師在遭到日軍襲擊后也退至曹家川、太寨
   一線。乘隙而進的敵挺進縱隊于當晚占据茅津渡以下的槐扒、尖坪、南溝等渡口;
   最遠的一支進到平陸、垣曲、夏縣三縣交界處。9日正午時分,第80軍所部遭敵便衣
   襲擊和飛机轟炸掃射,進一步潰敗。“在一場混戰中,新編第27師師長王竣、參謀
   長陳文杞及165師姚汝崇營長等多名軍官犧牲在太寨村西的雷公廟岭附近。剩余部隊
   傍晚退到黃河渡口南溝。”第80軍軍長孔令恂、第165師師長王治岐棄部渡過黃河,
   失去指揮的部隊爭相競渡,傷亡慘重。新編第27師副師長梁汝賢見事不可為,投河
   殉國。
   
     夏縣日軍先頭部隊7000人分三股南向進犯唐淮源第3軍陣地。8日拂曉,日軍攻
   占中條山北山交通要道泗交村。然后,一路向西北奔襲第7師師部駐地王家河,一路
   向東南奔襲第3軍軍部唐回。王家河遭日軍重兵包圍,師長李世龍率部突圍;唐回則
   在軍長率預備隊馳援王家河的情況下被日軍地面部隊与空降兵協同占領。第3軍軍長
   唐淮源率殘余人員向東撤退至溫峪(南通五福漳黃河渡口)一帶,被日軍擋住南去
   之路,遂与敵激戰,遭受重大傷亡后,再向東北、西北方向退去。12日唐軍長及其
   所部在尖山陷入日軍的四面包圍之中。在三次突圍失敗的情況下,“唐軍長以保衛
   中條山職志未遂,當前大敵未殄,于尖山頂廟內自戕殉國”。同日,第3軍第12師在
   突圍至胡家峪后遭日軍截擊,師長寸性奇胸部中彈,身負重傷,仍率部苦戰。13日,
   寸部亦陷日軍重圍,寸師長二次負傷,右腿被敵炮炸斷,自知無力回天,亦拔槍自
   盡。繼忻口戰役第9軍軍長郝夢齡与第54師師長劉家祺之后,再寫一軍之中軍、師長
   同時殉國的悲壯史詩。
   
     “還有聞喜敵36師團先頭部隊3000余人,向公秉藩第34師防守的野峪、十八坪、
   唐王山等陣地猛攻,并迅速攻陷唐王山。公秉藩組織部隊反攻,收复唐王山周圍陣
   地,但因其右翼友鄰部隊防線被突破,第一戰區司令長官部又令公率部馳援馬村
   (按:馬村系第5集團軍司令部所在地),第34師便放棄唐王山陣地,退至胡家峪。”
   
   
     北線:這里是中條山地區國民党曾万鍾第5、劉茂恩第14兩個集團軍的接合部,
   日軍的戰略意圖在于迅速攻占橫(橫岭關)垣(垣曲)大道,直取垣曲縣城,對守
   軍兩個集團軍實施分割包圍,各個殲滅。戰役一開始日軍即以重兵向橫垣大道兩側
   猛攻。駐守橫岭關東北側的趙世鈴第43軍、西南側的高桂滋第17軍同時遭受日軍重
   兵打擊。激戰至8日拂曉,第43軍十八坪陣地被突破,堵擊無效。軍長趙世鈴下令放
   棄陣地,撤向望仙庄一線;第17軍雖依靠工事和有利地形進行了較為有效的抵抗,
   終因左右兩翼皆被敵突破,不得不退出防線。日軍則在一舉突破守軍防線后,兵分
   兩路:“一路沿桑池、賈家山、杜村河南下(桑池守軍第15軍一部潰逃);一路沿
   亳清河南下,經皋落、長直、王茅,直取垣曲縣城。”“8日黃昏,日軍在傘兵部隊
   配合下,占領黃河岸邊的垣曲縣城,截斷了与黃河南岸的聯系。日軍實現了中間突
   破計划,中條山國民党軍隊被分割成兩半。9、10兩日,日軍分兵兩路,一路向東,
   一路向西,東路于12日晨攻克邵源,与濟源西進日軍會合;西路于11日進至五福澗,
   与9日攻占五福澗的日軍會合。至此,日軍的內層包圍圈完全形成,中條山守軍黃河
   沿線的補給線和退路全被截斷。”
   
     東北線:駐防這一線的國民党守軍主要有第14集團軍司令部、武士敏第98軍,
   以及第15軍、第93軍等部。7日晚,日軍向武士敏第98軍發起進攻,武軍長率領所部
   拼死抵抗,在董封東西線上与敵激戰,多次擊退日軍進攻。王村一戰,將敵2000擊
   潰,斃敵濱田大佐以下700余人。10日,第一戰區司令部鑒于“濟源、垣曲間各主要
   渡口漸次被敵封鎖,該集團整個補給線中斷”的事實,命第14集團軍“陽城以西部
   隊主力,迅向沁翼公路以北分路轉移,以旋回鑽隙戰法,打擊敵人側背。卯刻,該
   集團軍全面与敵發生激戰。申刻,交口之敵陸續增至三四千,竄陷清風圪塔、煤坪。
   同時第10師与第98軍接合部之二里腰,亦被約二千余之敵突破。而陷邵源之敵,亦
   向西北緊迫,此時該集團軍三面有受敵顧慮。”各部在突圍游擊中向北撤退。
   
     在守軍全線潰退的同時,日軍以优勢的兵力和猛烈的炮火占据了先机,迅速完
   成了第一階段的作戰任務——突破了中條山地區的全部防御陣地,先后占領了垣曲、
   濟源、孟縣、平陸等縣城及相關的關隘据點,封鎖了黃河北岸各渡口,完成了對國
   民党軍隊的內外側雙重包圍,隨即轉入第二階段的作戰——對數路中國守軍各陣地,
   反复掃蕩。以西線為例,日軍“各兵團自11日并排向北返轉,然后又自5月15日再次
   轉向黃河線,如此再三反复進行篦梳掃蕩,一直進行到6月10日。在這樣反复掃蕩期
   間,各兵團所到之處消滅了敵人(按:日方的說法,指國民党軍)三千至五千名”。
   守軍主力在遭受慘重傷亡后先后突圍:第3、第15等軍殘部在第5集團軍司令曾万鍾
   率領下西渡黃河,轉到洛陽、新安一帶整頓;第93軍主力在擺脫尾追的日軍后由禹
   門口渡過黃河進入陝西韓城境內;第98軍一部在武士敏的率領下進入太岳山區;第
   43軍向浮山、翼城間轉進;第9軍主力在道清路西段和濟源山地游擊數天后,分別由
   小渡口和官陽渡口南渡;國民党中條山守軍大部退出中條山地區,中條山戰役落下
   了帷幕。
   
     中條山戰役前后歷時一個多月,据日方的統計資料,國民党軍隊“被俘約35000名,
   遺棄尸体42000具,日軍損失計戰死670名,負傷2292名”。在國民政府公布的材料
   中,“綜合會戰,計斃傷敵官兵9900名”,我軍“共傷亡、中毒、失蹤官兵達13751員
   名”。
   
   摘自《山西歷代記事本末》,本文作者:李吉
   
(悲壯史詩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此文于2010年11月10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